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鸟不会归来

good

时不时有人向她投来讶异的目光,就像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一样。 P5

风摇动叶子,抚摸着小女孩的脸颊和发丝。 P6

小女孩没回答,他又问:“你从哪儿来的?”她扭头往自己刚才所在的那个方向——最高的那栋大楼指了指。 P7

你找不到他们了吗?——不是。 P8

男人还坐在刚才那个地方,上半身变成了白色的。 P9

”她跟上次一样,爬上长凳坐到男人旁边。 P10

小女孩每次去广场,男人总是穿着黑色的衣服坐在同一条长凳上。 P11

甚至有人会露出笑脸对自己轻轻挥手,这时候小女孩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就含糊地也向对方举举手。 P12

男人看向她,什么也没说,又重新把视线投向天空。 P13

——行不行?要不要我帮你?没事——小女孩摇摇头,背对着男人往回走。 P14

窗户破碎的声音,哀号和惨叫。 P15

不能说得像在找借口一样,但也不能表现得事不关己。 P16

至少目前而言是这样的——问题应该出在这里吧。 P17

窗外一眼望去的是仿如繁星的窗灯和霓虹灯,这是被誉为“百万美金的美景”,U国屈指可数的夜景。 P18

我们对顾客做了问卷调查并且进行了分析。 P19

“两者都是有关电磁波与物体的相互作用的物理概念,这点上是一致的,公式上也有关联的地方,但将折射和透光混为一谈,就像因为同是击打球类的竞技,而把棒球和网球当成一类一样。 P20

特拉维斯慌忙插话道:“总之,您说的我们会认真听取。 P21

灰色的板件顿时变成了透明的玻璃。 P22

她盯着门口,可不管等多久也不见有他进来的迹象。 P23

床上枕边放着时钟,那是最新式的数字钟。 P24

说桑福德的行程有变还是什么的,晚了一个多小时才开始。 P25

加入研究室的同时接连发表数篇关于玻璃状态稳定性理论的论文,年仅二十四岁就破例取得了博士学位。 P26

因为他毫不怀疑自己身为研究者的才能——正因为这是事实所以更糟——他的行为曾数次让合作方的负责人对他产生不好的印象。 P27

十年前得到“掀起航空工学界的革命”这样极高评价的“真空气囊”,最终成为气囊式飞艇的核心技术——像这种例子,不过是在世界各地几乎每天都会创造出的无数“研究成果”中的沧海一粟而已。 P28

