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占庭帝国史 324-1453

good

瓦西列夫曾于彼得堡大学师从职业拜占庭学者瓦西里·瓦西列夫斯基(Vasily Vasilievsky)学习,后来在该大学教授阿拉伯语,于1897—1900年间,他转赴巴黎求学。 P9

1912年,他回到圣彼得堡大学,担任教授(1917—1925年)。 P10

该书的俄文版本早自1917—1925年间就已经先后问世,是作为瓦西列夫在大学任教期间的基础教材。 P12

原书分上下两卷(正文计846页),共九章,附有拜占庭王朝世系表和皇帝年表,六幅地图及重要参考文献、索引等。 P13

值得特别注意的是,本书的第二章跨越了两个历史时期,即从君士坦丁时代到查士丁尼之前,这体现了迄今为止,世界拜占庭学者的一致意见,从君士坦丁时代到查士丁尼时代的前奏时期,是地中海世界从“古代的罗马”向“中世纪的拜占庭”过渡的重要时期。 P14

在所有这些对“主流”问题的描述中,作者还情有独钟地以浓墨重彩描述了“背教者朱利安”企图放弃基督教信仰,恢复传统罗马多神崇拜的失败,从而向读者昭示:基督教的胜利与传统多神教退出历史舞台,是时代发展的必然,不以任何精英的个人喜好为转移。 P15

读者只须阅读每章的这一部分,就会很明晰地掌握拜占庭文学-史学-艺术发展的基本脉络。 P16

而且,由于本书作者运用了不少阿拉伯作家和叙利亚作家的史料,有助于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探究这一时期的战争、和平、贸易交往和宗教斗争的程度和各时代的演进,更提供了深入了解和探究这一时期阿拉伯世界、中亚世界、黑海地区及欧亚草原突厥人的文明化进程及各族群历史发展主要脉络的重要资料。 P17

第一卷印刷于俄罗斯帝国的末日和第一次革命的早年,出版于1917年,标题是“拜占庭历史讲义”(十字军之前),没有注释。 P18

但在1945—1951年,其他更重要的出版物问世。 P19

这种忽视中世纪希腊文学的态度,由于人们为寻找希腊文手稿对东方的频繁访问,以及对希腊语言的全面研究而逐渐地发生了变化。 P21

17世纪早期,路易十三就将教会助祭阿迦佩图斯(Deacon Agapetus)给查士丁尼的教言由希腊原文译成法文。 P22

4杜康之。 P23

在杜康之去世前三个月,他发表了两卷本(对开本)《中世纪希腊文词典》(Glossarium ad scriptores mediae et infimae graecitatis),按照俄罗斯拜占庭学者V.G.瓦西列夫斯基(V.G.Vasilievsky)所说:“这部著作是无可比拟的巨著,编辑这样一部书说不定需要动用一群专业学者。 P24

5其他法国著作家。 P25

18世纪一些最先进的思想家没有对这一时期进行任何研究,就对中世纪希腊史进行了严厉的批评。 P26

例如,拿破仑一世在“百日王朝”时,于1815年6月对议会的讲话中说道:“帮助我挽救我们的国家吧,……我们不要仿效拜占庭帝国的模式,它受各处的野蛮人所压迫,成了后代的笑柄,因为在攻城槌击破城门时,它却沉湎于无谓的内争。 P27

他指出,在与后来胜利的阿拉伯人的斗争中,“希腊火”的发明,君士坦丁堡的商业繁荣,野蛮人在多瑙河地区的定居(他们保护着帝国反抗新的侵略),这些就是这一东方帝国得以长期生存的主要原因。 P28

瑞士成了他的第二故乡。 P29

这部历史的第一卷,由奥古斯都时期开始,出版于1776年。 P30

吉本是少数在文学界和历史学界同时享有显著地位的作家之一。 P31

关于518年以前,即到阿那斯塔修斯一世去世以前的史料,吉本在很大程度上使用的是他的一个优秀的前辈、法国学者提耶蒙特(Tillemont)于1692年出版于布鲁塞尔的驰名一时的著作《帝政史》(Histoire des Empereures)的资料。 P32

所有皇帝的个人历史和家庭事件,从希拉克略的儿子到伊萨克·安吉列时期的历史都被压缩在一章中。 P33

注24他不大懂希腊语,因此不得不依赖基本史料的拉丁文译本,而未能有鉴别地使用它们。 P34

他相信“通过研究各帝国衰落的原因,可以找出制止或至少延缓它们将来衰落的手段。 P36

1799年,他出生于英格兰,并在这里接受了初级教育。 P37

紧接着,又出版了两部近代和现代希腊史著作。 P38

(2)第二时期,是新体制下的东罗马帝国的历史,习惯上被称为拜占庭帝国。 P39

(5)1204年君士坦丁堡被占领,使新希腊国家在拜占庭帝国的东部行省得以建立,称为特拉布松(Trebizond)帝国。 P40

16英国历史学家弗里曼1855年对芬利的著作做了评价。 P41

早在19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他就发表了一些简明有趣的历史作品,例如,1843年在雅典出版的《几个斯拉夫部落在伯罗奔尼撒半岛的定居》(On the Settlement of Some Slav Tribes in the Peloponnesus)。 P42

他尤其关注他特别钟爱的时期,即反对圣像崇拜者的皇帝们统治的时期。 P43

——德国教授卡尔·霍普夫(Carl Hopf ,1832—1873年)是19世纪献身于拜占庭史研究领域的不知疲倦的严肃学者。 P44

霍普夫收集的手稿未全部发表;因此,在他的书中以这些材料为根据的部分,当然可以作为真正的原始材料。 P45

——G.F.赫兹伯格(G.F.Hertzberg)是研究古罗马古希腊的学者。 P46

20格雷戈罗维乌斯。 P47

”注41该书的第三卷出版于23年以后,题目是《从伊琳娜的倒台到瓦西里一世即位的东罗马帝国史》(A History of the Eastern Roman Empire from the Fall of Irene to the Accession of Basil I)(伦敦,1912年)。 P48

用“拜占庭帝国”这一词汇的史家们通常由于何时是“罗马帝国”的结束以及“拜占庭帝国”的开始而争执。 P49

公元800年,查理大帝在罗马加冕称帝。 P50

这样,罗马帝国的存在实际是自公元前1世纪延续到公元15世纪。 P51

注47柏里懂得俄语和其他斯拉夫语,因而,他使用并评价了所有俄罗斯及保加利亚关于拜占庭史的著作。 P52

24读一读这位德国学者在他的概要的结尾部分的声明是很有趣的。 P53

在政治事件中,作者仅仅选择那些有助于说明拜占庭文明的事件;在涉及历史人物及个别事件时,只选择那些能体现他的基本理论者。 P54

——《剑桥中世纪史》中有一部附有出色文献目录的拜占庭帝国的全史,该书第1卷涵括了从君士坦丁大帝到518年阿那斯塔修斯去世期间的历史,第2卷中的几章则写了从518年查士丁尼即位到破坏圣像者的历史,第4卷专写717—1453年的拜占庭历史与古代斯拉夫人、亚美尼亚、蒙古人和巴尔干国家历史的联系,但没有记载帕列奥洛格王朝的专章。 P55

1932年此书以法文出版了增订版,并附以插图和令人略感不足的地图。 P56

迪尔和马尔赛。 P57

迪尔与厄科诺摩合写1081—1204年的历史,居兰德负责1204—1453年的拜占庭史,格鲁塞写东方拉丁国家史。 P58

这是一部包括许多重要评论的可靠著作。 P59

28简明通史。 P60

不过,他所写的拜占庭历史比较有趣,因为它提供了大量的各方面信息。 P61

另一部简明的拜占庭史被收入E.拉维斯(E.Laviss)和A.兰鲍德(A.Lambaud)主编的多卷本通史中,书名是《自4世纪到当代的世界历史》(Histoire générale du IVe siècle à nos Jours)。 P62

该书是P.辛内伯格(P.Hinneberg)所编的《当代文化》(Die Kultur der Gegenwart)丛书的一部分。 P63

其第三章的标题是:“天使和宦臣”,而她的最后一章,即记载了第四次十字军征服之后的拜占庭概貌的那章,其标题是:“仲夏夜之梦”。 P64

克伦巴赫教授的这一著作是现存的研究拜占庭文献资料的最重要的参考著作。 P65

S.梅尔卡第(S.Mercati)为此写了一部很详细的评论,并指出了许多错误(《罗马与东方》杂志,VIII[1918],171—183)。 P66

德国籍院士。 P67

大体说来,历史只关注那些正处于舞台上,即那些正在有所作为的民族。 P68

但是,除此之外,仅仅由于我们是斯拉夫人这一事实,就使我们与拜占庭帝国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 P69

34总之,到20世纪初,俄罗斯学者们对于拜占庭研究的主要贡献是他们详细地调查研究并阐明了许多专门的、有时是极其重要的问题。 P70

他的专业是罗马文学,但他在大学教授罗马史,因此,在罗马古文物及帝国时代的罗马制度史方面做了许多工作。 P71

”在第三卷的前言中,作者又一次解释他写作这部拜占庭史的计划:“我的目的是根据对史料的直接研究,根据对拜占庭历史的各种期刊中大量出现的、当代研究者就这一时期的历史对各种个别问题的资料进行的研究,介绍一个连续的、年代准确的、尽可能完善的帝国生活图景。 P72

他于1928年在列宁格勒去世,终年83岁。 P73

注75乌斯宾斯基解释道,他的目的是为俄罗斯读者提供重要的材料,这些材料会帮助他清楚地认识一个仔细衡量并深思熟虑的体系。 P74

新的因素对东方的罗马帝国的改革施加了巨大的影响,使它逐渐带有拜占庭化的特征。 P75

关于阿拉伯人和伊斯兰教徒的论述是这方面的实例。 P76

它使读者接触到拜占庭时期的重要内政问题。 P77

39贝佐布拉佐夫。 P78

该期刊除了刊登大量文章和书评外,还包括一个关于拜占庭历史出版物的详细书目。 P79

另一种拜占庭杂志是《拜占庭》注83(Βυξαντ??),1909年由雅典拜占庭学会创刊。 P80

其中刊登的许多文章是十分有价值,十分重要的。 P81

他的著作的第一版发行于他去世13年以后。 P82

另一些有用的作品有阿尔多·阿尔伯托尼(Aldo Albertoni)所写的《有关意大利对拜占庭法律的研究综述》(Per una esposizione del diritto byzantino con riguardo all’Italia,伊莫拉,1927年),以及诺曼·贝恩斯在《拜占庭杂志》(XXVIII[1928],第474—476页)中的补充意见和H.V.威特肯(Wittken)所写《拜占庭时期对查士丁尼法典的发展》(Die Entewickling des Rechts nach Justinian in Byzanz)(哈雷,1928年)。 P83

对于拜占庭研究的其他领域的有关资料,例如,货币学、印章学和草纸学方面的信息,可见克伦巴赫的《拜占庭文献史》,也可见各种拜占庭专业期刊的文献目录。 P85

看起来,上述两个处于冲突中的、代表着完全对立观念的因素,似乎永远不会有调和的基础。 P86

在这一时期内,帝国的过去被否定了,有时是完全的否定,这势必会引起特别尖锐且难以渡过的危机。 P87

随后是一个时期的内战。 P88

历史学家们因此有充分理由根据他们自己的成见来回答这一错综复杂的问题。 P89

布克哈特写道:“人们时常企图深入君士坦丁的宗教观念中,然后描绘在其宗教信仰中可能发现的变化。 P90

46德国神学家阿道夫·哈纳克(Adolph Harnack)以不同的资料为依据,在其《基督教在1—3世纪的发展》(The Expansioin of Christianity in the First Three Centuries)注92一书中,得出了同样的结论。 P91

如果有人问,若没有君士坦丁,基督教会是否能够取得胜利?这样提问是愚蠢的。 P92

《罗马和罗马人史》(History of Rome and of the Roman People)的作者迪律伊(Duruy)在夸大君士坦丁的作用这一点上多少受到了布克哈特的影响。 P93

他很清楚,为了建立自己计划中的世界帝国,与教会结盟是至关重要的。 P94

注104H.格雷古瓦写道,政策,尤其是对外政策,总是优先于宗教。 P95

“他需要通过教会的统一而巩固帝国的统一。 P96

次日夜,基督在梦中来到君士坦丁面前,带着同样的圣物,并让君士坦丁制作一枚同样的十字架,带着它向他的敌人进攻。 P97

因此,为了报答朕的这一恩惠,他们必将为朕的国家,即他们自己国家的长治久安向他们的上帝祈祷。 P98

1891年,德国学者O.希克提出了没有人颁发过所谓《米兰敕令》的观点。 P99

然而,尼科米底敕谕并没有为某些史学家制造如下理论提供论据,注120该理论认为,在君士坦丁时期,基督教已被置于其他宗教之上,其他宗教则只是得到宽容,因此《米兰敕令》宣布的不仅是对基督教的容忍,而是基督教的至高无上。 P100

到君士坦丁统治末期,主教法庭的权限更为扩大:(1)主教的判决应视为终审判决,讼案中所涉及的任何年龄的人必须接受;(2)任何民事诉讼案件在审理的任何阶段都可转交主教法庭审理,而无视被诉讼方是否反对;(3)主教法庭的判决世俗法庭必须执行。 P101

注123自君士坦丁之后,在帝国内发展起了三个重要的基督教中心:早期基督教的罗马,位于意大利,但仍存在对异教的同情并在一定时期内持续着异教的传统;基督教的君士坦丁堡,在东方基督徒心目中迅速成为第二罗马;最后,是基督教的耶路撒冷。 P102

但在这一运动中,教会与国家关系这一新的因素出现了,这对后来的教权与俗权之关系极其重要。 P103

在远离埃及的地方,恺撒里亚的主教尤西比乌斯和尼科米底主教尤西比乌斯,都支持阿利乌斯的观点。 P104

第一次基督教主教公会议在皇帝诏令下于比提尼亚城市尼西亚召开。 P105

圣灵的光辉在上帝的指令下驱散了所有那些纷争、分裂和骚乱,即造成不和谐的致命毒剂。 P106

尼西亚信经的追随者被剥夺其教职并判流放。 P107

拜占庭较于卡尔西顿的优势,古人也十分了解。 P108

与此同时,东方吸引着皇帝们。 P109

”注144这就是说有某种神力在引导着他。 P110

60君士坦丁以其天才的洞察力认识到君士坦丁堡的地理位置在政治、经济及文化上的优势。 P111

这些改革并非是别出心裁的新东西,早在奥古斯都时期,罗马帝国就倾向于中央集权。 P112

61在托勒密埃及的基础上,后来又在萨珊波斯的影响下,罗马皇权发展到4世纪时几乎臻于完善。 P113

他的臣仆在被允准面圣时,必须先跪拜于地,然后才敢抬眼看他们的君主。 P114

尽管从原则上讲,两个奥古斯都有同等权力,但戴克里先作为皇帝有绝对的优势。 P115

而且,这些行省皆由那些只拥有行政权力的省督管辖。 P116

然而,应该强调的是,戴克里先为了保证他的权力足以应付行省可能出现的复杂情况,而把军事和行政权力严格分割;从他的时代以后,各行省的省督只拥有司法和行政权。 P117

君士坦丁大帝于337年去世。 P118

君士坦丁逝于340年,康斯坦斯逝于十年以后,于是康斯坦提乌斯成为帝国唯一的主宰,其统治一直延续到361年。 P119

狄奥多西原出身于帝国的西端(西班牙),是狄奥多西家族的第一个皇帝,该家族直到450年幼者狄奥多西去世前,一直占据皇位。 P120

于是,在450年,西班牙的狄奥多西王朝的男性血统继承结束。 P121

康斯坦提乌斯(337—361年在位)君士坦丁大帝的诸子在其父去世后共同治理帝国。 P122

在康斯坦提乌斯时期,教士们的豁免权得以扩大;主教们被免于接受世俗审判。 P123

背教者朱利安(361—363年在位)康斯坦提乌斯的继承者朱利安的名字,是同在帝国内复兴异教的最后努力紧密相连的。 P124

朱利安的早年生活是在莫大的恐惧和忧虑中度过的。 P125

这一理论目的在于通过符咒召集死人和鬼神(theurgy)来预测将来。 P126

当时,它是位于塞纳河一个岛上的小城市,一直被称为La Cité (城,拉丁语civitas),以数架木桥与塞纳河两岸衔接。 P127

71朱利安早已是一个热情的异教追随者,但他在康斯坦提乌斯去世之前,一直被迫隐匿自己的宗教信仰,直到他成为帝国的主宰后,才开始实现他复兴其热爱的宗教之神圣梦想。 P128

”朱利安对此大胆的议论不予理会,而继续供奉牺牲。 P129

”注182异教的这一胜利必然强烈地动摇基督教的地位。 P130

君士坦丁大帝的著名旗帜拉巴鲁,即军队所使用的军旗被取缔了,士兵们盾牌上的闪光十字架被异教的象征符号所取代。 P131

的确,迄今为止,有许多人被指控不去众神庙朝拜,而且,来自各方面的威胁恐吓是人们隐瞒其对众神的真正信仰的原因。 P132

自上述有关教育的法令颁布后,基督徒只能把他们的子女送到由异教徒任教的语法和修辞学校学习,然而,大多数基督徒避免这样做,因为他们担心在接受异教徒之教育一二代后,基督徒的青年一代又将变成异教徒。 P133

这些仓促创作的文学作品,不可能拥有任何真正的艺术价值,无一件能保存下来。 P134

而且,我恰像一个人在梦中看到幻象一样,在自己的头脑中想象着应该出现的仪程,有用作牺牲的牲畜、奠酒、颂神的唱诗团、香烟和围绕着神庙殿堂的年轻人,他们带着神圣的情感,穿着白色衣服。 P135

谁也不知道是什么人给了他致命的一击,后来,关于这一事故的各种传说流传开来。 P136

朱利安遗留下来许多著作,这使后人有机会更细致地了解他。 P137

因此,朱利安把他所有的注意力集中于居中的知识的太阳上。 P138

被驱逐的不同基督教派别均被免于惩罚而回到家乡。 P139

瓦伦斯在其征伐哥特人期间过早去世。 P140

自瓦伦斯去世后,特别在狄奥多西当选前帝位空缺的短暂时期,宗教争端又一次激化,有时还带有极为原始的形式。 P141

狄奥多西亦得面对如何确立他与异端和异教的关系问题。 P142

这次会议以第二次基督教主教全会著称。 P143

81第二次普世会议也规定了君士坦丁堡牧首(patriarch)与罗马主教(bishop)的地位的排序。 P144

注215?82狄奥多西的目标是成为帝国教会的唯一仲裁人。 P145

事实上,这导致许多异教神庙被关闭,其中一些当时已为政府所征用,另一些也几乎完全被毁坏,神庙中的所有那些丰富的艺术珍宝被狂热的基督教徒抢劫一空。 P146

393年,举行了最后一次奥林匹克竞技活动,而古典文化的其他遗产,如菲迪亚斯注221的雕塑作品宙斯像则从奥林匹亚迁至君士坦丁堡。 P147

哥特人于基督教时代之初即占据了波罗的海南岸,可能是于2世纪后半期,向南迁徙至今日南俄罗斯地区,原因尚属未知。 P148

在3世纪后半期,他们使用博斯普鲁斯王国的舰队从事一些海盗袭击,多次掠夺高加索和小亚细亚的富庶海岸。 P149

269年,克劳狄(Claudius)在纳伊苏斯(尼什)附近击败哥特人,所俘获的大批战俘,有些人被安置于军队,而另一些人则被迁至人烟罕至的罗马诸行省中作为隶农(coloni)定居。 P150

为了在他的人民中间传播《福音书》,他仿照一些希腊字母发明了哥特字母,并把《福音书》译成哥特语。 P151

这些蛮族被正式允许渡过多瑙河。 P152

此后,哥特人开始以一种和平的方式影响帝国的生活。 P153

第二届普世基督教会议由于宣布了尼西亚信经为基督教的主要形式,没有能实现教会统一。 P154

早在马其顿的亚历山大及其后继者时期,希腊文化的影响就远抵幼发拉底河和埃及。 P155

这本叙利亚文所写的书,可能是在北部叙利亚写成,是从希腊文翻译的。 P156

广大群众继续说他们的埃及民族语言(柯普特语)。 P157

这一新宠之飞黄腾达主要是由于他安排了阿卡第与欧多克希娅的婚事,她是在罗马军中服役的一个法兰克人军官的女儿。 P158

5世纪的异教历史学家佐西姆斯叙述了关于阿拉里克进攻雅典的传说:当阿拉里克以他的军队包围了雅典城墙时,看到身穿胄甲的女神雅典娜·普洛玛科斯注232和特洛伊英雄阿喀琉斯站在城墙前。 P159

