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纯翻译,我们还能做点啥?

good

1

   一次聊天

这两天和做翻译的好盆友天南海北地聊,聊到除了做纯翻译,还能做点啥。其实我俩之间这种瞎聊,隔断时间就会上演一波,这回的引子是她这两天听了两期讲座,有关upwork和图书翻译什么的(老朋友都知道在哪儿听哈除了纯翻译,我们还能做点啥?),就特别感慨地说,其实除了做翻译,我们还有很多其他事情可以尝试。

期间聊到她在B站上比较关注的一个UP主,一开始做图书翻译,后面逐渐发展到录音、配音,然后开了个公司搞配音,(由于是自己开的公司)所以可以穿着汉服去上班之类的。

 

光听描述就觉得很恣意很放飞,其实我也蛮想去尝试一下配音动漫配音也好,录有声书也好,跟纯码字不一样,就很好奇,加之平时常常一时兴起,唱歌念词玩个cover,如果自己的声音能变成钱,还是忍不住要遐想一下的。
 
遐想归遐想,真要行动起来却还是瞻前顾后,主要对有声市场和配音的了解也仅限于道听途说和平时瞎浏览的一些广告和推广,真要踏出这一步去尝试,还是会犹豫、拖延和抗拒。毕竟一念之间与真正行动,那还是有距离。笔译码字已经做到比较舒适的状态,除非受到十足的鞭策,才会去踏入一片全新的天地吧。

2

有关创业
以前在知乎上刷到一个很好玩的UP主,名叫小Lin说——
有期视频讲到她自己的创业故事,大意是做了个平台,前期分析什么都搞得妥妥的,一切都似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等上线之后用户如潮水般涌入,结果等到真正上线那刻,就稀稀拉拉的几人和几十人。
 
这种前期美好设想与实际“运营”初期收效的巨大反差,是踏入新领域的大坎。比如前面提到的有声服务,若说当成娱乐和点缀,那随便尝试都可,要想做好、做到相应收入,没有下足功夫,做足积累,恐怕还是难。这个道理放到做自媒体,公号也好,B站、知乎和小红书也好,其他平台也好,也是一样,付出与收获,基本还是守恒的。
 
我和好盆友说,今年我开辟的新领域就是自媒体公号这一块,更文之频,肉眼可见,但其中不是没有颠簸。有时候才思如泉涌,可以连攒好几天的素材,有时候又江郎已才尽,腹中绝不可能再挖出半点内容,很多篇都是靠毅力扛下来的,另外也会与同做自媒体的朋友互相鼓励和打气,这样奋斗起来不至于太孤独除了纯翻译,我们还能做点啥?
 
有人说人到中年,好像一切都有些倦怠,捣鼓不动的样子,所以还是蛮庆幸,还有一点捣鼓新事物的勇气与热量。至于明年会不会去尝试有声领域,先写到2022年度计划,见机行事。毕竟这些不像搞实业,不需要十万八万地垫本,轻创业嘛,沉没成本小,试错成本小,撸一把又何妨。

3

翻译周边

前两天填写了中国翻译协会的《2021中国翻译行业调查》问卷,我填的是自由译者那一份,其中有一题关于译员负责的翻译类型,选项有这么几个——

 

同传和交传,没搞过,所以这两项没选。以前有当过东盟会展的志愿者,服务的柬埔寨馆,我自己不会柬埔寨语,但组里另外四名志愿者都是学这个语种的,我猜主办方估计考虑到这样可以柬埔寨语+英语跟柬方交流,但最后我的英语根本没有派上用场,全靠柬埔寨语译员扛了,柬方说了啥,还得他们翻译成中文,我才能听懂,太尬了。
 
表面上是这样的:
 
反正就是想起了以前上高级口译课,戴上耳机就恐惧,之所以还能开口说话,那是因为旁边的人都开口说话了,我不想在全场声音都落下来的时候,只剩我一个人的声音还在空空地回荡!所以口译课算是被身旁率先开口的其他声音给裹挟着完成的,囧。
本地化服务和字幕翻译,都搞过,但没打过轴,每次都是纯翻,估计前期的听译和打轴什么的已有其他译员做了,所以这两项做下来,对我而言其实仍然是纯笔译。说到打轴又想到DTP了,翻译排版是不是也算跟翻译沾了点边?之前有看到海外公司招募DTP,就有要求双语水平并且能玩转Acrobat。
 