”“你真不该这么说哦。 P29

此处是桑福德大厦的顶层,桑福德新居的餐厅。 P30

如果再多几个孩子——那是他和他妻子所期望的——那这份孤寂也许能排遣掉一些。 P31

在脑中描绘尚未亲眼见过的帕梅拉的裸体,对五十过半的休而言是一种轻微的刺激。 P32

要卖给军方应该足够了吧。 P33

“不不,对方也不过是听来的传言。 P34

走廊尽头左边有一架电梯。 P35

敞开的空荡荡的空间内部,一扇乳白色的铁门出现在眼前。 P36

在城市及研究所生活的人大概接触不到这种气味。 P37

光看这内装,就像建到一半停工的美术馆一般,冷冷清清的。 P38

”哦——特拉维斯应了一声。 P39

就算叫来警察,他也有的是办法对付。 P40

特拉维斯已经基本上看到任何生物都不至于露出失措的反应了,可在最里面的一株植物前,他停下了脚步。 P41

”他之所以没放开了大肆赞美说“太精彩了”,大概是称赞用非合法手段找来这些的人,会让他受到良心的谴责吧。 P42

“你千万要小心。 P43

伊恩·加尔布雷斯——今天一同出席报告会的那个年纪比自己小的合作伙伴。 P44

水银灯照在广场中央的喷泉上,周边的石块路一直通向耸立在正面的大楼底下。 P45

明明是晚上,她鼻子上却架着一副有色太阳镜。 P46

”“谢谢你,我很高兴。 P47

出于立场不同的顾虑,恰克没跟身边的人说过和罗娜在交往一事。 P48

罗娜依然拉着恰克的手,回头给了他一个恶作剧似的笑脸。 P49

但恰克也能凭直觉明白,这些恐怕全都不是通过合法手段收集起来的。 P50

女佣好像知道恰克和罗娜的关系,而且还帮忙瞒着休。 P51

她大概是想起早早离开人世的母亲了吧。 P52

”他听见罗娜娇柔的声音。 P53

“还取了名字哦。 P54

本来他跟自己的处境就没什么不同。 P55

”他尴尬地打开手提包。 P56

即便如此,妻子还在的时候,他还能勉强维持着健康的体重——可现在妻子已经不在了。 P57

这里是休的寝室。 P58

结果在这上面花费高额费用,那就是本末倒置了。 P59

他身上那俨然王者的威严即刻消散,露出了一个随处可见的为孩子操心的父亲的一面。 P60

帕梅拉,拿酒和下酒菜来。 P61

谈话终于结束,传来电梯门关上的声音。 P62

花了二十分钟左右,她检查完了。 P63

帕梅拉按下相同的密码解开锁,打开了门。 P64

听说是玻璃外墙的高层大楼,她还以为是多脆弱的建筑呢。 P65

“没有搜查令,也没事先预约,别说向本人问话了,我估计最多到接待处就会被赶出来。 P66

州首府P市也规划得相当齐整,但也许由于土地便宜,建筑大多都非向上延伸,而是平面占地大。 P67

“是。 P68

这种情况很常见——舒舒服服喝着酒却被扯到麻烦里去。 P69

其中不定期但频繁出现的首字母是“H.S.”,后面的地址是休·桑福德名下附属公司的物流仓库。 P70

”前往NY州的路上。 P71

“要是放着你不管,对上司监管不严,我一样会被责罚。 P72

“我是J国人,跟U国的你说那是佛前讲经,但绝不可轻视休·桑福德的权力。 P73

说一个例子吧——你知道三年前SG公司的研究所发生的爆炸事故吗?”玛利亚在记忆里翻找。 P74

“事故的原因是什么?”“报告书上写的是‘可能是由于现场作业人员错误操作设备引起的’,不过现在还不知道真相为何。 P75

“爆炸现场是NY州的邻居,PE州P市的高层大厦。 P76

“玛利亚,请你千万不要做出操之过急的行动。 P77

”典型的官方应对。 P78

看来她是看人下菜碟的类型,也不知道她是喜欢涟的外貌,还是看玛利亚不顺眼。 P79

何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打扮。 P80

走廊前方站着两个保安。 P81

就是说剩下的自己去查啊?大致说好各自负责打听的区域,玛利亚正要转身,她的下属突然叫住她:“玛利亚,千万要谨慎。 P82

“说到大小姐……是叫罗娜吧。 P83

说什么一楼还有其他保安也在虎视眈眈,别的电梯又只能到中间的楼层,想爬楼梯吧可楼层太高了,而且本来我们这些店员就不能擅离岗位。 P84

确实,没有像电梯门的地方,也没有保安的身影。 P85

没有暗门,也没有秘密出入口之类的。 P86

虽然找到了一部应该是用于搬运货物的大型货梯,但本该是操作按钮的地方有个盖子,上了锁,大概是为了不让一般人使用。 P87

往上看,上一层的楼梯平台挡住了视线,看不到楼梯到底通往多高的地方。 P88