他得到各类阿谀奉承者的支持。 P160

当务之急,是把那些(外族人)调离指挥岗位,并剥夺其元老资格;因为,古代罗马人所视之为最高荣誉的元老称号,由于外族人的影响而变得声誉扫地。 P161

如果哥特人不愿意接受这一安排,希奈修斯建议,罗马人应把哥特人从罗马领土上清除出去,让他们回到他们原来所居住的多瑙河彼岸。 P162

94哥特人在首都得到强有力的落脚点之后,开始成为帝国命运的主宰。 P163

约翰害怕安条克人民因热爱他们的传教者而阻止其离任,遂秘密地离开了安条克,前往首都。 P164

于是,他又一次被贬,他的追随者“约翰派”也受到严酷迫害。 P165

许多学者否定这一故事的可靠性,但没有多少实质性的理由;因为同样的事件在其他历史时期亦有发生,似乎没有足够的理由否定它。 P166

狄奥多西二世不是一个天才的政治家,他也没有特别的兴趣处理国家大事。 P167

他的朋友普利斯库斯(Priscus)随行,曾为这一使团的活动写了特别重要而全面的记录,描述了阿提拉的宫廷和匈奴人的许多风俗习惯。 P168

聂斯脱利对于他的反对者所施的迫害在教会引起了轩然大波。 P169

这一新的理论称“一性”(monophysites)或“一性派教义”,其追随者则为“一性教徒”。 P170

1005世纪以前,著名的哲学学园的故乡雅典,一直是罗马帝国“异教”教育的中心。 P171

注256学府将设31位教授职位,讲授语法、修辞、法学和哲学。 P172

其中第一部敕令集可回溯到戴克里先时期,可能包括了自哈德良至戴克里先时期的敕令。 P173

著名的、为西哥特人统治下的罗马臣民所定的《西哥特罗马法》(Lex Romana Visigothorum)只不过是《狄奥多西法典》和上述其他资料的删节本。 P174

博吉希奇和鲍布切夫认为,此即《阿拉里克节选本》。 P175

这堵曾经保护了首都免遭匈奴人进攻的安提米乌斯新城墙,至今仍残存于马尔马拉海以北至拜占庭皇宫的废墟之间,该皇宫即众所周知的泰克福尔·塞雷宫(Telcfour Serai)。 P176

狄奥多西由于幸运地选择了可信的官员,因而成就了伟大的业绩。 P177

利奥所发动的对汪达尔人的出海征伐,耗费了大量钱财和精力,却遭到了完全的失败。 P178

这时,一性派已成为胜利者。 P179

东方各行省的宗教骚乱及这些地区民族成分的混杂,为7世纪波斯人和阿拉伯人先后征服这些富庶、文明发达地区提供了便利。 P180

他的继位标志着一支新的蛮族势力在宫廷中排挤了日耳曼人势力,此即伊苏里亚人的势力,芝诺是这一极其野蛮的民族之一员。 P181

但这是不正确的。 P182

教会领袖也完全意识到这一严峻形势。 P183

教派的数量也增加了。 P184

他们享有特殊地位,激怒了首都人民。 P185

7世纪早期的拜占庭历史学家塞奥菲拉克特(Theophylact),则直接指出盖塔人即斯拉夫人。 P186

这些王国均屹立于原来属于罗马皇帝,即当时的拜占庭皇帝的疆土上。 P187

阿那斯塔修斯的宗教政策、维塔利安叛乱和内政改革。 P188

阿那斯塔修斯的一项十分重要的财政改革就是取消了人们憎恶的“金银税”(chrysargyrorn),这是一种用金银完税的项目(拉丁文称之为lustralis collatio,或用其全称lustralis auri argentire collatio)注280,这种税远溯于4世纪早期,征税对象是帝国所有手工业和专门职业者,甚至于奴仆、乞丐和妓女。 P189

城里所有的工匠沉浸在喜悦之中,到大教堂的庭院和所有的城市门廊中举行露天宴会。 P190

尽管这项新的征税体制相当可观地增加了国库岁入,但在后来的统治时期还是发生了变化。 P191

注289阿那斯塔修斯时期的经济状况对于他的第二个继承者查士丁尼的大规模活动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 P192

115这一时期的宗教问题分为两个阶段,至芝诺时期以前为“正教”时期,在芝诺和阿那斯塔修斯时期为一性派时期。 P193

政治和宗教之间不可避免的冲突是阿那斯塔修斯统治时期国内宗教骚乱的根源。 P194

”注291然而,在基督教时代前三个世纪内的争论,并没有解决异教文化和基督教的关系。 P195

注293在巴勒斯坦,当时的耶路撒冷尚未从提图斯统治时期的破坏中完全恢复。 P196

教父文学在4世纪和5世纪早期进入其发展的光辉时代。 P197

这一运动是诸如利巴尼奥斯的学生、安条克的宠儿约翰·赫里索斯顿(“金口约翰”)这样一批活动家领导的。 P198

尤西比乌斯写了许多神学和历史著作。 P199

在尤西比乌斯笔下,教会的历史成为殉道者和屠杀者的历史,并伴有许多恐怖和罪孽。 P200

而且,此书的写作特别采用了官方文件,这些文件很可能是在该书初稿问世以后插入的。 P201

他赴君士坦丁堡的使命及他的“论王权”演说,表明他对政治的关心。 P202

这一时期另一位特别重要的人物是女性哲学家伊帕蒂娅(Hypatia),她在5世纪早期被亚历山大城狂热的基督教暴民杀害。 P203

然而,它们显然是充满活力的。 P204

123以拉丁文写作的拉克坦提乌斯(Lactantius)是4世纪早期的北非基督教作家。 P205

124朱利安皇帝是4世纪文化生活中一个相当出色的人物,尽管他的生命很短暂,但他明显表现出了在文学各个领域的才能。 P206

注314这一观点并没有被学者们所接受。 P207

尽管他直到去世前都不是基督教徒,但他对基督教表现出了极大的容忍力。 P208

1264—6世纪是各种因素逐渐融合发展出一种被称作拜占庭的或东方基督教的新艺术的时期。 P209

”注319他也援引印度和中国的新疆地区对此问题做进一步的说明。 P210

”注322遗憾的是,长期以来,关于安条克艺术的资料甚为欠缺,只是在近期,人们对这一艺术之美及其重要意义才有了较深的了解。 P211

其中有萨洛尼卡的一些教堂,戴克里先在达尔马提亚的斯帕拉托的行宫(4世纪早期);罗马的圣玛利亚古教堂中的一些绘画(显然是5世纪末以来的作品);注328拉文纳的加拉·普拉奇迪陵和正教洗礼堂(5世纪);还有北非的一些遗址。 P212

查士丁和查士丁尼的名字与他们的斯拉夫血统紧密相关,常被许多学者视为历史遗案,其斯拉夫出身的说法源自修道院长塞奥菲鲁斯(Theophilus)所写的皇帝查士丁尼的生平。 P213

注331查士丁和查士丁尼可能是伊利里亚人或阿尔巴尼亚人。 P214

福卡斯是这一时期的最后一个皇帝。 P215

起初,人们惊讶于这位顽固坚持卡尔西顿信条、并在国内积极反对一性教派的、信奉正统基督教的查士丁尼,居然会支持一位一性教派的阿比西尼亚国王。 P216

注341查士丁尼与狄奥多拉的统治查士丁的继承者,他的外甥查士丁尼(527—565在位)是整个查士丁尼王朝统治时期的中心人物。 P217

她一直是忠实的妻子,而且对于国事有相当的兴趣。 P218

”但是,这种表面上的荣耀还有消极方面。 P219

作为基督教的皇帝,查士丁尼有责任在“不信者”(包括异教徒和异端)中间传播真的信仰。 P220

更重要的是,那些蛮族国王自己也支持皇帝的野心。 P221

查士丁尼自己也开始动摇;最后,他克服了一时的软弱,坚持原拟计划。 P222

”注353皇帝认为战争结束了,遂把贝利撒留和大部分军队撤回君士坦丁堡。 P223

这场战争的前十三年与汪达尔战争同时进行。 P224

注356“他的血染战袍和宝石头盔被交给纳尔泽斯,纳尔泽斯则把这些东西送至君士坦丁堡,置于皇帝脚下,以此证明,一直蔑视皇帝权力的人已经不复存在了。 P225

注359近期在西班牙已经发现了一些教堂和其他拜占庭建筑艺术的遗址,但价值不大。 P226

注362库斯鲁充分意识到波斯帝国西部边界诸省的重要利益,遂抓住了东哥特人求援时机,撕毁了“永久”和平协议,公开与拜占庭帝国对抗。 P227

换言之,波斯人未能在黑海沿岸取得可靠的据点;黑海仍由拜占庭帝国完全占有,这是一个具有重要政治经济意义的事件。 P228

在558—559年冬天,戈特里古尔人在其首领查波尔汗(Zabergan)率领下进入色雷斯。 P229

由于狄奥多拉的聪明才智及其活动能力,诺贝达人和他们的国王西尔克(Silko)皈依了一性教派,而且,这位皈服基督教的国王与拜占庭联手迫使布来米人接受了同一信仰。 P230

阿那斯塔修斯留下的资金肯定比普罗柯比欲使我们相信的数目要小,这笔钱在查士丁尼的事业中一定有极其重大的意义。 P231

”注376此外,他相信,是上帝赐予帝王以制定和解释法律的权力,因此,一位皇帝必须是立法者,他的权力来自上天。 P232

早在查士丁尼以前,人们就在这个方面做了许多工作。 P233

早在529年4月,《查士丁尼法典》(Codex Justinianus)就正式颁布了,它被分为10卷,收集了自哈德良皇帝以来至查士丁尼时期的敕令;它成为帝国的唯一权威性法典,从而取代了以前的三部法典。 P234

对于这一缺陷的质疑,发端于19世纪的一些著名法学家,他们对罗马的古典法律评价过高,因而对查士丁尼《法学汇纂》的评价十分苛刻。 P235

该版本取缔了529年的旧版,搜集了自哈德良至534年的法令。 P236

注387?146为了与这部新的法律著作相协调,法学教育活动也发生了相应的改革,采用了新的学习课程设置。 P237

尽管该法典在死刑判决方面有明显欠缺,在执法上也有许多弱点,但这部6世纪的巨型立法著作仍具有广泛的、不朽的意义。 P238

然而,现在人们所关注的,是查士丁尼的法典是否适应了他那个时代的需要,而且在多大程度上适应了这一需要。 P239

注394查士丁尼的宗教政策148作为罗马皇帝的继承者,查士丁尼认为,恢复罗马帝国是他的职责;同时,他希望在帝国内确立唯一的法典和唯一的信仰。 P240

他经常参加教义争论,对有争议的教义问题进行最后裁决。 P241

注399”查士丁尼的教会政策的基本目标在其统治初期是建立同罗马的密切联系;因此,他曾以卡尔西顿会议的护卫者身份出现,该会议的决议曾受到东方各行省的强烈反对。 P242

150雅典学园的关闭。 P243

人们的政治权利被剥夺。 P244

”注408君士坦丁堡牧首区已经交给了特拉布松主教安希姆斯(Athimus),他因其对一性教派的调和政策而著名。 P245

罗马主教和“不眠者”遇到了极为强大的对手。 P246

要劝说西方教会支持他,查士丁尼首先要取得罗马教宗的允许。 P247

但是,维吉利乌斯以种种理由予以回避,而且,所有决议都是在他缺席的情况下达成的。 P248

而这将带来新的更为严峻的矛盾。 P249

关于这方面的材料,主要来源于他的《新律》和吕底亚的约翰所写的论文《论罗马国家的政治》以及查士丁尼的同时代人普罗柯比所著《秘史》等。 P250

155竞技场各党派在拜占庭时期被称为吉莫(demes),它后来发展为代表一定政治、社会或宗教倾向的政治党派。 P251

如果这一点确凿无疑的话,156那么,拜占庭的竞技党作为一个社会因素,有它的新的和极为重要的意义。 P252

他们在查士丁尼统治初年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P253

起义被镇压了,阿那斯塔修斯的侄子被杀,查士丁尼再一次坐稳了宝座。 P254

查士丁尼时期关于埃及的类似资料也见于草纸文书中。 P255

查士丁尼首先将他的注意力转向帝国的财政方面,此时帝国的财政正受着特别严重的威胁。 P256

”注431行政官员们必须发重誓,忠于职守,与此同时,他们必须保证在其管辖的行省内完成税收任务。 P257

但是,在各行省集中领地和权力的企图,在查士丁尼时期并没有制度化。 P258

一位当时的作家评价道:“对于纳税人来说,外国侵略的到来也比国库官员的到来好对付一些。 P259

这场瘟疫自埃及传至巴勒斯坦和叙利亚,次年到达君士坦丁堡,然后传遍小亚细亚并穿越美索不达米亚进入波斯。 P260

最稀有的珍贵商品来自遥远的国度——中国和印度。 P261

鉴于生丝的生产过程中有许多困难,因此,生丝的价格以及在拜占庭市场上急需的丝织品价格时常涨至惊人的程度。 P262

他从青年时期即开始从商,但他对家乡的商业条件极不满意,遂进行了数次远程航行。 P263

”注442在该岛上常住的波斯基督教徒是信奉聂斯脱利派基督教的,并有他们自己的教会和修士。 P264

”但是,索帕特鲁斯却保持了沉默。 P265

如N.P.康达可夫所说:“除了拉文纳的镶嵌壁画外,科斯马著作中的微型画比当时任何其他的艺术遗产更具有查士丁尼时代的拜占庭艺术的特点,或者说,是他统治时期最辉煌的艺术成果。 P266

最终,查士丁尼未能开辟与东方进行直接贸易的新途径。 P267

注454普罗柯比在《论建筑》一书中写道:“如果我们将查士丁尼皇帝在这里建立的防砦之数量向那些住在遥远国度的人描述,而他们却没有机会亲自验证我的记载,我相信,这些防砦数量之多,在他们来看,一定是荒唐无稽,完全不可信的。 P268

查士丁二世时期的一位史学家、以弗所的约翰甚至认为,世界末日即将来临。 P269

突厥使者越过了高加索山脉,长途跋涉到达君士坦丁堡,在那里,他们受到了友好的接待。 P270

”注462提庇留和莫里斯时期的波斯战争对于拜占庭帝国是较为成功的,这一方面是由于莫里斯较为英明能干,同时,由于波斯发生了争夺王位的斗争,也有助于莫里斯在对波斯战争中据有优势。 P271

因此,有许多斯拉夫人开始定居于拜占庭各省中,并逐渐占据了半岛。 P272

后来,可能是害怕他们自己的同盟者,他们在其国王阿尔博因(Alboin)率领下,带着妻子儿女离开潘诺尼亚进入意大利。 P273

提庇留,乃至莫里斯更热心于试图与法兰克王希尔德贝尔特二世(570—595年在位)结盟,以劝诱他们与意大利的伦巴德人为敌。 P274

格列高利反对君士坦丁堡牧首采用“普世教会”的称呼。 P275

注472福卡斯显然十分高兴,因为随后他就禁止君士坦丁堡牧首领有“普世的”头衔,并宣布:“接受圣使徒彼得圣位的主教是所有教会的领袖。 P276

拜占庭在意大利的统治是以军事总指挥——总督(exarch)为核心,由他从其首府拉文纳指导所有行政官员的活动。 P277

非洲总督区的建立原则与它在拉文纳的先行者相同,也得到了拉文纳总督那样的无限权力。 P278

福卡斯被捕后遭到杀害。 P279

法尔梅赖耶在他的《中世纪莫里亚半岛史》(1830年)的第一卷中,写道:177欧洲的希腊民族已经完全灭绝了。 P280

埃瓦格留斯写道:“阿瓦尔人两次入侵至‘长城’边,攻克了兴吉都努(贝尔格莱德)、安奇阿卢斯和整个希腊,以及其他城镇和防砦,以火和剑毁灭了一切,与此同时,其军队的大部则在东方作战。 P281

注483?178在后来的著作中,法尔梅赖耶没有任何根据地把自己的理论使用于整个阿提卡半岛。 P282

关于斯拉夫人深入巴尔干半岛的最重要资料是上文提到的圣底米特里的《编年史》(Acta)。 P283

他不仅是杰出的历史家,而且是杰出的作家。 P285

它是对查士丁尼及其妻子专制统治的恶意诽谤,其中,作者不仅对皇帝夫妇予以恶言攻击,而且攻击贝利撒留和他的妻子。 P286

自普罗柯比以后,至7世纪早期,一系列历史著作先后问世,每一个历史学家都去续写他们前人的著作。 P287

”注490尽管如此,塞奥菲拉克特的作品还是记载了莫里斯时期历史的特别重要的资料,而且,作者也提供了关于6世纪末巴尔干半岛上的波斯人和斯拉夫人情况的特别重要的史料。 P288

吕底亚的约翰(John the Lydian)曾以其受过优良的教育而驰名,查士丁尼曾对他十分重视,竟然命他写一篇赞美皇帝的颂词。 P289

处于历史学家和编年史家之间的是米利都的赫西基乌斯(Hesychius of Miletus),从各方面的可能来看,他生活于查士丁尼时代。 P290

该编年史内容混杂,既有传说也有事实;既有重要史实,也有微不足道的小事。 P291

叙利亚的约翰所写的这本《基督教会史》是以一位一性教派信徒的眼光所写,因此它不仅揭示了许多有关一性教派教义基础的教义基础,还揭示了它的民族和文化背景。 P292

约翰·克里马库斯(John Climacus)长期隐居于西奈山上,写了一部著名的作品《天梯》(Scala Paradisi)注502。 P293

在某些方面,《精神的牧场》一书对于研究文明史有极重要的意义。 P294

草纸文书中提到了一个叫狄奥斯库鲁(Dioscorus)的人,他于6世纪生活于上埃及的一个小村庄阿芙罗狄托。 P295

虽然莫里斯皇帝表现出在学术上的极大兴趣,他的继承者福卡斯却显然停止了君士坦丁堡高等学府的学术活动。 P296

537年的圣诞节,皇帝亲自出席了圣索菲亚大教堂的竣工典礼。 P297

甚至在今天,人们仍可透过土耳其人在穹窿下部的涂盖层注512,看到生有双翼的高大天使。 P298

查士丁尼在首都建立的第二所著名教堂是圣使徒教堂。 P299

最重要的是该建筑开始向外国建筑家和学者们开放。 P300

在此,我们且不谈加拉·普拉西狄亚和狄奥多里克时期的早期遗址,而只简要地讲述一下查士丁尼时期拉文纳的艺术遗址。 P301

注518拉文纳的圣维塔利教堂是研究查士丁尼时期艺术成就的最有价值的资料。 P302

概观查士丁尼之长期的、多变而复杂的统治,可以看出,就他所计划的主要方面而言,他没有达到预期的结果。 P303

他写道,希拉克略家庭与著名的亚美尼亚家族阿尔萨息斯(Arsacids)家族有亲缘关系。 P305

注525685年,随着君士坦丁四世的去世,希拉克略王朝的盛期宣告结束。 P306

拜占庭帝国从695年起普遍存在的混乱状态,直至717年著名的统治者利奥三世登基才结束。 P307

195611年,波斯人开始进攻叙利亚,占领了拜占庭东方省的主要城市安条克。 P308

至于给欧洲带来了大量掠夺物和许多历史后果的十字军的入侵,在耶路撒冷城的历史上引起的只是麻烦、混乱和衰落。 P309

可能在618年或619年,亚历山大城失陷。 P310

以夺回“真十字架”和圣城耶路撒冷这一附带目标的对波斯战争,采用了宗教战争的形式。 P311

他派人给君士坦丁堡送去一份长长的自鸣得意的声明,描述了对波斯人战争的成功,宣布战争的结束和他取得的辉煌胜利。 P312

注545有趣的是,希拉克略对波斯人的胜利,在《古兰经》中也有提及:“希腊人曾在近东领土上被波斯人打败,但是在失败后的几年内,他们又反过来把对手打败。 P313

4世纪时,该王衔在拜占庭帝国讲希腊语的地方流行,但是并没有把它当成一种正式的头衔。 P314

萨拉森人还歼灭了一些前去救援的军队。 P315

它类似于那些为防御日耳曼人进攻而沿多瑙河边界建立的著名的罗马防线(limes romanus),注555当然,其规模小于罗马防线。 P316

它曾被运往俄国,保存在列宁格勒的修道院里。 P317

在古阿拉伯的各个部落间的相互关系中,敌意和傲慢是两个居支配地位的因素。 P318

处于第二重要地位的是叶斯里卜(Yathrib)注562,即后来的麦地那,位于更北的地方。 P319

”注563?203在麦加,阿拉伯人有足够的机会了解基督教和犹太教,在它们的影响下,甚至早在穆罕默德之前,麦加已有一些人受到与枯燥乏味的旧的宗教习俗截然不同的宗教思想的鼓舞。 P320