翻译人才培训,没算正儿八经搞过,但能沾到一点边。另外放眼身边朋友,本地化人才培训、CATTI考试培训、翻硕考试培训都有人在做。就我自己来说,虽然目前没搞过系统性的“翻译”培训,比如那种十几或几十节课,系统讲授如何准备CATTI综合能力考试、实务考试之类的,但公号文写过很多篇有关CATTI考试的文,尤其是实务与审校,所以也算是传播CATTI考试方法与心得吧,只不过相对系统课程,这种方式比较零散与单向。
 
“其他”一栏,翻译类自媒体或者咨讯群应该可以算在内,毕竟也是提供服务的一种方式,只不过不是直接向翻译需求方提供服务而已。另外upwork上一些帮助客户采集数据或者做问卷调查的工作这一大摊子应该也能归拢到“其他”,因为没法归到其余几个类别,哈哈。至于upwork上面更多类似创译、文案撰写、媒体运维、SEO、外贸、跨境电商以及销售的工作,各位译员也可以多多去探索一哈。
 
去年跟这位好盆友聊到一个特别扎心的问题,以后到了五六十岁,咱们还继续这样伏案码字吗?现在还算年富力强(中年少女),上年纪之后那颈椎腰椎怎么吃得消?对这个“60岁还继续高强度码字吗”的问题,她当时提到以后也许会去尝试(翻译)“培训”。
 
去年那会儿我还是正儿八经的“古墓派”(纯消息闭塞,非武功高强哈),外面的翻译世界花花绿绿,我从来没闻到半点风吹草动,所以朋友说培训,我脑海闪现的第一个词就是“新东方培训”,教孩子?教雅思?对本地化人才培训、CATTI培训、翻硕培训、外刊阅读/翻译/精炼打卡培训、口译培训等领域完全没有概念。待到今年踏出古墓,才发现各种与翻译沾边的培训市场,早已经是风起云涌,而译界江湖恩仇,拧巴较劲,唇枪舌剑,也样样不缺,不过越是多样多元的世界,说明译员能做的事情也就越多吧。
上周回了一趟老家,在工地做了近二十年contractor和sub-contractor的老爸给弟弟“训话”——工地上的事,不要想得那么简单,人员设备、政企往来、计划周全、运筹帷幄,那是睡里梦里都需要思考的!
 
对比一下,我现在离全盘谋划、滴水不漏还很远,但这几年也在一点点践行“人到中年,多做打算”,从商业养老保险到现在的自媒体和社群运营,还有前面谈到的配音和其他业务,还有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做起来的翻译(语言层面)培训,能做能尝试的总归不少。

4

失业焦虑
有次我问高级合伙人,假如眼下失业了,你接下来能做什么?高级合伙人沉默不语。就答不上来呗!这种X企做管理的人士,一旦失业应该都会比较尬吧。也是前些天在知乎看到的一篇帖子,一位在外企干了十几年的骨干失业,接下来度过了一段人生中最灰暗的日子(从几个月到两三年不等),最后靠老领导介绍了一份工作。
 
这种感觉我能体会,因为不干工作,无法创造价值和贡献力量,也就无法得到他人的认同,重心一下消失,肯定会有跌落的感觉。之前一些年,我也会时不时经历“稿荒”,半个月一个月不做稿子,立马就会开始自我怀疑,我的价值没处体现了!我是不是被社会抛弃了?
 
但现在随着“事业”和技能的多样化,真到纯码字没法做的那天,且不说翻译培训与自媒体,我还可以去做家教,教娃子们英语;可以去搞烘焙,卖面包蛋糕;可以去搞裁缝,自产自销婴儿床品、喂养与洗浴周边缝纫产品,对了还有家居收纳整理指导之类的,别说挣啥大钱,结合平时爱好糊个口还是不在话下。
 
真是不知不觉,除了纯笔译码字,我能做的还有这么多!
✔加入我的翻译社群↓↓
“句子迷”社群来啦~75家海外投递链接+海外/国内翻译咨询+CATTI备考答疑
作者简介:
*自由译员
*中国翻译协会会员
*英语硕士+法学学士
*CATTI英语笔译一级
*国际日本语能力测试一级
*译著《ZARA引领快速时尚》
(二人合译)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
*曾任全球顶级视觉设计艺术月刊
Computer Arts《视觉设计》译审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