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练习曲(奥斯卡经典电影《给我一个爸》原著,畅销捷克百万册!继卡夫卡、米兰昆德拉之后又一捷克大师,短篇小说大师、“捷克汪曾祺”、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编剧、影帝斯维拉克作品!捷克文化部部长、《潜伏》导演推荐。豆瓣评分8.4) (布拉格故事集)

good

在短篇故事里,语言的分量远超过小说。 P9

我跟他们不属于一类。 P10

我们俩在老城区的咖啡馆里见面,在那里我聆听了那个“纸质婚礼”以及托付给捷克新郎的俄罗斯小男孩的故事。 P12

1996年,《科里亚》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小金人收入囊中。 P13

倘若空间稍宽敞,第一小提琴手就不必将啤酒瓶搁在脚边,大提琴手也无须光着脚丫演奏,而第二小提琴手身后逼仄的空间里,用不着摆一张垫了块污脏石棉板的方凳,凳子上电炉里的水烧开了,壶口在突突地冒着水蒸汽。 P14

此刻,大提琴进入间歇,卢卡把乐谱翻到下一页,抓住几秒钟的间隙,他悄悄戳一下女歌手的臀部,克拉拉正专注于一个高音。 P15

“我要。 P16

“我了解你,要不然也不会借你。 P17

管风琴演奏家穆齐尔透过厚厚的近视镜片框瞥向卢卡,不满地瞪着这个姗姗来迟的家伙,责备道:“也太晚了!”卢卡演奏得格外专注和投入,左手拨动琴弦,旋律动人,以此向同伴求和。 P18

