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隆夫曼脱单历险记【入围奥斯卡、金球奖影片《大鱼》原著小说作者新作,一次关于自我、恋爱、婚姻以及如何与世界相处的“成长冒险”!】

good

“我找爱德塞尔……布隆夫曼?”一个女人说道,或是问道。 P10

但都不是那些事。 P11

您那个周末的住宿是赠送的,完全免费。 P12

不过他其实也没有真正尝试过去中什么奖。 P13

这会儿她应该笑。 P14

”她说。 P15

”“你说什么?”“这是附加条件。 P16

”这个现实——其中严峻而难以抗拒的真相——让他有些泄气。 P17

他们本来打算吃个晚饭然后去看电影,但前菜的基围虾让她感染了食物中毒,他俩只能打道回府。 P18

她再次开口时,传来的是窃窃私语:“你就不能搪塞一下吗?”“搪塞?”“哪怕没有人也先答应着。 P19

”“并不一定。 P20

他又能听见其他工作人员烦人的叽叽歪歪。 P21

连他那个善于制造恼人高分贝噪音——音乐、尖叫、大笑、鬼魅般的破碎声——的邻居现在都是安静的。 P22

他记得自己当时从钱包里抽出过一张名片。 P23

布隆夫曼很瘦。 P24

黑咖啡,炒一个蛋,外加一片抹黄油的土司,冲个澡——就像他每天做的一样,但今天早晨一切都更美好。 P26

他的隔壁邻居坐在自己家的门廊上,穿着四角短裤,他那两条绵软的长胳膊荡在他的红色无袖T恤外。 P27

他的山羊胡子,厚得就像熊鬃,只要他愿意随时能长成一把完整的络腮胡。 P28

不过倒也挺好,因为布隆夫曼忍不住想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他中了一场沙滩之旅——但他其实不想告诉他。 P29

柱子让他觉得自己很重要,他的工作很重要,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也就不会存在于这座大厦中。 P30

在休息室里,他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 P31

他想象着对每个人都说了一遍,每次一个人,闭上眼睛想象着告诉他们以后可能会有的感觉,以此来考核说给谁听最合适。 P32

“欢迎光临克兰斯顿大厦!”当你跨进玻璃自动门的时候她会这么说——这不是一栋很宽敞的大楼,她那张昂贵的金属办公桌离入口处只有几英尺的距离。 P33

她对他的了解,据他估计,就跟她对所有陌生人的了解一样,不多不少。 P34

”她点了点头,有点像以前大家喜欢装在汽车后座上方架子上的那种丝绒小狗。 P35

“布隆夫曼,”她说,就像用舌头“试驾”了一下,“布隆夫曼。 P36

“我的梦想城市榜。 P37

这时候一个比平均身高稍矮的男人拎着撑得满满的皮手提箱大步流星经过大堂。 P38

”“真的?”“差不多吧。 P39

“你知道?”“我灵力可强啦。 P40

”“还是有蹄类,”他说,“听上去像那种你会给不喜欢的人起的绰号。 P41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进来的,或者要去哪儿。 P42

他心跳加速,感觉自己的手心渗出一层黏糊糊的油汗。 P43

更准确地说,是他改变一切的时候。 P44

”“啊,自由撰稿人。 P45

”她低头瞪着她的手袋,打开,摸出一个没有商标的处方药药瓶,塑料的,老橘子皮的颜色。 P46

“电梯下行。 P47

索斯比将他打量一番,点点头,轻轻哼了一声,近乎同情。 P48

就索斯比每天完成的工作量来看,过劳大概是他的唯一托词。 P49

“是女人的事。 P50

”邀请一位女士出来约会——或者是这位特殊的女士——对布隆夫曼来说就是高难度的三角函数问题。 P51

”“那可不是真事儿。 P52

索斯比咬咬自己下嘴唇内侧,说:“我想大概就是这些了。 P53

如果她活到八十岁,他们就得把早饭当正餐吃。 P54

克劳福德是从得克萨斯州来的,长着牧场主常有的那种硬挺的鼻梁,对待坏掉的东西向来不说二话:它们打算坏到底也好,愿意坏到底也罢,只要他在就得把它们修好——不是今天就是明天。 P55

