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广女子图鉴(振奋人心的职场奋斗故事集,一部北上广女子真实生活群像)

good

几天后,我觉得最不可能跑的实习生,说有事想跟我谈谈。 P4

当时有个项目缺个英语好的人打杂,就招了她。 P5

二周四下午接到通知,我才意识到这周五公司要搬家。 P6

我近视,之前看不清写的什么,还嘲笑她的电脑像是客服部借来的。 P7

之后IT修复了这个毛病,我再也没关心过她几点下班。 P8

姚小姐说:“就我们公司这牌子,你能给他们去上课。 P9

既然我们公司是该领域内数一数二的强者,爱自己就是爱职业,爱职业当然等于爱公司。 P10

先让我每天睡到自然醒一个月,我才有脑子想吧。 P11

里面收了一瓶香水,连盒子收着。 P12

但我忘了,除了身体健康,还有精神健康。 P13

她努力健身,怕病倒在办公室。 P14

500英镑大概是当时男性劳动力的人均收入的两倍。 P15

第二天,在房东的建议下我买了专业蟑香,一盒十六片,每一片都是电蚊香片那么大。 P16

直到那天我看到一只粗粗笨笨的青色大茶钵,一看就适合拿来泡面,造型简单,颜色古朴。 P17

原来真的有人可以把生活过成诗,流连于艺术和美,辗转于画与雕塑。 P18

做手术的事情我也没有告诉父母,如果告诉他们,他们会很着急,他们的着急对我的康复没有帮助。 P19

左手被插了管子。 P20

可以上锁,可以拆了重新装修,也可以把集体户口迁进来,公积金完全覆盖房贷,不影响可支配收入,不影响生活质量。 P21

此刻,距离我买它已有一年。 P22

“你买这么多,我给你打折,碟子买一送一。 P23

我很正常地睡醒。 P24

废话,我知道你放假才来的。 P25

我就挂了一科。 P26

哈哈,对对!那时候我还没搞清楚状况,不过我后来慢慢分析起来,是这样的:他对我没有吸引力。 P27

可是爱情不是感动和报恩,也不是责任和义务,至少,在我这儿不是。 P28

能控制的都不叫爱情。 P29

我是个好人嘛,好人的内心总会比较煎熬,总觉得对不起他。 P30

看到他就开心,跟他说一句话也开心。 P31

打个比方,你读—套高等数学,啃完,受益终身,但你吃一块芝士蛋糕,基本就只有吃的时候快乐,最多吃完一个小时内身心饱足,你的快乐持续不了太久。 P32

欸欸,什么叫骗我上床?你怎么区别“骗”和“不骗”?为什么不说我骗他呢?如果是互相骗,彼此满意,平等互惠,又有什么不好吗?你怎么跟我妈一个口气?当时我顺便回了趟老家。 P33

他永远在我这里,在这里,你摸摸看,只要这里还在跳,这里就永远有他。 P34

总有过分热络的亲戚,拉着她母亲的手说:“你当妈的也给她吃好一点,怎么养得这样瘦?”她的母亲是个矮壮妇人,笑盈盈地剖白冤屈:“我哪里没有给她吃好的?鱼肉一样喂着,一顿能吃四两饭,就是只长高不长胖,我有什么办法?再这么下去门都要重做了。 P36

总之,她再也不愿去了。 P37

运动惯了的人,一下子停下来,像大热天的发面团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起来。 P38

大家课程都很紧,她又再三推托,终于把男生暂时稳住。 P39

他的表现无可指摘。 P40

不过人一上班,就身不由己。 P41

她还在半夜的休息室里听到有教养的同事发表感慨:“怎么吃到这么胖”“怎么嫁得出去”以及“要是我宁可死了算了”。 P42

吸取上一次的经验教训,小北知道她必须减肥。 P43

丘吉尔控制了欧洲,也没控制住自己的体重。 P44

温文尔雅的先生不知小北出差,此刻又发邮件邀请她参加一个跨部门的活动,并非常得体地表达了对小北的敬仰——当然他没见过小北,只是内部工作流程软件上神交已久。 P45

她憋着声音,面色潮红,汗津津地抱着马桶,呕吐。 P46

每次吐完后,她头发凌乱,泪眼婆娑,脸上的毛细血管一根根暴凸出来,她一边漱口一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人生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然而摇摇晃晃登上体重秤,她的心依旧是欢喜的。 P47

