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人生 ストロベリーライフ

good

然而,当自己开设工作室后,每次听到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就会意识到:这是前奏曲,接下来会有人对我提要求或有事通知我。 P3

客户要下新订单时,大都是通过印在名片上的工作室电话进行联系。 P4

然而,订单蜂拥而来的盛况仿佛只是开业贺礼,仅仅持续了半年。 P5

半年前,他退掉了在麻布区租下的工作室,搬到自家附近的这个单间来办公。 P6

来了!惠介正迫不及待地要拿起电话时,忽然转念一想,又把手缩了回去。 P7

”“唉,怎么是你呀!”心里话一下脱口而出。 P8

惠介已经两年没见过父亲了——自从前年正月跟父亲大吵一架之后,他就再也没回过静冈县的父母家。 P9

虽然并没什么根据,而且惠介自从两年前和父母吵架之后就再也没回去过。 P10

不过,今天似乎还是找不到什么灵感。 P11

“汉堡?前两天不是刚吃过嘛。 P12

买油麦菜时,要选购那些外包装上贴有农家照片的。 P13

她把钱包捏得很紧。 P14

在美月看来,男人的自尊就像菠萝的叶子一样。 P15

既然决定吃火锅,那就首先买应季蔬菜吧。 P16

——她是通过标价牌上的数字来推测某种蔬菜是否应季的。 P17

虽然不是繁忙时段,但超市里的背景音乐、广播声音、人声混合在一起,十分嘈杂,所以美月没听到手机响。 P18

这是惠介时隔两年后再次回乡下。 P19

父亲会死掉吗?不可能吧。 P20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有一种无助感。 P21

因为一直以来,富士山就那么亘古不变地耸立在那里。 P22

”刚结婚那会儿,惠介承诺说会分担家务活,但实际上他既不会做饭,也不会打扫卫生、洗衣服。 P23

父亲一被送到医院就立刻接受检查,随后被推入了重症监护室。 P24

”车窗外,夕阳已经全落下去了。 P25

她看了美月一眼,算是打个招呼,随即伸出长手,轻轻地摸着银河的脑袋。 P26

”对于诚子姐的话,最好是左耳进右耳出。 P27

进子姐把裹着紧身牛仔裤的双腿换了个姿势,耸了耸肩。 P28

小女孩名叫阳菜,今年七岁,是诚子姐的独生女儿。 P29

她赌气似的甩了甩酷似母亲的齐肩发,把头扭向一边,刚好碰上了银河的目光。 P30

今年还在继续种吗?就算还在种,冬季供货也就一周两次,所以大棚放个一两天没人看也无所谓呀。 P31

”“给我?”惠介正想问是什么东西时,重症监护室的门开了。 P32

“抢救过来了吧?”继续追问的刚子姐的双眉指向了十点零七。 P33

“我应该跟哪一个说?”医生问道。 P34

”她张开口,“啊”了几声却说不出话来,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 P35

当然,不用听她说也能看出情况不容乐观。 P36

在城里,人们都竞相把自家的房子建个两层楼、三层楼的,越高越好。 P37

惠介也把进子姐的车停在这里。 P38

”父亲一定是误解了这句话,所以才欣然抢先采取行动,也没跟惠介本人商量一下——父子俩平时就没什么话可说。 P39

按说,眼下这个还没采摘完的季节,应该是枝繁叶茂、郁郁葱葱才对。 P40

到正午时,还会上调到初夏时的温度。 P41

茎蔓顶端分叉,开着白色的花,结出红色的果实。 P42

哄银河入睡后,美月一直等着惠介他们回来。 P43

惠介父母家不光种番茄,一年到头还会种其他各种作物。 P44

在怀上银河之前,美月一直当模特儿。 P45

美月连忙缩回右手,用左手握着,同时脸上露出了模特儿似的微笑。 P46

诚子没有吭声,转过身,从冰箱里取出大麦茶。 P47

“我在这里!”美月回答道。 P48

白色的花朵有五片花瓣,正中间是黄绿色的花蕊。 P49

“你不是回来睡觉吗?”惠介打了声招呼。 P50

”“这叫‘红脸颊’。 P51

“你看着,要这样摘。 P52

没想到草莓竟然这么好吃。 P53

把刚摘下来的、尾部还带着小花的黄瓜轻轻地洗一洗,擦掉上面的刺(刚摘下来的黄瓜,表面的一个个疙瘩上是长着尖刺的),然后蘸上用蛋黄酱、味噌和七香辣椒粉搅拌而成的特制辣酱,一口咬下去,那味道可真没得说。 P54