”他说,“你觉得有什么办法可以联系到她吗?”“肯定有办法,”克劳福德说,“每个人都总有个去向。 P56

布隆夫曼不知道怎么把话题继续下去。 P57

一点这个一点那个的,有人动了脑子写出了这个配方。 P58

他朝门外张望,看到通往后院的大门——以前总是关着的,总是——正顺着一阵妖风撞击着栅栏。 P59

她把她的烟搁在一根木栅栏的边沿,让烟保持平衡,隔空燃烧。 P60

她有点放荡。 P61

如果她真的倒下来,他得随时准备接住她。 P62

他们用一个盘子分着吃。 P63

苏格兰威士忌闻起来像清洁剂,但她就像享用山泉似的一口灌下去。 P64

汽炉里的木柴是染色的混凝土刻出来的,看上去像木头的样子。 P65

是哪个?”他想,严格说起来,是这所有三个。 P66

最近和她在一起时总是这样,她像是存在于另一个时空维度,他们像在同时进行两场不同的对话,而在平行时空的某个地方,他们再次相遇。 P67

他此刻才注意到,没有一样是真的。 P68

因为,当然,没有什么好“当然”的。 P69

窃以为。 P70

没错,某种程度上是这样。 P71

三十五年来第一次。 P72

”她举过杯子来想再添点威士忌。 P73

这样做挺贴心。 P74

从这个越来越糊涂的女人脑子里冒出来的这个故事没有哪怕一丁点值得相信的地方!或许这都是她编出来的,为了让他好受一些。 P75

我生你的时候难产了整整两天半,因为你不肯出来。 P76

他的母亲像死了一样沉默,但她没有死——死了吗?没有,她还活着——她更像是自己的一尊蜡像。 P77

他把母亲送到她自己的卧房门前,在她关上门之前,他说:“我明白你为什么觉得我做不到——二话不说就领一个回来——但我有我的打算。 P78

然后那辆车开了过来。 P79

“可以考虑考虑。 P80

他当时也分不清是哪种情况,可能一辈子都分不清。 P81

艾兰·彼得斯成了他心灵的母题,包装简陋地快递过来的爱情,这个头发像神兽般美丽的女孩,这个海牛的朋友,风情异域而闻名遐迩,永恒的金棕肤色,完美而遥不可及。 P82

中学女生总喜欢找比自己稍大的男孩,大男孩看上去不像布隆夫曼这么战战兢兢。 P83

“对不起,”他说,“谢谢你们,但我不需要。 P84

话说出口很奇怪,生硬而呆板,就像他在课堂上回答问题,而且他还不清楚自己知不知道答案。 P85

他希望自己能知道点什么。 P86

然后她开口了。 P87

然后她停了下来,他也停了下来,他们让摇滚乐侵袭过来,直到布隆夫曼确认她是在注视他。 P88

她的手指抚过他的脸颊,一直到他的唇边,就像她试图用食指打开他的嘴角,但她并没有在那儿逗留。 P89

“来。 P90

还有那只突然出现的黄猫,用疯癫的黑色眼睛瞪着他们。 P91

”“是的,”他说,“我也这么觉得。 P92

今天的阳光像泛滥了一般,他不得不眯起眼睛挪开视线让眼睛适应。 P93

她很好——看看她!昨晚的妈妈去哪儿了?或许事情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糟糕。 P94

”她摸摸他的手。 P95

”她冲他眨眨眼。 P96

这顶塞在卧室大橱一角的牛仔帽——现在对大多数成人的头围来说都太小了——是他童年留存的唯一纪念品,或许是他一生中的唯一纪念品。 P97

警察站在那儿,伸展一下身子,布隆夫曼看着他挺直的时候才意识到:他根本不是个“他”,“他”是个她。 P98

她踩着老西部片里警长惯有的稳健缓慢的方步,沿着破旧的人行道走过来,就像个见多识广的“老鸟”——天不怕地不怕,六亲不认,除了多年前的心上人,无牵无挂,孑然一身。 P99