心身合一,一荣倶荣,一损倶损。 P48

”她的故事里没有出现那位“温文尔雅先生”,但起码还有一个幸存的自己。 P49

白描勾线的眉眼,没有高光也没有阴影。 P50

再比如女程序员更容易得到赞美。 P51

相处久了你就会发现,程序员口中的“傻X”毫无恶意,只是一种事实陈述:他们实在是遇到太多乱写需求文档的人了,他们要实现傻X的需求,就必须把傻X的智商提高到自己的水平——这有点强人所难。 P52

这时我在边上睡着了,没见着,具体画面是根据几天后听到的脑补的,主程序员的原话是:“不敢再招女程序员了,说不得,一说就哭。 P53

抽的烟一般是中年直男爆款,但求有劲儿,细长女士烟“太淡没味儿”。 P54

理论上是没事的,可这个需求本来就大修大补过,先天不足,后天一改就爆发出了无数个问题,大多数问题在测试盲区,其中一个问题又直接影响运营。 P55

她经常出现在22楼的楼梯间,和那群颜色不明的T恤打成一片。 P56

”“我没有牛X到大神的程度,如果我无法永远表现得完美,我就必须让人忽略我的性别。 P57

“但需要公司买单。 P58

她再也不是唯一的女程序员了。 P59

不过几年,当时轰轰烈烈满城皆知的热闹事,已经消失在信息的洪流里,没有涟漪。 P60

自从换成17英寸的“外星人”后,他开始背背包上班,那包得有十斤重吧,算是他身上唯一独特的点。 P61

这天的晚饭还没吃饱,撑着的人已经太多。 P62

我特别羡慕那群土拨鼠,大黑伞一定可以遮挡很多不必要的视线。 P63

”过了好一会儿,小姑娘终于平静下来。 P64

”吃晚饭的时候我才去拿卡,姚小姐正在收拾包准备闪人,看到我,她还有点不好意思。 P65

她本来以为对方为人老实,收入尚可,可以托付终身,就冲着结婚谈恋爱。 P66

二则,“声名扫地”这种事,对女人而言往往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有时候赢了比输了还难看。 P67