原来,这才是草莓的味道。 P55

看着眼前的情形,惠介也渐渐明白了:自己没回来的这两年里,家中发生了什么变化。 P56

走进家门时,银河冲上来抱住了爸爸。 P57

信封鼓鼓的,里面塞满了东西。 P58

在继承农地时,如果有农业继承人的话可以缓交遗产税。 P59

吧唧。 P60

至少得一个星期才能治好吧。 P61

父亲种水稻时就尝试过种植各种作物,惠介读小学时也要喂猪、喂鸡,所以,全家人从来没有一起出去旅行过。 P62

他想像其他朋友的父亲那样,西装革履、系上领带去上班。 P63

正走向厨房时,客厅里的电话响了。 P64

这位主治医师看起来比较有经验,不再是“院长跟班”的角色,而像是能和院长并肩行走的人物了。 P65

停顿了一下之后,绷得紧紧的脊背才明显放松下来。 P66

”进子姐赶紧补上一句。 P67

母亲的额头紧贴在沙发扶手上,像只老猫一样蜷缩着睡着了。 P68

惠介默默地听着。 P69

这时,刚子姐双眉竖起,几乎变得像V字形一样凶险。 P70

进子姐正要加入战团时,刚子姐却说:“你就不用了。 P71

不过,隔壁床那位老人已经不见了。 P72

”鼻毛还是该修一下吧,右边鼻孔的鼻毛伸出这么长呢。 P73

”做不到。 P74

他说的是哪国语言?莫非是阿拉伯的咒语?惠介还没回来。 P75

这令家住西边朝向公寓的美月羡慕不已。 P76

现在先做晚饭。 P77

美月从中挑了几条大小比较正常、弯曲较少的黄瓜,放到砧板上。 P78

她虽然经常说这里痛那里痛,说自己上年纪了,但其实是个很坚强的人。 P79

后来终于来了,我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来是我妈。 P80

惠介频频眨眼,那表情仿佛在说:给我一万日元就行。 P81

“两三天……嗯,三四天吧,等母亲的情绪稳定下来再说。 P82

自从美月开始做钟点工之后,惠介就没怎么睡过懒觉了。 P83

他睡眼惺忪地仰望着天花板——并不是自己家的白色壁纸,而是木纹隐现的木板。 P84

惠介踢开被子,把头发蓬乱的脑袋伸出窗外去。 P85

”“这是你父亲的生日礼物哟。 P86

“嘿,动了。 P87

他慢悠悠地吃完豆馅糕,吮吸了一下粘在手指上的豆粉,然后拿起这套刚洗过却仍然皱巴巴的工作服。 P88

父亲就穿成这样去干农活吗?难道是因为年纪大了,体温调节功能下降,所以不觉得冷?噢,不对,是因为在大棚里呀。 P89

草莓的繁茂枝叶井然有序地铺在田垄上,泛着淡淡的晨光,在前方构成了一道绿色的地平线。 P90

”“摘掉茎蔓。 P91

如果保留全部果实的话,最后果实个头就很小,味道也不好,所以要调整数量。 P92

这就是草莓的根部吗?比想象中的要小。 P93

惠介拨开躲在叶子后面的一大颗鲜亮的草莓,用手指夹着,再用腕力轻轻一拧,就摘下来了。 P94

而且,从家里运到农协,再从农协运到市场,再从市场出售……在这流通的过程中,番茄早就变成稀巴烂了。 P95

但他还是有几分不甘心:刚摘下来的多新鲜可口啊,可是……感觉就像是穿了双拖鞋来参加百米赛跑似的,十分不爽。 P96

客户方面的业务员经常这么说:“我觉得这方案很好。 P97

好不容易完成了一列。 P98

可以多花几天,慢慢做。 P99

坐在一旁的祖母一边扭过头来看着惠介,一边像老牛反刍似的嚼着咸菜。 P100

惠介问了个很单纯的问题:“留在这边的话,阳菜上课怎么办呢?”“无所谓。 P101

一动不动地坐着,难免会被瞌睡虫盯上。 P102

——拈起草莓,用剪刀剪掉多余的茎,然后以草莓蒂向斜下方的角度装进塑料袋里。 P103

在惠介眼里看来,这简直就是神技。 P104

”“噢,这样啊,然后呢?”听母亲解释了好几遍,惠介才渐渐明白了。 P105

施肥器是肩背式的,塑料罐上连接着橡皮管和酷似长笛孔的喷嘴。 P106

所以对于惠介来说,看这样的东西简直无异于解读密码。 P107

他长叹了一口气,环顾着大棚。 P108

房屋构造变得简单了很多,只是在钢筋上搭了个波浪形屋顶而已,不过面积却很大,足够容纳得下惠介在东京的那套两室一厅的公寓。 P109

感觉自己像个被打发去跑腿的小孩,十分郁闷但却无可奈何。 P110

为了确认能喷洒完几罐,他看了看手表。 P111

惠介什么活儿都没干完,就这样坐到了父亲的病床旁边。 P112

