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弃养的女孩

good

我在门口等了一会儿,门似乎很难打开,里面的人不说话,只是一边摇晃着那扇门,一边在鼓捣门锁。 P10

“你来了,”她说,“把东西放下吧。 P11

她把怀里哭泣的孩子放到了护栏里,从简陋的餐厅走向厨房。 P12

“过一阵子,这件衣服你就穿不上了,来年可以给我穿,你得好好爱惜,可别给我弄坏了。 P13

“你要听话哦。 P14

”他说这话时,没有看我,只是看着前方,但他面前什么都没有。 P15

这时母亲已经把晚餐摆在了桌子上。 P16

”她找了一个枕头给我,我们走进房间,没有开灯,其他人都睡着了,呼吸均匀,空气中有一股子汗腥味,那是青春期的味道。 P17

在黑暗中,阿德里亚娜只是稍微动了一下,她躺在床上,身体蜷缩在一个角落里,继续睡着,好像已经习以为常。 P19

“你也在这儿睡?”他用那种没发育成熟的男性嗓音问我。 P20

我们不再说话,他又盯着我的身体看,时不时会摆弄一下内裤,想调整到一个舒服的位置上。 P21

我滑了一下,但像个芭蕾舞演员一样,马上稳住了自己,没有倒地。 P22

“你把鸡毛拔干净。 P23

厨房里偶尔会传来剁骨头的声音,我继续大汗淋漓地清理污垢。 P24

吃晚饭时,看到有鸡肉,大家都很激动。 P25

没一会儿,她就拿着一片面包和一点橄榄油来找我了。 P26

我升到高处,有那么一会儿,甚至忘了那些不愉快的事。 P27

他迟迟没回来,我也没睡着,仍然为坐了摩天轮而兴奋。 P28

我走到维琴佐身边。 P29

“爸爸狠狠揍了他一顿,”阿德里亚娜说,“他留着一枚银戒指,上面刻着些奇奇怪怪的图案,那枚戒指就是昨晚你看到的那个朋友送给他的。 P30

“不,他们没报警。 P31

一条路把“我家”的花园和沙滩隔开,在刮西南风的日子里,妈妈会关上窗户,放下百叶窗,以防沙子吹进房间里。 P32

”我一边给她描述墨鱼的样子,一边用手指模仿墨鱼的触腕,还有在摊位上弓着身子垂死挣扎的皮皮虾。 P33

“你在城里有朋友吗?”阿德里亚娜问我。 P34

他们很疼爱家里的两条狗和一只猫,那只猫有点儿没教养,会爬到桌子上去偷吃的。 P35

”她恢复平静之后,尽力安慰我。 P36

我要和你们一起生活,否则我就去到处流浪。 P37

靠着墙壁杂乱地堆放着一些破篮子,受潮的纸板,一张破了洞的床垫,从床垫里露出一些羊毛絮。 P38

我想都没想,打算把掉在地上的番茄扔进垃圾桶里,阿德里亚娜眼疾手快,从我手里把番茄抢了过去,动作就像成年人那么麻利。 P39

维琴佐把玉米放在没烧尽的炭火上烤,还时不时徒手给玉米翻面,他动作很快,手指上满是老茧。 P40

我是所有人的负担,对于他们来说,只是多一张嘴吃饭而已。 P41

“给我在城里的妈妈。 P42

我问邮递员,寄一封信到城里要多久,我把来回的时间都算了,还预留了一天写回信的时间。 P43

“姑娘们睡哪儿?”他问,像是按照别人的指示在做。 P44

“我怕我又尿在新床上。 P45

只有维琴佐没跟着他们起哄,捉弄我们。 P46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下巴上那颗长着汗毛的红痣开始慢慢褪色,在几分钟内就变白了,变得和周围的脸色一样苍白。 P47