后来还是等别人告诉她网上的消息,她才知道那个上了热搜的热门帖。 P68

八卦顾问姚小姐说,陆太太原本还算温柔,经此一役,性情大变,如今她手里捏着他一辈子的把柄,自然要物尽其用,工资卡也收了,车也收了,处处压他一头。 P69

短短几年,她彻彻底底老成一个大婶。 P70

工作需要,我对某些配置的要求很高。 P71

“你们又欺负他!”服务器的程序组长端着茶缸子走过来,冲着顾小姐窈窕的背影喊。 P72

这是我第一次见他女友。 P73

小山是那里最优秀的小伙子,高中毕业后考了一所大学,一路跌跌撞撞跑到上海。 P74

小山虽然在公司里面团儿一样好脾气,对小河倒是男友力爆棚,上门去理论,还把店长骂了。 P75

我猜,对他来说,找个女人结婚大概不比帮我配电脑更麻烦。 P76

”他说,“有了女儿,又有了儿子,感觉生命完整了。 P77

即便我知道三年对于我们是怎样漫长的时光,我还是无法掩盖看到她时一刹那的诧异。 P78

大城市的程序员VS老家娶的年轻女生,你情我愿各取所需,无论经济还是情感,都犹如榫卯般严丝合缝,稳定无比。 P79

茶几缺了个角,用石膏糊上,调了颜色厚厚地刷补,一眼还真看不出来——小姚父亲是个粗人,这都是母亲的功劳。 P80

两个女人之前是同事,关系不错,叽叽呱呱讨论着合伙盘个店面做鲜奶生意。 P81

二、班花初二下学期,班上来了一个转学女生,石雕木刻般干净的侧脸线条,漂亮!是那种走进教室还没开口自我介绍就被人“哇!”的漂亮。 P82

小姚拉着衣服上上下下闻了个遍,什么都没闻到。 P83

姚家的门板薄,小姚听到的不少。 P84

四、胡阿姨6点半起床,7点早餐,12点午饭,6点晚餐,11点睡觉。 P85

这样坚持了大半年,生意慢慢好了起来,母亲却白了不少头发。 P86

早上还要梳头。 P87

”熬到大四,胡阿姨来北京看女儿,顺便请小姚吃一顿便饭,算是谢她互相照应。 P88

她工作了,刷了几篇诸如《如何把自己培养成一个精致女人》《民国最后一个贵族》的文字,看着那些在火车卧铺上也要换睡衣睡觉、怀孕了也穿高领旗袍勒到呼吸急促的优雅名媛,很快成为自己梦想的样子:一丝不苟的妆容,搭配得体的服装。 P89

把硬功夫练好了,你怎么玩你的小布尔乔亚(小资产阶级)情怀都没关系,你别被人忽悠傻了。 P90

你饿了吗?我煮了粥,一起吃晚饭。 P91

阿青是个很稳当的男人。 P92

自从有了孩子,他便觉得日子过得飞快,一眨眼会走路,一眨眼会说话,一眨眼上幼儿园。 P93

她的意思是,一个小孩要一个大人的工夫,那他们两个小孩自然要两个大人的工夫。 P94

村口有树,村里有祠堂,村边有小溪。 P95

“不能字面理解哦。 P96

”阿雅大声说。 P97

认真算起来,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大毛和小毛的二分之一。 P98

”小毛说。 P99

“她要是长到今天,该上小学了吧。 P100

小文喜欢的就是“买衣服”而不是“衣服”本身。 P101

好在天遂人愿,付出终有回报,这个项目做成了。 P102

女人买衣服,越舍不得买的越想越喜欢,永远是心里的红玫瑰;要是到手了呢,穿久了也就那样,都会变成蚊子血——他是个生活经验丰富的男人,很懂。 P103

现在他赌输了,但赌输了不能表现出丧气,钱都花了,再闹别扭就太亏了,一定要高兴!把这六千八的愉悦感最大化!“不花冤枉钱,不生冤枉气”,这是一个已婚男人的生存智慧。 P104

”小文一听,这事儿完蛋了,只好敞开说,工资是工资,年终奖是分红,这不是一个体系的。 P105

还是你家老周好,人老实,又顾家,我老公整天在外面应酬,忙都忙死了,今天又要去陪XX的李总吃饭,唉——”这夹枪带棒的一通话下来,小文笑得脸僵,如果她皮肤弹性再好一点的话,大概现在会变成一条鼓起来的刺豚鱼。 P106