这强度充其量不过是轻松的山路而已,而且她对自己的体力也挺有信心,应该不怎么费劲就能爬到——她刚开始爬的时候是这么想的。 P89

不只是她现在身处的七十层,她刚才经过的每一层,紧急出口都被路障堵住了。 P90

但我还是决定写下来。 P92

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那般罪孽深重却夺人心魄的存在。 P93

不行,那种事我做不到。 P94

对方是罗娜,这我实在不能说,但被逼着答应了“下次带回来”。 P95

也许因为她很会照顾,每次见面都觉得艾嘉更美丽了。 P96

下次约会时我要把心思都放在罗娜身上。 P97

干脆把艾嘉偷出来吧——我甚至冒出这样的想法。 P98

高温熔化原料之后骤冷——只有制作方法在好几千年前就已经确立了,然而人类尚未发现能说明该现象的理论,真是情何以堪。 P99

然而实际上呢,比如说有一种叫‘超临界状态’的,也就是既不是气体也不是液体的状态,在高温高压条件下是可以存在的。 P100

我对你产生兴趣了。 P101

只觉得浑身无力和头疼。 P102

那时受伊恩邀请,她也一起来了NY州,但未能去大厦顶层。 P103

之后便是享用摆在桌上的食物。 P104

“太好了……你没事。 P105

“伊恩——这是什么地方?我们为什么在这里?”“不知道。 P106

塞西莉亚已经快分不清自己刚才在哪个房间了。 P107

他们忽然走到了一处开阔的空间。 P108

”女佣——名字似乎叫帕梅拉——声音沉着地回道,“这次的事统统都是在老爷的授意之下进行的。 P109

伊恩耸耸肩,把手从手柄上拿开。 P110

”塞西莉亚想也没想就出声制止。 P111

“什么意思?”自己——自己现在的脸色怎么样?不会被察觉到吧?“我不知道。 P112

蓝色的翅膀轻巧地带起风从塞西莉亚他们之间掠过,她高高地飞舞在空中,轻轻抓住了恰克的肩膀。 P113

“那应该是桑福德的宠物。 P114

说时迟那时快。 P115

请各位在屋里稍事休息,之后我会来请大家,再回答具体的问题。 P116

冰箱里有纸包装的果汁、牛奶,还有肉、新鲜蔬菜以及面包。 P117

“要是有纸笔就好了。 P118

墙上装着几个淋浴头。 P119

没有镜子——是还没来得及装,还是一开始就没打算装?洗浴间的中央有个又大又浅的圆形凹陷。 P120

说实话,她也已身心俱疲。 P121

请多留心周边。 P122

※“我想刚才我也说过了,‘玻璃的状态究竟是怎样一种物理状态’这一疑问,我们物理学者现今仍无法解释。 P123

而光在物质中的速度受到光和物质相互作用的影响。 P124

——前辈你做出来的玻璃,有朝一日也许会像水母船一样普及全世界……这么一想觉得好美妙啊。 P125

没做噩梦……吗?又做了那个梦。 P126

“应该没事。 P127

什么……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各个房间的情况也一览无遗。 P128

留着黑色小胡子的监控员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涟的证件。 P129

纵列应该表示各个电梯,横排表示楼层。 P130

”小胡子监控员说本来应该出售的“居住区”——从三十七层到七十层——现在还没有一户入住。 P131

万一解开了电脑系统的封印,能把电梯运行到三十七层以上,在无人楼层孤零零上升的二极管的光亮会马上落入监控员的眼中。 P132

”监控员的声音懒洋洋的。 P133

”“喂喂。 P134

这里看不到……是电梯间靠墙的一台。 P135

接下来出入较多的是从十五层到三十五层的办公区。 P136

问题是——不管用这些方法的任何一个,要到达顶层休的私人住宅区都几乎是不可能的。 P137

看来监控员说别的楼层也一样,电梯被墙壁堵着这点应该没掺假。 P138

假设涟的担忧成真……监控员说过顶层的楼梯平台有摄像头。 P139

——爆炸?!涟也是花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P140

烟已经从楼梯上方熏了过来,涟停下脚步,拿手帕捂住嘴,视线投向楼上。 P141

然而一旦真发生这种情况,能冷静行动的人很少。 P142

刚才的爆炸是怎么回事?从爆炸的声音和震动距离之近判断,爆炸应该就是在楼上三十六层或三十七层附近发生的……是煤气泄漏吗?但据监控员说,居住区应该还没有住户。 P143