他开始先在自己家族的小范围内传道。 P321

他发展了其宗教的主要原则,采用了某些宗教仪式,巩固了自己的政治地位。 P322

摩西和耶稣基督都被视为先知,耶稣是仅次于穆罕默德的一位先知;但是伊斯兰教的教义宣称两者都没有穆罕默德伟大。 P323

注566规定的要求可以归纳为五点:(1)立誓信奉唯一神安拉和他的先知穆罕默德;(2)按规定的时间严格遵守规定的仪式,进行规定的祈祷;(3)献纳一定金钱供应军队和穆斯林社会的慈善费;(4)在莱麦丹月实行斋戒;(5)到麦加的克尔白朝圣(这种朝圣阿拉伯语称为“哈吉”[haji])。 P324

注569穆罕默德在世时,并不是整个阿拉伯半岛都追随他。 P325

注571在中世纪西欧的观念中,伊斯兰教并不是另一种宗教,而是基督教的一派,其教义与阿利乌斯教派相似;甚至中世纪晚期的但丁,在他的《神曲》中仍认为穆罕默德是一位持异端者,称他是一位“播种流言蜚语和分裂教会的人”(Seminator di Scandalo e di scisma[《地狱篇》,XXVIII,31—36])。 P326

《古兰经》谈到安拉对其他信仰的宽容:“如果神愿意,他将使人民形成一个统一的宗教社会。 P327

另一方面,由于拜占庭中央政权向一性教派做出了某些让步,西部行省的一部分正教徒也对政府的政策不满,7世纪时尤为突出。 P328

从军队的数量上看,拜占庭军队可能是足够强大,但军队的普遍组织结构不佳。 P329

210拜占庭和阿拉伯的历史学家都大大地夸张了双方军队的数量,实际上交战双方的军队并不太多。 P330

哈里发欧麦尔时代,阿拉伯人对拜占庭领土的征服最为重要。 P331

与此同时,阿拉伯人对美索不达米亚和波斯的占领,结束了阿拉伯人对亚洲进行征服的第一个时期。 P332

他们在小亚细亚近岸处击败了由拜占庭皇帝亲自统率的舰队,夺取了罗得岛,毁掉了岛上著名的阿波罗巨像,注589其势力伸展到克里特岛和西西里岛,威胁着整个爱琴海,且显然指向拜占庭帝国的首都。 P333

例如,一些历史学家,像格尔泽便认为,拜占庭帝国领土的严重丧失甚至间接地对帝国有益,因为这使它摆脱了外民族的成分,而且“仍然承认拜占庭皇权的小亚细亚和巴尔干半岛的部分居民,形成了语言和信仰完全同质的和稳固可靠的忠诚民众”。 P334

后者继位,开始建立新的倭马亚王朝,新任哈里发确定大马士革作为这个帝国的首都。 P335

注595阿拉伯舰队攻占君士坦丁堡的所有企图都归于失败。 P336

阿拉伯人控制了叙利亚之后,马尔代特人向北撤退到阿拉伯与拜占庭的边境处。 P337

216研究阿拉伯语言和文化如何迅速和深入地传遍整个西班牙这一课题,是特别有意义的。 P338

从此之后,埃及开始了把柯普特语著作翻译为阿拉伯语的时代。 P339

10世纪的阿拉伯历史学家和地理学家马苏第(Masudi)说,在阿拉伯人统治下的所有四座圣山——西奈山、何烈山注602,耶路撒冷附近的橄榄山和约旦山(他泊山[Thabor])仍掌握在正教手中,只是一性教派和其他的“异端教派”(包括伊斯兰教徒)逐渐地从正教那里借用了耶路撒冷的圣殿和圣地。 P340

”注605尽管伊斯兰教在柏柏尔人中迅速传播,但基督教仍存在于他们中间,甚至在14世纪时,我们还听说北非存在“一些小范围的基督教‘孤岛’”。 P341

属于当年奥普西奇翁军区比提尼亚省斯拉夫人军事移居地的一枚印章被保存至今。 P342

保加尔人的游牧部落曾使君士坦丁四世忧心忡忡。 P343

注613可是,不幸的是,由于涉及这一时期的原始资料非常缺乏,对这些东西无法做出恰如其分的估价和阐释,人们只能进行假设和推断。 P344

另一方面,北部边界兴起了保加利亚王国,巴尔干的斯拉夫人也逐渐向拜占庭首都和爱琴海沿岸方向推进并进入希腊。 P345

而伦巴德人又占据着意大利的大部分领土。 P346

从后一个希腊单词“θ?λημα”而来,这派被称“为Monotheletism”,即“一意派”,这是历史上众所周知的名称。 P347

希拉克略的主要目的是想调和东方一性教省份与正教的关系,可是在《信仰告白》于638年发布时,叙利亚、巴勒斯坦和美索不达米亚的拜占庭领土已经不再属于拜占庭帝国,它们已经被阿拉伯人占领。 P348

在罗马拉特兰宗教会议上,教皇马丁当着希腊教士代表的面,谴责“最渎神的《信仰告白》(impiissima Ecthesis)”和“错误的《信仰诏示》(Scelerosus Typus)”,并宣布,凡与起草这两个法令文件有关的人员均犯有异端罪。 P349

第六次全基督教主教公会议与宗教和解虽然一意派已失去它的政治意义,但它仍在人民中间起到了分化离间的作用,甚至在《信仰诏示》禁止讨论此类问题之后仍是如此。 P350

拜占庭与罗马的和好,是通过与东部各省的一性派和一意派居民坚决划清界限才取得的。 P351

教宗的传记作者说:他头戴皇冠,匍匐在教宗的脚下,吻了他的脚。 P352

虽然该书没有提供数量可观的有关7世纪军区体制的资料,但它将该体制的开端与希拉克略的名字联系在一起。 P353

中央政权着眼于建立更有效地应对外来敌人的防御体系,试图以其边境行省的强大军事权力机构保障领土的统一。 P354

布莱耶尔支持这一观点。 P355

第三个军区起着阻止外来的敌人、保护首都的作用。 P356

战胜波斯人的辉煌胜利,使叙利亚、巴勒斯坦和埃及回归拜占庭,这些行省急需整编。 P357

整个帝国一片混乱,四处兵变。 P358

这一时期毫无生机的主要原因,必须从拜占庭帝国的政治局势方面寻找。 P359

这部著作因涉及基督教作家特别喜爱的主题而流传到拜占庭帝国境外。 P360

由于它们受到7世纪宗教会议的谴责,早已被毁掉,其方式如同人们毁灭一性派作品一样。 P361

”注642遗憾的是,马克西姆斯没能留下其观点的系统性论述,因此,这些观点必须从他的大量著作中挑选出来。 P362

与大多数圣徒传记作者不同,莱昂提乌斯是为广大民众撰写《圣徒传》,因此他的语言中反映了民间口语的极大影响。 P363

然而,在19世纪末,出现了一种观点,认为利奥三世并非伊苏里亚人,而是叙利亚人。 P364

利奥四世的妻子是出生于雅典的希腊女子,名字也叫伊琳娜。 P365

尼斯福鲁斯登上了皇位。 P366

首都受到了全面的围攻。 P367

马什拉马的名字至今仍与一座清真寺联系在一起。 P368

”注662732年,即围攻君士坦丁堡失败后十四年,阿拉伯人从西班牙向西欧的推进被查理·马特——软弱的法兰克国王的宫相——在普瓦提埃成功地阻止了。 P369

因阿克罗伊农战役产生了与穆斯林有关的突厥民族英雄、穆斯林圣战勇士(加齐)赛义德·巴图(Saiyid Battal)的传奇。 P370

保加利亚人不久前在多瑙河下游获得一个要塞后,首先是要保护自己的政治生存,顶住拜占庭对于阿斯帕鲁奇已获得的成就进行破坏的企图。 P371

注665他对保加利亚人进行了不懈的战争,构筑了许多对付保加利亚人的堡垒。 P372

同一时期,还必须注意到,由于瘟疫的袭击和皇帝为复兴君士坦丁堡而向首都移民,一些地区人烟稀少,斯拉夫移民则在此间定居,形成新的定居点。 P373

241利奥三世充分认识到这一需要,将编纂法典的任务交给一个由他亲自挑选的人员组成的委员会。 P374

极少数人能够理解这些希腊文的翻译和注释。 P375

例如,其婚姻法引进了更为高尚的基督教观念的内容。 P376

243饶有趣味的是,利奥和君士坦丁制定的《法律选编》,后来成为东正教(尤其在俄国)法律集的一部分。 P377

因此,只能依赖书中的线索,即评估其内容和文字,或将其与别的相类似的文件相比较,以确定其发布的时间。 P378

一些学者认为属于利奥三世时期。 P379

注690该观点可能会使人们误以为在7—8世纪农奴已经完全被废除,而事实并非如此。 P380

除了关于斯拉夫人定居拜占庭帝国的一般叙述,这些学者还以小自由农民和农村公社的观念在罗马法中属于外来因素这一事实,作为支持其理论的主要根据。 P381

阿什布尔内先生断言,这类相似只证明了不需要任何证据的事实,即同一时代的立法者使用同样的语言。 P382

目前,《罗得法》源出于《法学汇纂》,并与《法律选编》有关这一点已经被扎哈利亚·冯·林根塔尔所认可,可是并没有被学者们普遍接受。 P383

《海洋法》编纂的时间,只能大概确定。 P384

——由芬利始,大多数学者认为,由7世纪开始形成的各行省的军区制之组织的完善是在8世纪,有时特别提出是在利奥时期。 P385

注709这样,约当9世纪初,小亚细亚便有五个军区。 P386

对破坏圣像者怀有敌意的编年史学家将这一命令同埃及法老对犹太人的政策相比较注712。 P387

其中特别有价值的是著名的神学家和教会圣歌作者约翰·大马士革(即大马士革的约翰)的三篇著名的《反对蔑视圣像者的论文》。 P388

破坏圣像的皇帝们试图剥夺教士手中的对公众教育的权力。 P389

伦巴德认为,这次宗教改革与政治变革平行发展,但有它本身的历史。 P390

可是,原始资料的令人遗憾的欠缺,始终是人们清楚认识这一问题的障碍。 P391

4世纪,当基督教获得合法地位,后来又成为国教后,教堂中开始以圣像作为装饰物。 P392

”注725格列哥利一世和另外一些人认为,圣像是一种对民众普及教育的手段。 P393

”注729破坏圣像运动的主要中心之一是小亚细亚的一个中部行省弗里吉亚。 P394

他说:“请注意,在今天的俄国(即1907年)的广阔土地上分散着1.2亿人口,却只有大约40 000人是修士或修女。 P395

利奥三世在写给教宗格列高利二世的信中讲:“我是皇帝,也是教士。 P396

利奥三世对偶像崇拜采取的敌对行动引起了强烈的反抗,君士坦丁堡的牧首哲曼努斯和罗马教宗格列高利二世坚决反对利奥皇帝的政策。 P397

”注738有人认为,8世纪的破坏圣像运动并不是以破坏圣像开始,而是把圣像置于高处,使虔诚的教徒无法对它们实行崇拜,这一说法不能成立。 P398

圣像崇拜者的著作中称他为“多头恶龙”、“修道制度的残忍迫害者”,是“艾哈伯和希律”注739。 P399

后来,这些事实被认为是否定这次会议,宣布会议决定无效的充分根据。 P400

”结尾是赞词:“愿新帝君士坦丁、最虔诚的皇帝益寿延年!……愿最虔诚的和最正统的(皇后)益寿延年……是你们制定了神圣的第六次全体基督教主教公会议的信条,是你们破坏了所有的偶像。 P401

在对这些圣像画(镶嵌画和壁画)和雕像的破坏中,许多价值连城的艺术珍品被毁坏。 P402

”注749显然,塞浦路斯是皇帝处罚那些不服从他的修士们的流放地之一。 P403

伊琳娜是雅典人,以热衷于崇拜圣像而著称。 P404

罗马教宗哈德里安一世接到了邀请,派出他的使节出席这次会议。 P405

会议还禁止男女混居的修道院的存在。 P406

在中世纪人们的观念中,罗马帝国是唯一的帝国,因而,以前几个世纪出现两个或两个以上的皇帝时,都被看作是两位皇帝共治一国。 P407

……第二位是尊贵的和世俗的第二罗马帝国的领袖,但据传说,这位皇帝被他自己的臣民、而不是外国人如此邪恶地剥夺了皇位注757。 P408

查理的加冕事件必须从当时人的立场上分析,即从当事者查理大帝和教宗利奥三世自己的看法来认识它。 P409

关于上述观念的重要证据,见于涉及公元800年及其后若干年的西方编年史中,在那些编年史中,人们根据拜占庭皇帝的年代来记叙历史事件,查理的名字恰好列于君士坦丁六世之后。 P410

由于预见到这一复杂情况,查理开始与伊琳娜谈判,意欲同她结成姻缘,并希望“因此而将东方和西方的各行省统一起来”注765。 P411

东西方两个帝国都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 P412

德国人认为,他是“据有帝位的最伟大的人物之一”注769,他清楚地了解“在上层和下层进行激烈改革的必要”,是“用铁血手段恢复帝国的人物,一位伟大的军事天才”注770。 P413

因为,无论他们是多么虔诚,他们所推行的政策毕竟给帝国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混乱。 P414

但是,最近绝大部分的研究表明,该时期并非仅仅是尾声,也不仅仅是一个序曲。 P415

他出生于朗伽巴的希腊人家族,因迎娶了尼斯福鲁斯一世的女儿、不幸的斯陶拉希乌斯的姐姐普罗科庇娅(Procopia)而进入宫廷。 P416

但是,近来,H.格雷古瓦提出了强有力的论据来恢复迈克尔三世的名誉。 P417

这位使者写道:“从我走上宫殿后一直到离开那里,只有一位翻译在说话,皇帝听着,或点头或摇头表示赞成或反对。 P418

——9世纪时,拜占庭帝国和阿拉伯人之间的敌对关系几乎持续不变。 P419

但是,穆斯林舰队在地中海上的行动则使他们占领了克里特岛、西西里大部和南意大利的数个重要据点,这却是具有特别重大意义的。 P420

东方的阿拉伯人显然十分关注这次起义的发展。 P421

这些保加利亚人在其国王奥穆尔塔格(Omurtag)的率领下,出人意料地出现在北方,打败了自陆上包围君士坦丁堡的起义军队。 P422

注788此后的几年,塞奥菲卢斯没有取得重大的胜利。 P423

他想利用自己的军事力量有效地抗击阿拉伯人进攻的希望完全落空,乃至害怕失去自己的首都,于是转而向西方去寻求援助。 P424

注794罗斯人第一次进攻君士坦丁堡。 P425

注798与西方的阿拉伯人的斗争。 P426

279对于拜占庭帝国来说,更严重的损失还是西西里的丧失。 P427

从西西里进入亚平宁半岛的南端有两个小的半岛:位于西南部的一个是古代著称的卡拉布里亚(Calabria),另一个是位于西北的布鲁提乌姆(Brutium)。 P428

前来支援拜占庭皇帝的威尼斯舰队,在塔兰图姆遭受惨败。 P429

——9世纪初,保加利亚的国王是克鲁姆(Krum),他是一个能干的勇士和英明的组织者,而且事实证明,他是拜占庭帝国特别危险的敌人。 P430

同年,当亚美尼亚的利奥五世登上拜占庭的皇位之后不久,克鲁姆对君士坦丁堡发动了进攻,包围了这座城市,如一则史料所记载,他的目的是“将他的长枪插在金门(即君士坦丁堡城墙)上”。 P431

Th.I乌斯宾斯基断言:“毫无疑问,基督教很早便在保加利亚人中开始传播……甚至早在8世纪,其诸王公的宫廷里就有许多基督徒。 P432

鲍里斯向希腊的教士或拉丁教士提出的请求并不标志着他想皈依正教或大公教会。 P433

迈克尔一世朗伽巴在位称帝只有一段很短的时间(811—813年)并不断受到大牧首和修士们影响。 P434

815年,第二次反对偶像崇拜的宗教会议在君士坦丁堡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召开。 P435

破坏圣像第二时期的斗争只持续了大约三十年(815—843年),从时间上看,与长达五十年的破坏圣像第一时期的斗争相比要短得多。 P436

”注816其他时代的人称利奥是“令人生畏的蛇”,称他的统治时期相当于“严冬和浓雾”。 P437

迈克尔二世的继承者,即最后一位破坏圣像的皇帝塞奥菲卢斯,是一位十分精通神学理论的人,他特别因其热情崇拜圣母玛利亚和圣徒而闻名,他也是一些教会颂歌的作者。 P438

柏里还认为,在整个破坏圣像运动的第二时期,对圣像的崇拜活动在希腊和小亚细亚的诸海岛和沿岸地区仍然十分繁荣。 P439

注824在近东,破坏圣像运动第二时期的结束是以9世纪的三位东方主教,即以亚历山大的克里斯托弗(Christopher)、安条克的乔布(Job)和耶路撒冷的瓦西里的名义所联合发表的声明为标志的,该声明宣布要保护圣像。 P440

对圣像崇拜者的斗争引起了国内的动乱,削弱了帝国的政治实力。 P441

289破坏圣像运动在这一时期的艺术生活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 P442

站在伊格纳修斯一边的罗马教宗尼古拉一世也受到邀请,但他只派出他的一个使者赴会。 P444

今天我们所知道的只是零星地保存在反对破坏圣像者的著作中,他们所引证的内容是出于反驳的目的。 P445

尽管狄奥凡尼在分析历史事件和人物方面十分清楚地表达了正教的观点,而且在叙述有关史实方面往往带有偏见;但他的著作仍然有较高的价值,这不仅是由于它收录了更早时期的资料(其中一些资料今已失传),而且,作为破坏圣像运动时期的同时代人,它比其他任何拜占庭的编年史都更多地记载了这一时期的事件。 P446

注835最后,另一位反对破坏圣像运动的坚定斗士、修士乔治 ·哈马托鲁斯(George Hamartolus)也留下了一部世界编年史,其记载的时间上溯至亚当时期,下至842年皇帝塞奥菲卢斯之死,即圣像崇拜的最后胜利。 P447

哈马托鲁斯的手稿原文在后来的几个世纪中多次被修改和补充,因此,传下来的手稿文字十分复杂混乱,乃至于该著作中哪些内容是可靠的原始记载竟成为拜占庭比较语言学研究中最为困难的问题之一。 P448

”注841关于保护圣像崇拜的文献资料卷帙浩繁,对后来的一位作者的著作产生了深刻的影响,这个人一生都在已经不属于拜占庭的领地上度过,他就是大马士革的约翰(John Damascene)。 P449

他所写的用于复活节弥撒礼的布道词特别庄严,歌词表达了在基督耶稣战胜了死亡和地狱时,其信徒们无比喜悦的心情。 P450

他是著名的君士坦丁堡修道院的住持,该修道院于君士坦丁五世时期衰落,但在狄奥多尔任住持时期复兴。 P451

破坏圣像第二时期的最后两位统治者在位时期文化上的代表是以拜占庭时期唯一的天才女诗人卡西娅(Kasia)的创造性活动为标志的。 P452

注848这所高等学府就坐落在宫廷中;它的主修课程是异教时期即被纳入教学设置、后来被拜占庭和西欧的学校所接纳的七门课程。 P453

297在佛提乌的作品中,当以《图书集成》(Bibliotheca,人们通常称其为《千卷书集》[myriobiblon注851])最为重要。 P454

这一文学运动自9世纪中期以来就十分明显,在首都君士坦丁堡尤其如此,而巴尔达斯建立的大学就是这一运动的典型代表。 P455

在这件事情上,塞奥菲卢斯是将科学“视为一种应该保守的秘密,就像希腊火的制造一样,并认为,用文化去启蒙蛮族人是愚蠢之举”。 P456

人们经常强调,在艺术领域,破坏圣像时期仅仅留下了消极的后果。 P457

这部最古老的鎏金装饰诗篇现保存在莫斯科注858。 P458

第二时期较短,从1025年到1056年,即该王朝家族的最后一位成员皇太后狄奥多拉去世的那一年。 P459

1081年,随着科穆宁(Comneni)家族的第一个皇帝夺取了帝位,帝国重新获得力量,内部秩序重新稳定,学术及艺术活动再度繁荣。 P460

近年来学者们已确定瓦西里出生在马其顿的卡里奥波利斯(Charioupolis)城。 P461

直到约翰·齐米西斯死后,罗曼努斯二世的两个儿子,即绰号为保加利亚人屠夫的瓦西里二世(Bulgaroctonus,Bulgar-Slayer,976—1025年在位)和君士坦丁八世(976—1028年在位)才开始成为帝国的统治者。 P462