他紧紧挨着她。 P100

”“电脑?”“我没有电脑。 P101

她耸耸肩。 P102

想象一下一个不需要我的世界。 P103

”“扫描一下,作为附件?”布隆夫曼说。 P104

”“所以我可以打你的电话?”“我刚说了你可以。 P105

然后她坐进车里,车开走了。 P106

他在脑子里过了六七遍可能发生的情境,其中一个情境里有人挥了拳头——如果拳头是派这个用场的话——另一个情景里他让托马斯·爱迪生痛哭流涕。 P107

他错了。 P108

“曼吉奥尼先生,你好,我是爱德塞尔·布隆夫曼。 P109

”“褒义的疯狂是什么?”曼吉奥尼又耸耸肩。 P110

不能说,这是规定。 P111

但哪怕这小小的行动似乎都难以想象。 P112

但是——哈!他随口这么一提他的日程安排,显然他很清楚布隆夫曼什么时候不在家,什么时候回来。 P113

他们都拿走了什么?”“好多东西,”布隆夫曼说,“我的东西不多,但我有的他们都拿走了。 P114

他又点了一根烟,他的背驼了下去,就像整个世界都压在了上面。 P115

你以为我的人生规划里有失业、独生、负债累累、和布先生聊天这一茬?我不是埋汰你啊。 P116

而托马斯——就像其他所有人一样——听得懂。 P117

凌乱像是永恒的。 P118

别害羞,过来。 P119

”“只是厕所,伙计,”托马斯·爱迪生说,“你什么意思,里面会有什么?水池、淋浴、坐便器。 P120

”就在这时,情况失控了。 P121

这下他全身都颤抖起来,他真的想朝布隆夫曼开枪。 P122

他张开嘴,确实发出了些微弱的声音,就像临死的狗最后的呜咽。 P123

你被抢了,我也被抢了。 P124

你以为在我这儿,但是不在。 P125

这一切都不妙,大事不妙。 P126

直到一辆卡车经过把领带吹到了他脸上,他才想起来忘了摘领带。 P127

他并不是只在餐桌上孤身一人,不管他恰巧出现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他都孑然一身。 P128

她在点烟,她的脸被微小的火光点亮。 P129

他每天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他的帽子,扬扬自得地戴到头上,在卧室门背后的全身镜里打量自己,就好像他想凭借这顶帽子来塑造一个和他注定会成为的那个人截然不同的另一个自己。 P130

他又喘了两口气,终于能说出话来的时候他说:“你这帽子哪里来的?”她看着布隆夫曼,表情困惑,然后摇摇头,又深深抽了口烟。 P131

也不管下一个阶段要干什么。 P132

照片真漂亮!短租公寓岂止优雅——金灿灿亮闪闪,雍容的地毯,华贵的沙发,硕大的靠椅,阳台上看到的风光是无限海景。 P133

但托马斯·爱迪生鼓励他留下来。 P135

我记得他们买了有史以来第一台那个什么玩意儿——你知道我的意思,就是那种东西,不管什么东西吧,反正我从来没见过。 P136

他们一起开车去的,肩并肩坐在候诊室里,就像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那样。 P137

”他说,微笑着眨了眨眼,像是因为他们分享着某个心照不宣的笑话,海尔明斯基医生和布隆夫曼,这个笑话就是他的母亲,“布隆夫曼太太今天为什么要来?”布隆夫曼开口要说话,却被他妈妈打断了。 P138

他并不惧怕科技,因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就得二十四小时都提心吊胆的。 P139

”“我就是这个意思,就她的身体状况来说,她很好。 P140

”然后海尔明斯基医生走了。 P141

“那你脸颊上流下来的眼泪又是怎么回事?”布隆夫曼突然抱住她——对他来说很突然,对她也是。 P142

他们约在一家咖啡馆面试。 P143

差点有鱼咬他的钩,但现在船沉了,他踩着水,希望有别的女人漂过。 P144

但她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母亲床边的椅子上,看她的故事片——肥皂剧。 P145