“是啊!”穆齐尔附和,一边摘下眼镜,朝镜片哈了口气,用西服衣角擦干净。 P19

车子从三个女孩身边驶过时,穆齐尔回过头,想从正面欣赏姑娘们的容颜。 P20

爬楼梯累得气喘吁吁,于是停下来歇息片刻。 P21

窗外暮色渐起,落日的余晖洒在书架的书脊上,洒在老式衣橱上,洒在宽敞的床上,只是床铺还没来得及收拾,依然是早晨卢卡起床时乱糟糟的样子。 P22

我突然感觉有点孤单,你猜,我想起了谁?是的,我想你了。 P23

头顶上的灯照亮了挂在墙上的相框,相框里是一张合照,下面一行小字:布拉格交响乐团摄于1986年。 P24

老人满心疑虑地打量了卢卡一番。 P25

”老人长舒一口气,如释重负,“现在就要付钱吗?”“不用。 P26

他脱下工作服,安慰老妇人说:“我现在要去赶一个活。 P27

”“太可怕了。 P28

”克拉拉张口咬住了小拇指,卢卡继续说道:“然后,到了我这年纪,也没有了想要结婚的想法。 P29

但主要还是我是个白痴。 P30

卡车停在了描摹碑文的画匠卢卡身边,拉迪克熄了火。 P31

“哪一场?”“在音乐厅的那一场。 P32

我看到观众席上一个大高个,他后面的观众什么也看不见……”“长得像重量级拳击手。 P33

布罗什得意地瞟了一眼拉迪克,拉迪克认同地点头。 P34

卢卡的左手在沉醉地演绎颤音,看似笨拙的乐器里流淌出伤感的柔情。 P35

当鹩哥听到开瓶的声音,又叫道:“干杯!干杯!”“说得不错呀。 P36

”布罗什用手比画,仿佛现成的那堆克朗就在他面前。 P37

”掘墓人命令俩女儿。 P38

“它说得对,我们都没顾得上喝酒。 P39

当电话铃声再次响起时,卢卡望着电话机,提醒布罗什:“电话。 P40

”布罗什太太看起来很想留下来陪客人,但布罗什一万个不愿意。 P41

紧接着地板上又有什么动静。 P42

卢卡一只手拎大提琴,另一只手提行李箱,迈步朝他的出生地走去。 P43

”“椰子吗?”“不。 P44

入场费五十克朗。 P45

卢卡把大衣挂在镜子旁边的黄铜衣架上。 P46

除了钢琴,房间里还有一把安乐椅,三十年代的古董家具。 P47

维克托每两周都会给我写信。 P48

”“他有他的客户,而我一无所有。 P49

”卢卡低头重新吃起来。 P50

再见,卢卡太太。 P51

”母亲把这个发现还给他。 P52

演出结束,台下响起可怜的十几只手掌拍击的稀稀拉拉的掌声。 P53

“您真的不介意吗?”“当然不介意。 P54

”“这个东西我可以给您五到十个克朗。 P55

照亮我吧,金色的太阳。 P56

要想看到第五位客人——当然他只能喝橙黄色的柠檬水——你就得低下头去:一个五岁的小男孩跪在地板上,把凳子当作桌子,趴在上面用彩笔涂涂画画。 P57

“但是这些都没有关系。 P58

娜婕什塔没有听懂塔玛拉说的话,只是冲着卢卡温柔地微笑。 P59

“这是定金。 P60

司仪宣读新郎新娘永结连理,摄影师拍照,新婚夫妇相互点头,承诺“我愿意”。 P61

卢卡一直低着头,但这显然是多余的。 P62

她和新郎共用一个盘子喝汤。 P63

科里亚一直由她看护。 P64

稍等……”卢卡用手掌捂住话筒,转头央求唱歌的女人,“麻烦您小声一点可以吗?”费什卡的歌声戛然而止,这下卢卡打电话的声音整个厨房听得一清二楚。 P65

布罗什坐在副驾驶位置,卢卡和他的“新娘”坐在后排,沉默无言,目光呆滞地看着窗外。 P66

“弗朗基谢克,帕莎说,你是个帅气的男人,等你离婚了恢复自由身,帕莎想和你来一次婚礼。 P67

”“所以我现在决定……”“所以我决定……”塔玛拉姨妈翻译着,满心期待卢卡接下来会抛出个笑话逗大家开心。 P68

”卢卡炫耀地把戴在手指关节处的戒指展示给大家看。 P69

什么时候?十月?太好了。 P70

”布罗什试图让疯癫的卢卡安静下来。 P71

只有卢卡独自坐在桌前,像是多余的存在。 P72

“娜婕什塔·伊凡诺维娜,我的妻子!”这个不幸的男人鼓起勇气轻声叹息。 P73

母亲拄着拐杖出来迎接他,一眼看到了儿子的汽车。 P74

摆在书架上的托马斯·伽里格·马萨里克、拉斯基斯拉夫·什杰凡尼克和爱德华·贝奈斯的半身像也跟着震颤起来。 P75