继8世纪末9世纪初著名的伊琳娜女皇统治之后,佐伊和狄奥多拉的统治成为拜占庭历史上第二个、也是最后一个女人执政的实例。 P463

然而,尽管在瓦西里一世统治时期拜占庭帝国同阿拉伯人的斗争几乎一直没有间断,但它却并没有能充分利用这些有利的外部条件。 P464

他讲道,在围困期间,饥饿困扰着这座城市,居民们不得不吃草、兽皮、骨粉,甚至于尸体,大饥饿导致大瘟疫,许多人因此丧生。 P465

在战争期间,马扎尔人(匈牙利人)第一次出现在拜占庭的历史记载中。 P466

在这场劫难之后不久,拜占庭帝国才开始加强了对萨洛尼卡城的防卫。 P467

仅仅由于此,即使我们有不同的生活习惯、方式和宗教,也必须像兄弟般相处。 P468

约10世纪中期,库尔库阿斯在阿拉伯属的亚美尼亚取得许多胜利,并收复了上美索不达米亚的许多城市。 P469

”注879君士坦丁·波菲罗杰尼图斯统治后期主要是与赛伊夫-阿迪-道拉进行殊死的斗争。 P470

注882随后,尼斯福鲁斯·福卡斯在帝国东方同赛伊夫-阿迪-道拉的斗争也取得了同样的胜利。 P471

尼斯福鲁斯侵入叙利亚之后不久就将安条克包围起来,但他看到这一围困显然要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就留下军队回到了首都。 P472

穆斯林从未受到过如此的屈辱,乞里奇亚和叙利亚的一部分以及安条克被拜占庭夺回,大部分领土置于帝国宗主权的控制之下。 P473

只有在这时,约翰·齐米西斯才得以转过身来处理东方问题。 P474

”注892然而约翰·齐米西斯最后的伟大征服并没有使被征服行省合并起来,他的军队返回安条克,这里成为10世纪晚期拜占庭军队在近东的主要基地。 P475

尽管瓦西里同哈里发哈希姆达成了正式的和平协议,但后者仍然时常实行残酷迫害基督徒的政策,这无疑使作为基督教皇帝的瓦西里深感懊恼。 P476

瓦西里二世死后,帝国陷入混乱,使得穆斯林敢于发动一系列进攻,并在阿勒颇地区取得特别的成功。 P477

注899?313尽管乔治·马尼阿西斯在几次战斗中都取得了胜利,但帝国对西西里的收复计划并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的结果。 P478

按照一位历史学家的观点来看,亚美尼亚在政治上划分为“东、西两部分,导致在拜占庭和伊朗不同统治下的亚美尼亚人的生活在文化上产生分化”。 P479

注902这清楚地表明,皇帝和哈里发都希望同巴格拉提王朝的阿舍特建立反对另一方的联盟。 P480

该王朝的最后一位统治者被带到君士坦丁堡。 P481

鲍里斯国王甚至送他的儿子西梅恩到君士坦丁堡接受教育。 P482

牧首也曾试图威胁西梅恩,告诉他帝国将同罗斯人、帕齐纳克人、阿兰人和西突厥人,即马扎尔人和匈牙利人结盟。 P484

318923年或924年,罗曼努斯·雷卡平和西梅恩在君士坦丁堡城下举行了历史上著名的会晤。 P485

西梅恩时代的“大保加利亚”在彼得统治下因内部纷争而分裂。 P486

瓦西里二世同萨穆尔的长期斗争对拜占庭帝国不利,因为拜占庭的主要军力都在东方。 P487

据罗斯编年史家记载,智者利奥六世统治期间,罗斯大公奥列格(Oleg)在907年率水军出现在君士坦丁堡城下,在大肆掠夺该城市郊并杀了许多人之后,奥列格迫使拜占庭皇帝同他谈判并达成协议。 P488

3211912年,一位美国犹太学者舍赫特(Schechter)将10世纪有关卡扎尔人-罗斯人-拜占庭人关系的犹太文中世纪零散资料编辑起来并译成英文。 P489

注926拜占庭皇帝对伊戈尔的备战规模感到恐慌,遂派自己的最好的一些贵族(boyars,波雅尔)担任使节去伊戈尔和帕齐纳克人那里,送给他们贵重礼物,并承诺伊戈尔将给他与奥列格所获的同样数量的年贡。 P490

反对瓦西里的起义领袖巴尔达斯·福卡斯几乎赢得了整个小亚细亚的支持并逼近首都;与此同时,帝国北部行省则处于保加利亚人入侵的威胁之中。 P491

注930这是中世纪史上罗斯人对君士坦丁堡的最后一次进攻。 P492

在随后的历史发展中,帕齐纳克人与塞尔柱人的亲缘关系是极其重要的。 P493

”注932显然在11世纪中期以前,帝国并没有理由畏惧帕齐纳克人,但到了11世纪中期,当他们越过多瑙河以后,形势就变得危险了。 P494

拜占庭皇帝组织了一次征讨,但导致全军覆没。 P495

因而,直到9世纪后半期,800年的加冕结果仍然是一个敏感事件。 P496

随着10世纪拜占庭在南意大利影响的增强,希腊修道院和教会的数量也显著增加,其中有一些成为后来的文化中心。 P497

328两个帝国决裂了,奥托一世入侵了阿普利亚行省。 P498

奥托三世毫不掩饰他对德意志人的粗俗下流的仇恨,梦想恢复古代的罗马帝国,以罗马城为其首都。 P499

但是,梅勒斯与诺曼人联军在坎尼附近被击败,该地由于汉尼拔在第二次布匿战争的胜利而享有盛名。 P500

瓦西里一世希望通过这一措施巩固他非法夺来的帝位。 P501

在罗马会议和后来于869年在君士坦丁堡举行的有教宗代表出席的宗教会议上,佛提乌被革职,他的同党与他一起被逐出教门。 P502

据一位历史学家,这次会议是“自卡尔西顿会议以来仅见的一次在整体上看都是真正庄严的事件”注943。 P503

佛提乌并没有终生占据牧首一职,886年,他的学生利奥六世继承瓦西里一世的帝位后,佛提乌被迫离职并于五年之后去世。 P504

据一位历史学家说:“佛提乌最高尚的品质都在他的学生尼古拉斯·米斯提克斯身上表现出来,后者比任何人都更加努力地效仿佛提乌所体现的理想模式。 P505

支持尼古拉斯·米斯提克斯的一派反对这次会议对皇帝的第四次婚姻的认可,并谴责新的牧首优西米乌斯。 P506

双方对会议的决议都很满意。 P507

注959当这位具有苦行倾向的皇帝同年轻漂亮的狄奥凡诺结婚时,许多拜占庭人都深感吃惊,因为新娘是罗曼努斯二世的寡妻,且名声不好。 P508

注961?336这一苛刻的法令必然在宗教感极强的人们中间引起强烈不满,因而未能强行维持很长时间,而且实施时也并不完善。 P509

这一措施成为促使教宗与拜占庭帝国分裂的众多原因之一。 P510

齐米西斯调查了这一情况,并确认了阿索斯山的古老教规,它允许隐修士和修院修士同时生活于圣山上。 P511

11世纪中期的教宗是利奥九世,他的兴趣不仅仅局限于宗教事物,还深入到政治领域。 P512

注966如此,1054年东、西方教会最终分裂。 P513

11世纪罗斯大主教区的主教基本由君士坦丁堡指派或确认,因而,它也很自然地会接受东部教会的观点,但大多数罗斯人对拉丁教会没有什么抵触情绪,也不可能发现对方的教义有何不妥之处。 P514

《法学手册》的前言指出,这些法律是建立在帝国公正的基础之上的,“按照所罗门的看法,一个国家只能依靠法律才能够繁荣。 P515

一些学者曾错误地认为这一法学著作仅仅是对《法学手册》的修改和补充。 P516

《法学导论》的这一部分也谈到要全部废除《法律选编》的规定,但它仍然使用了《法律选编》中的部分资料。 P517

帝国为此曾专门组织了一个司法委员会负责编撰。 P518

因此,《法律选编》中的许多条文,即使在《帝国法典》颁布之后,也仍保持其效力,后来还得到多次修订和扩充。 P519

《市政官手册》从一个方面反映了在其他早期资料中所罕见的君士坦丁堡的生活状况。 P520

——9、10世纪瓦西里一世和利奥六世时期的立法工作促进了拜占庭法学著作的一度繁荣:一方面是出现了大量有关《帝国法典》的注释和解说(这类注释通常被称为Scholia);另一方面是各种法典的简缩本和手册问世。 P521

但这仅是拜占庭帝国大地产发展的原因之一。 P522

922年由罗曼努斯一世雷卡平所颁布的《新律》成为国家对权势者斗争的开始。 P523

在君士坦丁时期颁布的《新律》中,对富有者的限制超过了罗曼努斯。 P524

一次,瓦西里二世途经卡帕多细亚,他和他的军队在尤斯塔修斯·马雷努斯(Eustathius Maleinus)著名的庄园里受到奢侈款待。 P525

除了996年的《新律》以外,瓦西里二世还颁布了一则有关税收的法令,即“联保制”(Allelengyon,源出于希腊文?λληλ?γγυον,意思是“相互保证”)。 P526

11世纪,上述著名的《新律》逐渐为人们所遗弃。 P527

根据9世纪阿拉伯地理学家伊本-库尔达巴(Ibn-Khurdadhbah)书中的材料及其他资料,历史学家们认为9世纪时期帝国约有25个军事区,但是它们并不都是军区,其中包括两个兵站,一个都督领(ducatus注1004)和两个领主地(archontatus注1005)。 P528

有一些兵站,例如塞琉西亚的兵站、小亚细亚的塞巴斯蒂亚兵站以及其他一些地方的兵站,随着转化为军区而日益重要。 P529

这二十五年间的历史从表面看来,是帝国皇位的频繁更替,而且登上皇位者多为平庸之辈,但它却是拜占庭帝国历史上最重要的时期,因为就在这二十五年间,帝国内外环境的变化导致了西方的后来称为“十字军”运动的开端。 P530

这是在混乱时期军人派对中央政府的首次胜利。 P531

君士坦丁十世杜卡斯死于1067年,他的妻子欧多西娅·玛克列姆博莉莎(Eudocia Macrembolitissa)继他之后当政几个月。 P532

他在小亚细亚称帝,迫使帕拉皮纳克斯穿上道袍,进入了修道院。 P533

突厥人也曾在拜占庭的军队中受雇为雇佣军或皇帝卫队。 P534

从此,巴格达的哈里发处于塞尔柱人的保护之下。 P535

注1016一位拜占庭编年史家谈到迈克尔·帕拉皮纳克斯(1071—1078年在位)时期时说:“在这位皇帝统治时期,几乎整个世界,无论海上还是陆地,被那些不信神的野蛮人占领的地方都被摧毁,变得荒无人迹,因为所有的基督徒都惨遭杀戮,所有的居民区及其教堂都被他们抢劫一空,东方全部毁灭了,成为不毛之地。 P536

在战斗的紧急关头,一位拜占庭将领又开始散布帝国军队失败的谣言,士兵们惊慌失措,立即溃不成军。 P537

”注1021?357从1071年的大灾难到1081年阿列克修斯·科穆宁登基,这十年间帝国边防崩溃,内部的派系斗争激烈,而且这些派系纷纷向外寻求援助,突厥人则利用这一时机渗入到拜占庭帝国的内部。 P538

苏丹领由此为中心地向四周扩张,北部最远达到黑海、南部达地中海海岸,成为帝国最危险的竞争者。 P539

但这些措施并没有真正解决帕齐纳克人问题。 P540

在此紧急关头,迈克尔·帕拉皮纳克斯迫于塞尔柱人和帕齐纳克人的压力而向教宗格列高利七世请求援助。 P541

在11世纪中期,诺曼也出现了一个十分出色的领袖罗伯特·吉斯卡尔德(Robert Guiscard),“他本是一个强盗头子,后来却成为一个帝国的奠基者”注1031。 P542

对南意大利的征服也使罗伯特的军队可以着手从穆斯林手中夺回西西里。 P543

1071年春天巴里的失陷与同年8月曼兹克特战役中帝国的惨败,使这一年成为整个拜占庭历史上最为重要的一年。 P544

君士坦丁堡的高等学府在这一时期再度成为教育、学术、文学发展的中心,聚集了最高层次的文化力量。 P545

他的作品中有一部颂扬其祖父瓦西里一世的传记;另一部书是《论帝国行政》,这部作品是要传给他的儿子和其他后继者的,其中包括关于外国地理、拜占庭帝国同邻国的关系、拜占庭的外交等重要史料。 P546

该书实际是对帝国既定宫廷生活法规的详尽说明,几乎可以被看作是一本“宫廷法规”。 P547

还有10世纪早期的著名作品《帕拉蒂纳手稿集》(Anthologia Palatina),由君士坦丁·凯法拉斯(Constantine Kephalas)编纂而成。 P548

首先,他用希腊语写的关于《启示录》(Apocalypse)的评注早已为人所知,他为柏拉图、卢西安、尤西比乌斯等人的作品所做的注释,及他的一位保存在莫斯科的一部手稿中尚未出版的价值可观的书信集,都表明他是10世纪文学运动中的一位杰出人物。 P549

他以吉尼西乌斯、君士坦丁·波菲罗杰尼图斯以及乔治·哈马托鲁斯的续作者的著述为依据描写了818—961年的历史。 P550

这些诗歌都能引起当时的学者的浓厚兴趣。 P551

但在10世纪末到11世纪初,帝国将其全部注意力都投入到使帝国达到军事顶峰的战争中时,知识和教育活动有所衰落。 P552

367拜占庭政府迫切需要受过教育的、富有经验的官员,尤其是司法官员。 P553

但隐居的修士生活不合乎塞勒斯的性格。 P554

历史学家们对于塞勒斯的为人处事的方式仍然不很赞同,但他无疑在11世纪的拜占庭文化生活中占有较高的位置,如同佛提乌在9世纪,君士坦丁·波菲罗杰尼图斯在10世纪所获得的地位一样。 P555

Apalatai最初意为赶走牲畜的人,后来指强盗,主要指拜占庭帝国东部边境上的山盗。 P556

注1059?370按照柏里的说法:“正如荷马史诗反映了早期希腊文明的各个方面,而《尼布龙根之歌》反映了日耳曼在大迁徙时期的文明一样,《狄吉尼斯》也全面地展示了一幅拜占庭帝国小亚及边境生活的综合画面。 P557

这一史诗由于它的历史背景及其所具有的东方史诗的特色而成为拜占庭文学研究中最富有魅力的问题。 P558

他的现存作品主要涉及历史和法理学领域。 P559

这些特质对于拜占庭中期的表现方式产生了影响,并排除了6世纪的呆板形式,这种呆板形式只能在皇帝势力不能够达到的偏远省份的宗教中心才能得以继续。 P560

注1066瓦西里一世是一位伟大的建筑者。 P561

对于这些 “展示了令人惊异的丰富的壁画作品”注1068的卡帕多细亚壁画的发现与研究主要与德热法尼翁有关,他倾其半生投入到卡帕多细亚——“一个拜占庭艺术的新行省”注1069的细致研究之中。 P562

所有这些都反映在西方十字军东征之前的一个世纪的艺术作品之中。 P563

“科穆宁”这个希腊姓氏曾在瓦西里二世时期的史料中第一次被提及,该家族源于距亚得里亚堡不远的一个村庄。 P564

他的姐姐安娜是主谋,他母亲也牵连其中。 P565

大量西欧人出现在拜占庭宫廷。 P566

他是拜占庭历史上地位独特的人物,属于史学家和小说家笔下的重要典型。 P567

他受到“政治背叛”和“阴谋弑君”的指控,身陷囹圄,在君士坦丁堡度过几年监狱生活。 P568

他显然对自己的荒唐经历进行了忏悔,因此受到曼纽尔的宽恕。 P569

独揽朝纲的阿列克修斯·科穆宁被监禁致盲。 P570

帝国外部环境非常恶劣,而且愈发棘手和复杂。 P571

在拜占庭与诺曼人的战争中支持东方的拜占庭皇帝符合威尼斯的利益。 P572

罗伯特在意大利建立了诺曼人国家,因为他第一个成功地将他的诺曼同胞们建立的诸国统一起来,形成阿普利亚公国,而且使它辉煌一时。 P573

注1091特许状中所列举的特权使威尼斯商人获得了比拜占庭商人更多优惠条件。 P574

保罗派教徒居住于帝国东部边界的小亚细亚,他们坚守本门戒律,生性嗜武好战,有时令拜占庭当局十分头痛。 P575

其次,在意识形态和世俗事物中,鲍格米尔派成了斯拉夫民族政治上反对苛刻的拜占庭当局的代言人。 P576

他的舰队占领了士麦那和小亚细亚海岸的一些城市以及爱琴海上的一些岛屿。 P577

皇帝谦卑地提出求援之事,库曼汗们觉得能够跟皇帝平起平坐是一种殊荣。 P578

安娜·科穆宁娜写道,阿列克修斯“焦急地派出专使到处招募雇佣军”注1101。 P579

阿门!”注1103V.瓦西列夫斯基认为这封信写于1091年。 P580

至于我们今天见到的这封信,很可能是在1098年安条克遭到围攻之时,为寻求西方援助而以那封真实的信为基础编造出来的。 P581

这就是塞尔维亚第一王国。 P582

长期以来,人们只关注它的宗教方面,而忽略了这场复杂的、全面的运动的其他方面。 P583

“十字军中有两种人:一类出于宗教热忱,另一类出于政治目的。 P584

9世纪,他们征服了克里特岛。 P585

跟“查理大帝远征圣地的传说类似,它只是一个神话”注1118。 P586

注1123当L.布莱耶尔写到圣地的拜占庭保护区时,他注意到了11世纪阿拉伯史学家、安条克的雅希亚(Yahya)的一句话。 P587

1056年,圣墓被封闭。 P588

394塞尔柱突厥人在曼兹克特粉碎了拜占庭军队之后,于1071年在小亚细亚建立罗姆(或伊科尼姆)苏丹国,继而成功地向四周扩张。 P589

在11世纪期间,其元气得到恢复的西欧必须对此做出回应:对于突厥人的频繁进攻,它准备以一次十字军予以还击。 P590

在他的书信中,有一封是“自被毁的耶路撒冷教会致普世教会”的信。 P591

他们愿意兴兵与上帝的敌人作战并到达圣墓。 P592

但库曼人的参战和突厥海盗查哈斯的暴死结束了危机。 P593

除了一般的宗教热情之外,封建贵族、男爵和骑士还充满了冒险精神和尚武精神。 P594

现在,由于E.乔兰森的研究,才确定了这一事实:11世纪规模空前的朝圣活动完全是由非武装人员组成。 P595

注1146第一次十字军之前,欧洲实际上已经经历了三次真正的十字军:在西班牙对摩尔人的战争、诺曼人对阿普利亚和西西里的征服和1066年诺曼人对英格兰的征服。 P596

这些艰苦的生存条件使人们想起遥远东方的富足和繁荣。 P597

罗斯史学家克鲁切夫斯基写道:“罗斯人与波洛伏齐人的斗争——一场延续了将近两个世纪之久的斗争——在欧洲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因为,正当西方与亚洲和东方进行大较量之时,正当伊比利亚半岛发起对摩尔人的进攻之时,罗斯构成了欧洲的左翼。 P598

直到1099年十字军占领耶路撒冷时,国王“复国者”大卫才将突厥人赶走。 P599

与会的人很多。 P600

当他向西方征募雇佣军时,目的是要保护君士坦丁堡,即他自己的国家。 P601

注1159同样是描写十字军,安娜·科穆宁娜的《阿列克修斯》中也有一段,可以与其父的诗做一对比:404于是,史无前例的动乱发生了,动乱中有男有女。 P602

注11611096年春天,由于法国亚眠的彼得(人称“隐修士彼得”。 P603

但西欧的任一位君主均未参加这次远征。 P604

最后是罗伯特·吉斯卡尔德之子、塔兰图姆的博希蒙德和他的侄子坦克雷德(Tancred)。 P605

”注1165显然阿列克修斯·科穆宁有充分的理由不信任这些所谓十字军信念的捍卫者。 P606

然而当东方人目睹成群的未开化的蛮族洗劫和掠夺基督教行省和罗马帝国时,当那些自称基督的捍卫者以消灭分裂者为由谋杀基督的教士时,他们同样自然地忘记了这样一种运动原本是以宗教为宗旨、以显著的基督教精神为特征的……十字军在历史舞台上的出现是帝国最后一出悲剧的头一幕。 P607

可惜,十字军各部的效忠誓言并未完全履行。 P608

但十字军首领之间由于争夺安条克而发生激烈冲突。 P609

十分明显,十字军事业的精神在12世纪已经完全发生了蜕变。 P610

这次战役几乎摧毁了叙利亚的基督教属地,也使阿列克修斯和穆斯林产生了新的希望。 P611

可惜天不遂人愿,博希蒙德在都拉基乌姆受挫,被迫与阿列克修斯签订了屈辱性和约。 P612

阿列克修斯统治的最后几年,几乎每年都与小亚细亚的突厥人作战。 P613

——阿列克修斯的儿子和继承人约翰二世是一个军人皇帝,其在位期间的大部分时间在疆场上度过。 P614

但阿列克修斯赠给比萨人的一点商业特权却没有引起威尼斯人的警觉。 P615

“但那种婚姻,”俄罗斯史学家C.格罗特说,“无法消除长期的互不信任和对立。 P616

这两个地区的联合立刻使罗杰二世成为欧洲强大的君主之一。 P617

一个叫鲁宾(Ruben)的贵族家族此时开始在新的国家占据统治地位。 P618

注1182?416约翰的赞颂者说:“你是基督的热爱者,主的斗士,打击蛮人的伟大英雄和以利亚(Elijah)之剑,(安条克)欢迎您!它抹掉你的汗珠,温柔地拥抱你。 P619