所有人——大厦的主人,休·桑福德还在顶层,或是已经逃生了?不管怎样,一开始调查珍稀生物的违法交易这一初衷现在只能先放一放了。 P144

从玻璃大厦里出来的人们背对着大厦狂奔,仿佛在逃离恐惧。 P145

”身穿防火服的消防员严厉的视线钉在涟身上。 P146

那女人可不是一般的醒目,只要一进入视线就不可能看漏,可至少就近找不到她。 P147

特拉维斯,就在刚才还好好说话的人,死了——“塞西莉亚!”伊恩摇着她的肩膀,“看着我的脸。 P149

白衣服的背部被血染透,能看到好几处刺伤的痕迹。 P150

”恰克充满敌意的视线钉在帕梅拉身上。 P151

”伊恩朝周围打量了一圈。 P152

是在这里把血洗掉了,还是在为大家准备饭菜,这也很难判断。 P153

你很熟悉桑福德先生的宠物鸟。 P154

“看他的背部被刺成这样,只能说凶手应该对他怀有相当大的仇恨。 P155

伊恩挑眉道:“这是……”恰克也如受挫般视线摇摆不定。 P156

”恰克的回答带着火气。 P157

大小姐相当介意这个,不过大楼本身建得很结实,请不必担心。 P158

至少无法由我联系。 P159

”塞西莉亚说不出话来。 P160

本想至少把他的姿势摆好,可想到在血还没干透的时候这么做,自己的衣服也会沾上血,就犹豫了。 P161

不能让我们产生决定性的疑问,绝对需要回避的事态——塞西莉亚,你明白吗?”对帕梅拉而言,绝对需要回避的事态……尽管被伊恩的视线扰乱了心,塞西莉亚还是试着开始思考。 P162