夜里的噩梦是我焦虑到极点的体现。 P48

夜幕降临她就不能出门了,但有时她会心血来潮,从窗户上跳出去。 P49

她有时给我写信,但我不知道回些什么。 P50

我摸黑脱掉衣服,默默地钻进了被窝。 P52

母亲只管阿德里亚娜,每天或多或少都会教育她一下。 P53

“我记得一点儿,只是现在你穿着家常的衣服,和当时不大一样,那次你很优雅。 P54

我的两位父亲是远房堂兄弟,他们是一个姓。 P55

我把钱紧紧握在手里,有时她拿给我的钱会少一点,可能被克扣了。 P56

车站离我之前去的浴场只有几步远。 P57

“如果海水漫上来,我们会淹死吗?”阿德里亚娜有些害怕地问。 P58

他游走了,在水里倒立、翻筋斗,他好几次搂住我的腰,很快又放开,好像我是一个玩具。 P59

一张椅子被风吹翻了,我们以前在户外吃晚饭的那张桌子,有几片叶子落在上面。 P60

有时候,一些穿着得体的绅士会谨慎地摁响她家的门铃。 P61

妈妈提前从葬礼上回来了,发现她们俩就这样躺在那儿。 P62

一个男人吹着口哨,沿岸边走过,一边走,一边大声吆喝:新鲜的椰子。 P63

过了一会儿,我和阿德里亚娜一起下去了,他很不满地看了我一眼。 P64

“这些东西值不少钱。 P65

他把那些首饰都收起来,放回那个蓝色袋子里,留了一件在外面。 P66

在一些场合,比如高考、重要的约会,我会把它当作吉祥物。 P67

我透过车窗跟弟弟说再见,他用自己的方式,不停地跟我挥手,看上去不像是在告别。 P68

最后,门的响声和钥匙放在门口托盘上的响声,把我们建立起来的世界打碎了。 P70

但关于维琴佐,我什么都没说。 P71

”“你和他说话了吗?”我焦急地问。 P72

”帕特朝他使了个眼色,笑着说。 P73

我们俩很快在沙滩拥挤的人群中走散了。 P74

万达若有所思地喝了一口咖啡,鼻子上沾了一点咖啡渍。 P75

他经常拿起锤子,敲敲打打,修理一些家用品。 P76

电视里,几个人在谈论新的反恐怖主义法律,然后又报道了刚开张不久的意大利最大的游乐园。 P77

我宁可淹死在距离人行道三十米的蔚蓝海水里,也不愿意回去。 P78

我已经开始往家里赶了,她挪动了一步,我正好注意到她。 P79

我把他抱在怀里,他把一只黏糊糊的手指放进我嘴里,有一种甜丝丝的味道。 P80

在那种情况下,我没办法碰他,我无法克服那种恶心的感觉。 P81

“你不把他放进摇篮里吗?”阿德里亚娜问,但我觉得这样抱着他,可以弥补他刚才遭的罪。 P82

“这是一种遗传性疾病吗?”我问。 P83

仿佛有人在我要坐的课桌上贴了一张隐形的标签,上面用方言写着我的身份,这是我回到镇上和我家人一起生活之后,他们对我的定义。 P85

“我到这儿来了。 P86

“‘Armando’是什么?”她问。 P87

但首先,我想知道我姐姐在这儿有没有问题。 P88

”我说。 P89

“你对动词变位很懂,你是这方面的天才,初中部的老师都在谈论你。 P90

”“你要是想待在这儿,还得好好学学方言。 P91

他把带回来的一条火腿轻轻放在厨房的一张椅子上,好像那是一位贵宾似的。 P92

终于,父亲回来了,他的裤子上粘了一些做生砖的泥巴,手指磨得都发白了。 P93

也许他真是想给我们展示他学到的手艺,也许上次他也没撒谎,那些金饰真是吉卜赛人给他的报酬。 P94

”他起身去收拾已经剩得不多的火腿。 P95

我们喘息着,差一点就要做一些无法挽回的事了。 P96

她并不知道准确地址,在寄信人那一栏里,她也没有写自己的地址。 P97

她知道我搬家了——她用的是“搬家”这个词,她觉得很遗憾,说我是一个很聪明的女孩,相信我能很快适应这种变化。 P98

你们决定了吗,告诉我,她到底怎么样了?”我把莉迪娅的信抛向空中。 P99

“那是最后半瓶油了。 P100

她时不时会“哎哟哎哟”叫几声。 P101

“你看书可别把眼睛看坏了,眼镜可贵着呢!”她又说了一句。 P102

他之前带回来的火腿很快就吃完了。 P103

我不想问他说的是哪个哥哥。 P104