小吴开给她的价码,让她彻底肯定了自己过去的三十年,考高中考大学找工作做项目,勤勤恳恳没白费呀。 P107

“买买买不就是女人的天性吗?”家里的钱是小文在管,但老周不傻,渐渐地发现了端倪。 P108

现在要新上一批项目,又要扩容,又要招人,派相熟的姚小姐来探探口风。 P109

孩子喜欢看《小猪佩奇》,一个人也能看一天。 P110

”小文想了想,问:“你呢?你有什么爱好?”姚小姐戳戳沙发上的风琴包:“我喜欢买包,看到就停不下来。 P111

她对性很好奇,但对坚守30年的处女膜又有某种忌惮。 P112

“如果我是个男生,一个给自己寻找破处机会的男生,大概会被认为是渣男吧。 P113

毕竟在床上男人比女人爱干净得多,大多数甚至可以说有洁癖,具体表现为他们对处女的着迷偏好。 P114

二和郝先生分手后,她消停了一阵子,决定去报一个健身班消耗多余的性冲动。 P115

有些人地上长两寸枝叶,地下长一寸根,看上去恩爱缠绵枝繁叶茂,下头虚得很,风一吹就倒,树一倒就散。 P116

雅克一定是母国找不到工作来中国泡妞的渣渣。 P117

一切太顺利,太自然,太愉快。 P118

我都不敢动,怕你受伤。 P119

越是得不到,越想要。 P120

她忍不住哭了,说不行,真的不行,很疼。 P121

我上一次见她的时候,她还是直发抓成一个低低的鬏儿,白衬衫挽着袖子,迷迷糊糊却又来去如风。 P122

接下去的几个小时里,她像是溺水的人抓到稻草,在这个熟人众多的城市里抓到偶尔路过的我。 P123

只是一路好好读书好好工作,人生四平八稳循规蹈矩,突然有一天人生的小火车出了轨,她第一反应,就是把车子扳回到轨道中。 P124

我又仔细打量了她一番,说:“平心而论,你这身不丑。 P125

我是不信这些的。 P126

对丹妮而言,就算现阶段心有所属,放大到人生的长度,遇到哪个人她真不在乎,她只在乎自己能不能遇到幸福。 P127

如果要离婚,她必须更隐蔽地处理财产。 P128

导师孜孜不倦地灌输着一些精挑细选的真相,更让她坚信抓住这个男人是唯一理性的选择。 P129

我舍不得他不开心的。 P130

”之后,我主要待在台北,就很少能联系到她了。 P131

后来选了这个小洋楼。 P132

可惜衣服的漂亮和人的漂亮各自为政,融合不到一起,像是打坏的奶油,油水分离。 P133

他的手臂上永久留下一道疤,那是我见过的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爱得最深的痕迹。 P134

偶尔她回来时,看她整个人粗壮了一圈,戴着遮阳帽,穿着和农妇无异,献宝一样给我带来乡下的新鲜东西,有时候是一筐刚摘的草莓,有时候是一筐奇丑但是鲜甜清冽的大葡萄,有时候是一把没打孔的奇形怪状的珍珠。 P135

一周半后我分手。 P136

年少贫穷时相爱,只因没开过眼,不知道钱的好处;见过了,眼界就开了,心就大了。 P137

“他快结婚了,动作很快哦。 P138

”她说:“这个你不要听。 P139

和她出去玩,天从来不下雨,飞机从来不晚点,去城市刚好赶上花车游行,去海边老板说:“今天客人少,给你们升海景房吧。 P141

以前坐公交车去,人家看你眼神都不一样的。 P142

”她快活地跟我碰杯。 P143

我说:“现在的比之前的好看很多!我说不清楚哪里好看,但配色更舒服,看上去更高级。 P144

在我认识她的第四年,她升任首席设计师。 P145

尤其这种完全不一样的男人,你以前对付男人的经验完全用不到,对不对?”我在电话那头拼命地点点头。 P146

你要把需求提明确了。 P147

我还要可怜巴巴地问家里要钱,我都工作很多年了,又突然问家里要钱,多不好意思呀。 P148

我想起认识她的两年前,我上过一门社会学课。 P149

但大学里谈恋爱也有很多坏处,很致命的一点:作为学生,和上班的社会人完全不是一类人,学生恋爱阶段难以预判一个人的职业能力,而职业能力又将直接影响婚后的生活质量。 P150

两个人为此没少吵架。 P151

”这一听就是男作家说的话。 P152

一个让孩子盖被子,一个让少盖些,亲家都是会做人的人,不好明着吵,于是小孩儿盖上盖下,一个刚换了尿布,另一个又去看该不该换,没事把孩子闹醒亲一亲,大家忙得莫名其妙。 P153