如果墙没变成透明的,那关于她的疑问应该只不过是‘被放到哪个房间去了’。 P163

那就是她想让我们以为‘铁门能打开’。 P164

对不对?就算我们把她绑起来处以私刑,但无法真的伤及她的性命。 P165

”恰克反驳的声音却微微发颤。 P166

塞西莉亚和伊恩一起待在最开始的房间,恰克也在他的房间等待。 P167

“没事的。 P168

凶手应该是在他转身背对自己的瞬间突然动手的——光看尸体会有这种感觉。 P169

是女人的声音——至少在塞西莉亚听来是个女人。 P170

他也被突然的变化惊到,此刻正站住四下张望。 P171

至于导致停电的大地震,那只有学生时代跟朋友一起去西海岸玩儿的时候才经历过一次。 P172

她嘴里咒骂着,锤了锤已经疲惫不堪的双腿。 P173

跟别的楼层的门构造明显不一样。 P174

好几次差点摔倒,又紧紧抓住扶手,就这样顺着令人眼花的折线楼梯往下跑。 P175

就算跳下去,照这火势来看也是自寻死路。 P176

距离第一次晃动已经过了将近一个小时。 P177

连个观察窗都没有,也没法确认楼顶的情况。 P178

然而,那能来得及吗?爆炸发生了不止一次。 P179

没错。 P180

“喂,怎么了!?”玛利亚的叫喊也得不到回应,那之后门内再没响起捶门的声音。 P181

“对不起……”她紧紧抓着伊恩的胳膊,总算勉强站稳了。 P183

胸前插着什么东西,像是刀柄,那是菜刀吗——不过跟在厨房看到的菜刀形状好像不一样。 P184

“透光率可变玻璃要维持透明需要施加高压电……不能碰。 P185

“我和伊恩一直都在房间里啊。 P186

“你怎么了伊恩,突然……”恰克的声音响起,又断了。 P187

“去找找。 P188

然而他们终究是白忙一场。 P189

“伊恩,你不是说有秘密通道吗!?”“我只说‘可能有’。 P190

”“嗯。 P191

既不知道凶手是什么人,也不知道动机是什么,无法保证他们不会成为凶手的下一个目标。 P192

不能犯同样的错误。 P193

”长长的踌躇之后,塞西莉亚道歉道,“我想你是对的。 P194

我就在旁边房间。 P195

这是刚才顺道去厨房找来的。 P196

可回答他的只有令人害怕的沉默。 P197

“我已经跟现场的警察和消防员说了,但很遗憾,此时此刻警察和消防员的指挥系统好像都发生了混乱。 P198

但不管怎么说,能做的事情已经做了一件了。 P199

这时,一个消息给涟泼了一头冷水。 P200

是什么人干的,怎么放下炸弹的,这些疑问现在没有时间也没有办法去查。 P201

逃生时场面太混乱,根本没好好说上几句话,就那样分开了,之后也没再见到。 P202

我在二十九楼下去了,不过那个人继续往楼上去了……我从没见过那么亮眼的人,所以还记得。 P203

可等着涟的是无可奈何的现实。 P204

这就是代表U国大城市的防灾机构的内情吗?“不能请求别的有直升机的消防局派一架出来吗?”“要是能肯定有人被困在楼顶,那就好说多了。 P205

不然这时候应该大吵大嚷说赶紧救我什么的。 P206

“那么能不能让N市的警察去找消防局那边?”刚才他也领教了,身为外人的涟交涉能力有限。 P207

那张脸涟有印象。 P208

十五层的办公室和顶层之间装有内线电话,就算不是工作时间,从上面发来指令也是家常便饭。 P209

所以……至少在晚宴结束前社长应该在上面。 P210

”休有个独生女,这涟也知道。 P211

”在接待小姐和涟的旁边,艾玛露出急迫又不知所措的表情。 P212

火势尚不见消退迹象。 P213

艾玛领维克多过来之后,就再次和接待小姐一起出去找玛利亚和休了。 P214

他说他见过那个女佣,但休的女儿——名字叫罗娜,这点涟也有耳闻——他没见过,不知是外出了还是待在自己屋里。 P215

他一直以为不测事态是在今天的爆炸前后发生的。 P216

路途无比艰难。 P217

“恰克——”伊恩走过去,跟检查特拉维斯的时候一样,用手指按在恰克的颈部,然后静静地摇了摇头。 P219

伊恩看起来一点都没有怀疑塞西莉亚的意思,看着也不像是装的。 P220

响起低沉的声音,四周的墙壁瞬间变成了透明的玻璃。 P221

生者与死者总共只有五个人。 P222

“哎,这就加深了确信程度。 P223

“站着不动很难明白。 P224

凶手就曾躲在那里——恐怕现在也是。 P225

这个地方离铁门很远。 P226

不过你回想一下,我的折射率可变玻璃的特点是什么?”啊……“负折射率……”/ 图4“对,光会反方向折射。 P227

垂直方向的光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P228

桑福德偷偷让人制造,和透光率可变玻璃一起装到了这里吧。 P229

”一个人都没有。 P230

恋人跑向恰克的房间。 P231

伊恩的嘴唇颤动,声音里交织着混乱和惊愕,完全不像向来显得好整以暇的他。 P232

还有奇怪的地方。 P233

塞西莉亚往后退去。 P234

在电话里她坚决拒绝了,然而最终还是硬让他说服了。 P235

只是提提意见就能帮到家里,这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 P236

塞西莉亚的任务主要就是把冰原融化,种下秧苗——和SG公司共同思考如何去实践伊恩的理论。 P237

那不是你的错,特拉维斯说。 P238

在合作研究的名目下,这种做法对伊恩而言是明明白白的背叛。 P239

然而塞西莉亚没有选择的权利。 P240