”她叹口气摇摇头,就好像她儿子的观察力还不如一棵松树。 P146

贝蒂娜和他的母亲大笑起来。 P147

我是说,我没什么东西可拿,该换的都换了。 P148

后面的三天她给警察打了十几个电话。 P149

他人生中第一次拥有了一张健身卡和一个更衣箱。 P150

在托马斯·爱迪生家体验到的无力感,特别是那个厕所里冲出来的小个子男人用手枪捅了他的胃之后——那儿还留着一小块瘀青;他的母亲——以及索斯比——给他的忠告;还有他对自己躺在海滩上的憧憬:还剩一个半月,那个健美的男人。 P151

然后,不到一小时之后,重新换上西装和皮鞋去上班。 P152

布隆夫曼正式认识他很久之前就已经知道了这些。 P153

克罗顿看来并不关心。 P154

这就是现代世界的方式。 P155

”“哦,”克罗顿说,“是的。 P156

二、逃离画廊冬季画廊勇敢地坐落在尚未被野心勃勃的小资青年拯救的街区一角。 P157

但今晚他觉得自己很勇敢。 P158

他九岁的时候,帕特叔叔带他去看了小联盟的棒球赛。 P159

总是有什么状况不允许他说出任何能提升他在世上的地位的话。 P160

因为关于女人他至少知道一点:她们心里装满了秘密。 P161

这是他想象中可能会遇见佳佳和托马斯·爱迪生的地方。 P162

他甚至都不喜欢啤酒。 P163

他敢肯定他听到其中一个说“不是我的菜”,另一个说“不是我的任何东西”,然后是更多欢笑。 P164

他原来以为这两个女人是克罗顿的骨肉皮(3),但从她们对他作品的不屑一顾来看显然不是。 P165

“是我,克罗顿。 P166

克罗顿甩出一条胳膊,搂住他的肩膀。 P167

我们称王称霸。 P168

他看上去很迷茫,困在那里。 P169

她摸了他一下——她的手摸了他的手肘,他立刻又坐了下来。 P170

于是她们笑着举起杯,他也举起杯,他们一起“一仰脖子”。 P171

但这还不够。 P172

”女人们站起身带路。 P173

”酒吧的喧闹声在他的耳朵里嗡嗡响,虽然现在这声音听起来已是几英里之遥。 P174

做出这样的事就意味着他已经不是他自己。 P175

“没有,一点都没有。 P176

“好的,”布隆夫曼说,“我会的。 P177

克罗顿在那儿,靠着金属面墙边的高脚桌,和一个年轻女子说着话,现在布隆夫曼能看出来,对方急切地想离开。 P178

布隆夫曼打开家门,带着他崭新的人生走进新的一天的时候,迎接他的是一堵热墙。 P179

“你是在等托马斯吗?”“不是,”她说,头也不抬,“他在屋里。 P180

她用手在空中给这个词加上双引号:“不管他现在在做什么,和谁一起做,他不想有人闯进去。 P181

佳佳抬起头听着,她的小脸上面无表情。 P182

他们产生了交流,感觉就像在交流。 P183

“好吧,”他说,“祝你今天过得开心。 P184

他是个敦实友善的人,年轻版的伊拉。 P185

“你想来点什么?”“哈!你知道我想来点什么,卡莱布。 P186

肺炎。 P187

“那是我的目标,”布隆夫曼说,“我还有四十三天。 P188

她很苗条,娇小,几乎是袖珍的。 P189

对不起,我不应该试图从这儿钻过去的。 P190

也并不是自从他见过她以后就开始数着日子生活,但显然,他不知不觉这么做了,就像他的心里有一本挂历。 P191

”“我一百〇五岁了,”她说,“我的秘密,有机蔬菜。 P192

”他说。 P193

”“当然。 P194

他的一句话、一个小动作——仅此而已,他只需要这些就能重新创造自己的世界。 P195

“周二见。 P196

上次他有这种感觉还是离开家上大学的时候。 P197

”大欧打量了他一番,把他当样本来研究。 P198

布隆夫曼知道自己耳根太软,但他已经接受了“不”这个回答,因为他学到了,“不”不单行,它们总是接二连三,跟街头混混似的。 P199

起初他以为是一个篮球,或是一块石头,甚至是一颗子弹。 P200

然后他把它带回宿舍,希望它会好起来。 P201

在布隆夫曼看来,鸟就应该利用自己作为鸟的优势,在树上筑巢,那里更安全,大多数时间鸟都在树上——唱歌、赏景、躲猫。 P202

”“我来说了算。 P203

小心一点。 P204

”她说什么他都会照办,不管什么,“如果他喜欢的话,当然可以。 P205