很多人以为,农家每年都会种相同的作物,其实不一定是这样的。 P113

还有,以前种番茄时用的手动式暖气机,现在也装设了自动传感器。 P114

在草莓收获期,为了防止茎蔓吸走养分,人们会把它们嘎巴嘎巴地折断。 P115

按笔记本上的记录,去年十一月,父亲预订了下一季的草莓母株:红脸颊 240《草莓白皮书》上写着:“考虑到成活率的因素,一棵母株有望培育出20棵子株。 P116

一个长着亲切的圆脸、身体结实浑圆的护士过来了。 P117

也许并不是因为生病,而是他本来的嗓子就是如此。 P118

”惠介的手伸到一半停住了,父亲也一下不动了,就像两个挨老师批评的小学生一样。 P119

母亲也只是回应说:“嗯嗯。 P120

脱下长外套后,她里面只穿着长袖T恤。 P121

无论是她自己还是别人,都认为这是一种自由自在的生活。 P122

“母亲这个人呀,并不是固执,而是一种条件反射——看见眼前有工作,就会不由自主地扑上去。 P123

惠介觉得:在忍耐力和细心方面,女性可能更适合务农。 P124

”进子姐谦虚了。 P125

她虽然最讨厌干农活,但要让她做的话,她总是能完成得最好。 P126

见她迟迟还没回来,惠介打算先下一楼,把小卡车从停车场里开出来。 P127

不过,老早以前就听他说过要让儿子继承家业的。 P128

列车开动了,路灯往后方飞驰而去。 P129

“爸爸我跟你说,今天呀,我在幼儿园里和小伙伴们玩躲避球。 P130

”“从静冈打来的?”惠介心想:莫非是刚子姐听说我溜走后打电话来声讨?我明明让诚子姐转告说我会再回去的,她肯定忘了说。 P131

对于您这种高级设计师来说,这只是个零碎的活儿,不知道您是否能接?”惠介装作确认日程表的样子,翻开放在沙发上的《妖怪手表大图鉴》。 P132

做这种工作,虽然缺乏趣味性,但也不用费什么力气,也不必担心设计方案通不过。 P133

下一页的标题文字是:“迈向与自然共存的未来。 P134

因为草莓的花蜜太少,而且授粉蜜蜂的数量明显太多,仅靠草莓花蜜的话肯定会饿死。 P135

不过,这蜜蜂应该没问题吧?广告策划书是这家广告制作公司的文案设计员用邮件发过来的。 P136

正考虑用哪一张的当儿,手指又轻轻拧了一下。 P137

要说跟从前有什么不同的话,就是惠介比以前起得早了。 P138

”但他还是时不时会冒出一句家乡话来,还自以为是普通话呢。 P139

”在美月心里,“家”只有一个,能让人说“我回来啦”的地方也只有一个。 P140

当然,也会在交通费允许的范围内……”惠介不停地解释着。 P141

新任务应该在下个星期之后才会来吧。 P142

一般是大小两块叠在一起,上面摆放一个橘子或橙子作为装饰。 P143

这个行李箱是惠介去海外拍摄外景时买的,上面还到处贴着条形码标签。 P144

惠介往那间预制装配式小屋里瞅了一眼,看见有穿着粉红色羽绒大衣的身影在晃动。 P145

”“噢,惠介呀。 P146

”“噢,是哦。 P147

母亲去医院探望父亲了,惠介替她去货场送货。 P148

”“你是她的儿子吧?”“是的。 P149

接下来,工作人员就会确认箱子里的草莓状况和数量,用传送带送到里面去。 P150

不过,全家人一大早爬起来辛辛苦苦地干活,挣这三万日元实在不算多。 P151

前格栅上的美国汽车标志闪闪发光。 P152

牙齿不算很白,并没能和黑皮肤互相映衬。 P153

就算两条胳膊上画满文身也毫不奇怪。 P154

而瓦斯的大货车上,似乎还有很多箱草莓。 P155

“改种章姬吧。 P156

菅原农场副总经理 菅原豪“下次有空过来玩呀。 P157

在家里时,父亲很少谈农活的事;要出去干活时,即使打招呼,也只是说句“我去田里”“我去看看大棚”而已。 P158

惠介心想:今天去医院不仅仅是探病,而是要彻底弄清楚父亲究竟是否可以痊愈。 P159

“早。 P160

“你的车呢?这次又没开车回来嘛。 P161

虽然你是家里的长子,但怎么说也是排行老四呀。 P162

”惠介心想:说不定是她丈夫佐野怂恿她这么说的。 P163

”“现在已经没种番茄了,全都种了草莓哦。 P164

父亲头朝着这边,头顶的头发变得稀疏了很多。 P165

”读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有一次,很多亲戚在家聚会时,有人说了一句:“惠介也得趁早学做些农活咯。 P166