大提琴静静地躺在宽敞的后备厢里。 P76

卢卡把大提琴放进特拉贝特的后备厢,正当他准备启动时,他瞥见了克拉拉。 P77

”卢卡不知道该怎么接她的话。 P78

卢卡把车停在路边,定定地看着她迈着秀美的腿远去,然后重新启动车子。 P79

”卢卡说,从她的手里接过衣物。 P80

”他递给布斯基科娃太太三百克朗。 P81

”卢卡腾出手来,拿钥匙开门。 P82

”女孩边饮酒边回答。 P83

”“在您面前拉琴我有点紧张。 P84

“现在?”“十万火急。 P85

没等卢卡问明原因,布罗什就消失了。 P86

我原以为他会来这里跟她会面。 P87

”“我就知道自己干了件蠢事,逃不了干系的。 P88

卢卡继续拉琴。 P89

”救护员把科里亚的小行李箱递给卢卡。 P90

小男孩又抽搭一下鼻子,然后怯怯地走进了陌生的屋子。 P91

卢卡在窗边停下脚步,看着小男孩。 P92

见小男孩不理不睬,卢卡只好自己动手。 P93

”卢卡把绘画工具放到桌上,“你可以画画。 P94

两杯茶水冒出氤氲的热气。 P95

”夜色深浓。 P96

卢卡熟睡的侧影投射在墙上,下巴朝前凸起。 P97

”卢卡表示同意。 P98

您经历过审讯吗?”“没有。 P99

他的目光还跟她的不期而遇,对方是陌生和不友好的,小男孩怯怯地把视线收回到乐谱上。 P100

“旗子的事情我无所谓,卢卡先生,但是会来评比,你不必引起别人注意!完全没有必要!”卢卡打开公寓门时,老太太的声音不依不饶地传上来。 P101

“说得对啊。 P102

”“我们的漂亮。 P103

卢卡挠了挠耳根,说:“今天吗?”“今天不方便吗?”姑娘挑起眉毛,非常迷人,让卢卡心醉。 P104

“我可以开始吗?”布兰卡问,两个膝盖把大提琴紧紧夹住。 P105

科里亚已经把自己搓洗干净。 P106

两人按着指示走进医院住院区。 P107

孩子被带走后,护士长用铅笔指向一本册子,上面不起眼地画着十字:“她昨天去世了,早上七点。 P108

他明白了。 P109

“先生们,焚尸炉不等人,各就各位干活吧!”管风琴师在话筒里的敦促谁都听得真切。 P110

“你是他爷爷还是爸爸?”嘴里嚼着东西的小男孩好奇地问卢卡。 P111

一只鹰端坐在电线杆顶上。 P112

”卢卡很高兴谈论起别人而不是科里亚。 P113

科里亚在他身后抬头挺胸跟着,好奇地打量陌生的空间。 P114

其中一辆车停了下来,两名士兵在检查瘪了的前轮胎。 P115

没等人来得及阻拦,科里亚冲到了屋外。 P116

他和母亲一起朝窗外看,门口那辆汽车停着,士兵却无踪影。 P117

”卢卡机械地重复,满含歉意,“大概是哪里的水管裂了……”“停水了啊?”士兵失望地表示理解,他们看着自己污脏的手,说:“好吧,没关系。 P118

玻璃门后面的工作台上,覆盖着厚厚一层木屑,刨床在呼啸。 P119

”卢卡解释。 P120

刀在圆锥的一侧刻出一道螺旋的凹槽。 P121

但是已经没有人欢迎他们回来,特别是年轻人还有护士们,奋起抗议,在震耳欲聋的钟声里将他们赶走,在阿尔巴尼亚为他们安排了保护区,就像给印第安人的那种。 P122

”“他们住在这里吗?”“嗯。 P123

卢卡越是尽力想要把孩子拽走,科里亚越是手脚并用拼命反抗,一只手指着橱窗里的电影海报,显然,两人产生了激烈的分歧。 P124

“兰斯基先生,先别走了,准备放映电影。 P125

通往大厅的门被推开一条缝,领座员从包厢里溜进来,站在一楼的同事旁边,两人窃窃私语。 P126

科里亚慢吞吞、无力地爬楼梯。 P127

信拆开了。 P128

”“您不能带孩子来。 P129

“您好。 P130

“问您,这孩子多大了?”波科尔尼颇觉奇怪。 P131

人老了照样会疯狂。 P132

”卢卡注意到审讯员的办公桌面上有几处被烟烫黑的斑点。 P133

“让我也看一下。 P134

作为第二号审讯人,他曾期望第一号审讯人以其善良让眼前的这位公民上钩。 P135

“她不会说捷克语,这个问题您在结婚前没有意识到吗?”“意识到了,但还有其他我们无法通融的问题,例如她总喜欢开窗通风,她习惯了西伯利亚的严寒……所以我们商量后决定,分开住更合适。 P136