小鸟在纸箱底前前后后踱着步,它蹦跶了一下。 P206

他带着小棕来到那扇它撞上去过的窗跟前——现在窗是打开着的——把它举到另一边。 P207

他只需要一点点空气。 P208

他等不了了。 P209

早上最麻烦。 P210

讨厌,讨厌,讨厌,”她摇着头,“别后悔,爱德塞尔。 P211

他脸红了,扭过脸去,对她这么说像是在说大话。 P212

但他又待了一会儿,坐在床的另一端,她打开电视,他们一起看了会儿节目,自然纪录片,讲鲸鱼的。 P213

布隆夫曼可以听见一秒钟嘀嗒而过,每一秒都伴随着巨大金属齿轮缓慢转动的声音。 P214

只要他愿意现在就可以给她打电话,深更半夜也可以,任何时候。 P215

“末日来了,”它们像是在说,“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P216

“瞎说,”她说,“我总是……在任何重要的场合……我从没有对你说过一句。 P217

他停下来听着。 P218

他确定他们没有。 P219

因为很多菜都是辣的,所以说他上一句“什么都喜欢”似乎有些牵强。 P220

上二垒之前她突然转身冲进了树林。 P221

她自愿走了进来。 P222

“感觉世界让人无处可逃。 P223

马上,她总让我马上去办。 P224

“非常抱歉,”他说,“我不应该说这些话。 P225

然后她站起身:“跟我走走吗?”他们走着,沉默地穿行在上百棵巨大纤瘦的松树下方、之间。 P226

压力让他窒息。 P227

“快看。 P228

然后,他会使出身上残留的所有力气,把她推下悬崖。 P229

布隆夫曼放弃了筷子。 P230

”“这可不只是夸大其词。 P231

他紧张起来,扭了扭脑子里平时不用的肌肉,拼一下:“当然啦,大学是在瑞典念的,瑞典语也说得滚瓜烂熟了。 P232

散步,希拉和他。 P233

这既是比喻也是事实。 P234

他是她的秘密分享者,她分享秘密的人,甚至在秘密还没有说出口之前。 P235

这样。 P236

就现在,在这儿。 P237

热吻持续了整整一分钟,整个过程中他都没有呼吸,这让他意识到,很多时候所谓爱的感觉、爱的疯狂,可能不过是大脑缺氧。 P238

日照很长,天一直亮到晚上,让人觉得很不自然。 P239

没有一天晚上他能一觉睡到天亮。 P240

那人魁梧健硕,穿着工装裤无袖汗衫。 P241

她邋遢的外表下隐藏着真实的美丽,只差冲个澡的距离。 P242

“多谢。 P243

她没那个意思,但这让布隆夫曼心里一颤,因为他发现他心里希望她有这个意思。 P244

”“为了海滩?”她说,“还是为了防身,对付隔壁的疯子?”她又大笑起来,但这次她的笑完全是另外一个意思。 P245

”“那你为什么不?”“什么?”“离开。 P246

“我知道我为什么留下来。 P247

她让他直接进就好,于是他就直接进了。 P248

”“真有意思。 P249

他现在还在新世界里亦步亦趋。 P250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P251

这让他们的比萨听起来特别正宗。 P252

他吹着口哨走进来,就像他对布隆夫曼说过许多次那样,他过的是“索斯比时间”,根据索斯比时间他从来不迟到。 P254

快接着说。 P255

”“漩涡?”“我们没什么不同,你和我,”索斯比说,“容我想一想。 P256

他沉浸在未来里:他和希拉坐在她的沙发上,或在哪里共进晚餐,也许在外面进行他们的“招牌活动”——散步。 P257

布隆夫曼试着想象了一下,住在一个邻居种花而不是贩毒的小区里会是什么感觉。 P258

我只是很紧张。 P259

我找不到我带来的唇膏了。 P260

“你跟她说我是做什么的?”“没说,”他说,“我是说,她没问。 P261

他们甚至去了动物园,她把她的类比模式倒了个个儿,把动物比作人而不是把人比作动物。 P262

“她今天感觉不是特别好,”贝蒂娜说,“但还是很想见你。 P263

他的母亲已经变得如此偏执,重重设防并与世隔绝。 P264

一个真正的女孩。 P265

”“你真是个极品。 P266

这是他的工作,或是贝蒂娜的工作,除了她之外任何人的工作。 P267