——“答案你们应该知道”。 P241

液晶的驱动基本不需要电压。 P242

”他只低声说了这一句——无力地推着塞西莉亚,伊恩的身体倒了下去。 P243

她坐在地上往后退去,脚下踉踉跄跄地站起来。 P244

影子像蚕食般浮现在视野里,但还没连成具体的影像就消失了。 P245

玛利亚的太阳穴附近再次渗出汗水。 P246

也听不到应该在门另一边的凶手的声音。 P247

涟应该也在为自己奔走,但是NY州的消防及警察对身为外部人员的涟的话能听进去多少呢?她也很想知道休·桑德福在哪里。 P248

一时收势不住,玛利亚不由得冲出几步。 P249

想着这大概本该是张相貌姣好的脸,玛利亚愈加看不下去了。 P250

被称为休·桑福德的私人住宅的顶层,居然建有这样一个地方。 P251

这是强化玻璃吧。 P252

扎在脑后的黑红色头发几乎散开,胸口有一摊鲜红的血痕。 P253

穿着符合年轻人风格的粉色毛衣和牛仔裤,向右侧身倒在地上。 P254

也没有人影。 P255

这就是直达电梯吧,可按下升降按钮却毫无反应。 P256

关键是连对方逃到哪儿去了都不知道。 P257

地毯烧了起来。 P258

大概是看热闹的人吧,人群像蚂蚁一样远远拥挤在大厦周围。 P259

对傲慢的下属,也没法当面抱怨。 P260

大概是为了减少晃动,梯子下端绑着重物。 P261

烟从门缝悄悄流入,眼看着浓度不断增加。 P262

得救了。 P263

几名穿着军装的作业员在宽敞的吊舱里匆忙地来回忙活。 P264

”就是打电话找到他稍微费了点儿工夫——涟说。 P265

没法靠近吗?正在她咬牙的瞬间——大厦塌了。 P266

”在侦讯问话时对同一个问题反复提问是常有的事儿,但一旦自己成了被提问的一方,就感觉太窝火了。 P267

”玛利亚九死一生归来三天后。 P268

获救的场面在U国全国直播,幸好画面粗糙,玛利亚的身份没有暴露。 P269

七名死者的死因依然保密,对外则是按所有人都是因爆炸或崩塌死亡来宣称的。 P270

恰克·卡特拉尔(30岁)——SG公司技术开发部研究员。 P271

大家可以看到,被害人在前一天的十八点前前往顶层,那之后就没下来过。 P273

被突然叫过去这个证言应该不是谎话。 P274

”受害人中也有年轻男人。 P275

”约翰呻吟道:“那是……来探望一下你……”他一反常态地口吃起来,脸上似乎也隐隐泛红。 P276

”“然后跟他们说‘俘虏你好’,给他们换了衣服,最后还杀了他们?真像某类猎奇电影呢。 P277

可能打算晚宴之后在N市市区观光吧。 P278

“你是说为了不让受害人逃走因此才炸毁消防楼梯吗?把整座大厦炸毁只是伪装?”“结果把我害得够惨。 P279

”“就是说?”“还记得十年前,休·桑福德所拥有的另一栋大楼遭受爆炸袭击的案子吗?案发之后大楼就废弃不用了,直到去年才开始准备拆除——这次案件发生后去调查了一下,发现拆除施工方下订单买的炸药和仓库里保管的炸药数量不一致。 P280

”意思就是……从谁能搞来炸药这个角度去缩小凶手范围很难吧。 P281

“但是……”约翰偏着头说,“就算弄来了炸药,还能出入大厦,让最新的高层大楼那么漂亮地——这个表达可能不太合适——崩塌,应该具备相应的专业知识。 P282

”是说可能本来只打算炸毁大楼的一部分,没想到火势蔓延,直接造成了坍塌吗?真可怕……一直相信摩天大楼很结实,突然觉得跟牛奶的纸包装盒一样靠不住了。 P283

没有人被直接炸死,疏散也相对迅速地完成了。 P284

有的被瓦砾压扁,有的被火烧成了灰。 P285

后者设于书架一角的缺口处,知道这扇暗门的人应该不多。 P286

尽管对重要的部分加以掩饰,但“那个地方”毫无疑问就是指那间收藏室。 P287

”“我的套装哪里老土了!”“不,我想不是那个意思……”约翰小声嘟囔一声,接着表情绷紧了,“九条刑警,关于这什么‘玻璃鸟’,你有没有想到什么?你们搞到手的交易记录上没有类似动物的记述吗?”“确实有鸟类的记录,但那是不是‘玻璃鸟’,光凭日记里的记述没法说。 P288

”他们下意识把受害人的属性区分成桑福德一家以及来客。 P289

”约翰沉吟着交叉双臂,“(2)的后半部分,逃脱途径这条倒不难吧。 P290

”涟边低声说边翻动调查报告书,手突然停住了。 P291

鲍勃也揉着眼角说“唔,最近视力变差了啊”。 P292

照片中的她带着含蓄、柔和而温暖的笑容。 P293

不定期运来的货物,以及客人带来的手提箱也一样。 P294

——不,等等。 P295

凶手是从大厦楼顶入侵顶层的。 P296

如果凶手偷偷上了船呢?接应水母船应该是帕梅拉的工作,如果凶手趁她出现在楼顶的间隙,进入顶层的话……这也能解释珍稀生物是怎么运进去的了。 P297

“正如你猜测的那样,案发前一晚,有不止一个人作证说看到水母船停在桑福德大厦楼顶。 P298

“综合目击情报来看,水母船降落在大厦的时刻是案发前一晚的十八点五十分,五分钟之后的十八点二十分离开。 P299

”约翰低声念叨着。 P300

”而且,至少有一个人——塞西莉亚·佩林活到了第二天。 P301

“据刚才的物流公司说,案发前一天水母船开出去的时候,没人在上面。 P302

”约翰咬着牙说。 P303

”“等等。 P304

”从高层大楼的楼顶坐上水母船开展空中之旅啊。 P305

遗体如果是别人的,那“至少到十七点五十五分为止受害人还活着”这一限制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P306