到后来她一说话小李就闭嘴,看上去虽是小李落下风,实际上却是小罗处于被动。 P154

小罗天黑下班,看着圆滚滚的小宝宝、打游戏的大宝宝、冷锅冷灶的厨房,第一次意识到谁才是家里不必要出现的人。 P155

”妈妈当然是爱小罗的。 P156

甚至在离婚后的一年内,开始有人给他介绍姑娘了,他还觉得小罗在“闹”,他们一定会复婚的。 P157

一周只见一次,所以爸爸带孩子去游乐园,去吃炸鸡可乐,去打电玩,去玩一切让小孩子兴高采烈的东西。 P158

“你应该早几天烫头发,这样就算做砸了也可以补救。 P159

”苗苗说。 P160

这一路叽叽呱呱,总有说不完的话。 P161

毕竟“合作沟通”和“团队融入”也是考评表上极重要的两项。 P162

S老大一脸的莫名其妙,问旁人:“这人是谁?”费了不少劲儿,苗苗才搞明白。 P163

S老大是很好的人,也是很有经验的领导者。 P164

而本来极小的X项目,五个人磨磨蹭蹭做了个非正式版本,却被莫名其妙地追捧上排行榜前十。 P165

就像科举考试有同年之谊——不管大家来自哪里、年龄差别多大,只要是同一年同科进士,在官场上就会有特殊的感情,这不仅仅是给抱团取暖一个理由,更是因为大家有同样的经历。 P166

小圆也不算糟糕。 P167

素来只有外嫁进来的新娘这样安排,本地人很少如此。 P168

女儿看起来很明艳,她有着窄窄的鹅蛋脸,尖尖的鼻子,标致的杏仁眼,说起话来,眼神儿一飞,所到之处都是春光。 P169

母亲怕她积食,不让她吃,她不肯,抓着碗不放手。 P170

也可以理解,一是因为她一来就当厂长夫人,没从科长夫人、办公室主任夫人一路修炼过来,不知道做人低调的必要性。 P171

同理,她不是不爱小雯,只是不知道如何告诉小雯她的爱。 P172

那一年,小雯16岁。 P173

再不久有了飞信,短信不用花钱了,她的笑没有下过脸。 P174

小雯坚决不给钱,一个月3000块,扣掉房租只能吃白饭了,这对25岁的女孩子而言,太残忍。 P175

你要当人家老婆了,自己手里总要有点东西。 P176

企业家手下两家公司,多处房产;独子青年才俊,藤校海归。 P177

好在早年拆迁的底子厚,家里还有一处商铺一处住宅收租。 P178

而女人,过了一定岁数,聊年轻男人便被认为有失体统了,唯有讨论女婿的时候可以例外。 P179

周爸爸是见过世面的,然而他见过的世面也就仅限于市民小职员的最大值,至于开公司的世面,毕竟自己没干过,哪怕再入股几十万,也是没见过的,只好留心了细节,回头去托问相熟的人。 P180

然而当座上宾是何家父母时,这骨头就酥了。 P181

周佳怡的心有些发虚,她想要一个盛大的婚礼,但盛大到何种程度,是她的人生阅历所不能想象的。 P182

不过日期还没定好。 P183

她的手段是真的,喜欢也是真的。 P184

这种女孩子周围,照例是女生比男生多。 P185

狙杀对象来自什么组织,担任什么工作,以及他的习惯路线、出现频率都是关键信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P186

唯有丹妮是疏离的,她很欣赏他的为人,毫不怀疑自己也是跃跃欲试中的一员,但他凭空而降,她对他一无所知,贸然出手是很危险的,不如静观其变。 P187

据说谁先喜欢上谁,谁就成了劣势。 P188

旁边一女生卷起报纸就要打。 P189

那部片子有点老,他之前也看过,本来只有八分想看,结果丹妮一说票早就抢完了,他的欲望就加到十分,特别不满。 P190

1公里,对丹妮这个级别的狙击手而言,太近了。 P191

丹妮什么都没有,但丹妮知道怎么去“追求”。 P192

如果是在苏浙沪,如今就算日常穿个棉麻旗袍也没什么,但在台北就显得太奇怪了,你想在台北穿旗袍,唯一机会是变装party。 P193

众口一词,言之凿凿,无非是怕女人上当罢了。 P194

就算是30年前,在她不过35岁的时候,也是这副容貌,不过少了皱纹。 P195

就这样一拖,阿云拖到了28岁。 P196

她手足无措地窘住了,尴尬地说:“我就觉得那孩子聪明又漂亮,一来就跟我亲,特别有缘。 P197

她还是不识字,所以只是手工课的老师。 P198

她把她生活中最认真最专业最美好的场景,人为制造出了一个第一印象,以此获得更高的加分。 P199

有人问阿云,知青是大学生,你那会儿写自己名字还歪歪扭扭的,合得来吗?阿云说,就是因为知道自己和他最大的差距在文化上,所以很努力地补,当然是让知青帮他补,知青每天都来教她写字,给她念报纸,她认得的字差不多都是知青教的。 P200

