草叶手帖

good

喷壶淋水,很像大自然的雨露,从上到下,慢慢地、细细地、均匀地将草叶洗个够,真是一种爱抚。 P9

于是将它们放回花盆。 P10

一个是一个,不动不摇。 P11

仍然是慢慢地,渐渐地,虽是兴之所至和零星时间,但三年过去,累积了不少,相识了不少。 P12

他们相爱着。 P62

它,把人引向远方,有山有泽。 P65

看着,看着哟。 P76

我们只知道采摘蒲公英的籽絮吹着玩,而在这惯常的采摘之外,生物界还隐藏着更多的秘密。 P88

她和她的伙伴们去郊游,也不忘我的借草之事。 P103

每当我翻阅这“轻”的播飞,会从心底感激菁的心意。 P104

任何事物来来去去,都有自己的时间,不必刻意寻找。 P111

……他独在大地上来去,将种子往远处抛掷,张开手,又重复开始。 P115

”钱穆曾在《晚学盲言》中说,人生老幼两端,皆不能自主自立,中国人特举此以为理想的世界大同作基础。 P123

我们只能想象开心。 P125

只要你这样想,这样认定,并且这样做下去。 P126

一个又一个结,一个又一个叶,一个又一个花……静静生长着,彼此应答着,度过时光。 P128

把他们让进书房后,我闪进厨室,对草莓先择后洗,弄完了,捧出草莓,发现水盆底部成了绿星星的世界——那是我刚刚择下的果蒂。 P135

我将那花瓣撒上天,让它满天飞舞,像祝贺一个我们自己命名的、我们自己铭记的节日,而并非人人都过的公共节日。 P141

稍好,又蹒跚拄杖,在书房看东拣西。 P143

花败了,我将花梃剪下,留存下来。 P159

而那花,知道他的心思,所以一直伴着他,相信他,没有二话。 P161

而你——没有膨胀的庞大,没有漂亮的外衣,你凭你自己。 P165

和这个小作配起来,挺贴切。 P171

差异,是自然的起点,创作的开始。 P173

动作,尽管似乎重复,似乎枯燥,但又必须日复一日地练,慢慢体悟出练的里面,天天都有新意。 P175

此法为正觉者之所证,此法为求觉者之所依,所以成为佛法。 P177

“有一天有许多话要说出的人,常默然把许多话藏在内心,有一天要点燃闪电火花的人,必须长时期——做天上的云。 P179

也许,她见了会微微点点头。 P189

被借者,生命也。 P193

你追忆先辈父母的慈悲,你与妻儿、师生、挚友的悄悄话,甚或爱意的抚慰都借此流露,好像比直接说出写出更有隐秘的畅快。 P194

意味,不单单指静态形式中包蕴的内容、意义,它亦或是形式延宕开去、绵延不尽的画(话)外之音,味外之旨。 P196

不知怎的,蹦出一瞬,你的手侍弄的那零散的几个片片忽然闯入了一种特殊的关系之网,彼此对话,彼此执手,彼此拥抱,彼此结伴远行,彼此不能分了——喔!你寻找触摸到了一种形式,这形式刚好可以把你带入你所向往的精神与情感的家园,刚好与你当时的心灵状态对接。 P197

《天书》,多线横斜的书写笔向。 P198

《草叶》经借草、想象、摸索,找到了形式,表达出意味,这创作结束了么?可以完结。 P200

光,赐给我珍贵的解读。 P201

似乎看过多次的《草叶》作品,在这次重新“借光”下,竟如同第一次见出它的神妙。 P202

我初始以为干扰,想避开,可后来,竟爱上了它,它让画面暗藏着似乎不为人知的变幻。 P203

任何生命辉光的喷射,都有待主客的交欢融一吧。 P204

这次,又借所学不多的电脑PS软件,凭着个人的审美取向,对童心用劲儿反复闹腾弄成的《草叶》图像,再次创作。 P205

色彩吸引眼球,却妨碍了心灵的感受。 P206

拍摄时的第一次构图剪裁就必须极严格,不能寄望以后。 P207

自己干了什么,想了什么,爱了什么……都融入其中,成了别类的日记、书信、物件,成了自己对自己的记录和为自己预写的别类的墓志铭。 P208

原以为是针状的叶,细看,是装填着数不清花粉孢子的花。 P210

不信么?引书里的一段文字来印证它们相互的“通”吧。 P212

一个人缺少了神游想象的能力,一生中不知缺少了多少乐趣。 P215

我也亲眼见过浙江古村镇至今使用的镰刀,刀口仍有齿,打禾割稻十分锋利。 P217

我把刀子割下的皮絮放在睡了三十多年的木板床与席子之间,压着,干着。 P219

曾于门上贴“哑”字,传说他从未给清朝权贵画过一花一草,而贫民求画,无不应允。 P221

你没见那黑褐的直干、硬枝和黑褐的叶或果吗?素朴中隐着风骨。 P223

婉伸郎膝上,何处不可怜?” 诗歌的起源,除了神话和劳动以外,实在的原因是男女爱情的表达,甚或是性的吸引,大抵从身体上的一种官能的美感所发生的,正如禽鸟羽毛的舞动与绚丽,鸣声的雄亮与婉转,动作的奇异与贴抚。 P225