”惠介把身体挤进窗边墙壁和病床之间的狭窄缝隙里,想看看父亲的睡脸。 P167

病床已经调节为便于起身的角度。 P168

父亲的嘴巴松开了壶嘴,随即像一边漱口一边进行发声练习似的说道:“谢谢。 P169

惠介也没继续往下说了。 P170

”“关于那个项目呀,现在暂时在等客户那边的答复。 P171

厚实的塑料膜冷冰冰地反射着正午的阳光,看上去不像农场,倒像是什么工厂似的。 P172

惠介恍然大悟:对呀,用这种栽培方法的话,母亲就不会腰痛,不会整天咒骂那辆破烂的乐乐车了。 P173

确实,种草莓需要注重各种细节。 P174

可惜惠介根本不了解蜜蜂的行情,所以并没有表示惊叹。 P175

看来,这家伙的性格一点儿都没变,仍然还是像中学时在教室角落等着别人跟他说话一样。 P176

应该不是废弃没用的。 P177

师傅,这是为什么呢?”这一下,高谈阔论顿时滔滔不绝地涌来。 P178

考虑到父亲能稍微活动了,而母亲又患腰痛,也许高架栽培是他们维系农家经营的唯一希望了吧。 P179

对了,这是斯里兰卡出产的哟。 P180

”噢,竟然还雇了工人。 P181

瓦斯穿着件用来当工作服显得过于时髦的夹克衣。 P182

瓦斯撇了撇嘴,说道:“来了客人,还不打声招呼。 P183

种草莓嘛,就是个反复试验的过程。 P184

他父亲跑到我这里来,哀求说:‘能不能让我家儿子跟着菅原副总您锻炼一下?’我实在没办法,所以才雇了他。 P185

他移开视线,装作在专心摘茎蔓。 P186

”瓦斯递过来一颗熟透了的、大颗粒的章姬草莓。 P187

虽然是在同个大棚里种的,但每一株,甚至每一颗草莓的味道都是不同的。 P188

你那里还没开始的话,最好要尽早做。 P189

画画是银河最喜欢的游戏之一。 P190

”人脸只画了这两张。 P191

进入四月之后,回家的频率变成了十天一次。 P192

银河正在画一个新的椭圆形——嘴巴周围加了一点一点的胡茬儿,应该是在画“爸爸”吧。 P193

感觉好像吃亏了。 P194

前几天,美月以前担任手部模特儿的那家公司经理打来了电话。 P195

银河不会一心二用,所以放下手中的蜡笔,认真考虑了一会儿。 P196

”美月心想:哼,惠介,你看看。 P197

惠介抱着今天收获的最后一箱草莓向大棚外走去。 P198

——他错了。 P199

但惠介这边没有这些设备,只能一个个地确认这134个花盆的泥土湿度,用橡皮管洒水。 P200

农家使用农药是有限制的。 P201

没用过之前他也不敢相信,其实这就是父亲笔记上写着的“天敌”——生物农药。 P202

有时,惠介也打电话向瓦斯请教。 P203

定植后过去两个月了,400棵母株长出的绿叶盖满了花盆,每棵的茎蔓都像触手似的爬到花盆外面。 P204

但愿自己有两个身体。 P205

惠介想着反正也不用开会商讨什么,所以暂时全都接下来了。 P206

而是出于更单纯的理由,才不得不这样做。 P207

乡下和城市不一样,没法假装不在家。 P208

“我可是受够了。 P209

在每天受到大自然任意摆布的过程中,惠介切身体会到了人类的傲慢与无助。 P210

所以,熟透了的红色草莓就像收获旺季时一样沉甸甸地悬挂在枝头。 P211

一位老师啪啪地拍着手,提醒小朋友们注意。 P212

当看见有个四岁小孩混入三岁小孩的队列中时,她努力挤出仅有的一丝温柔,轻声细语地说道:“喂,小心啊。 P213

给别人让点儿地方!”小胖墩顿时愣住了,手脚僵硬,手上的杯子一下子掉在地上。 P214

11月6日 红脸颊 预订240株此时还是跟去年的预订数量相同。 P215

现在回想起来,当初从种水稻转为种番茄,大概也是出于同样的理由吧。 P216

”工作,工作,每天都是一门心思地考虑工作。 P217

这很少见,一般她都直接打电话的呀。 P218

唉,怎么办呢?惠介双手紧紧地抓着手机,就像情窦初开的少女攥着手巾一样。 P219

但现在,他却觉得这么吃有点儿可惜了——这种感觉,就好比放了很多汤料、花了好几个小时炖出来的汤,最后却被人倒了一大堆番茄酱进去,把整盅汤弄成番茄味一样。 P220

其实,大颗的才更好吃哦。 P221

人总是希望得到别人的认可,这大概是所有工作的驱动力吧。 P222

而在这边帮忙收获草莓就更没有成就感。 P223

他一边漫无边际地想着一边数着所剩无几的草莓果实。 P224

最后他还是放弃了,就站在田垄对面,向惠介露出得意的微笑。 P225

“找我有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P226