“不可行,警长。 P137

“你打算拿这孩子怎么办?”诺沃提尼的下巴朝科里亚一扬。 P138

”“对,我们之间绝对不是最后一次见面。 P139

卢卡并没有留意到孩子说的第一句捷克语,于是科里亚又学了一句诺沃提尼警长说的话:“亲爱的先生。 P140

过了一会儿,有人轻轻拍了一下卢卡的肩膀。 P141

“抱歉。 P142

”值班员笑着拿过话筒:“下面重复播报……”在终点站,车厢里的乘客走空了。 P143

他焦急地看着手表,把鞋盒紧紧抱在胸前,仿佛担心有人要偷它似的。 P144

他跟卖报纸的打听,问过卖彩票的,问过警察。 P145

“她打电话时一直在哭,卢卡先生。 P146

“我也这么说的。 P147

请你醒过来吧……”卢卡走进浴室,泪水在科里亚的面颊上流淌。 P148

”“在哪里?”科里亚不明白。 P149

他毛茸茸的身体裹上浴巾,凑到一旁听起来。 P150

克拉拉·寇茨卡在一旁嚼苹果。 P151

过一会儿,科里亚完成的作品会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P152

天哪,科里亚用了什么黑色织物将木偶遮盖,错愕不已的卢卡用琴弓挑起一条黑色女士蕾丝内裤。 P153

他和小女孩们一起在栅栏后边的沙坑里玩沙子。 P154

”医生在药盒上写字,“每四个小时吃一次药,定好闹钟。 P155

他在满是人腿和提包的车厢里钻来钻去。 P156

面纱掀起,出现了妈妈的脸,戒指戴上卢卡的手指,卡在他的指关节上。 P157

”卢卡说,朝克拉拉转过身去,“谢谢你。 P158

”说完这几句话,她打了个嗝。 P159

”“是的,我自己都没有想到。 P160

“你填得很对。 P161

”卢卡再次称赞。 P162

科里亚用抹布擦拭车后的红色反光板,让它恢复往日的光泽。 P163

在斜坡上,一辆带拖车的拖拉机从他们身边超过。 P164

平整的大石板上,如同在热炕上平趴着两个身躯,一个长,另一个短。 P165

“对极了。 P166

他走了几步停下来问:“我什么时候过生日?”“你哪天出生的?”俄罗斯小子耸耸肩。 P167

两个人安静地躺了一会儿,小男孩突然抬起身,在卢卡的颧骨上亲吻了一下,那地方不长胡子。 P168

小男孩迫不及待地扑向那个丝带捆扎的椭圆形礼物盒。 P169

您是音乐家,晚上有演出吗?”“不,只在白天演出。 P170

”“是的,但是他现在可以听懂捷克语了。 P171

“我还会再来,卢奇纳先生。 P172

”卢卡回答,“赶在祖巴塔上门来找我们之前。 P173

”“这样一个超级大国,人们却发不出‘赫’……”卢卡对赫德克说。 P174

天哪,搞非法活动,我太喜欢了。 P175

”赫德克言之凿凿。 P176

他左边是赫德克,单簧管夹在腋下,踮着脚尖,在兴奋地搓手,速度极快,身后是一群中学生,右边是穿蓝白色制服的护士们。 P177

一个举止羞怯的小个子男人走到演讲台上的麦克风前,人们还无法预知,这个人将是未来的总统(26)。 P178

科里亚趴在玻璃上观看外面的大型飞机。 P179

卢卡下意识地看看后座,的确没有人坐在那里。 P180

(2) 东德的轿车名称。 P181

(10) 托马斯·伽里格·马萨里克(1850—1937),捷克斯洛伐克首任总统。 P182

(19) 德国老式电子管收音机。 P183

跟他进行语言交流似乎没有可能,因为他双唇紧闭,无意开口。 P186

最重要的是,这部电影需要以喜剧形式呈现。 P187

在她脑袋上方的窗户后面,乘客们却没有那么好的心情。 P188

”特卡隆坐下去。 P189

我想,佩帕(1)准也没睡觉,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日本发生地震了,媒体已经报道。 P190

“今年你还去不?”“我膝盖疼。 P191

特卡隆透过教室窗户往学校操场看。 P192

”“那是一头野猪。 P193

”“然后他不得不洗脚。 P194

瓦格纳不解地摇摇头,但服从了。 P195

”“但我们不是在美国!你没有注意到吗?”“注意到了。 P196

“假如他很了不得,那就拍一部电影好了。 P197

什么也不许说!”“存在自由,不是吗?”瓦格纳不肯妥协。 P198

”他提示霍拉齐科娃,女学生的手指按下相应的键。 P199

“又一次。 P200

“我们这里指另一种垃圾箱。 P201

“你知道孩子们怎么说你吗?你的绰号是什么?”“我知道,海绵擦。 P202

”特卡隆承认。 P203

当时我怒不可遏,想不出更好的方式,所以我就拿起那块湿海绵,就像去取灭火器一样,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P204

特卡隆住在齐兹科夫区一栋公寓大楼的三层。 P205

男人心有不悦,妻子怎能如此随意地把吸尘器关了开,开了关,他提醒道:“埃丽,不要从墙上直接拔电源。 P206

“你知道吗?散步之后睡眠会很香甜。 P207

“你的那些老友呢?他们常在一起聚会,你不去找他们吗?”“我的朋友要么老态龙钟,要么死了。 P208

约瑟夫,你知道你刚才的行为像谁吗?跟你的父亲一模一样,不差丝毫。 P209

特卡隆坐在长椅上,在读一份报纸。 P210

接着,他避让开一队身穿白色长睡衣的光头党游行队伍,其中一人用双肩背包背上了扬声器,另一个人在击鼓,队伍中所有人边小跑边唱着“哈瑞奎师那,哈瑞,哈瑞……”(10)。 P211