后来,沿主要的一个方向长,旁出更多的指头来,带上了近乎编织的指套,哪弄的这玩艺儿?再后来呢?顶端又长出了一把长剑,不是长剑吗?似乎还能辨认出锻铸那剑的青铜纹理。 P227

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 P235

假如你要捉住它,快跑过去,快跑过去。 P239

年轻时,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知各个分别,不知代代相循。 P241

……它享有不被考证、围观的自由,未戴上种姓的枷锁,是脱离社会的游方僧。 P243

草叶手帖 艺术与摄影电子书 第2张谢谢你,我的手有了归宿。 P245

正如中国古代的拱门和西方教堂的拱门,方在下,半圆在上。 P247

我们都知道艺术不是真理。 P250

“化”,是在所追求的对象上,寻出了神情、品性、气概,找到了本质,用自己的脚迈上一条可以被人感知的称为“伟大的气息”的路;是熏陶、润泽、久而久之的学养历练后不期然产生的东西。 P252

即使不说儿童的权利那些话,但不自然的阻遏了儿童的想象力,也就所失很大了。 P256

再看,随着喊声、笑声,一会儿老爷爷慢慢地蹭几步,一会儿小孙女蹦几下。 P263

日出水返壑,念汝何由归。 P268

两年后翻拣出来,做成出土木乃伊的图像。 P273

借几支坏死的“龙骨”木茎,营造野猪林猛恶的气氛。 P275

枯藤绕古木,倚杖度外人。 P277

为的什么?纪念最黑暗日子里曾经一腔热血、绝食绝水、无辜殉难的年轻学子们。 P279

字好,意思尤好,让我难忘。 P282

更弄不清这枯茅何名何姓,就称“伊”吧。 P285

夏季炎热,树的色彩是给人凉爽的葱绿;冬天寒冷,树的色彩是给人温暖的橙褐。 P286

归庄说他的朋友顾炎武是“东西南北之人”,顾炎武则说自己“他日南北皆可遗种”。 P291

” 这幅设计的《出走》,是献给赵园先生的。 P292

“同志”者,何也? “不改志,不背弃,共度一段岁月。 P294

两个月后取出,已成干骸。 P295

门开,迎面递给我两个金黄的菠萝,菠萝带着根蒂,头上又冒着几层尖且多刺的绿叶,新鲜得那么耀眼、坚挺、扎手、醇香!他们真懂我啊! 到家探访的大小朋友总爱与我在书房海阔天空。 P297

它本是草叶,绝不是古战场遗留的兵剑重甲,可为什么彼此十分相像呢?我想,这源于形状、色泽,源于肌理的神似,特别是源于时间的风干和磨洗罢。 P298

我不禁问自己:“我身上和心上的花是什么?是那些付了心思的油画作品和摄影片子?还是碎学的文字和这‘借草’的小集?还是与之融在一起一直惦念的亲人和相知?这些都是怎样的花开花落?也许我晚年起早摸黑地梳理过去,也算是在拾残葬花?……” 读《红楼梦》二十七回,有文:“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愁杀葬花人;独把花锄偷洒泪,洒上空枝见血痕。 P300

曹雪芹以他的辛酸泪告诉我们,对生命自由的真爱,将是迎接老与亡的最好准备。 P301

那真切的感觉,像是拔地而起望到了阔野云天,连雀儿也在最高处张着翅膀,叫着喊着。 P303

我们作品的全部素材,其实全在过去的生活体验中;作品可以将短暂但深切的体验凝固在眼前,成为恒定的存在——这幅《豁然开朗》留给自己,也留给曾获得过那种体验的朋友。 P304

生命失其存在,其犹有存在者,则唯在我之记忆中。 P306

作品取材,是家里浇灌了三十年的一盆文竹,代代萎黄,又代代生绿。 P307

”语出《传灯录》。 P309

我认为,别的作家有了一个想法,一种观念,就能写出一本书来。 P311

问:从文学创作和写作技巧来说,除了卡夫卡之外,还有哪些作家对你产生过影响?答:海明威。 P312

一句“游人不管春将老,来往亭前踏落花”,让不知愁为何物的小孩忽然感到了一点淡淡的忧伤。 P314

我说是春生的中学同学。 P315

那是二十年前,她还在山东画报出版社。 P317

尤让我感怀的是,瑞琳作为出版家,在长期坚韧卓绝出版志业的劳顿中,竟一直还惦想着二十年前见过的那《草叶》书稿。 P318

也许,这是上天赏赐与我的细细静静推推敲敲研究画面的机会?漫长,也紧凑;磨难,也幸福。 P319

夜晚,睡觉前,还要再抓紧打上两三页我写出的小文,提前准备好让我第二天一早校订……老了老了,她,是妻子,是老伴儿,是助手,是朋友,我与她,近乎见到了“同舟共济”是怎么一种情景。 P320

沈先生是借草发挥:发哲理于情趣,发激情于忘我,发典雅于古朴,发文化于平实,发升华于无语,发怪诞于机智,发鹤发于童心,发哀思于长忆,发温柔于干枯,发粗犷于细腻,发洒脱于严谨,发审美于独到……就这样,沈先生十六年来一直不断地发,终于发出了这个《借草》,发出了对生活周到的爱,也发出来一段自在洒脱的人生。 P322

在我眼里,沈先生就是这样的一位内涵深厚的艺术家。 P323

对《借草》要说的话还有很多,就先说这些吧。 P324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