我蹲下来,背靠着粗糙的树皮。 P105

我把杯子还给她时,雨水滴进了杯子里。 P106

她没成功,不得已,她只能给他戴在小指上,但戴到一半就卡住了。 P107

我们到墓地后,雨停了。 P108

玻璃窗不是很严实,有一丝丝冷风吹进房间里,窗上的玻璃摇摇欲坠、叮当作响。 P109

有时候我会忽然醒来,因为我感觉有人冲着我哈气,就像他以前摸黑找我一样。 P110

一天早上,我要求陪她一起走,她盯着我看了一眼,没搭理我。 P111

她没再说什么就走了,她丈夫坐在没熄火的车里等着她。 P112

母亲肚子不饿,她也不管我们饿不饿。 P113

“我来捞面。 P114

我透过窗户看到了他们,他们向一个小男孩问了什么事情,小男孩朝我这边指了一下。 P115

阿德里亚娜来到窗边,跟我一起看下面发生了什么,我们都屏住了呼吸。 P116

”阿德里亚娜这个简单的回答,让那个人有点蒙。 P117

她愣住了。 P118

”我一边说,一边用手摸她的额头,好像她在发烧。 P119

她的手臂垂放在身体两侧,无精打采的,两只手短而肥大,只在不得已时才会动一动。 P120

没人问我们什么,母亲一直很伤心,父亲一心想着怎么还钱。 P121

旁边的纸箱子里堆满了罐头,有些是金枪鱼,大部分是肉罐头。 P122

我想到了舞蹈课,就径直走到了储物间。 P123

”“怎么会很晚知道呢,我爸爸不是来参加了葬礼吗?”“看来,你叔叔并没有告诉她。 P124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闭着眼把橙子朝墙壁扔过去,差点儿就扔到了母亲头上。 P125

转过头来,看着我的内心,那种荒凉感会在夜里让我睡意全无,或者刚入睡就会做起噩梦来。 P126

“你把这个放在胸口上,要不然会发烧的。 P127

我们吃了烤热的面包,相比而言,我更喜欢吃前几年过圣诞节时吃的炖鳗鱼。 P128

”我害怕弄疼她,但她坚持要我帮她。 P129

”“这不正是你希望的吗?”过了一会儿,她问。 P130

要是你走了,我会跟着你。 P131

”通常他会画自己的双手:左手拿着纸,用右手画画。 P132

三月,我在一个全国作文竞赛中得了奖,作文的主题是欧洲共同体,佩丽里老师交给我一个存折,户头写着我的名字,是意大利公共教育部发的。 P133

我很喜欢那一年的立体几何,复杂的图形,放在平行六面体上的锥体、圆柱体和底面掏空了的圆锥体。 P134

事实上,我到现在都不知道。 P135

最后,我上了楼。 P136

”他用剩下的那只眼睛看着我,鼓励我说。 P137

他的身体飞出去之后,就落在了路边围栏那里。 P138

“半截雪茄”在磨镰刀,他用一把大铁锤有节奏地沿着镰刀的刀刃敲打。 P139

之后,他们告诉我们,有一次她已经死了,在阴间待了几天,但她受不了那里的孤独,就又回来了。 P140

她的重孙女把采来的草放在矮茶几上的一个杯子里,茶几就放在栎树的树荫下,我之前并没有注意到。 P141

番茄地里,番茄秧还没有长大,显得很娇弱。 P142

你睡觉也慢慢规律了,阿达尔吉莎每个星期都来看你,她想把你带回家。 P143

母亲站着,把装满蚕豆的篮子挂在一只手臂上。 P144

那棵树为“半截雪茄”一家提供了好几年的柴火,他们可能现在冬天还在烧那些柴,谁知道呢。 P145

他没和打电话来的人说话,也不知道那人是谁。 P146

我提前到了那儿,坐在一张破凳子上等电话,我每动一下,凳子也跟着晃一下。 P147

”她说,然后给了我母亲一张纸条。 P148

“所以,我会回家去住吗?镇上一所高中也没有。 P149

”我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声音,像是在拖动椅子。 P150

“原来是你啊,被送回来的丫头。 P151

我们和她一起,一边嚼着烤鹰嘴豆,一边为玛丽安娜而哭泣,“纳闽的珍珠”死在了“马来西亚之虎”坚实的怀抱里,我们对“马来西亚之虎”很着迷,但他说,再没有女人能得到他的爱了。 P152