”姑娘回答。 P212

特卡隆在门厅换上拖鞋,走进起居室。 P213

“在冰箱里,有酸奶!你听到了吗?”妻子再次喊道。 P214

“刚才电话响了,可没人说话。 P215

”迭戈露出醋意。 P216

窗底下没有一列火车经过,只看见钉在混凝土枕木上的铁轨光滑锃亮。 P217

她们以飞快的语速报出街道或广场名称以及住宅门牌号和姓名。 P218

“哦,是吗?我倒真想见见他呢。 P219

”埃丽斯卡说,“因为面对繁杂的交通,你精神会紧张。 P220

他一骗腿儿骑上车招摇过市。 P221

”快递员告辞,跨上自行车猛地一蹬踏,为了让这位女士见证自己的体力不输年轻人半点。 P222

请问附近有送单吗?”“二号,民族大道28号,Unico公司,然后是卡尔林,科日西科瓦街15号,特瓦鲁谢克先生。 P223

布拉格一区,普拉特纳街……”特卡隆摘下单车头盔,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珠。 P224

骑车的人听从了。 P225

当前厅的声音静下来,他听到埃丽斯卡的脚步声朝他走来,然后是椅子拉动的声响,靠近他的沙发椅。 P226

她冲特卡隆笑了笑,在他的车票上打了个孔,还是那种硬纸板的老式火车票。 P227

突然间,光线昏暗的车厢灯火通明。 P228

特卡隆腿上的石膏已经拆除,可以拄着裹橡胶头的拐杖自如地行走了。 P229

而有别于他,埃丽斯卡无动于衷。 P230

他留意到一条小狗被拴在铁栅栏上,身体在颤抖。 P231

埃丽斯卡挑选好要采购的物品之后,推着购物车,排在六个收银台中的一个等候结账。 P232

”特卡隆闪烁其辞。 P233

“当初我就看出来了,”埃丽斯卡叹了口气,“他不是顾家的男人。 P234

“不必太难过,你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丈夫离家出走的妻子。 P235

现在没有了。 P236

”“姥爷,我想坐火车出去旅行。 P237

”特卡隆阐述自己的理论。 P238

”埃丽斯卡叹了口气,把魔术道具丢进水槽里。 P239

“但我想问:我该怎么称呼您?我不能直呼您舒伯特吧。 P240

特卡隆觉得,是时候互相认识一下了,于是他站起来:“话匣子先生,我是特卡隆,日后我跟您轮班共事。 P241

又过了一会儿,特卡隆站起来,鼓足勇气说:“能让我来试一下吗?”寡言的男人扫了他一眼,然后坐到了铺毯子的椅子上,伸手往座椅下捞起一瓶已开启的啤酒喝了起来。 P242

”新员工在收银机上成功地输入了六十克朗的数字,又在机器侧面来了一拳,如愿拿到了收据。 P243

”“天哪,热扎奇先生,真是对不住!真是不好意思……他们告诉我说,‘话匣子会给您交代的’,我就默认了那样的称呼,我真诚地向您道歉。 P244

“真有您的!”特卡隆说。 P245

他妻子和别人私奔,被他追踪到了。 P246

“比如说?”“上次讲的是痛苦。 P247

“好吧,我们已经在这里了,并且忍受苦难。 P248

”特卡隆说,将他的衣服叠好。 P249

“我不会成为骨架。 P250

而另一位女顾客将手里的拐杖往窗户护栏上一挂,开始往窗台上码放一只只空瓶子,特卡隆扫了一眼贴在窗户上方的目录。 P251

”老太太厌恶地晃了晃皱纹纵横的脸。 P252

”学生鹦鹉学舌。 P253

”“就你一人在!”厨房里回应,“你这样跟丈夫说话吗?”“我们今天就学到这儿吧。 P254

”埃丽斯卡的目光扫过满墙的书籍,“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读呢?”“在生命的晚年。 P255