”“有人很好,一定有。 P268

人生就是一场零和博弈。 P269

谁又想让别人对自己放屁?”“我同意,”布隆夫曼说,“最好还是放一个,这样物理上更有冲击力。 P270

公共频道,有一部关于大萧条的片子。 P271

他想,在他们一起去佛罗里达的时候,他们的肩膀在阳光下晒成棕色的时候,此刻将是他们用来回味并大笑的时刻。 P272

贝蒂娜从来不轻易打电话给他,从不,她要是打电话来只有一个原因。 P273

还有首饰,一条围巾,虽然我告诉她外面很热不需要围巾。 P274

“陛下,”索斯比说,起身探过隔墙。 P275

天气那么好,谁知道呢,现在还能做的时候不做,难说以后就做不了了。 P276

小小的区中心有一座水泥喷泉,有个老人跪在那儿,手里攥着圣经,祈祷着。 P277

布隆夫曼去过很多次,这让他很受打击,就像胸口挨了一膝盖:他吃饭的地方就是他爸爸在成为他爸爸之前去的地方。 P278

第三次,他敲她公寓的门,她打开门的时候在哭。 P279

”“偶尔,”她说,“是免费的,爱德塞尔。 P280

”他说,无心地复读。 P281

不能。 P282

“这是个征兆。 P283

”布隆夫曼坐到她身边的床沿上,在这张这个女人和一个几乎陌生的男人一起用他号称“懒惰的精子”把他制造出来的床上。 P284

布隆夫曼怀疑这是不是和小猪超市是成立以来第一家坚决禁烟的超市有关。 P285

她会对他说些他最不了解的事,关于他自己的事。 P286

”“二垒——”“妈。 P287

”她说。 P288

显然,女孩们都很开朗、很快乐、很高兴见到他,“你好吗?”“拜托。 P289

一般情况下花生果酱面包到中午就能解冻,但天气寒冷的那几个月总会留一两口冰碴。 P290

我们可以思考大问题,更美妙的思想。 P291

热量像一层织物似的从停车场上升起来,穿过热浪,隐约间他看到一辆警车海市蜃楼般逼近,就停在他的车旁边的停车位上。 P292

她想让我知道当初发生了什么,并且自己也重温一下往事。 P293

他的母亲钻在床单下,呼吸轻柔,床单一直拉到肩膀,她的眼睛紧闭着,床神奇地颤动着。 P294

但制服里面太热了。 P295

这让他有些害怕,不知道自己的脑袋里到底装了些什么,但今天的确是加分了。 P296

然后,终于有句话从他脑子里冒了出来,就像床上的那些手指一样充满魔力。 P297

他还从来没有收到过女人送他的笔。 P298

”塞莱娜说。 P299

妙丽看着他们就像一只猫看着一对飞虫。 P300

他点点头,试图看穿她的镜片却失败了:“这是不是警察局的座右铭?‘好好的’?”“不是,”她说,她用右手在车顶上拍了两下,然后退到一边,“只是我的。 P301

“什么?什么时候!?”“就在那儿,”她说,“在旅馆房间里。 P302

他受不了这些,于是说:“没有结束,看看你自己,我们刚刚擅闯了一家旅馆的房间。 P303

你会很好的,宝贝,我也会很好。 P304

但他一直目送着她们,直到她们进屋,现在眼前只剩下房子,他曾经和他母亲一起居住的房子,那里曾生产过不下一千个花生果酱三明治。 P305

希拉开门的时候身上穿着一条带花边的短衬裙,吊带,红色线脚。 P306

他承诺布隆夫曼尽力而为——“因为我们这么要好。 P307

他胆子也大了起来——他的行动完全不借助任何经验的比量——他压上了她。 P308

她捋捋他的额发:“今天很忙?”“说了你也不会信。 P309

我的第一个是瑞安·布鲁查德。 P310

她用一侧的胳膊肘支起身子:“你不想还是……你对此很害羞,我明白。 P311

一支蜡烛熄灭了,蜡油像涨潮般涌向火焰,又一支。 P312

托马斯·爱迪生肯定会告诫他的朋友们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所以他推断是自己早上忘了锁门。 P313

”她用她的大拇指指指托马斯·爱迪生的房间,“有些家伙……他现在接待的顾客不一样了。 P314

“你没地方住吗?你就不能回家吗?”她淡淡一笑。 P315

但他允许。 P316

假设有那么个上帝,他是不是真的会关心人类?进一步假设有那么个上帝,并且非常笼统并包容地关心着人类,那他或她会不会事无巨细地关心每个人的所有思想、行为、计划、经验和磨难?绝对不会。 P317