”“就是呀,明明对农业一窍不通,却非要搞什么‘无农药栽培’。 P227

惠介心想:嗯,可能确实“只有你”考虑过吧。 P228

佐野摆摆手说道:“没事没事,只要随便翻翻土,随便撒点儿种子上去就行,比如说种几棵柿子树什么的。 P229

“别误会,我并没有要霸占全部土地的意思。 P230

”“真的吗?”“信用社的人,说话当然讲信用。 P231

惠介在车站前的交通环岛上挥手。 P232

而且,洗衣服或送去外面的干洗店也是由美月负责。 P233

“父亲怎么样了?”美月感觉声音像卡在嗓子里似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久没跟惠介说话了。 P234

从前那个从冰箱取出第二瓶啤酒时都要看我脸色的人,到底去了哪里呢?惠介父母家的停车位很宽敞——如果在东京的话,肯定会有人建议他们办个按月收费的停车场吧。 P235

“头一次进大棚里看吧?”大棚里的空气像蒸桑拿似的又热又湿。 P236

美月虽然喜欢吃草莓蛋糕和草莓酱,但对于草莓到底是怎么结果的却一无所知。 P237

”“我要那颗长着猫耳朵的。 P238

咦?怎么会这样?“怎么样,甜吧?”惠介问道。 P239

作为平面设计师,惠介的脸上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这种表情了。 P240

”美月心想:眼前这家伙果然变成了另一个人,已经不是跟我结婚的那个男人了。 P241

既然要追求理想,那双方同样都有实现的权利。 P242

而且越想说实话的时候越是这样。 P243

”不一样——根据目前的状况,应该把雄心壮志暂时收起来,而着眼于现实生活。 P244

“你是想让我也住在这里?”美月的声音有些颤抖,与其说是生气,不如说是害怕。 P245

我十八岁那年来到东京,从此就一直在这陌生的城市生活。 P246

直至今日,他在东京眺望着没有山的地平线时,还会感觉到像是一幅尚未完成的画作。 P247

当然,即使住在乡下,也并不意味着孩子就能自由自在地成长、大人就能无忧无虑地生活(眼下,惠介就时常为过于密切的人际交往而感到烦恼)。 P248

相反,你觉得‘理所当然’的地方,我却觉得‘很难适应’。 P249

绿色的叶子上有水珠一样的红点在爬动。 P250

惠介心想:当一家子犹豫着不知道该住到哪里时,就应该选择能给孩子带来更多欢笑的地方呀。 P251

美月和银河去医院探望过爷爷后,傍晚时就启程回东京了。 P252

[1] 日本熊本县的吉祥物。 P253

手上这把茎蔓专用剪刀,只须套住食指,然后用空出来的拇指往下按,刀刃就能活动。 P254

”惠介直到要用罐子盛接从母株生长出来的茎蔓时,才听到母亲这么说。 P255

按计划,是以土耕栽培为前提,铺设灌溉管,更换PO塑料膜——其实只是简单的小工程。 P256

”她一边哼哼着,一边绕着呆坐在轮椅上的父亲转了一圈,然后才向外走去。 P257

所以这次既不需要抵押也不需要担保人,惠介就顺利地借到了款。 P258

可是,除了必要的话之外,她就没再主动开口了。 P259

据说,如今在日本,兼职农家比专职农家更多。 P260

浑蛋。 P261

惠介连忙跑过去接电话。 P262

“惠介,谢谢啦。 P263

她的上班地点是在农协路新开的那家意大利餐馆。 P264

“不行吗?”嗯,不行。 P265

“我也觉得不太妙。 P266

惠介父亲的看法却截然相反。 P267

”“哪里哪里,那是别人给的。 P268

雅也微笑了一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脑袋。 P269

“何必寄这些纸片过来呢。 P270

“阳菜,过来这边!”阳菜吓得忘记了哭,紧紧地偎依在爸爸身上,似乎甘愿成为爸妈开战时的挡箭牌。 P271

不过,这一点请相信我:我只有你一个女人,真的。 P272

“真没辙了。 P273

既然自己受了苦,那也得让你吃些苦头才行——这只是一个为了折磨雅也而设的惩罚游戏而已。 P274

这店是第一次来,但印象很好。 P275

所以惠介想当然地把对方想象成一个吃得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 P276

“我姐姐平时得到你的关照,多谢了。 P277

”店主点点头走开了。 P278

不知道店主是好心赠送,还是在催促说:马上要打烊了,快回去吧。 P279

“喂,雅也,我倒是有一个主意,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诚子姐所说的诚意。 P280