特卡隆转过身,看到了来客。 P256

”他一边朝特卡隆伸过手来,一边回过头,望着远去的海伦娜思忖,这女的是否是偶然的陌生顾客。 P257

”“谢谢。 P258

她已经站在了窗前。 P259

因为他有一双迷人的眼睛,您注意到没有?”“他以前也是个军官呢。 P260

然后是钥匙在一个锁眼里转动的声响,接着在第二个锁眼,门打开了,开到防盗链条的宽度。 P261

她舔湿手指头翻开账簿中的一页,她那杆有年头的老式钢笔摆好书写的架势。 P262

”特卡隆发出警告。 P263

“说吧,我把它写下来。 P264

“在这里大家叫我油腻子,因为我在打包机旁干活,您懂的?”米列克诙谐地搭讪。 P265

”“上回是七道。 P266

把开瓶器按到啤酒瓶上,瓶盖在他手下发出嘶嘶响声。 P267

第一位他认识,另一位呢,年轻而有朝气,他看着眼熟,但对方身上的铁路制服和工作帽,又令他难以辨识。 P268

“我们俩是双性恋。 P269

”她嚷嚷。 P270

“怎么了?你没事吧?”特卡隆望着妻子惺忪的睡眼、不施妆容的脸庞。 P271

“哟,贝德里赫,今天你俨然像一位药剂师呀。 P272

”“她一定瞠目结舌,有没有?”话匣子耸了耸肩,脱下身上的新外套。 P273

”“因为它腿短,肚子紧挨寒冷的地面。 P274

”“是呀。 P275

疯狂的女性大多属于歇斯底里型。 P276

“你得给我讲完,卡列尔,关于那个风暴,我很感兴趣。 P277

”“我不了解。 P278

“再去一下精神病科,就在隔壁。 P279

“爸爸,达莎她,希望您能理解……”“就说你有病人,突发情况……”岳父出主意。 P280

她的爱人来自山坡下面的工厂,现在正亲昵地抚摸着她的膝盖。 P281

“她打听你了。 P282

”“那就对称了。 P283

”“哥们儿,你对她的一切了如指掌呀。 P284

“你很久没来这里了,赫罗马达先生。 P285

”特卡隆提起板条箱,把它码放好。 P286

然后是煎熬的等待!天哪,太刺激了。 P287

您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总看上那种让我相形见绌的美妞,几乎个个如此。 P288

兰达从克拉洛夫(21)开始向海伦娜发起攻势。 P289

“以前我们不曾见过吗?”兰达想帮助她回忆起自己,他把腰板挺得更直。 P290

那些道道必定有别的意思,不然她都无法走到这里。 P291

那一个女人大腿间有分岔,虽然不中他意,但依然赏心悦目,他目不转睛,逐一注视欣赏。 P292

她伸出手来,将一个粉红色的信封放在窗口的操作台上,推给特卡隆。 P293

“我想过,哎,好多次,但是……”“嗯,怎么,怎么了?我们缺乏勇气吗?”“也许我们还是消失为好。 P294

”雅茹什卡提醒大家,女校长玛尔科娃的脑袋已经看不见了。 P295

我觉得跟你在一起已经没有了爱,也没有了乐趣,你知道吗?”“时不时我也开玩笑的呀!”特卡隆反驳。 P296

”特卡隆安慰她,说着拿起床头柜上的铅笔,“几点了?我必须记录下来,你来找我,躺到了我床上,我的心脏对此有何反应。 P297

“我确切记着呢,当时太阳落山了,也让我沮丧,不过心情是舒畅的。 P298

只见男顾客从货架上拿起一大瓶贝赫洛夫卡酒(22),拿在手里看了一眼,然后不动声色地四下一番打量,动作麻利地将瓶子插入行李箱侧面口袋里,把袋口重新拉上,然后伸手又拿起另一款烈性酒。 P299