他给他的继任者留下一个强大的、幅员辽阔的帝国——比他从自己强大的、天才的父亲手中接任时强大得多、辽阔得多。 P620

在撤退过程中,帝国军队遭到塞尔柱人的袭击,几乎全军覆没。 P621

而拜占庭与安条克和埃德萨的反目成仇更损害了他们的共同利益。 P622

在这个世纪的50年代,罗马发生了一场民主运动,著名的布雷西亚的阿诺德也参加了这场运动,动摇了教宗在“上帝之城”的地位,甚至迫使他一度离开罗马。 P623

这就预示着这次东征肯定不会成功。 P624

德军在小亚细亚给养不足,继而又遭到突厥人的进攻,后来只有残部回到尼西亚。 P625

注1196雅典同样遭到诺曼人的掳掠。 P626

不过,将十字军的失败归咎于拜占庭皇帝是不公平的,应该归咎于十字军的组织不良和纪律涣散。 P627

在他挑拨之下,霍亨斯陶芬王朝的宿敌韦尔夫(Welf)公爵借助西西里舰队起而反对康拉德,从而使其无法进入意大利援助曼纽尔;而塞尔维亚人也在匈牙利人(乌戈尔人)支持下对曼纽尔开战,从而将其精力引向北方。 P628

如果同盟形成,君士坦丁堡可能在1204年以前就已经大祸临头了。 P629

当拜占庭在南意大利获得了一些胜利,即占领了巴里和其他一些城市后,1156年,威廉在布林迪西重创曼纽尔军队,拜占庭远征的成果立即付诸东流。 P630

注1205?425在新形势下,拜占庭政策的目标有了变化。 P631

在曼纽尔的有生之年,拜占庭与威尼斯的友好关系再也未能恢复。 P632

他哭了很长时间,以至于每个人都感到恶心。 P633

其时正值至尊的皇帝曼纽尔·科穆宁、耶路撒冷的伟大国王阿摩利(Amary)和圣城伯利恒最神圣的主教拉乌尔(Raoul)在位。 P634

注1218曼纽尔在近东的权威和国际声望已经鼎盛一时。 P635

总之,那次灾难时刻压迫着他,使他无法得到心灵的安宁和平静。 P636

两次十字军远征并未减少那种威胁。 P637

会议确认意大利各市镇的独立地位,并调节了德国统治者与教宗的关系。 P638

亨利二世派乔弗里·德·海亚(Gerffrey de Haia)接待希腊使者;后来这位乔弗里又出使君士坦丁堡。 P639

接下来的几年,帝国迅速走下坡路:而且可以恰如其分地说,这种衰落正始于曼纽尔统治时期。 P640

但阿列克修斯仅仅12岁,他的母亲、安条克的玛丽(玛丽亚)摄政;然而,直接控制朝政的却是玛丽的宠臣、曼纽尔的侄子阿列克修斯·科穆宁。 P641

安妮在她14岁的丈夫死时,还不足12岁。 P642

”注1240尼西塔斯提到许多事情,其中一件就是安德罗尼卡将自己的塑像立于四十殉道者教堂北大门附近。 P643

古代的旧体制不可能继续得到支持,安德罗尼卡所梦寐以求的一个新的组织体系却过早地托付给了那些没有经验的人。 P644

曼纽尔死后,拜占庭在西方有两个敌人:德意志国家和西西里王国。 P645

一位中世纪史学家宣称,至少“这位与希腊人王国为敌的皇帝试图促成皇储与罗杰的女儿结合”注1246。 P646

”注1252这样,根据这项盟约,安条克将被割让给萨拉丁,条件是萨拉丁承认帝国的宗主权。 P647

他的记载虽然有些夸张,但却是珍贵的史料。 P648

所以,伊萨克二世应该属科穆宁家族的母系支脉。 P650

于是,民众的暴乱接连发生,皇帝亦走马灯似的更换。 P651

腓力是伊萨克·安吉列的女婿,阿列克修斯王子的姐夫。 P652

诺曼人和突厥人的关系及第二保加利亚王国的形成在1185年革命那一年,也就是安德罗尼卡一世被废黜和伊萨克·安吉列登基那一年,帝国的形势非常危险。 P653

以前,史学家们认为这两兄弟曾生活在瓦拉几亚人当中,因而学会了他们的语言。 P654

注1262跟随皇帝弗里德里希·巴巴罗萨进行东征(1189—1190年)的西方教士安斯伯特记载道,皇帝在巴尔干半岛同希腊人和瓦拉几亚人作战,称彼得或卡洛彼得为“瓦拉几亚人和大多数保加利亚人的皇帝”(Blacorum et maxime paxime partis Bulgarorum dominus)或“瓦拉几亚人和库曼人的皇帝(imperator)”,或只声称“被他们称作希腊皇帝的瓦拉几亚人皇帝”(Kalopetrus Bachorum [Blachorum] dominus itemque a suis dictus imperator Grecie)。 P655

如果尼西塔斯·科尼阿特斯的观点可以接受的话,那么它即是瓦拉几亚人所统治的王朝。 P656

注12701189年,第三次十字军的参与者、德意志的弗里德里希·巴巴罗萨在拜谒圣地途中,经巴尔干半岛到达君士坦丁堡。 P657

不久以后,1196年,由于希腊人的阴谋策划,亚琛和彼得先后被杀害,他们的弟弟约翰接替他们成为统治者。 P658

445当时,耶路撒冷正经历着严重动乱,这一点萨拉丁非常清楚。 P659

然而,十字军所面临的对手却不是他们以前所面对的那样一盘散沙般的穆斯林军队,而是战无不胜的天才而英明的萨拉丁,他已经征服了埃及、巴勒斯坦和叙利亚,尤其当他拿下耶路撒冷之后,势头更盛。 P660

弗里德里希与塞尔维亚和保加利亚签订的协议显然是针对拜占庭的,这不能不引起伊萨克的警惕。 P661

1190年,这位皇帝意外地在一条河上溺水而死;他的军队如鸟兽散。 P662

耶路撒冷依然控制在穆斯林手中。 P663

亨利为十字军设计的夺权目标不仅仅是巴勒斯坦,还包括君士坦丁堡。 P664

为此,阿列克修斯在全国开征一种特别税,称“阿勒曼尼税”(?λαμανικ?ν),并从皇陵中挖掘珍贵的随葬品。 P665

而且,这一计划是亨利之父弗里德里希·巴巴罗萨对拜占庭政策的直接延续和后果;在第三次十字军运动中,弗里德里希·巴巴罗萨曾经准备夺取君士坦丁堡。 P666

教宗知道霍亨斯陶芬家族是教廷和意大利的头号敌人,所以支持当选德意志国王的不伦瑞克的奥托,反对已经去世的亨利六世的弟弟、士瓦本的腓力·霍亨斯陶芬。 P667

所有的基督教君主都收到了教宗谕旨;教宗的使节们游说于整个欧洲,允诺将赦免十字军参加者的罪恶,保证他们得到许多世俗的好处;舌巧如簧的教士们则去煽动群众。 P668

(异教徒的)剑在城外等待着他们;他们则躲在城内瑟瑟发抖。 P669

因此,他与拜占庭有不共戴天之仇。 P670

他德高望重,深受十字军爱戴,是这次东征的中坚力量。 P671

尽管教宗对十字军的行为大发雷霆,并威胁要开除这支十字军的教籍,但它还是攻击了扎拉,为威尼斯人的利益而用武力占领了它,城中的居民将耶稣受难像立于城墙之上也未能阻挡住十字军的屠杀。 P672

他与教宗在罗马的会晤没有取得任何结果,又向北方跑到德意志,求助于他的妹夫、士瓦本的腓力。 P673

该编年史记载道:“法兰克人及他们的首领们受到伊萨克之子向他们允诺的金银的诱惑,却将皇帝和教宗的规诫置于脑后。 P674

所以,既没有威尼斯的背信弃义,也没有复杂的政治阴谋。 P675

1875年,一位法国学者莱昂伯爵提出了一个新的想法。 P676

他决定对“偶然论”做更进一步的研究。 P677

这一点可能对十字军的改向也有一些影响。 P678

其目的是帮助伊萨克复位。 P679

十字军的分赃协议完成以后,就全力以赴,由海陆两路进攻君士坦丁堡。 P680

西方骑士和他们的士兵、拉丁教士和修道院院长,都参加了这场劫掠。 P681

皇帝的人选确定了,下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分配征服地。 P683

他还自封为“占有八分之三罗曼尼亚帝国领土的领主”注1331(quartae partis et dimide totius imperii Romanie dominator);这个头衔一直被总督们沿用至14世纪中期。 P684

为了纪念圣母玛利亚,在雅典卫城的古代帕特农神庙的遗址上,建立了一座正教教堂。 P685

于是,他索性在那儿登陆,征服了一部分领土。 P686

它坐落于古代拉克尼亚的塔夫盖突斯(Taygetus)山坡上,靠近古代斯巴达。 P687

特别是人们称之为《莫里亚编年史》(14世纪)的作品,有多种语言的版本存留至今,其中有希腊语(韵诗体)、法文、意大利文和西班牙文等。 P688

在那山谷的背后,一支强悍的民族从辛梅里安人的黑夜中冲出,建立了且维护着一座坚不可摧的城堡,从此他们蹂躏土地和人民,随心所欲。 P689

但在拜占庭帝国首都陷落以后,他不得不面对既成事实。 P690

而更严重的是,你们(十字军)中间有些人竟然不分信仰、性别和年龄而疯狂杀戮。 P691

此外,拉丁帝国中的希腊人虽然政治上屈服于拉丁人的统治,但却不接受天主教。 P692

尼西塔斯·科尼阿特斯的《历史》中曾引述了伊萨克·安吉列的话:“上帝与皇帝的权力在尘世间本无区别;国王们有无限的权力;他们可以在自己的国土上行使那些本属于上帝的权力,因为他们的王权来自于上帝,上帝与他们并无区别。 P693

在宗教方面,最初两位科穆宁皇帝都是东正教信仰和教会的捍卫者;然而,由于政治上的压力,他们对天主教会做了一些让步。 P694

曼纽尔恢复了被废除的尼斯福鲁斯·福卡斯时期的《新律》(该法于964年颁布),限制教堂和修道院财产的增长;但后来他又被迫颁布另外的《新律》,尽可能修正由此而引起的不良后果。 P695

阿列克修斯·科穆宁也支持圣·克里斯托丢勒斯(St.Chritodulus)在帕特莫斯岛建立了一所修道院,据传说,使徒约翰就是在帕特莫斯写下了他的《启示录》,于是,该修道院以使徒约翰的名字命名。 P696

注1364科穆宁王朝的知识生活相当活跃。 P697

注1366虽然如此,在曼纽尔朝还是发生了著名的修士尼逢(Niphon)传布鲍格米尔教义的著名案件。 P698

注1369?474由于伊达路斯的著作尚未全部出版,所以无法对他的信条和他本人盖棺定论。 P699

鉴于当时东西方文化相互影响的问题比较复杂而且人们对此缺乏充分的研究,因此,不能贸然说西欧学术依赖于拜占庭学术;但是可以肯定,“11—13世纪间欧洲思想家所思考的问题,我们在拜占庭思想家那里也可以见到。 P700

注1379这篇论文的主题值得注意。 P701

他被双方指定为忠实的翻译”注1382。 P702

皇帝在首都召集会议,试图结束拉丁人与希腊人之间的争吵,寻求教会合一的途径。 P703

安吉列时代在政治生活和教会生活中都是危机四伏。 P704

德意志国王是教廷最危险的对手。 P705

注1390?479/ 作为小亚细亚大土地贵族的代表,阿列克修斯·科穆宁成为拜占庭帝国的皇帝之时,由于频繁的军事活动和前朝的内乱,国家财政体系已陷入全面瘫痪状态。 P706

赠地(kharistikia)制度并非始于科穆宁王朝。 P707

这种措施使拜占庭财政更加紊乱,而且激起了民愤。 P708

注1393爱奥尼亚诸岛的希腊人由于不堪重负,投奔了意大利半岛上的诺曼人。 P709

但是,在12世纪80年代,即曼纽尔时期访问过拜占庭的西班牙图得拉城的犹太旅行家本雅明,通过亲身的观察和与人们的交流,写出了自己的旅行见闻。 P710

”注1396在曼纽尔时期,还有一位阿拉伯旅行家奥尔-哈拉威(al-Haraw)或称艾尔-哈勒威(el-Herewy)到过君士坦丁堡,受到盛情款待。 P711

”帝国迅速走向毁灭。 P712

摄政大权独揽,到1182年末,其政策已经公开地与拉丁人作对。 P713

注1408在科穆宁王朝时期,与帝国联盟的威尼斯舰队发挥了巨大作用。 P714

在科穆宁王朝时,“大将军”一衔则彻底消失,因为它已不适用于相对规模较小的行省。 P715

威尼斯居住区保持不变。 P716

9世纪的佛提乌、10世纪的君士坦丁七世波菲罗杰尼图斯和11世纪的迈克尔·塞勒斯在各自文化领域的活动,以及君士坦丁堡高等学府的重建及该学府在11世纪的改革,为科穆宁和安吉列时代的文化复兴创造了有利条件。 P717

这场文化运动也影响了科穆宁家族本身,该家族中许多成员由于环境的熏陶,致力于学术和文学活动。 P718

但其字里行间明显露出色诺芬风格的影响。 P719

克伦巴赫认为她的文体矫揉造作,“充满了枯燥的书卷气,与当时文学作品中所使用的民间大众口语形式格格不入”注1431。 P720

注1436曼纽尔皇帝迷恋占星术。 P721

历史学家约翰·辛那姆斯是科穆宁的同时代人。 P722

他的大教堂给他带来了永恒的喜悦和热情。 P723

”注1445生活在野蛮人中间的迈克尔感到自己也快要变成野蛮人了;他哀叹希腊语言的堕落,哀叹它变成了野蛮人的方言,他自己则在雅典生活了三年之后才能听懂它。 P724

”注1450通过迈克尔所描述的雅典周围的蛮族化和希腊语言的堕落,可以使我们看到一些斯拉夫人影响的印记。 P725

他的著作是后世了解曼纽尔时代、安德罗尼卡的重要统治、安吉列时代、第四次十字军以及1204年君士坦丁堡被占领这一时期的珍贵资料。 P726

”注1455?495除了这部《历史》之外,尼西塔斯·科尼阿特斯可能还写过一篇关于1204年君士坦丁堡遭到拉丁人毁坏的专题论文;一些诗韵体的作品,在正式场合下赞颂几个皇帝的颂词和一部名为《正教的财富》(Θησαυρ?? ?ρθοδοξ?α?)的神学论著,但这部著作没有能完全出版,它是优希米乌斯·兹加贝努斯(Euthymius Zigabernus)注1456的《正教教义大全》(Panoply)的续篇,作者对大量作家的作品进行研究后成书,旨在驳斥形形色色的诸多异端谬误。 P727

他说:“多么悲哀!你们这些笨蛋,你们怎么能够把寺院图书馆比作你们的灵魂?既然胸无点墨,你们却要使图书馆丧失其科学手段?手下留情吧!学问家和科学的崇拜者都要使用它。 P728

后来,可能在科穆宁王朝阿列克修斯一世时期,他被任命为隶属于拜占庭的保加利亚阿克利达大主教。 P729

但是,泰马利翁有可能就是作者的真名。 P730

”注1469柴柴斯确实熟悉许多古代的和拜占庭的作家。 P731

书中称她为“最具荷马精神(?ομηρικωτ?τη)的皇后”,注1474即“智慧超群的荷马,语言的大海”的最伟大的崇拜者,“明亮的满月,它的光源不会被大海的波涛所淹没,而其光源(太阳)本身的辉煌正来自于紫床”注1475。 P732

500在前三代科穆宁朝皇帝、特别是约翰和曼纽尔皇帝统治时期,有一位十分重要的文学人物的典型代表——博学多才的著名诗人狄奥多尔·普洛德罗姆斯。 P733

但严酷的生活迫使他们卑躬屈膝,有时迫使他们走上歧途”。 P734

学者们认为这部小说枯燥乏味,不忍卒睹。 P735

这首诗共938行,提供了大量关于东方帝国首都的地形、城市结构和民俗方面的资料。 P736

此诗于1904年出版注1491。 P737

当时的作家曾热情地描写过它。 P738

注1498虽然科穆宁和安吉列时代有诸多艺术成就,然而,第二个黄金时代的初期阶段,即马其顿时期的艺术成就更具独创性,更加光彩夺目。 P739

这种争论大大促进了希腊文化向西方的传播。 P740

法兰克人建立的国家有:拉丁帝国,或君士坦丁堡帝国,塞萨洛尼卡(萨洛尼卡)王国,伯罗奔尼撒(莫里亚)的阿凯亚公国,以及中希腊的雅典或底比斯公国。 P741

整个13世纪,在这些以各种形式结盟的国家之间不断地发生着斗争和分化,希腊人与新来者法兰克人、与突厥人和保加利亚人相斗;希腊人与希腊人相斗,以民族内部分化的方式,将一些新的分离因素引进本来已经相当无组织无秩序的国家生活中;法兰克人与保加利亚人相斗,等等。 P742

第三个希腊人中心特拉布松帝国位于太遥远的地方,以至于不可能承担领导希腊人统一的事业;因此,特拉布松的历史在政治、文化和经济方面有其自己的特殊意义,值得对它进行特别的研究。 P743

曾在拉丁人入侵之前被免职流放的雅典城大主教迈克尔·阿克米那图斯,曾为一个叫欧波恩(Euboean)的教士写了推荐信,请狄奥多勒关照此人。 P744

他的国家里充斥着内乱的因素;在一些地区出现了一些割据的统治者;狄奥多勒甚至进不了尼西亚城。 P745

注1508众所周知,前君士坦丁堡牧首约翰·卡玛特鲁斯曾经居住在保加利亚,可以想象在1204—1205年的拜占庭-保加利亚联盟形成一事中他充当了重要角色。 P746

注1512亚得里亚堡的失败使十字军陷入危机。 P747

根据当时的史料记载,卡洛扬对于当年瓦西里二世对保加利亚人的冒犯进行了报复。 P748

但是,另一方面,亚得里亚堡战役沉重打击了法兰克人在君士坦丁堡的统治,拯救了尼西亚帝国,使其免于灭亡的命运,有了新生的希望。 P749

它位于五六条道路的交汇处,这使它有着特别的政治重要性。 P750

513在当今土耳其的不起眼的小城伊斯尼克(Isnik,尼西亚城的误称),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发现的中世纪历史遗迹中,除了城墙,人们还可以提到一个相当小的圣母升天教堂。 P751

“朕的地位是罗马世界帝国之父——天父所确立的;上帝的意志决定了我的权力……”上帝已经因狄奥多勒的热诚而允许其“涂圣油并拥有大卫的权力”。 P752

对于伊科尼姆或罗姆的塞尔柱人苏丹国家来说,一个新兴的尼西亚帝国的出现是特别令其担忧的,因为它阻止了突厥人进一步向西推进到爱琴海岸。 P753

尼西塔斯·科尼阿特斯写了一篇长长的、极其夸张的颂词歌颂狄奥多勒的胜利。 P754

亨利于1212年在帕加马写了一封特别重要的信件(格兰认为它是一个特别重要的证据注1539)致“所有那些能够看到这封信的朋友”(universis amicis suis ad quos tenor presentium prevenerit)。 P755

在最近出版的,而且明显写于1213年的一封信中,亨利简明地叙述了他对于希腊人的胜利,“那些希腊人竟如此地侮辱和冒犯罗马的教会,他们认为所有罗马教会的子民,即忠实于拉丁人的人们都是走狗;由于他们侮辱了我们的信仰,我们一般地也称希腊人为狗。 P756

亨利的继承者既没有天才也缺乏精力。 P757

518当时,有四个国家企图控制东方地区:尼西亚帝国、拉丁帝国、伊庇鲁斯帝国和约翰·亚琛二世的保加利亚王国。 P758

13世纪伊庇鲁斯君主国的历史并没有得到深入研究,其资料也不完全;因此,许多问题仍处于值得质疑或模糊不清的状态下。 P759

在狄奥多勒·拉斯卡利斯统治时期,尼西亚帝国似乎与伊庇鲁斯国家并没有什么冲突。 P760

接到了被选为拉丁皇帝的消息之后,彼得就与妻子一起取道罗马赴君士坦丁堡上任。 P761

此后不久,又出现了萨洛尼卡王国的问题,该国国王蒙斐拉的博尼法斯在1207年与保加尔人的一次战斗中死去。 P762

因此,狄奥多勒转向另一位大主教,独立于尼西亚希腊正教牧首区之外、享有教区自治权(autocephalous注1555)的奥赫里德(Ochrida,或Achrisa)及“全保加利亚”大主教底米特里·科玛特努斯。 P763