他们是什么时候,又是怎么被带到顶层的?问题依然不变,反而更加错综复杂了。 P307

制造合作研究的样品时发生了爆炸事故?“N市警方的报告书上只写了数名员工的间接证词……但也有传言说制造条件极大偏离了正常范围,非常危险。 P308

伊恩·加尔布雷斯负责有关玻璃状态的理论研究。 P309

”凶手平时大概一直盯着特拉维斯的动向,他要想获得晚宴的信息,绝非做不到。 P310

如果知道了的话,他会认为塞西莉亚是导致事故的罪魁祸首之一那也不奇怪。 P311

在老家工作过一段时间,后来换了工作当女佣。 P312

在I州的“帕梅拉”当时体形肥胖,当了女佣之后瘦得像换了个人一样。 P313

说完会再做些调查之后,约翰又说了句“你别把自己逼得太紧,玛利亚”,就挂了电话。 P314

“正确的品种划分要等专家的意见——你先把你记得的珍稀生物跟尸体照片比对一下,要是有特征相似的就标出来。 P315

电话号码应该记在了笔记本上。 P316

”涟只能照实说,“这里确实是主要的备选地之一,但实际是否选用了这里要看凶手的判断。 P317

显然,这里长时间没人打理了。 P318

航行过程中始终伴随着风速五到十米的西风。 P319

“没上……锁?”约翰皱起眉。 P320

”葛林沙哑着声音叫道。 P321

铁门的正面是门厅。 P322

”“不是啦。 P323

”突然一阵风吹乱了两人的头发。 P324

”总是一本正经的约翰难得浮现出呆愣的表情。 P325

如果名为“玻璃鸟”的替身,从一开始就被藏在顶层呢……※在一直面无表情的下属面前,青年军人继续追问玛利亚。 P326

照恰克的日记来看,休是自罗娜的母亲死去之后开始养‘玻璃鸟’的。 P327

这方面大概只能一点一点排查了。 P328

“我请她帮我做了一个‘DNA鉴定’,非正式的。 P329

然而,凶手可是连炸弹都用上把消防楼梯炸毁了哦,加之我看不出特意花工夫脱掉他们衣服的意义,所以——我就想会不会是……”“他们不是被换了衣服,而是一开始就穿着那身衣服……是这个意思吗?”“反正要把大厦一把火烧掉,那不管穿什么衣服不都无所谓嘛。 P330