怎么样,你们说?女演员阿雅结束了她的情感故事,接着分享说——听众米列娜给我们提供这样的建议,男性的脚码,也就是皮鞋码,会暗示他那个的尺寸大小。 P300

此时,特卡隆闯进了办公室:“店长先生,烈酒部,您看一眼那里!”舒伯特在相关监视器上搜索,然后放大空间。 P301

”听筒里传来特卡隆的声音。 P302

”特卡隆的脸色霎时惨白:“回收瓶子?”他在办公室里来回踱了几步,琢磨对策,然后很有气势地在店长办公桌后面坐下来,回应道:“对于回收瓶子的机器,我们超市闻所未闻。 P303

”埃丽斯卡撇嘴,她正在报纸上用笔标注值得看的电视节目,其中有捷克电影《科里亚》,星期三播放。 P304

“你知道窃贼被谁发现的吗?”“你吧?”妻子估计。 P305

”特卡隆模仿警察的口吻。 P306

容器不再契合,却牢牢地粘在了一起。 P307

特卡隆站好立正,模仿铜管乐队欢迎他,那是捷克斯洛伐克军队检阅时演奏的曲子。 P308

”特卡隆在洗手池上方的小镜子前修饰自己。 P309

“哇,大人物。 P310

”特卡隆快速而含糊地自我介绍。 P311

他还傻乎乎地从口袋里摸出一包椒盐脆棒,也作为礼物奉上。 P312

”“星期四我们家里会很安静。 P313

”特卡隆到家后在门厅换上拖鞋。 P314

”特卡隆看了一眼手表问,“怎么啦?”“因为我去超市找你了。 P315

“难道话匣子没告诉你我在哪儿吗?”特卡隆如履薄冰,小心试探,因为他心里没谱,话匣子会跟她说什么。 P316

因为这会让你伤心。 P317

实际上他仅做客去了,拿着一瓶葡萄酒和一枝花。 P318

咱们安静点儿,别吵到他。 P319

特卡隆没有反应。 P320

“临时的,临时的!我今天为你找了个数学辅导老师。 P321

我们为她感到担忧。 P322

“这是一档关于美丽天鹅的节目!你真应该也来看一看,尤其是你。 P323

“该死的!”他如释重负。 P324

普达奇科娃把电话搁在大腿上,正琢磨下一步举措。 P325

女教师的眼睛从头到脚将年轻人一番扫视之后说:“那么您需要辅导……”埃丽斯卡刚回到电视机前坐下来,电话铃再次响起。 P326

”特卡隆放下电话,得意扬扬地对妻子说:“她的退休金到了,所以立即给我打电话,要还我上回借她的七十七克朗。 P327

特卡隆打开工作台窗户,看到了第一位顾客,是寡妇科瓦多娃。 P328

海伦娜将第五枝玫瑰插入花瓶里。 P329

海伦娜在玻璃门后面耸了耸肩。 P330

您明白吗?”他说得非常流利。 P331

”“这就是您喜欢我的地方……”埃丽斯卡仍然背对着他。 P332

“谢谢!”深堕爱河的学生如释重负。 P333

”小男孩乖乖地合上眼睑。 P334

”两人举杯喝红酒,兰达又跑去卧室看了一眼汤米克,悄悄关上了卧室门。 P335

”男人在几番努力之后作罢,尝试跟海伦娜理性地沟通。 P336

你的臀部,哥们儿,性感极了!”兰达的口头禅又脱口而出。 P337

走入婚礼殿堂的是寡妇科瓦多娃和话匣子,即便如此,这场婚礼仍精彩纷呈。 P338

话匣子长时间没有反应,直到特卡隆朝他健康的右耳朵提示后,他才赶紧说“是的”。 P339

”话匣子把她推进了餐厅。 P340

然后她惴惴地敲了敲不知名的设备,朝洞口呼喊道:“特卡隆先生,您在吗?”她把手罩在耳后,并没有等来回音。 P341

把纸条揉成一团,和当初离开学校时的口气一样,特卡隆说:“我决定不在这里干了,店长先生。 P342

这时候,微醺的话匣子携幸福的新娘迎了过来。 P343

“市政厅的那位办事员去婚宴上干什么?”特卡隆吼道。 P344

“是瓦瑟鲍尔。 P345

”妻子抚摸着他胸口的睡衣。 P346

包厢门被打开了,特卡隆的女婿闯进来。 P347

达莎,来跟她们说点刺激的。 P348