”注1560?522狄奥多勒之由大主教底米特里·科玛特奈斯行加冕和涂油礼成为萨洛尼卡帝国皇帝,一定引起了萨洛尼卡和尼西亚之间的政治分裂和西方的希腊主教们与尼西亚帝国的主教们之间的宗教分裂,因为尼西亚主教是以“君士坦丁堡大主教”自称的。 P764

但是,两位希腊君主对于拉丁皇帝的态度并不能达成共识,他们两人都想不惜一切代价用自己的力量占领君士坦丁堡。 P765

对于约翰·瓦塔泽斯来说,占领亚得里亚堡就是打开了通向君士坦丁堡的大门。 P766

一位13世纪的希腊历史学家乔治·阿克罗波利塔是这样写到亚琛的:“所有的人都认为他是一个非常好的快乐的人,因为他从来不用宝剑镇压他的臣民,也从来不像他以前的保加利亚诸王那样屠杀罗马人。 P767

但是,拉丁骑士和教职人士顽固地抵制选择一位拉丁帝国的死敌来担任摄政者,他们坚持要选择一位法国人,即耶路撒冷的“名义上的国王”布里恩的约翰(John of Brienne),当时这位国王正在西欧,是一位80岁的老人。 P768

但这一点值得怀疑:他仍然以适合于皇帝的高贵身份使用红墨水签署敕令,而且在文件上仍然自称为皇帝。 P769

——随后,约翰·亚琛因得不到君士坦丁堡摄政的地位而恼怒,遂出面组织了东方的东正教同盟,包括亚琛本人、尼西亚帝国的约翰·瓦塔泽斯和萨洛尼卡的曼纽尔。 P770

君士坦丁堡暂时摆脱了危险。 P771

他还在那不勒斯建立了大学,在萨莱诺赞助了一所医药学校,这所学校在中世纪非常著名。 P772

弗里德里希对于拉丁帝国的敌意是因为他从这个帝国的存在中,看到了教宗势力及其影响的因素;约翰·瓦塔泽斯则从另一个角度来考虑教宗的作用,他认为,教宗拒绝承认当时入驻尼西亚的君士坦丁堡正教牧首的地位,对于他本人占领君士坦丁堡的目标制造了一个难以逾越的障碍。 P773

两个同盟者达成了妥协,弗里德里希答应瓦塔泽斯帮助他从拉丁人手中解放君士坦丁堡,将它归还给其合法的皇帝;而在尼西亚皇帝瓦塔泽斯那里,则承诺承认这位西方皇帝的宗主权,并致力于恢复两个教会的联合。 P774

上面的铭文是:“这里长眠着康斯坦丝夫人,希腊的皇后。 P775

由于这个原因,弗里德里希在致瓦塔泽斯的信中,“像一个居于父亲身份者指责儿子的行为”那样责备瓦塔泽斯,“居然不征求父辈的意见而向教宗派出了使者”。 P776

著名的铁木真汗(他曾经号称成吉思汗,即大汗)的一支后裔族人巴图(Batu,Baty)部落冲进了今日俄罗斯的欧洲部分,以其不可抵抗的破坏性的屠杀,于1240年占领了基辅,随后越过喀尔巴阡山到达了波希米亚,后来被迫撤回俄罗斯草原。 P777

注1591在两个故事中,马休都提到1248年有两个蒙古使者被派至教廷,受到了教宗英诺森四世的热烈欢迎,教宗同其他任何一位公教会的成员一样,希望蒙古人能够接受基督教。 P778

”注1593但是,这里特别重要的是要强调这一事实,约翰·瓦塔泽斯的政治影响和他的重要性已经被广泛地承认和赞许,乃至于成为教宗与蒙古使者之间谈判的话题——至少在西方作者笔下是如此。 P779

瓦塔泽斯还将他的军队推进到萨洛尼卡城,当时的萨洛尼卡正陷入内乱,瓦塔泽斯没有费更多的力气就占领了这个城市。 P780

注1596即使在历史学家的记载中多少有些夸张之词,但约翰·瓦塔泽斯必须被认为是一位天才有为的政治家,是拜占庭帝国之复兴的主要奠基者。 P781

注1599?534狄奥多勒与约翰·拉斯卡利斯及拜占庭帝国的重生尼西亚帝国的最后几位统治者是约翰·瓦塔泽斯的儿孙,狄奥多勒二世拉斯卡利斯(1254—1258年)和约翰四世拉斯卡利斯(1258—1261年)。 P782

他将瓦塔泽斯所征服的土地完全传给了自己的继承者。 P783

都拉基乌姆“是尼西亚帝国的西出口,而对于伊庇鲁斯诸君主们来说,则更是一根骨刺”注1607。 P784

注1611当然,狄奥多勒的统治时期过于暂短,人们还很难因此确定他的统治之重要意义。 P785

佩拉戈尼亚战役,或者说是卡斯托利亚战役以伊庇鲁斯同盟军的彻底失败而告终。 P786

迈克尔非常清楚这一点,遂与热那亚人进行谈判;尽管热那亚人知道,与分裂者希腊人的谈判会引起教宗和整个西方世界的愤怒,但他们更迫切地想把他们的威尼斯对手从东方赶出去,遂与迈克尔签订了和约。 P787

这件事对于热那亚人是一次辉煌的胜利,自从萨拉丁在叙利亚获得了胜利之后,热那亚人曾经遭到惨重的损失。 P788

这一畸形的拉丁人骑士的封建国家是历史上最没有价值的现象。 P789

然而,近来,出现了试图为拉丁人解脱罪责的声音。 P790

基督教会与尼西亚帝国和拉丁帝国的关系1204年十字军占领君士坦丁堡是违背教宗英诺森三世的意愿的。 P791

而且,当圣索菲亚教堂的一批新的由威尼斯人组成的教职人士团选举了一位威尼斯贵族托马斯·莫洛西尼为主教时,教宗尽管一开始宣布这一选举不合乎教会法规,但也被迫认可这一既成事实,“主动地”承认了这一选举有效。 P792

奥特朗托的尼古拉斯(Nicolas of Otranto)、南意大利卡索勒(Casole)修道院院长参与了这次谈判,并充当翻译。 P793

他对于佩拉吉乌斯在君士坦丁与他会见时的傲慢态度表示了极大的不满。 P794

第一个尼西亚统治者狄奥多勒·拉斯卡利斯作为一个君主或皇帝的地位没有得到英诺森三世的认可,在他的信中,仅称呼“尊贵的狄奥多勒·拉斯卡利斯(nobili viro Theodoro Lascari)”。 P795

信中,牧首向教宗表示要考虑教会的联合问题。 P796

尼西亚皇帝提出了他的谈判条件——将君士坦丁堡还给他,恢复君士坦丁堡牧首的建制,拉丁皇帝和拉丁教职人士撤离——英诺森四世对这些条件表示认同。 P797

注1640教宗的这一突然决定似乎没有特别的原因。 P798

1258年,狄奥多勒二世去世,迈克尔·巴列奥洛格于1259年僭取了尼西亚的皇位,他受到了来自西方的反尼西亚同盟的威胁。 P799

瓦塔泽斯以减税的方式,成功地积累了帝国的经济实力。 P800

注1651但是,他们的期望没有达到。 P801

鉴于此,约翰·瓦塔泽斯痛下决心,宁可使贵族们放弃其尊贵的社会地位,禁止他的臣民购买进口产品、穿进口布料,而要他们“满足于穿用那些在罗马的土地上生产,罗马人能够以他们的手工劳动制作的布料”注1656。 P802

在拜占庭帝国复国以后,迈克尔·巴列奥洛格与热那亚人继续保持着友好关系。 P803

然而,迈克尔的兄弟,历史学家尼斯塔斯·阿科米那图斯在君士坦丁堡被法兰克人占领后退隐至尼西亚。 P804

在尼西亚帝国的文化生活中,最杰出的人物无疑是尼斯福鲁斯·布莱米底斯。 P805

极其重视帝国学术和艺术活动的瓦塔泽斯皇帝,曾派遣布莱米底斯进行一次学术旅行,在色雷斯、马其顿、色萨利、阿索斯山和其他地区游学,购买珍贵的《圣经》和其他著作的手稿,并且要求如果不能购买,就阅读它们,并做笔记和摘录。 P806

布莱米底斯的世俗作品也相当重要。 P807

”注1665他们失去了君士坦丁堡,逃到尼西亚避难,梦想着有一位经验丰富的、精明强干的、英明的君主,将外来侵略者赶出博斯普鲁斯海峡,让他们能够回到自己的故都。 P808

在布莱米底斯去世后,他的《逻辑学摘要》在整个拜占庭帝国广为人知,并逐渐成为东西方教授哲学的基础著作和最受欢迎的哲学教科书。 P809

他与狄奥多勒·拉斯卡利斯一起在尼斯福鲁斯·布莱米底斯指导下接受了极好的教育。 P810

19世纪末一位意大利学者费斯塔出版的狄奥多勒通信集,对于我们了解这个重要人物的情况提供了许多新鲜资料。 P811

注1674狄奥多勒·拉斯卡利斯写过一些关于哲学、宗教问题的论文,还有一些赞颂词和上文提到过的大量书信文件(不止200件),这些书信都是他致当时各界的著名人物,特别是致他的导师尼斯福鲁斯·布莱米底斯和乔治·阿克罗波利塔的。 P812

他死于1207年。 P813

556这一时期的拜占庭编年史的作者只有一位代表人物乔尔(Joel),他可能在13世纪写了一部简短的世界编年史,但此书没有多大的历史价值或文学价值。 P814

注1681克伦巴赫认为,此诗与近代希腊的婚礼诗歌相似,因此,作者是直接从当时的民间诗歌中汲取了这类诗歌的精华。 P815

但这些作品通常是匿名作者所写,有的写作年代难以准确判断,其风格、韵律及文学、历史内容也不同。 P816

注1689然后,在故事中,对选美场面的描述恰像巴黎人的审美方式,且反映了为皇帝选择最美的新娘的著名拜占庭习俗。 P817

船员们认出了贝尔山德罗,遂立即将他和赫利山查迎接上船,回到了首都。 P818

注1693柏里认为,贝尔山德罗和赫利山查的传奇,从其结构、描述和思想来看,从头到尾都是希腊式的,没有任何理由可以将其归因于西方的影响。 P819

注1696?559近年来,人们已经开始关注巴尔干半岛西部与伊庇鲁斯君主国,与这个在拜占庭帝国的废墟上建立起来的第二个希腊人中心的历史相关的13世纪著名人物。 P820

后来,他成为纳乌帕克图斯都主教,积极参加了伊庇鲁斯的政治、公共的及宗教的生活。 P821

16世纪末,《基督教会年代纪》的作者巴罗尼乌斯红衣主教根据乔治致皇帝弗里德里希和曼纽尔·杜卡斯的信件,推断巴尔达内斯是12世纪的人。 P822

注1706除了这些信件外,乔治还写了一些反对拉丁人的辩论文章和一些长短句诗歌。 P823

”注1709但是,艺术的传统在拜占庭并没有泯灭,巴列奥洛格王朝时代的艺术复兴,在一定程度上归因于13世纪保留下来的早期传统和成就。 P824

拜占庭的封建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封建主义被认为是中世纪西欧的特有现象,因而,将这一地区的历史与其他地区的历史分别加以研究。 P825

在每一个国家,只要条件具备,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封建制度就可能存在;然则,它却不是不可避免的必然现象。 P826

“赐地”(precarium)或“恩地制”(beneficium)、庇护制以及豁免权等,在罗马帝国时期是非常普遍的现象。 P827

这一过程既发生在俗界,也发生在教会中;在各个不同的国家是以不同的方式进行的。 P828

该承恩者将收取修道院的全部岁入,并有责任维持修道士们的生活,维修修道院建筑,简言之,即管理修道院的全部经济活动。 P829

注1715被纳入6世纪《查士丁尼法典》中的一则于5世纪前半期狄奥多西二世皇帝颁发的《新律》声称,帝国的东西两部都实行这样的原则,即前线士兵,或称边防兵(limitanei milites)作为占有土地的前提,必须遵照古法(sicut antiquitus statutum est)为国家服兵役。 P830

”注1717但是,这位著名俄罗斯史学家的假定并不能被证实。 P831

注1718自不待说,普洛尼亚一词是希腊词汇,意为“深思、照料”,在基督教会中,意为神意(providence)。 P832

“普洛尼亚”是由皇帝亲自赐予或者以他们的大臣们的名义赐予的产业。 P833

普洛尼亚制度在整个中世纪的拜占庭都存在,一直到帝国的灭亡。 P834

狄奥多西和查士丁尼的法典中都有相当一些敕令涉及这类问题,自4世纪以后,接受庇护者(在法典中称之为patrocinium)受到了严重的惩罚,因为穷人将他们自己置于其富裕而有势力的邻居们的庇护之下,希望以此方式逃避国家的各种义务,特别是沉重的税收,对于此,国家是不能认可的。 P835

按照他的意见,“在晚期拜占庭的豁免制与罗马法中的豁免制度中找不到任何历史的联系。 P836

据这些条例,拜占庭皇帝以豁免证书形式赐予受益人的特权,主要涉及禁止皇帝的官员进入有特权的领地,这些地区享有免税权和司法权等;换言之,在这里,是以西方封建模式出现的真正的中世纪豁免权。 P837

注1728当然,人们不可能确切说明这些文献包含哪些内容,但是根据阿索斯修士们对于土地划分问题的争议来看,可以假定,这些文件也提到了豁免权。 P838

许多拜占庭资料,包括历史、年代纪、圣徒生活等,都已经出版,却很少有人从豁免权的角度对之进行研究。 P839

普罗柯比的《秘史》和查士丁尼的《新律》披露了关于此问题的重要资料;带有偏见地、片面地编撰的6世纪作品《秘史》显然反映了大地主的思想和他们的利益,但只要使用得当,它仍然是反映当时拜占庭内部生活的一部最有价值的资料。 P840

一个著名的大土地贵族阿比安家族在6世纪埃及的许多地方占有巨量的地产。 P841

因此,7世纪后半期和8世纪早期可以认为是修道院大地产发展的鼎盛时期。 P842

法国学者查尔斯·迪尔在写到这一时期时说:“(对小地产的)掠夺在继续;大土地贵族的势力一直在增长;封建主义一直在发展。 P843

注1741这一遗嘱没有得到实行,因为602年发生了革命,莫里斯皇帝被推翻;但这一遗嘱显然是一次典型的封邦建国的企图,这种分封行为在西方所谓“封建时期”(appanage)的墨洛温王朝和加洛林王朝以及古罗斯都是经常发生的。 P844

”注1744英国历史学家J.B.柏里说,在东方与萨拉森人(阿拉伯人)进行的不间断的斗争,促进了一类新的战士(kavallarios,即骑士,德语称Ritter)的出现,“他们心中充满了冒险精神,习惯于不受皇帝和军事领袖之权威的束缚……在10世纪,他们中间的许多人占有着大片的领地,更像是西欧那样的封建男爵,而不像罗马的军官”注1745。 P845

并且在他统治时期,他采取了严厉的措施反对教俗界的大土地所有主。 P846

该法典不仅有助于更好地理解与地方条件有关的基督教东方的封建关系,而且有助于全面理解封建制度问题。 P847

安条克的法典可以被认为是上述《耶路撒冷法典》的一个精妙的补充,它曾经给予安条克拉丁公国以正确的立法思想。 P848

”注1750所谓的社会、政治和经济封建化的过程,在拜占庭的整个历史上都可以观察到。 P849

注1751帝国的总体形势迈克尔帝国的疆域,比起科穆宁和安吉列王朝时期的拜占庭帝国的领土,特别比起第一次十字军东征之后的领土范围来说,已经大大减小了。 P850

但是这个以前伟大帝国的残余在所有方面都受到政治和经济上强大民族的威胁:土耳其人从小亚细亚,塞尔维亚人和保加利亚人从北方威胁着他们;威尼斯人占据了爱琴海中的一些岛屿;热那亚人当然指向黑海;还有拉丁骑士占据着伯罗奔尼撒半岛和中希腊的一部分。 P851

尽管从文化发展的角度看,巴列奥洛格时期的拜占庭帝国仍然具有极大的重要性,但君士坦丁堡作为欧洲政策中心的地位消失了。 P852

例如,在形式上,皇帝们继续持有“罗马人的皇帝(basileus)注1757和独裁统治者”这一通常的称号,但是这个时代的一些著名人物努力劝说皇帝们接受“希腊人的皇帝”这一新的称呼。 P853

迄今为止注1758,还没有一部涵盖巴列奥洛格王朝所有统治者之活动的专著,现存的一些论文也只涉及这些皇帝活动的某一方面或另一方面。 P854

安德罗尼卡有两段婚姻,他的第一个妻子安妮是匈牙利国王斯蒂芬·杜尚五世的女儿;他的第二个妻子维尔兰塔-伊琳娜是北意大利的蒙斐拉侯爵的妹妹。 P855

这完全改变了祖父对他的态度。 P856

为了对付约翰·坎塔库津,帝国内形成了一个强大的集团,其中包括萨瓦的安妮,她已经被宣布为摄政;还有她的同党、坎塔库津从前的亲信,野心勃勃、精力充沛的君士坦丁堡牧首阿列克修斯·阿波考库斯;以及其他人等。 P857

注1766在约翰五世巴列奥洛格被推到后台期间,坎塔库津的残暴统治对这一时期的国际关系产生了重要影响。 P858

”注1768?586约翰家族的麻烦并没有就此结束。 P859

她生了六个儿子,其中两个是拜占庭最后的皇帝约翰八世和君士坦丁十一世;人们经常用他的外祖父的斯拉夫名字称君士坦丁十一世为德拉戈什(Dragases)。 P860

由于不能进行充分抵抗,曼纽尔企图寻求他那受惊吓的父亲对自己进行庇护,但没有成功,于是不得不直接动身到穆拉德的驻地,向他表达了对自己行为的忏悔之意。 P861

588曼纽尔的可贵之处表现在他对自己的父亲约翰五世的态度。 P862

他的第三位妻子是约翰在科穆宁家族里发现的一位叫玛利亚的特拉布松公主,“由于她的美貌和举止端庄而出名”。 P863

注1779君士坦丁有两次婚姻,他的两个妻子都属于在东方基督教国家定居的拉丁家族——一个是托克家族的成员,另一个是位于莱斯博斯岛屿的热那亚人加提鲁西奥家族——但在君士坦丁登上拜占庭皇位之前,两个妻子都先后辞世。 P864

他那已成为天主教徒的儿子安德列阿斯(Andreas,或Andrew),是巴列奥洛格家族中唯一有权继承已经丧失的拜占庭皇位的合法继承人。 P865

”注1785教宗曾经提醒伊凡三世的后继者,要注意维护他的“君士坦丁堡的遗产”注1786。 P866

他的宫廷在那个时代是最辉煌的,外国的统治者非常尊重他;最后一个拉丁皇帝鲍德温二世从君士坦丁堡逃出后,曾向他呼吁,请求他帮助重新夺回失去的王位。 P867

至少在1265年,教宗克莱蒙四世希望在查理的援助下,“恢复罗马帝国的地位”(imperii Romani status reformabitur)。 P868

法兰克人开始大批离开他们的国家,移民到查理统治的这片条件极好的新领土上。 P869

注1790最后,整个拜占庭东部,在巴列奥洛格统治下,热那亚人取代了威尼斯人。 P870

但在某种程度上,查理对拜占庭的敌意被路易向突尼斯发动第二次十字军的行动推迟了注1792,它影响了查理在西方的政策。 P871

注1795在一份文献中,查理称自己为“上帝恩宠下的西西里和阿尔巴尼亚之王”(Dei gratia rex Sicilie et Albanie)注1796。 P872

很明显,斯拉夫-法兰克的结盟使拜占庭感受到严重的威胁。 P873

596迈克尔·巴列奥洛格向法国派出的参加里昂宗教会议的使者安全地通过了查理的统治区。 P874

拜占庭帝国似乎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而安茹的查理,这位“13世纪的拿破仑的先驱”注1807则把世界权力握于手中。 P875

当然,在阿玛利生活的年代,许多资料是无法接触到的,而且阿玛利本人也是逐渐开始熟悉这一领域的新发现,并在后来的版本中更改和修订他的著作。 P876

除了查理,那个时代的两位最优秀的政治家,迈克尔八世和阿拉贡的彼得,成功地利用了西西里人中的不满分子。 P877

如历史学家兰克写道,“人民,无视罗马教宗的命令,而敢于自己树立国王”,这不仅是史无前例的革新。 P878

——君士坦丁堡收复之后,尼西亚的皇帝迈克尔八世为了收复巴尔干半岛而把他的主要精力转向了西方,并和安茹的查理进行了精疲力竭的斗争,这实际上决定了光复后的拜占庭帝国的命运。 P879