用了可以提早收获。 P281

你连这都不懂,还种什么草莓呀?”圣诞节临近时,无论是食品市场还是普通家庭对草莓的需求都会增加。 P282

“大葱就不要了,我家也剩了很多。 P283

突然,货厢里传来了尖锐的喇叭声。 P284

一张瘦长的脸出现了——绳子的另一端套在一头动物的脖子上。 P285

无论是露天栽培母株的育苗圃场还是梨树林和菜地(虽然父亲无法下田,但母亲说“每年都种”,所以今年还是继续种了菜苗),杂草随处可见,而且似乎比作物长势更好。 P286

在它的两只大耳朵之间长着状如香蕉的弯角,下巴有一撮山羊胡子似的胡须——噢,那就是山羊胡子,不必说“似的”。 P287

价格嘛,公的要四万日元……哎哟。 P288

”瓦斯小声地补了一句,“一开始的时候。 P289

“那我就收下啦。 P290

“你想知道什么?”“有好几个问题。 P291

真正的果实是那些疙疙瘩瘩的小颗粒——种子就隐藏在里面。 P292

真不骗你。 P293

美月虽然大多只是接拍些小广告,但两三个小时就能挣三四万日元。 P294

客厅里到处乱扔着昆虫大战的游戏卡片和乐高积木,银河睡成了一个小小的“大”字。 P295

工作嘛,有什么难的。 P296

”可是当美月说出具体日期时,母亲却愣住了:“啊?那天可不行哦。 P297

家里大、空间多的话,就会不舍得扔掉旧东西。 P298

“不,也不是放弃啦……”惠介解释了一番,但对方却认为他只是嘴硬而已。 P299

成本也比较高,没关系吗?”“嗯,我多少有点儿思想准备。 P300

种植农作物的地方,每年都需要消毒。 P301

目前来说,这些秧苗长势良好,还没遭遇什么严重的病虫害。 P302

农闲时期,与其闲置着田地,不如随便种点什么,以防长杂草。 P303

对面种的是秋葵,浅黄色的花有点儿像木槿花。 P304

现在,惠介采摘最上面的黄瓜时,也要爬上梯凳才够得着。 P305

惠介不知如何回答,只得心不在焉地附和了一声。 P306

对于他来说,除了甜胡萝卜和炸土豆片之外,其他蔬菜都属于“怕被爸爸妈妈骂才不得不塞进嘴里”的异物。 P307

”然后才带他去黄瓜地的。 P308

惠介用脚尖趿拉着母亲搁在石板上的拖鞋,走下院子里。 P309

”惠介充分调动平时给银河读“昆虫大战”周边书时记住的知识,继续说道:“不过,它的防御力很弱。 P310

银河一边猫腰蹲着,一边向后退,随即用黯然失色的目光望向爸爸,那表情分明在说:“根本就不灵嘛。 P311

“阳菜,过来呀,一起来捉虫子吧。 P312

”银河像小鸡一样摇摇晃晃地蹲着移步,向繁茂的紫茉莉靠近。 P313

“好嘞,拍张照片,作为成功捕获大螳螂的留念。 P314

“银河——快吃晚饭咯。 P315

今天是银河过来的第四天了。 P316

洗澡后没有扎头发,所以头发垂下来遮住了半边脸,露半边的眼睛瞪成了倒三角形。 P317

“好吧,那我们不学喝酒。 P318

惠介连忙道歉:“噢,是吗。 P319

望月家的餐桌食谱,肯定是当天收获的东西。 P320

“今天还有奶汁烤茄子哦。 P321

昨天之前,一连几天都是清一色的南瓜宴。 P322

外婆去煎个鸡蛋吧。 P323

哎呀,不对,明早还得洗衣服,看来是没法睡五个小时了。 P324

听完这个故事就睡。 P325

她用双手捧着一瓶新上市的清凉饮料浸泡在水里,一动也不动。 P326

美月之所以打扮得和女主角一样,并不是要为CG合成做样片,也不是要拍背影(毕竟两人的体型相差太远了),而是出于导演的一种信念——所有工作人员都要一起融入到剧情里。 P327