难道我在做梦?!”特卡隆绝望地叫起来。 P349

”特卡隆看着腕表说。 P350

兰达和海伦娜正站在轿车一旁。 P351

”特卡隆从外套的胸口袋里掏出一张纸。 P352

”汤米克宣布。 P353

“这些搞电脑的就这样说话。 P354

“那些网络游戏中的暴力行为,有必要警示。 P355

“对不起,我过度兴奋。 P356

“哦。 P357

一切都可以解释清楚……你们看,我们到了!”特卡隆叠起路线图。 P358

妻子坐在后门敞开的汽车里,惊恐地盯着不断膨大的热气球。 P359

”“哦!”特卡隆恍然,他无助地看着小热扎奇将空气压入卧在草地上的球体气囊内。 P360

话匣子脱下鞋子,把帆布气囊里的褶皱扯平。 P361

特卡隆无奈地转向埃丽斯卡,他没有看到,埃丽一边由女儿架着,另一边是话匣子,正向热气球走来,如同押赴刑场。 P362

”飞行员安慰她,火焰真的停止了。 P363

“那在车门夹层里!”气球已经跃跃欲试要上升,可因为这个女人还不能升起。 P364

“你叫我松开绳子的!”大惊失色的话匣子为自己辩护,说着也上了越野车。 P365

然后埃丽斯卡一脸的生无可恋,在吊篮底部蜷作一团,也许是不愿看到脚下瘆人的深渊以及面前可憎的丈夫。 P366

“把对讲机给我。 P367

小热扎奇驾着车,两眼交替在路面和空中扫视。 P368

“埃丽斯卡,那是泽利夫卡水库(32)。 P369

”特卡隆接过去,拆去压瘪了的非洲菊包装纸。 P370

“我可不希望你那样。 P371

这一次,埃丽斯卡自己站起来。 P372

”特卡隆深吸一口气,开始喃喃诵起主祷文:“我们在天上的父……和我们同在。 P373

“小心!”海伦娜大惊失色,一把将汤米克的脑袋搂入怀里。 P374

老热扎奇眼睛望着摊开的地图,伸出手臂一指方向,让车子转弯。 P375

“试着使劲旋转轮盘!”身边汗流浃背的儿子在指挥。 P376

气球冉冉上升,涓涓细流——全布拉格人饮用的水,从篮筐里流回到水面。 P377

对讲机又尖叫起来:“够了!别再燃烧了!”特卡隆调小火焰。 P378

“埃丽,”特卡隆轻轻拍了拍妻子的脸颊,她睁开眼睛,“安然无恙了。 P379

特卡隆驻足欣赏片刻眼前这只手。 P380

(8) 玛尔科娃的昵称。 P381

(18) 捷克小说,出版于1900年。 P382

(27) 瓦茨拉夫·巴宾斯基,传说中的捷克强盗。 P383

之后陆续又欣赏到他主演或参演的一部部影片,屏幕上“编剧”一栏,赫然也是他的名字。 P384

此外,斯维拉克还创作广播剧、诗歌,为少儿写童话,他善于从日常琐事中发现其幽默性。 P385

这本书,书名直白简约,所收十个短篇故事主题各异,以其温润无瑕的精湛文字、诡异的智慧、淡淡的幽默,给人带来愉悦的阅读情趣,横扫圣诞节前的捷克图书市场,荣登捷克最畅销图书榜首,轻松售出几十万册。 P386

《赤脚》则是作家对二战期间随父母在乡村度过的童年生活的深情回眸,这个故事曾在2013年单独成书出版,是当年的年度畅销书,出版不到三个月即销售近六万册,2014年再次斩获捷克镁文学年度“读者奖”。 P387

这些人会遭遇尴尬和困惑,他们面对的问题、陷入的境遇,读者会感觉似曾相识,仿佛这种命运随时也可能降临自己身上。 P388

譬如《错失之爱》中,托马斯说:“你这个人心真狠。 P389

并非每一个故事都关乎人性的弱点,在《列宁的微笑》里,读者不时会听到轻蔑的笑声,感受到某种内在迸发的力量。 P390

“布拉格故事集”首次引进中国斯维拉克“布拉格故事集”,由读蜜传媒策划,浙江文艺出版社在中国首次译介出版,这是斯维拉克——捷克当代文学灿烂群星中的一员——在中国读者面前第一次正式亮相。 P391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