但蒙古大可汗蒙哥死去的消息传来,他被迫停止了对南方的侵略计划。 P880

因此,由于许多马木路克人与库曼人的亲缘关系,他们对于保持和发展同他们的俄罗斯南部同胞的关系十分感兴趣。 P881

注1823为了笼络大权在握的诺盖,迈克尔把自己的私生女嫁了给他。 P882

因此,在13世纪时,这些边地领主主要集中在比提尼亚的奥林匹斯山脉,也就是在小亚细亚的西北角。 P883

奥斯曼土耳其人。 P885

东方的西班牙(或加泰罗尼亚)团队。 P886

西班牙语和希腊语文献详细记载了西班牙人的参与在拜占庭末期历史上所起的作用。 P887

在重回小亚细亚之前,新的恺撒与他的帮伙先到了亚得里亚堡,当时安德罗尼卡的长子、共治皇帝迈克尔九世就驻节在此。 P889

1311年春,在靠近科拜湖(位于现在的斯克里普村)的塞菲苏斯河附近的维奥蒂亚爆发了一场战斗。 P890

”注1842?608但最近以来,许多新资料的发现,特别是在巴塞罗那档案馆中的材料表明,过去的历史学家对于这个问题的认识是有偏见的。 P891

奥斯曼苏丹和继他之后,他的儿子奥尔汗征服了拜占庭的主要城市布鲁萨、尼西亚和尼科米底,然后扩展到了马尔马拉海岸。 P892

塞尔维亚人和与其血缘极近的、也许是完全同族的克罗地亚人,在7世纪希拉克略皇帝时期已经出现在巴尔干半岛,并占领了半岛的西部。 P893

612[斯蒂芬·尼曼加退隐后,]他的儿子们之间发生了内战,最后,他的儿子斯蒂芬于1217年登基并由教宗使者加冕,成为塞尔维亚的国王,并自称“第一个被加冕的”“所有塞尔维亚人的”国王(Kral)。 P894

上图则表现了15世纪时威尼斯人、热那亚人、法兰克人和加泰罗尼亚人控制的区域,以及纳克索斯公爵领的疆域。 P896

因此资料中称他“斯蒂芬,年轻的国王”(rex juvenis),以区别于“老国王”(rex veteranus)。 P897

“阿尔巴尼亚有许多还没有勘查过的古代遗迹。 P898

在早期拜占庭时代,阿那斯塔修斯一世皇帝即来自伊利里亚的主要海岸城市都拉基乌姆,他很可能就是阿尔巴尼亚人。 P899

法尔梅赖耶通过在希腊的旅行,发现在阿提卡、维奥蒂亚和伯罗奔尼撒半岛的大部分地区都有相当数量的阿尔巴尼亚定居者,他们有的甚至不懂希腊语。 P900

考虑到当时的政治环境,他与威尼斯又恢复了友好关系,灵活地运用两共和国之间的对抗。 P901

不久之后,他们的侨居地建起了许多公共的和私人的建筑。 P902

617约翰五世(1341—1391年在位)、约翰六世坎塔库津(1341—1354年在位)和在斯蒂芬·杜尚统治下的塞尔维亚巅峰时代。 P903

”注1862在杜尚由塞雷写给威尼斯总督的一封信中,列举了自己的一系列头衔,其中誉美自己为“罗曼尼亚多数领地的主人”(et fere totius imperii Romaniae dominus)。 P904

他企图使自己成为君士坦丁大帝、查士丁尼和其他拜占庭皇帝之尊位的继承者,因此,杜尚首先希望自己成为罗马人的皇帝,然后才是塞尔维亚人的皇帝,简言之,他要在拜占庭的御座之上建立他个人的塞尔维亚王朝。 P905

用希腊语拟就的、并被杜尚授予阿索斯山的希腊修道院的宪章(“黄金诏书”[chrysobulls])证明了杜尚不仅仅对他们以前的特权、免税权和财产权给予重新确认,而且还追加了一些新的特权。 P906

杜尚需要一个独立的塞尔维亚主教为他加冕,使他成为皇帝。 P907

620斯蒂芬的唯一梦想就是抵达君士坦丁堡;在他的胜利和加冕礼后,他可以毫无阻碍地达到这一目的了。 P908

实际上拜占庭内部的斗争对杜尚的计划也无所助益。 P909

14世纪下半叶拜占庭的政策土耳其人。 P910

在坎塔库津的邀请下,土耳其人以同盟者的身份几次蹂躏了色雷斯。 P911

君士坦丁堡的人民立刻意识到他们处于危险之中,加利波利半岛被土耳其人占领的消息使他们感到绝望。 P912

历史学家通常称约翰·坎塔库津是导致土耳其人在巴尔干半岛第一次立足的唯一原因;他在与约翰·巴列奥洛格争夺权力期间,为得到土耳其人的援助而吁请了他们。 P913

“当然,没有一个人会认为坎塔库津是绝对没有责任;在导致土耳其人在欧洲立足这一不幸事件中,他不可能完全摆脱责任;但我们不应忘记他不是唯一应该负此责任的人。 P914

拉扎尔在战斗中被俘并被杀害。 P915

热那亚人对君士坦丁堡的第一次进攻失败了。 P916

这场被称为黑死病的可怕瘟疫是从亚洲内陆被带到亚速海海岸和克里米尔半岛的,感染了此种瘟疫的热那亚商船自塔那和克法驶出,将此瘟疫传到整个君士坦丁堡。 P917

注1896大瘟疫通过德国和波罗的海及波兰侵入俄国的普斯科夫、诺夫哥罗德和莫斯科,莫斯科大公傲慢者西蒙于1353年死于瘟疫,而后它传遍整个俄国。 P918

经过诸多冲突后,精疲力竭的威尼斯和热那亚开始寻求和解。 P919

628一位曾在1437年参观过君士坦丁堡的西班牙旅行家佩罗·塔夫尔(Pero Tafur),留下了关于特内多斯的一段十分精彩的描述:我们来到特内多斯岛,抛锚靠岸。 P920

热那亚和重新获得王位的年老的约翰五世之间恢复了和平关系。 P921

根据杜卡斯的记载,巴耶齐德害怕曼纽尔受到民众的拥护,因而后悔未能在曼纽尔在自己宫中为人质时杀掉他。 P922

注1904关于这个引人注目的事件的资料,主要存于威尼斯的档案馆中,但它没有什么重要的结果。 P923

这次十字军以彻底的失败告终。 P924

——曼纽尔意识到,他不可能用自己的力量战胜土耳其人,遂决定向西欧最有权势的统治者和俄罗斯大公底米特里耶维奇·瓦西里一世寻求帮助。 P925

在他年轻时,他去过东方、君士坦丁堡,游遍了整个巴勒斯坦;他曾经到过西奈山并在埃及做过几个月俘虏。 P926

在1399年后期,曼纽尔和布奇科在一位神职人员扈从和世俗代表们的陪同下,离开首都前往威尼斯。 P927

法国为曼纽尔举行了一个隆重的欢迎仪式并在巴黎的卢浮宫内为他准备了一处装饰华丽的寝宫。 P928

同时代的编年史家记载了许多涉及曼纽尔第一次停留在巴黎的细节,但很少有关于他第二次访问的细节。 P929

皇帝快速准备他的返程并经热那亚和威尼斯,在离开三年半后回到了首都。 P930

他的进军伴随着骇人听闻的残酷行为。 P931

注1923然而,赫里索罗拉斯的出使并未得到预期的效果。 P932

在拜占庭帝国光复者迈克尔八世巴列奥洛格统治之初,阿凯亚拉丁人君主威廉·维拉杜安被希腊人俘虏,遂割让给希腊人三个要塞用以赎身,这三个要塞是:蒙内姆巴西亚、马伊纳和新修建的米斯特拉。 P933

约翰·坎塔库津即在此处高龄去世,并埋葬于此。 P934

一个是拜占庭的学者和人文学者吉米斯图斯·普勒桑,他是一个希腊民族主义者,出身于伯罗奔尼撒半岛最尊贵和最著名的,曾获得“最伟大的和最值得庆祝的功绩的‘希腊人’家庭”。 P935

德国历史学家法尔梅赖耶在他的《莫里亚半岛史》中,最先引起了学者们对这位希腊民族主义梦想者所构想之计划的关注。 P936

一些学者指出,在普勒桑的方案中可以找到与让·雅克·卢梭的《社会契约论》和圣西门思想的相似之处。 P937

但是,尚未来得及从安卡拉战败后恢复过来、并被内乱削弱了的奥斯曼军队,对于进行这样一次攻击还准备不足。 P938

1425年,瘫痪的曼纽尔去世了。 P939

1430年,萨洛尼卡被土耳其人征服。 P940

注1950萨洛尼卡的失陷强烈震撼了威尼斯和西欧。 P941

如今可在城墙上所见的多处题为“奉天承运约翰·巴列奥洛格”的铭文,说明了基督教宗帝最后一次企图修复当年狄奥多西二世的防砦之艰难,而当年这座城墙几乎是不可攻破的。 P942

注1953一些近期出现的、来自巴塞罗那档案馆的文献,揭示了文艺复兴时期著名的梅塞纳斯注1954,即死于1458年的阿拉贡国王“慷慨者”阿方索五世(AlfonsoⅤthe Magnanimous)的进军计划。 P943

一方面,圣马克共和国为了有效抵抗土耳其入侵者,希望拥有在穆拉德二世统治时修建的科林斯地峡上的城墙;另一方面,威尼斯被她的商业利益吸引,因为共和国代表收集到的信息表明,这个国家在金、银、丝、蜂蜜、谷物、葡萄干和其他物品方面的资源具有极大的优势。 P944

在宫廷中,希里亚库斯遇到了“他那个时代最博学的人”吉米斯图斯·普勒桑和他在雅典的一个朋友乔治的儿子,对拉丁文和希腊文都非常精通的年轻人尼古拉斯·卡尔康迪勒斯(Nicholas Chalcondyles)。 P945

在一封信中,他称呼这位皇帝是一个“虔诚和具有高尚情操”(pio et excelso animo)注1958的男子。 P946

首先,穆罕默德在君士坦丁堡的北方,在博斯普鲁斯海峡的欧洲一岸最狭窄的地方,建筑了一处坚固的设有塔楼的要塞,它的宏伟的残迹(鲁梅利要塞)至今犹存;要塞内可见被大炮射进去的巨型石弹,这种石弹在当时非常普遍。 P947

土耳其人很容易实行这些措施,因为与土耳其人建在欧洲的要塞相对,在博斯普鲁斯海峡的亚洲一岸,有苏丹巴耶齐德在14世纪末期修建的配有塔楼的要塞(阿纳托利要塞)。 P948

君士坦丁和城中民众尤为倚赖拥有巨大军事声望的热那亚贵族约翰(乔瓦尼·基斯蒂亚尼),他率领两艘载着700名士兵的巨舰到达了君士坦丁堡。 P949

另一位同时代的作者,投靠了土耳其人的希腊人克里斯托布鲁斯(Critobulus),想表示他对穆罕默德二世的忠诚,将他那本明显受到修昔底德写作风格深刻影响的历史著作,献给“最伟大的皇帝,王中之王穆罕默德”;注1970尽管他并未攻击他的希腊同胞,但他却从奥斯曼帝国的新的臣民的立场出发来评述拜占庭的末日。 P950

其中一篇是勉强逃脱了被土耳其人俘获之命运的枢机主教伊西多尔所写的《致君士坦丁堡所有虔诚的基督徒》(Ad universos Christifideles de expugnatione Constantinopolis) 的呼吁。 P951

在各种俄罗斯编年史中也经常谈到君士坦丁堡的陷落。 P952

4月20日,在围攻期间基督教徒唯一的幸事发生了:四艘前来援助君士坦丁堡的热那亚船只,打败了数量远远超过它的土耳其舰队。 P953

651与此同时,几个星期以来使城内居民疲惫不堪的重炮轰击仍在持续;男女老少、教职人士和男女修士们被迫夜以继日地顶着炮火修补城墙上数不胜数的缺口。 P954

须知,如果你们真诚地履行我对你们的所有命令,我希望,借助上帝的帮助,我们将免于受到上帝正义的惩罚。 P955

注1985?652弗兰策写道:“谁愿意描述在这所圣殿中所涌出的泪水和呻吟!即使是铁石心肠的人也忍不住会哭泣。 P956

大量的希腊人跑到圣索菲亚教堂寻求庇护,希望在那里求得平安。 P957

大约在六十年前,当地的向导常向游客展示,在斯坦姆堡的一处偏僻地方,有一座据称是最后一位拜占庭皇帝的墓,在墓上面有一个长燃的普通油灯。 P958

古代的巴特农神庙,即中世纪的圣母教堂在苏丹的命令下改为清真寺。 P959

由于图书馆被焚毁,希腊文献的典籍遭到了破坏,而读不到希腊的典籍,任何人也不会成为博学的人。 P960

注1999著名的埃尼亚·西尔维奥·皮科罗米尼(Enea Silvio Piccolomini),即后来的教宗庇护二世,号召人们关注对拉丁人而言仍是一无所知的无数拜占庭书籍,他称土耳其人对这座城市的征服是荷马和柏拉图的第二次死亡。 P961

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王;王公的数目如房屋一样多。 P962

因为在拜占庭皇帝看来,土耳其人的危险只有在教宗和西欧君主们干涉的情况下才能被阻止。 P964

自从科穆宁王朝掌权以来,东方帝国皇帝对教会联合的态度已经大大改变了。 P965

1274年在法国城市里昂召开了关于教会联合的宗教会议。 P966

正如人们所预料到的,迈克尔在大多数希腊教士当中遇到了顽强的对抗,且在色萨利举行了针对迈克尔·巴列奥洛格和约翰·贝库斯的反联合会议。 P967

在这方面,“狂热派”的思想与著名的狄奥多勒·斯图迪昂(Theodore of Studion)的思想颇为相似,后者在9世纪曾经公开演讲和著述,反对国家干涉教会事务。 P968

他们实行所谓的“系统”理论,强调教会在与国家的关系中应当调整自身以适应环境;政治派成员通常参照使徒和圣父的生活来证明这一理论。 P969

作为一个几乎没有什么学识的人,阿瑟尼乌斯竟然被尼西亚皇帝狄奥多勒二世拉斯卡利斯选为牧首,这位皇帝希望,通过提升这个没有什么实际能力的阿瑟尼乌斯,会使之仅仅成为自己手中的一个工具。 P970

他们被人民称为“虔诚者”,而历史学家帕希梅利斯(Pachymeres)则称他们为“穿粗麻布衣者”(σακκοφ?ροι)。 P971

首都的人民特别受到这些暗示的影响。 P972

于是,带有狭隘利益和偏激思想的阿瑟尼乌斯派问题暂时被推至幕后。 P973

但是阿瑟尼乌斯派并没有满足于此,而是同拉斯卡利斯一起策划了一起针对皇帝的政治阴谋。 P974

在所谓的“静修派”(Hesychast)论战时期,因阿索斯山的修道士担任了君士坦丁堡牧首而使这一狂热派运动达到了完全的胜利。 P975

帝国的领土大大减少:小亚几乎完全失去了;在欧洲,斯拉夫和拉丁国家占据了以前属于帝国的大部分领土。 P976

而这时,曾严重影响了教会和国家事务的阿瑟尼乌斯教派才刚刚消失了很短一段时间。 P977

特罗斯基认为这是狂热派与政治派之间斗争的继续,注2035或者换句话说,是隐修士和世俗教士之间斗争的继续,在此期间,这场斗争是以修道士的完全胜利而告终的。 P978

对于静修派运动的研究有待于未来。 P979

再没有比这样的祷告更完美更崇高的思想境界了。 P980

苦行主义者的绝大多数仅仅达到第一阶段。 P981

这一事件被报呈君士坦丁堡,在那里,决定召集一个会议,讨论关于他泊山(Thabor)上之圣光的本质问题。 P982

最终,帕拉玛斯的理念胜利了,他的教义被宗教会议认定为整个东派教会的真正教义。 P983

在那个艰难的时代,修道士的生活对不幸的民族提供了最合适的、持久的和真正的慰藉。 P984

14世纪是所谓的“巴比伦之囚”时期;从1305年到1378年,先后占据圣彼得御座的七位教宗,都在阿维尼翁的罗纳河岸有几近长期永久的住所,而且事实上依赖于法国国王。 P985

他在威尼斯的逗留以被羞辱而结束。 P986

尽管局势让人绝望,拜占庭正教的民族主义派别仍然反对联合的主张,他们不仅害怕失去希腊正教的纯洁性,而且害怕联合带来的西部援助将使东部在政治上不得不听命于西方。 P987

”注2049经过了一场毫无结果的对下一阶段会议举行地点的争论后,巴塞尔会议的大主教们决定先平定胡司派的骚乱,然后再考虑希腊问题。 P988

希腊人并不愿意承认这些条件,心力交瘁的皇帝已经准备就这样离开佛罗伦萨。 P989

在著名的圣彼得教堂入口处,在15世纪制作的救主基督、圣母玛利亚和圣使徒彼得和保罗的大型浅浮雕之间,有一些关于佛罗伦萨会议的小型浅浮雕:皇帝从君士坦丁堡起航;他抵达弗拉拉;佛罗伦萨会议召开的情形;皇帝及其随员从威尼斯出发等。 P990

拜占庭最后一个皇帝君士坦丁十一世,像他的兄弟约翰八世一样,也认为挽救帝国灭亡的唯一途径就是同西部教会的联合。 P991

相反,当他看到自己的城市正在接近其最后危险的时候,君士坦丁曾再次呼吁西方给予援助。 P992

676土耳其人攻下城市不久,君士坦丁堡就由神职人员选出了新统治者治下的首任牧首吉那第乌斯·斯科拉利乌斯。 P993

注2056在19世纪,俄国学者,主教波菲利乌斯(乌斯宾斯基)、P.塞瓦斯提亚诺夫(P.Sevastyanov)、T.弗洛林斯基和V.莱格尔在圣山的修道院勤奋钻研,出版了一系列关于拜占庭帝国内部情况的非常重要的文献资料。 P994

注2060因为重建的巴列奥洛格帝国的领域十分狭小,而且还不断地受到诺曼人、土耳其人、塞尔维亚人、威尼斯和热那亚人的威胁和侵占,巴列奥洛格时期的帝国只是一个二流国家,不再是一个正规的、组织良好的国家。 P995

然而,很显然,原未受到破坏的君士坦丁堡是当时世界上最著名的首都之一。 P996

当他从克里米亚和特拉布松返回途中,又一次访问了君士坦丁堡,此时皇帝约翰还在意大利,约翰的兄弟“亲王德拉格斯(Dragas)”正摄政。 P997

在巴列奥洛格王朝统治下,帝国财政由于拉丁帝国的统治而造成的严重破坏,已经完全枯竭了。 P998

注20711425年,许多居民迁离了萨洛尼卡,其中部分人来到君士坦丁堡,希望首都会比萨洛尼卡更安全些。 P999

而帝国领土之小,也不能像早期那样实施行省统治。 P1000

1261年之后,色萨利的不少希腊人成为有势力的大地主。 P1001

阶级斗争及下层群众对有权者阶级的憎恶,不仅在行省,而且在帝国的一些主要城市内都可以被感受到。 P1002

”注2087萨洛尼卡民主运动的首领是狂热分子。 P1003

684由于帝国的内忧外患,拜占庭失去了贸易控制权。 P1004

热那亚人拥有免税权,被允许在加拉泰进行城市建设及设防,而且在爱琴海群岛、小亚细亚、黑海海岸、特拉布松,以及在克里米亚上的卡法(Caffa,即狄奥多西城[Theodosia])及顿河河口的塔纳地区都可以组建他们的商站和侨居地。 P1005

686在拜占庭货币上也可看到意大利人的影响。 P1006

10世纪,是帝国权力最辉煌的时期,这一著作的出现是可以理解的和必不可少的。 P1007

以静修派运动为标志的活跃的宗教生活以及同罗马教会联合的问题都在文学、教会教义、神秘主义和修辞学作品中留下了痕迹。 P1008

作为一位优秀的神学家、研究古典学的权威、机敏的演说家、杰出的修辞学家,曼纽尔留下了许多作品:一篇描述圣灵之产生的论文,一篇攻击伊斯兰教的文章,一些就不同主题发表的演说,以一种相当诙谐的风格所写的对于“一幅皇家壁毯上所织造的春天的描述”,以及写给他那个时代许多著名人士的重要信件,这些信件有的写于他被迫滞留于土耳其宫中时,也有的写于他在欧洲旅行时期。 P1009

例如,其中与巴尔拉姆、犹太人和穆斯林争论方面的论文。 P1010

注2110帕希梅利斯的作品中,荷马时期的语言与神学概念及各种外来的或民间使用的语言相混杂,充满了对于古典写作风格的八股式的模仿;帕希梅利斯甚至模仿人们很少能知道的阿提卡语称呼各个月份,而不使用通行的基督教历中的月份名称,显然使其作品失之清晰。 P1011