没人对他说一句话。 P318

今天,上午11点。 P319

为别人做好事,做有所帮助的事,这对我来说很新鲜。 P320

亲密,昨晚他们几乎是亲密的,就差这么一点。 P321

所以布隆夫曼不是为了玛丽·黛参加葬礼的,虽然他会竭尽全力假装他是——他是为了他自己。 P322

目光扫过他的脸,不做片刻停留。 P323

但他做不到。 P324

他像个不成器的橄榄球运动员,肩宽个高,但肚子上有赘肉。 P325

这是不争的事实。 P326

”杰夫·克里奇说。 P327

布隆夫曼今天见到的第一个真正的微笑。 P328

他们俩都知道,布隆夫曼看得出来。 P329

工作对他的诉求非常少。 P330

”“这是什么意思?”“意思是说我要离开我的工作岗位了,这个岗位,我们现在身处的岗位。 P331

”他说。 P332

但这并不是所有东西。 P333

进入山区前的最后一排三流商业街,罗巴克整个陷到地洞里都不会有人注意。 P334

我态度极差,我不服从管教,而且我还是个混蛋。 P335

事情发生了,我很高兴。 P336

”索斯比点点头,“这就是我想要的。 P337

公立?私立?他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P338

”他说。 P339

四、棕肋唧鹀布隆夫曼是开着自动导航模式到希拉家的,左转右转,刹车加速,全都不假思索。 P340

哦,我的天。 P341

他其实什么都没有。 P342

但这是在撒谎,不是吗?其实甚至超越了谎言:这是虚构。 P343

我真希望自己能喜欢那份工作,但我不称职,照他们的话说。 P344

”“你根本不想进《吉尼斯世界纪录》?”她摇摇头。 P345

我编故事。 P346

“你喜欢我?”他说,“是真的吗?”“你知道是真的,不止喜欢。 P347

你是不是个……完完全全的废物?”这是他这辈子对任何一个人类说过的最最残酷的话,冷酷得让他自己打了个冷战。 P348

“你和我生活在一个似乎对我们施了魔法的世界里,”她说,“我们就这样踉跄着前进,希望没人注意到。 P349

我用了各种各样的药,但没有什么违法的或特别奇怪的药。 P350

他做了什么?他犯了什么法?他有罪,肯定是,他能真切地体会到那种罪恶感,但因为这样的道德沦丧而触动这么庞大的警力实在是有些小题大做。 P351

但今天她的悲伤和痛楚如此浓重,几乎像热量一样从她的周身辐射出来。 P352

”布隆夫曼说,话才出口他就想冲自己的眼睛挥一拳。 P353

他看都不用看就知道是谁打来的,话筒还没有放到耳边就听见她在说话。 P354

他有朝一日会告诉她。 P355

你可能会受伤。 P356

但她能告诉他他应该怎么做——这很奇怪。 P357

”“当然,”他说,“你说的对,是应该考虑一下。 P358

不可能发生的事。 P359

“我不知道,”他说,“不长。 P360

“我想我们应该一起去旅行。 P361

另外,我们在学校里读了好多关于海洋的书——《奥德赛》《白鲸记》《小美人鱼》——没有哪本书让人觉得湿答答很吸引人。 P362

“爱德塞尔?”希拉的音调表示她已经对他说了好一会儿。 P363

希拉叹了口气。 P364

这正是他会做的事,正是他准备他们第一次约会的时候做的事。 P365

“你母亲都好吗?”他笑了,想到2D。 P366

然后她直勾勾地看着布隆夫曼,直视着他的眼睛。 P367

”“她脑子里会永远印着当时的画面,永远。 P368