“桑福德父女……和‘玻璃鸟’一样,是在大厦顶层——跟伊恩·加尔布雷斯他们在不同的时间遭到杀害的啊。 P331

”玛利亚边回答边感觉条理不清。 P332

“看来一年前搬家的时候,暂时撤走了主要的设备。 P333

所以他考虑到为防万一,要做好准备。 P334

犯下这么多罪行的元凶,隐蔽工作却过于拙劣,这让人有些在意。 P335

”“自己是人,而他们是‘鸟’,杀死他们根本不用客气……吗?”约翰的表情扭曲了。 P336

就在这时——发生了一阵骚动。 P337

如果只是死了那还不至于这么震惊——她被埋起来了。 P338

冬天的屋顶很冷,吹过的风有时像要把人冻住一样。 P339

他眯起眼睛眺望渐渐沉入摩天大楼之间的夕阳。 P340

“休·桑福德和他女儿罗娜是你杀的吧。 P341

”律师的呼吸停顿了。 P342

最终,红发刑警开口道:“答案只有一个。 P343

”“要瞒过金属探测器和保安这一点,我应该也一样啊。 P344

“而且,就算把枪塞到休的手里,受瓦砾挤压的影响,枪也有可能从休的手里脱落,甚至有可能根本发现不了。 P345

”“你打算全推到她身上?很遗憾,事情没那么简单。 P346

恋人——恰克·卡特拉尔的心被‘玻璃鸟’夺走了。 P347

等她注意到收藏室有异变时,罗娜已经对几只‘玻璃鸟’下了毒手。 P348

别慌。 P349

况且一旦试图公开,只会落得还没行动就被毁灭的下场吧。 P350

人们应该会认为他们的遗体是伊恩·加尔布雷斯等人的,但对知道‘玻璃鸟’存在的人而言,会认为尸体里至少有一部分是‘玻璃鸟’。 P351

那是仿佛脚下裂开,身体落入黄泉深处一般的感觉。 P352

“让伊恩等人代替‘玻璃鸟’坐上水母船——将杀害他们的地点从大厦顶层改为旧宅邸,对当时的你们来说这是最好,或者说是唯一的选择。 P353

你注意到了吗,只有特拉维斯被刺了好几刀。 P354

”“荒谬,你是说有个不为人知的第六人,瞒过所有人的眼睛藏在某处?”“是啊。 P355

只要说些‘没忘带什么东西吧’这类的话巧妙引导,让特拉维斯意识到晚归的问题,他自然就会跟家里联系。 P356

是水气球。 P357

“这就是答案。 P358

“搭乘水母船到达旧宅邸之后,帕梅拉让伊恩等人下船,让他们在宅邸内的客厅或者什么地方等着。 P359

而且——给艾嘉穿的光学迷彩布,也能成为强大的复仇工具。 P360

“你们怎么想?”维克多突然问道,声音里已没了敌意,“都弄到了光学迷彩布这种道具,帕梅拉为什么会遭到反击?”“其实详细的前因后果我本来也不太清楚。 P361

就算帕梅拉躲过了嫌疑,可光说道理无法消除他的疑虑。 P362

如果恰克——或者伊恩、塞西莉亚注意到了这个机关,那之后他们的命运应该会有极大的不同。 P363

她是打算让艾嘉好好看着家人死在自己面前吧。 P364

和艾嘉一起。 P365

他要是知道了,必然会与她分手。 P366

蓝黑渐变色彩的羽毛装饰在她的左耳上,随风摇晃。 P367

细节已无从得知,但明显是艾嘉杀的人。 P368

如果你是当上法律顾问之后知道‘玻璃鸟’的真相,那你身为朋友应该会追问桑福德。 P369

”玛利亚的脸色变了。 P370

她是个奇怪的孩子。 P371

小女孩的说话方式和她的年龄相符——不,比外表更为幼稚,像是刚开始学说话的婴孩。 P372

小女孩来的日子没有规律。 P373

我低头看过去,长凳下靠里放着一个黑色的行李包。 P374

命运的捉弄充满恶意,没有道理可言。 P375

但是,不负责任地选择死亡,这样的行为也为我所不齿。 P376

说在是发生爆炸的那栋大楼里,有小女孩的幽灵出现。 P377

那是在避税港设置了总部据点的一家皮包公司。 P378

”“那我换个方法问。 P379

”帕梅拉叹了一口气。 P380

“顶多只能查到是从哪里的保育机构领回来的吧。 P381

唯一一个可能知道详细内情的上一任女佣,也因为年事已高,在一年前去世了。 P382

”失去恋人,帕梅拉决心复仇。 P383

那正好是桑福德大厦竣工,他们一家要搬到顶层去住的时候。 P384

罗娜的——我们的——提议,对女儿言听计从的桑福德干脆地接受了。 P385

“完成复仇之后,我就要去找他了……我的旅程到此结束。 P386

因为必须如实了解情况,所以不管我愿不愿意,都熟悉了高层大楼的设计和实际情况——还有炸弹的构造和制作方法。 P387

“别干傻事!你已经逃不了了!”艾嘉不动了,怔怔地看向维克多。 P388

而且比自责的念头更多的是——看着被丢下的艾嘉,涟的心里像是被压了一块大石。 P389

艾嘉回头看向他们,露出格外寂寥的微笑。 P390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