这次美月重新做回手部模特儿时,用了原来的姓“藤本”。 P328

今天是银河回乡下的第五天。 P329

他说,发邮件的话图像效果会更好。 P330

最快乐的,并不是“实现”的时候,而是对其进行想象的时候。 P331

除掉种植成本之后,收入所剩无几。 P332

惠介时而缩头缩脑,时而歪着脖子,把摘下来的梨子放进箱子里。 P333

“要摘哪个呢?”“摘大个的。 P334

”“剪刀呢?”“不用剪刀也行。 P335

她从包里掏出粉红色的智能手机,贴到耳边,似乎在说:“我忙得很呢。 P336

“你又想让阳菜转学?是咱女儿的问题吗?”阳菜今年才读小学二年级,可能不会碰上校园欺凌吧。 P337

“这个,给你。 P338

她只是看见眼前有个巨大的掩体就出自本能地抱住而已,管它是梨树也好,稻草人也好。 P339

银河也学着阳菜的样子,把梨子抱在怀里:“我摘的好吃!”他的胳膊短了些,所以有一个梨子掉了下来。 P340

”而且,连皮吃更有营养。 P341

嗯,好吃。 P342

“祝你生日快乐,阳菜。 P343

“嗯。 P344

”“嗯……CSS是什么意思?”“惠介,你不会连Domain(域)的意思都不知道吧?”“大概知道……好像听说过。 P345

惠介决定坐到长椅上等。 P346

住到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 P347

设备施工在八月末已经完成,高架栽培也准备好了。 P348

但总算可以拄着拐杖在外面行走了,也许是康复训练的效果。 P349

手头仅有的一点儿资金已经所剩无几了,但为了让久患腰痛的母亲能继续干农活,还是买了。 P350

高架栽培也是在一个架台的左右两边种植草莓,和土耕栽培一样。 P351

至于肥料的种类、用量和喷洒时机,惠介也打算全部按照父亲的那本“秘笈”来做。 P352

因为对于农作物来说,即便土壤和种植方法相同,收成情况也会受到随时变化的气候的影响。 P353

但惠介希望二号大棚里的草莓品种丰富一些,所以不惜下了血本。 P354

“嗯,好吧。 P355

根据天气预报,后天又要开始下雨了。 P356

这些食物都是母亲今天一早起来准备的。 P357

”大家都互相谦让着没舍得下手的最后四个饭团,一下就被佐野吞进了肚子里。 P358

为此,才改造成高架栽培,而且种植了多个品种的草莓。 P359

”说到卖点,其实也并不是没有。 P360

望月家的大棚正对着富士山。 P361

虽然好吃,但这是“水煮落花生”。 P362

”今天,瓦斯还是把头巾缠得很低,说:“这是我的商标。 P363

”刚才的同学聚会来了七八个人,但从事农业的只有惠介和瓦斯两人。 P364

无论做什么。 P365

“你说什么?”“至少我俩就可以嘛。 P366

“我们毕竟是自己人嘛……”刚才明明是瓦斯主动提出要来喝酒的,但他似乎没什么酒量,无论是在小酒馆还是在这里,酒杯里的啤酒几乎都没动过。 P367

超市方面听说了“惠介父母是草莓农家,正在筹办草莓农场”的消息后,就问惠介是否愿意向超市的特产专柜提供草莓(在这一行业里,反而没人相信惠介自己还兼做农业)。 P368

如果要批发给超市的话,就用父亲种的红脸颊。 P369

”从广义上来说。 P370

对于最近脱发渐多的惠介来说,也不再是事不关己了吧。 P371

惠介已经试过很多次,把富士山的照片设为背景——从构图上来说,就像是画了富士山和月亮一样。 P372

其实,形状、色泽、大小等各方面都令人赞叹的草莓本来有很多的,可惜收获季节太忙了,没顾得上拍照。 P373

毕竟当时幼儿园的小朋友们刚来参观过,而且也没想到以后要用来制作主页。 P374

就算你种出的东西物美价廉,如果不把信息传送出去的话,东西就到不了消费者的手上。 P375

只要稍微熟悉网页设计的话,你这种具有丰富经验的平面设计师的品位,一定会比那些专门的网页设计员强。 P376

”雅也叮嘱道。 P377

如果你拿不定主意用哪个做首页的话,不如就做成幻灯片效果?”啊?惠介正要发问时,雅也就抢先开口了,大概是觉得对方肯定不懂吧。 P378

”唉,这家伙,真是不长记性。 P379

可是这附近根本就没有值得它大肆破坏的目标呀。 P380

其实,它们就是防风网的支柱。 P381

得加快速度了。 P382

电视里播放着台风迫近的现场画面,拴在岸边的船只像树叶一样随风摇摆。 P383

简直不可思议。 P384

母亲似乎也知道自己的话并没什么用,于是说完又继续摆弄起她的天线来。 P385

雨不是从上往下,而是横着扫过来。 P386

然后,他所能做的,就只有祈祷草莓们平安无事了。 P387

“谢谢。 P388

当然,惠介做好了挨骂的思想准备——父亲肯定又会骂他“笨蛋”、骂他“外行”吧。 P389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P391

惠介听从了雅也的建议,每次都会附上照片。 P392

例如有这样一些标题:《心爱的小道具们点缀着每一天》《被精致的家具们包围着的生活》《功能多样、色彩丰富的冰箱们》……惠介平时在设计工作中碰到这些题目时,总是会一边指定字体字号,一边嘀嘀咕咕地发牢骚:“哪有‘冰箱们’这种说法的。 P393