我很乐意,塞莱娜。 P369

”他指着一块地方,看上去像洒了一点红酒。 P370

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很吓人。 P371

”“本来就是不妨一试,”她说,“干这行什么都不妨一试。 P372

我最爱海滩。 P373

”“我打赌整天有人为你开便车的门。 P374

七、保持通话布隆夫曼没有像他说的那样一回家就给希拉打电话。 P375

然而,他已经不再了解她,如果他曾真算了解过的话。 P376

发生的时候我不在,现在已经过去了,住在我隔壁公寓里的人今天被人谋杀了。 P377

我们的蛇脑(4)里有什么东西特别喜欢制服。 P378

他能想象电话掉进了床单的褶皱中,彻底被遗忘。 P379

一个大家伙,可想而知是个虎背熊腰、肌肉发达、铁面无情的家伙。 P380

整个房间只有一盏灯亮着,她左手边的一盏台灯。 P381

他只是想着这个小家伙迷失在一望无际的田野中。 P382

”布隆夫曼说。 P383

“我必须说再见,并且,我必须在这个已经没有他的地方,知道他永远不会再回来,让这件事深深刻进我这该死的脑袋里,这样我就可以继续,继续到下一站……不管下一站是哪里。 P384

布隆夫曼结结巴巴起来,他涨红了脸:“是可以考虑考虑。 P385

”她用手捂住脸揉着眼睛。 P386

她的眼睛阴沉下来。 P387

她抱着他——紧锁着他——像一只猴宝宝,然后她慢慢从他的胸口抬起头,她的鼻子蹭过他的脖子和下巴,她吻了他,又吻了他一下。 P388

她期待着他的回归,她双唇微张,但他只是离得更远,直挺挺地坐起,轻描淡写地微笑。 P389

然后电话铃停了,警笛也不再遥远。 P390

“你觉得怎么样?”“什么怎么样?”“我戴你的帽子怎么样?我能留着吗?”她说,“求求你。 P391

警笛唤醒了收容所的狗群,慢慢地,就像它们本来都在睡觉,其中一条开始吠叫起来,随后一条接一条。 P392

”她从警用腰带上取下手铐,“请举起手来。 P393

他是谁都不可能是那个人。 P394

它们在呼唤树林另一侧的某个人,某个它们曾经熟悉或期待相遇的人,它们对着黑夜哀号,就像科学家向宇宙发送无线电波,期待着未知的伴侣。 P395

他做好准备向她解释发生的一切,他的目标一直是在规定的时间范围内领奖——但他第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她打断了。 P396

她大笑起来,实际上她是咯咯地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P397

“这是不是意味着我还能来?”他说。 P398

首先,他们想看看公寓,是免费的,他反复提醒自己,完全免费,此外还有之后两天的免费欧式早餐。 P399

看上去很“逗”,她说,就是那种去海岸交界处会穿的衣服。 P400

这一切真的发生了,他想,我和希拉·麦克纳布一起出现在这片海滩上。 P401

“我也很高兴你能来而不是在蹲监狱。 P402

现在我觉得你是我的,是我从市监狱里买来的。 P403

“搞一搞?”他说。 P404

”希拉说,她已停下前进的脚步,“这真是个好主意吗?我是说,水里可有鲨鱼,爱德塞尔。 P405

他们完全泡了进去,被海浪卷起,脚趾几乎碰不到海底的沙子,上上下下,在波浪中漂浮。 P406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