我一只手拎着一个箱子,另一只手拎着满满一包鞋,走上了陌生的楼梯。 P153

她很大方地说了一声“你好”,这一声“你好”很热情,让人心里很舒服。 P154

我父亲跟在她后面,听她说话,虽然她离开家乡很多年了,但她的托斯卡纳口音还是很明显。 P155

我把所有东西一起交给父亲,让他带给阿德里亚娜。 P156

画上画的是我和她手拉着手,荡漾在花丛间。 P157

相比于她而言,我是幸运的,我觉得我要好好补偿她。 P158

他是那个家里唯一的瘦子,他妻子已经放弃把他养胖了。 P159

“这件事挺复杂的。 P160

”第一个星期六,她坚持要陪我去汽车站。 P161

但是,她从熄了火的烤箱里端出了一盘中午吃的面条给我。 P162

我给她做好鸡蛋,就回房间了。 P163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凑到她耳边问她。 P164

我不记得当时两个哥哥夜里去了哪儿,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不在。 P165

我把身子靠在背后的隔墙上,墙那头就是父母的房间。 P166

她怀孕了,所以才会吐。 P167

接着我躺了下来,没再动。 P168

叫她的那个男人的声音——也许他在说,孩子醒了——比我熟悉的那个男人的声音要深沉。 P169

我很迫切地想问阿达尔吉莎一些事情。 P170

”“孩子的爸爸是谁?”“我不知道。 P171

”“我不知道阿达尔吉莎和她儿子在哪儿,所以我现在都还没法儿去送洗礼的礼物。 P172

出发前,我把书留在了阿德里亚娜的枕头上。 P173

我很礼貌地问了桑德拉的情况,但没听她的回答,其实我也并不是很关心。 P174

“你也不爱吃果脯吗?”帕特里奇娅的妈妈看到我有些犹豫不决,便问我。 P175

我只想靠在一个人身上休息一下,沉醉在她的香水味中,暂时忘记一切。 P176

我忙着打量他父亲了。 P177

过去,我也以为我是他们中的一员,可这不是真的。 P178

阳台上放了一把去年夏天就撑开的躺椅,我躺在上面,慢慢脱下睡衣、袜子、贴身的背心,背心上还有我身体的余温。 P179

”她说,朝着厨房走了几步。 P180

棕色木桌上的糖罐旁边放着她每个月都会为我付的钱,十分显眼。 P181

“我之前很爱你,我现在依然很爱你。 P182

”“可我就想和你在一起,离你近一点。 P183

”“算了吧。 P184

你要记住,我一直都在。 P185

她会继续远远地待着,为我花钱。 P186

我想后退,但被后面冲出来的学生推着向前走去。 P187

“这是我今天做的番茄煎肉,你可以加热一下。 P188

”她若有所思地说。 P189

好几个星期天过去了。 P190

”碧斯太太面带微笑地看着我们,像在鼓励我。 P191

“阿德里亚娜,那叫汽车,你应该提前告诉我,你坐汽车来。 P192

还有一棵刚栽好的小树,看得出来,土也是才翻动过的。 P193

我没戴表,不知道那时候几点了,我觉得那个点吃午饭已经很晚了。 P194

“你真厉害,你做的船真漂亮。 P195

”圭多问她喜不喜欢上学,阿德里亚娜回答说一般般。 P196

在回到座位之前,她的手抚摸过他的胸口。 P197

“你别一直弄那颗蛤蜊,要是它没开口,就扔了吧。 P198

”圭多又去了一次厨房,拿了一筐面包过来。 P199

他喘着粗气,脖子上的一根血管已经凸起。 P200

我忍不住摸了摸他身上那件手工织的毛衣。 P201

我脱了衣服,阿德里亚娜看了看我,就好像我疯了一样,最后她也脱了衣服,把衣服放在软绵绵的沙滩上。 P202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