在那之前采摘的,则打算做成草莓酱。 P394

”“跟你这种外行说了也不懂的。 P395

她时常在二号大棚里一边哼唱着夏威夷民谣,一边摘除茎蔓。 P396

这一年以来,惠介一直在思考(适应了每天的工作之后,其实就是单纯的体力劳动了,所以用来思考的时间很多)。 P397

无论是父亲还是附近的农家,他们就像普通农民一样,老实本分地、认真地种植着农作物。 P398

但正因为自己是个外行,啥都不懂,所以才会想到这样的点子。 P399

市面上销售的草莓,中等个头的是每颗15~20克。 P400

价位也能提升商品的价值。 P401

——将一颗颗草莓用泡沫塑料网袋套住,然后逐一放进像鸡蛋包装盒一样的纸制垫子里去。 P402

那位店主兼厨师似乎颇感兴趣,说要尝试做一道“静冈草莓意大利面”。 P403

今年是种在这边的草莓最先结果了。 P404

惠介本来还准备了糖度测量仪,但现在已经没有必要再测了。 P405

头顶的照明灯扫射着两座大棚。 P406

冷杉树的顶端被削平了,整棵树呈细长梯形,下面环绕着浅蓝色的灯,而上面三分之一处则环绕着银白色的灯——这圣诞树分明就是富士山形状嘛。 P407

但到底应该设为八十人呢,还是慎重起见设为五六十人呢?惠介直到最后都在为这个问题发愁。 P408

在瓶装草莓酱旁边,还摆卖着手制巧克力松露。 P409

但不巧的是,这个品种的草莓种得很少。 P410

俗话说得好:“丈八灯台,照远不照近。 P411

”实际上,请惠介“关照”的,是进子姐。 P412

在电话里,美月那久违的声音显得客套而生分:“我和银河如果没有其他安排的话,应该可以去的。 P413

”他满脑子不断地冒出一些自我安慰的话——之所以这样,正是因为内心忐忑不安的缘故。 P414

快来吧!快来吧!母亲打了个长长的哈欠,毫不掩饰自己百无聊赖的样子。 P415

如果游客是乘坐巴士过来的话,应该是九点十二分之后才到站。 P416

小木屋厕所的外部装修也差不多完工了。 P417

这是草莓农场的第一位来客!惠介使劲挥动小手电筒,就像在画着表示回答正确的圆圈一样。 P418

遥控钥匙像在捕捉蜻蜓似的来回转动着。 P419

惠介这才意识到,雅也想给他一个惊喜,所以才故意一点一点地透露出来。 P420

但就算比国内销售包装得更严实,也很难避免运输过程中的损坏。 P421

这种节日怎么少得了你呢。 P422

进子姐说得没错:“有谁会一大早就跑来摘草莓的呀。 P423

要不要再多买一袋……”“喂,喂……”进子姐一瞥见惠介的身影,便悄悄做了个手势,示意让他走开,似乎觉得他会妨碍着做生意似的。 P424

作为一个外行,她确实还算画得不错。 P425

咩子用鼻尖蹭着雅也的后背。 P426

惠介曾经和雅也谈过将来要把望月农场办成公司。 P427

惠介心想:如果大辉真的愿意的话,将来让他继承家业也未尝不可。 P428

农业经营既辛苦,收入又低。 P429

惠介一边走向正房,一边看了看手表——他今天时不时地看手表。 P430

惠介一般不和广告模特儿交换名片(如果对方是个明星的话就更没有名片了)。 P431

在企划会议上,惠介所说出的一句话被用作了广告词,而且被用进了广告歌曲里,播放后还引起了一些反响。 P432

其实美月说的不是实话。 P433

真是愁死人了。 P434

”惠介曾经说过:“工作嘛,在哪儿都能做。 P435

美月心想:他这个人呀,做事总是把人吓一跳,偶尔也该轮到我吓他一跳了吧。 P436

当她来到大棚里,看见一大群不认识的人时,不由得大吃一惊,使劲抬起满是皱纹的眼皮,问道:“今天是什么节日呀?”父亲头上戴着圣诞帽——诚子姐非让他戴的。 P437

他小心翼翼地挑了一大颗红脸颊草莓,冷冷地递上前去。 P438

她正在给年轻小伙子们做巧克力草莓,精心化过妆的脸上浮现出腼腆的笑容。 P439

不过,看着游客们乐呵呵的笑脸时,他渐渐地也就看开了。 P440

使他从梦想中回过神来的,是三三两两从公路朝这边走来的人影。 P441

惠介这时才反应过来:美月正在比画着手语——这是他俩初次相见、拍摄广告时一起学的。 P442

另外,小说中所提到的街市和设施纯属虚构。 P444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