那时候大队支书是村子里最牛X最能说话的人,大概比今天的村支书还给力。 P201

”知青当然吓坏了,忙装不知道。 P202

她一直努力做一个有力量控制自己人生的人。 P203

据说她有一个高富帅的周姓男友,每周五来学校接她。 P204

此刻正是校内交通高峰,主干道上人车涌动。 P205

她觉得男人的青春是很短暂的,25岁以前毛没长齐要啥没啥,过了30岁还没闯出名堂来,又一文不值,万一闯出名堂来,十有八九满面油光秃头凸肚。 P206

她觉得自己是一个跑进深山的少女,发现一整个山洞的宝藏,却没有一个可以运宝贝的口袋。 P207

有时候她会把和他在一起的细节,以忠实的笔触口述给学校的室友听——当然,周文军的名字用化名。 P208

在他自己圈子里找一个能出力的女人当太太,可比把她培养成太太容易多了,何况她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资源,找个有号召力的网红都比她有用。 P209

她迟到5分钟,文军下次就迟到一小时。 P210

室友暂停了对话,敷衍几句把电话挂了,摔门出去。 P211

无论如何,等他回来,我要跟他分手。 P212

“我们分手吧。 P213

她妈嫌她吃饭贵,算下来吃饭反而不是主要的开销。 P214

这种班,上课不是重点,重点是下课后他们一群人去哪里玩,大家聊聊天,通个气,最后发展到互相借钱互相持股。 P215

”众人一人一句献计献策起来,这个说亮色好,那个说裙子好。 P216

小艾警觉起来,赌气道:“男孩女孩不一样啊,比如他胃口大,有肉先照顾他吃,总不能说我妈重男轻女吧。 P217

小艾并无异议,好在暑假快到了,可以整月出去赚钱。 P218

他先陪她整理文档,然后陪她泡咖啡,然后陪她聊天,陪她讲笑话。 P219

她看了吊坠四天,每天都对自己说不一样的话:不行,我一定要退回去;等我明天退回去;要不等下周退回去吧;算了,有钱人不在乎这点小东西。 P220

他的愉悦结束了,她的青春戛然而止。 P221

她和小娟聊起自己的艰难,聊起母亲的不易,聊起屋漏偏逢连阴雨,聊起母亲从屋顶摔倒,小娟疑惑道:“你妈没毛病啊,我一直看她下地来着。 P222

没到十五,学校里还很冷清。 P223

小艾这才知道,叶先生的公司家产都是玉姐一手赚下,他本来只是有个饿不死的工作,玉姐在公司里给他插了个副总的职位,为的是不让他在外面乱跑。 P224

“不要紧的。 P225

梦醒,看到妈妈坐在床边。 P226

她的眼睛细长,喜欢抬头眯着眼看人,有一种佻低不羁的神色。 P227

”她说。 P228

“还有事儿?没事儿我去收拾下办公室。 P229

还有人偷偷问展方是从哪儿请的模特,公司的人带着十二分的得意说:“这是我同事,来客串的。 P230

公司有专门的化妆师,重大场合专人处理,平时大家能看看美妆博主的视频就顶了天了,何曽遇见过如此高规格的美妆课程?化完妆,大家围上来一看,果然换了一张脸,脸上虽然浓墨重彩,却又整洁细致,并不显脏。 P231

她站在夜店门外吹着风,一边哭,一边嘟嘟囔囔地说话,哭得很伤心。 P232

“你去过北京总部指定的那几个会所吗?”老人问。 P233

那时候还没有微信朋友圈,只能真人来公司送花、送蛋糕、接下班。 P234

又过了一年,姚小姐结婚了。 P235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