注2113他起初是卡拉布里亚的修士巴尔拉姆的强大对手,但渐渐地转变立场,站到了联合派一方;为此,他多次受到当权者的严酷迫害甚至被打入囚牢。 P1012

69115世纪重要的政治事件在当时的历史文献中留下了相当多的痕迹。 P1013

但是,这四位作者——乔治·弗兰策、杜卡斯、劳尼科斯·卡尔科康迪勒斯,以及克利托布鲁斯——所留下的资料,不仅可以用来研究君士坦丁堡之陷落,而且可以用于巴列奥洛格王朝的整个时期。 P1014

弗兰策的写作风格简朴无华,其中有一些土耳其和意大利用语。 P1015

”注2123杜卡斯的最近一位传记作者评论道:“杜卡斯是一位值得研究的作者;因为他忠于史实,而且,有时候——在多数情况下——他是目击者,按照历史学家的眼光看,这就远远超过了他的文字风格上的缺陷,而他的文风的粗糙,曾经激起了不够完善的波恩大全的编者的勃然大怒。 P1016

注2127最近一位研究劳尼科斯的学者认为:“在民族仇恨怒火熊熊燃烧的这片世界土地上,他以少有的公允态度描述了他的祖国之大敌的起源、组织和成功,他还将他的笔触伸展到希腊帝国疆域以外的世界,以一种节外生枝的好奇心,仿效希罗多德的文风,深入到塞尔维亚人、波斯尼亚人、保加利亚人和罗马尼亚人中间;他还写了东南欧以远的国家——包括匈牙利、德意志、意大利、西班牙、法兰西和英格兰等地的风土人情。 P1017

694在赞成联合一派中,应该提到三位作者兼活动家,他们是:死于13世纪末期的约翰·贝库斯,生活于14世纪的底米特里·辛多尼斯和15世纪著名的、知识广博的神学家,尼西亚的贝萨里翁。 P1018

他还以上述风格写了其他的神学论文。 P1019

其中多数还没有得到出版;在447封信中,只有51封得以印刷出版。 P1020

他的一些已经得到出版的作品使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断言。 P1021

他也参加了费拉拉-佛罗伦萨会议。 P1022

另一位帕拉马斯的对手,塞浦路斯人约翰生活于14世纪后半期,他可能是“揭示圣灵的自然因子”(?κθεσι? στοιχει?δη? ??σεων θεολογ ικ?ν或Exposition materiaria eorum quae de Deo a theologies dicuntur)一文的作者,而这篇文章恰是试图按照西方经院哲学的模式研究教义问题的初步尝试。 P1023

注2149如果我们在这里讨论卡巴西拉斯“活在基督里面就是与基督教结合”的论点,显然与本书此处的宗旨相距太远;但是,人们显然可以说,卡巴西拉斯在拜占庭神秘主义方面的论述不仅有其本身的意义,而且,联系到静修派运动和西方欧洲神秘主义运动,应该在14世纪的拜占庭文献史上占有相应的位置,亦应该能引起学者们的关注,而此前,学者们相当错误地忽视了这位重要的作者。 P1024

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两派哲学思想的斗争,是中世纪哲学的标志性特征,在拜占庭“静修派”运动争论中表现得十分突出。 P1025

注2154普勒桑的主要作品是一篇类似“乌托邦”的文章“论法律”(Ν?μων αυγγραφ?),很遗憾,这篇文章没有能全部保存下来。 P1026

查姆诺斯与他那个时代许多在政治、宗教或文学领域声名卓著的人物保持着通信联系。 P1027

虽然11世纪和12世纪的注释家和抄胥们几乎完整地保留下来了亚历山大和罗马时代的手稿遗产,但巴列奥洛格时期的语言学家们却从他们“净化”希腊语的偏见出发去改写古代作家的文章,有时甚至使用了新的韵体形式。 P1028

702生活于安德罗尼卡二世时期的普拉努底斯的学生、也是他的朋友曼纽尔·莫斯霍布鲁斯(Moschopulus),与其老师一样,对于我们认识13世纪末和14世纪初拜占庭学术的特点,以及古典学术在西方的传播有着重要意义。 P1029

”注2160萨塔斯曾经以梅托希特斯在其著作中时不时表现出来的政治观点为根据,得出了一个有趣的结论,认为,梅托希特斯既不倾向于民主制,也不倾向于贵族制,他有自己的政治观点,即主张一种立宪君主制。 P1030

著名的尼斯福鲁斯·格雷戈拉斯是狄奥多勒的众弟子之一,在尼斯福鲁斯的著作中,以热情洋溢的语言详尽描述了他的老师。 P1031

希奈修斯似乎是他最重要的资料来源和他最喜欢的作者。 P1032

还有许多工作有待于我们去做。 P1033

作者使用了早期的一些立法著作,包括《法学手册》、《帝国法典》、《新律》、《法律选编》、《法学导论》注2176,及其他法学著作的资料。 P1034

”注2181在巴列奥洛格时期,数学和天文学也很繁荣,而且,前面提到过的那些多才多艺的百科全书式人物也都从欧几里德、托勒密等古典作家的作品及波斯、阿拉伯作品中汲取资料,而且,波斯和阿拉伯人作品的大部分,也是以希腊的资料为依据的。 P1035

注2186有人提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即梅利特尼奥特斯所写的诗是否在薄伽丘的《爱情的幻影》注2187(L’Amorosa Visione)注2188直接影响下所为。 P1036

其故事情节比较简单:利比斯托罗斯在梦里得知,罗达姆内是他未来的妻子;他发现,她原来是一位印度公主,遂向她求爱,最后,他与自己的情敌决斗取胜,赢得了罗达姆内作为自己的妻子。 P1037

希腊文献中没有一处提到这首诗是希腊的诗歌。 P1038

709巴列奥洛格时期拜占庭艺术的惊人成就是不能一眼掠过的,而应该给予强调说明。 P1039

这一被N.K.康达可夫称为“回归古代运动”注2197的理论,已经有了些许追随者。 P1040

“威尼斯是这种早期文艺复兴对后期拜占庭艺术‘反作用’的中介地之一。 P1041

注2206鉴于以上观点,以下的结论却似乎有些费解:“拜占庭艺术的历史随着法兰克人于1204年攻克君士坦丁堡就已经结束了。 P1042

注2210另外两幅巴黎的手稿前面已经提到注2211,一是14世纪的绘有约翰·坎塔库津主持关于静修派运动的宗教会议的情景,另一幅是15世纪的附有曼纽尔二世的肖像微型画。 P1043

这些因素的根源可以在科穆宁时期的文化复兴中看到;而且,由于拉丁十字军的统治而被截然分开的这两个时期之间的联系纽带,是以尼西亚帝国的尼斯福鲁斯·布莱米底斯及开明的拉斯卡利斯王朝的皇帝为代表的文化生活。 P1044

713当然,拜占庭没有产生但丁。 P1045

”注2216众所周知,15世纪上半叶,文艺复兴确实已经遍及意大利,但所谓的意大利人文主义的主要领袖佩特拉克、薄伽丘却生活在14世纪。 P1046

佩特拉克曾在阿维尼翁遇到过巴尔拉姆,并为了能读懂希腊作家的原著而随他研习希腊语。 P1047

例如,德国学者G.科尔廷(K?rting)曾评论说:“由于巴尔拉姆在阿维尼翁过早离世,使得佩特拉克不可能更深入地学习希腊语言和文明知识,从而破坏了能引人自豪的前景的构想,并决定了此后几个世纪欧洲人民的命运。 P1048

他从意大利移居到希腊,后来又返回意大利。 P1049

注2228当然,当莱昂提乌斯与薄伽丘在一起时,曾完成了第一部文学上的《荷马史诗》的拉丁语译本。 P1050

查士丁尼一世之后不久,征服了意大利大部分地区的伦巴德人自己也受到希腊潮流的影响,从而在某种程度上成为希腊文明的提倡者。 P1051

它们各有自己的初始时期、在洞穴里沉溺于读写经文的隐修士时期,也有组织良好的集体结构的修道时期,其中有其抄胥的学校、图书馆和文化活动。 P1052

由于皇帝的命令,赫里索罗拉斯赴意大利执行一次特殊的政治使命,他的名声传到哪里,就在哪里受到热情的接待。 P1053

注2238在文艺复兴这一新的运动中,许多杰出人物是他的学生。 P1054

他后来作为尼西亚的大主教,伴随皇帝参加了弗拉拉-佛罗伦萨宗教会议,极大地影响了趋向教会联合的谈判进程。 P1055

贝萨里翁最为感兴趣的一个想法是组织一支对付土耳其人的十字军。 P1056

注2244?721正像贝萨里翁的一位法国传记作者所说,在贝萨里翁时代的所有杰出人物中,他比任何其他人都更好地显示出了希腊语和拉丁语的双重才华,正是从这两种才华的融合中促发了文艺复兴的产生。 P1057

曼纽尔·赫里索罗拉斯在意大利唤起了人们对古代希腊的热情崇敬,这里明显出现了积极搜索希腊书籍的运动。 P1058

遥想35年前,经史学泰斗林志纯(日知)先生推荐与斡旋,我有幸成为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前往希腊进修拜占庭史的学者,于1983年11月到达美丽的希腊北方历史名城萨洛尼卡,进入亚里士多德大学,与我同行的有南开大学的陈志强先生。 P1108

瓦西列夫虽然后来定居于美国(先于威斯康星大学,后入顿巴登橡树园)工作,但其早年(1917—1925年)是在俄罗斯的圣彼得堡大学任教,这部著作的最初版本是他在俄罗斯授课时期完成的,其研究思路和表述方式,更容易被中国学者所接受。 P1109

对我国世界史学者而言,不仅需要更多地引进西方学术界的原典作品——限于经费,这一目标要经历很长的时段才能实现——更应该积极地有选择性地翻译一些经典作品,为更多青年学者和高校教师从事研究做一些奠基工作。 P1110

本书的成稿(手写稿)完成于20世纪90年代,见证了从手抄稿到手动打字稿,再到电脑书写稿的各个阶段。 P1111

但本书早于20世纪90年代初即开始翻译,译者已经尽其所能完成了参考书目中的英、法、德、意、西班牙、保加利亚、俄、希腊、拉丁语等诸语种文献和引文的翻译,现任责编表示尊重译者付出的劳动,将其“照单全收”,但对书稿做这样的处理显然大大增加了编辑的工作量。 P1112

徐家玲2018年6月21日于长春净月东师家园 附记: 封面所示双头鹰图识,通常见于拜占庭帝国的旗帜。 P1113

注3??瓦西列夫原书,第一卷,第236页。 P1114

注7??V.G.瓦西列夫斯基:《拜占庭历史著作概述》(A Survey of Works on Byzantine History),139。 P1115

注10??《历史的批判》(Le pyrrhonisme de l’histoire),chap.15。 P1116

注18??《爱德华·吉本自传》,311。 P1117

在法文中,Bas有双重含义,“低下的”指位置,“晚的”,指时间。 P1118

注32??见作者自传,收于他的著作《希腊史》第一卷的前面,H.F.托泽(H.F.Tozer)编,I,xxxix—xlvi。 P1119

他根据6世纪教会历史学家埃瓦格留斯的著作断言,希腊人早已完全斯拉夫化。 P1120

见F.多尔格(F.D?lger)“评论:柏里”(“Review:Bury”),《拜占庭杂志》(Byzantinische Zeitchrifte),XXVI,1—2(1926),97。 P1121

该版本扉页上说明该书译自俄文是不准确的;它是自英文版译出的。 P1122

注55??奥斯特洛戈尔斯基的作品被收入《古代科学手册第2卷〈拜占庭手册〉》(Byzantinisches Handbuch im Rahmen des Handbuchs der Altertumwissenscahft)第1部分,该书由瓦尔特·奥托(Walter Otto)主编。 P1123

注59??1937年出版的该书德文原版书名是《拜占庭。 P1124

注65??“一个希腊人为拜占庭辩护的呼声”(“The Voice of a Greek in Defense of Byzantium”),《作品集》(第4版,1914年),III,366页页注。 P1125

注70??见康达可夫去世后出版的《中世纪艺术和文化史概览及注释》(Sketches and Notes on the History of Medieval Art and Culture),III,455。 P1126

注79??同上书,39—40。 P1127

注89??《异教的衰落》(Fall of Paganism),I,24—25。 P1128

注97??《罗马人史》,VI,602。 P1129

关于洛特和施泰因的作品,见N.贝恩斯的重要评论,刊于《罗马研究杂志》(Journal of Roman Studies),XVIII(1928),220。 P1130

注111??《基督教会史》(Historia ecclesiastica),IX.9.2。 P1131

——译者注117??拉克坦提乌斯:《基督徒迫害者之覆灭》,48、4—8;尤西比乌斯:《基督教会史》,X,5,6—9。 P1132

”注120??A.列别德夫:《基督徒受迫害的时代》(The Epoch of Christian Persecutions)(第3版,1904年),300—301。 P1133

尼科米底、尼撒、普鲁萨”(“Historisch-geographische Studien über bithynische Siedlungen.Nikomedia,Niz?a,Prusa”),《拜占庭和当代希腊年鉴》(Byzantinisch-neugriechische Jahrbücher),I(1920),267—268;关于非洲教堂,见D.格塞尔(D.Gsell)《阿尔及利亚古代遗址》(Les Monuments antiques de l’Algérie),II,239。 P1134

I.冯·海克尔(I.von Heikel)编《尤西比乌斯著作集》(Eusebius Werke),71;《尼西亚与后尼西亚教父》(Nicene and Post-Nicene Fathers ),1st ser.,I,518。 P1135

见《尼西亚和后尼西亚教父》,2nd. ser.,II,13。 P1136

注141??罗马神话中所传特洛伊和罗马的英雄,古罗马诗人维吉尔的《埃涅阿斯纪》中的主人公:他率领在特洛伊战争劫后余生的众人历尽艰难,百折不回,终于到达台伯河口。 P1137

注144??菲罗斯托尔吉(Philostorgii):《基督教会史》(Historia ecclesiastica),II,9;J.比德(Bidez)编,20—21,并见其他资料。 P1138

见《古代世界的末日》,39—40、43。 P1139

注156??Prae luriam pertect一职,在君士坦丁改革之前称“近卫军长官”,有军权。 P1140

”见迪律伊《罗马史》,VII,88;里普利译,VII,2,519。 P1141

注167??圣·哲罗姆(347—419/420年),拉丁文名尤西比乌斯·希罗尼姆斯(Eusebius Hieronymus)。 P1142

见G.内格里(G.Negri)《背教者朱利安》(Julian the Apostate),杜凯斯·利塔-维斯孔蒂-阿雷塞(Duchess Litta-Visconti-Arese)英译,I,47。 P1143

注181??罗马皇帝(161—180年在位)。 P1144

亦见内格里《背教者朱利安》,译本,II,411—414。 P1145

注199??在西方传统中,“龙”是可怖可惧的动物,绝不是如中国传统中的吉祥物。 P1146

关于朱利安的理财政策,可见E.孔迪拉奇(E.Condurachi)的重要研究“朱利安皇帝的理财政策”(“La financière de l’Empereue Julien”),《罗马科学院历史通报》(Bulletin de la section historique de l’Académie roumaine),XXII,2(1941),1—59。 P1147

(见下文有关部分)在查士丁尼时代,罗马主教被皇帝尊为“罗马之父”(pope),于是pope被罗马主教专享,可译为“教皇”“教宗”。 P1148

注218??G.劳琛(G.Rauschen):《狄奥多西大帝统治时期的基督教会年鉴》(Jahrbücher der christlichen Kirche unter dem Kaiser Theogosius dem Grossen),376。 P1149

这是十分重要的研究。 P1150

L.尼德勒(L.Niederle):《古代斯拉夫人手册》(Manuel de l’antiquité slave),I,100。 P1151

A.菲茨杰拉德(A.Fitzgerald):《昔兰尼的希奈修斯书信集》(The Letters of Synesius of Cyrene),23—24。 P1152

A.科里罗·德·阿尔博诺兹(A Crillo de Albornoz):《约翰·赫里索斯顿及其对拜占庭社会的影响》(Juan Crisostomo y su influencia social en el imperio byzantino),187。 P1153

见H.格雷古瓦和M.A.库热内(M.A.Kugener)“《加沙主教波菲利乌斯之生平》是否可靠?”(La vie de Porphyre,évêque de Gaza,est-elle authentique),《布鲁塞尔大学学报》,XXXV(1929—1930),53—60。 P1154

——译者注247??J.B.夏博(J.B.Chabot):《东方教务会议,或聂斯脱利派教务会议》(Synodicon Orientale,ou Recueil de Synodes Nestoriens),见《国家图书馆手稿笔记和摘编》(Notices et extraits des Manuscrits de la Biliothèque Nationale),XXXVII(1902),258。 P1155

——译者注252??原文为Higherschool,似乎不能使用中世纪“大学”(University)的概念,故译为“高等学府”。 P1156

萨格勒布》(Pisani Zakoni na slovenskom jugu.U Zagrebu ),11—13;S.鲍布切夫:《古代保加利亚法制史》(History of the Ancient Bulgarian Law),117—120。 P1157

德莱哈耶:《斯蒂利特的圣徒们》(Les Saints Stylites),30—31。 P1158

注269??此处的教派名称皆出自希腊语。 P1159

——译者),人们对于斯拉夫人入侵巴尔干半岛问题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P1160

——译者注281??O.希克:“五年洁净祭税”(“Collatio lustralis”),《古典学实用百科全书》(Real-Encyclop?die der Classischen Alfer tumswissenschaft),A.F.保利(A.F.Pauly)和G.威索瓦(G.Wissowa)等编,IV,370—376。 P1161

注287??即“隶农”。 P1162

”(97)。 P1163

——译者注295??指罗马帝国统治下的东方亚洲行省。 P1164

注302??1938年格雷古瓦令人信服地证实(我确信如此),尤西比乌斯并不是以目前形式流传下来的这部《君士坦丁传》的作者,《拜占庭》(布鲁塞尔),XIII(1938),568—583;XVI(1939),318—319。 P1165

注305??见A.A.瓦西列夫:“颂歌作者罗曼努斯的生活年代”(“The Lifetime of Romanus the Melode”),《拜占庭年鉴》,VIII(1901),435—478。 P1166

“在我看来,教会诗人罗曼努斯是无聊至极(langweilig)。 P1167

注312??例如尚茨:《罗马文献史》(第2版,1905年),III,83—90。 P1168

注316??E.孔迪拉奇(Condurachi):“佐西姆斯的共和思想”(“Les Idées politiques de Zozime”),《古典学评论》(Revista Clasic?),XIII—XIV(1941—1942),125、127。 P1169

见《不列颠百科全书》中文版,第9卷,第538页。 P1170

注332??C.吉莱切克(C.Jire?ek):《塞尔维亚史》(Geschichte der Serben),I,36。 P1171

注334??埃瓦格留斯:《基督教会史》,V,19。 P1172

注342??夏尔·迪尔:《拜占庭人物传》(Figures byzantines),I,56;H.贝尔(H.Bell)英译本《拜占庭人物传》(Byzantine Portraits),54。 P1173

注348??此处是指查士丁尼以传播基督教信仰为己任,与10—13世纪西欧封建主进攻东方穆斯林统治区的十字军毫无联系。 P1174

——译者注356??关于此战的最详细记载,见柏里《晚期罗马帝国史》,II,261—269、288—291。 P1175

古贝尔:“拜占庭与西哥特的西班牙”,《拜占庭研究》,II(1945),76—77(至624年)。 P1176

柏里:《晚期罗马帝国史》,II,79—123。 P1177

——译者注368??柏里:《晚期罗马帝国史》,II,298—308。 P1178

注375??约翰:《基督教会史》(Ecclesiastical History),V,20;佩涅-史密斯(Payne-Smith)译本,358;布鲁克斯译本,205。 P1179

注383??亦译为《法理概要》。 P1180

这是一则论及《法学阶梯》的敕令。 P1181

注396??列别德夫:《第六、七、八次全基督教主教公会议》(第3版,1904年),16。 P1182

——译者注404??《东方福音诠释》(Commentarii de Beatis Orientalibus),W.J.范杜温(W.J.Van Douwen)及J.P.N.兰德(J.P.N.Land)编,114、247;E.W.布鲁克斯编:《东方教父著作全集》,XVIII(1924),634(432)、677(475)、679(477)。 P1183

注408??马斯佩罗:《亚历山大教会主教史》,110。 P1184

——译者注415??曼西:《新编圣公会议文集》,IX,376。 P1185

马诺也罗维奇的论文尚未被广泛接受。 P1186

关于吉莫和竞技党后来的情况,特别是竞技党的作用在7世纪逐渐衰弱的历史,见G.布拉提亚努(G.Br?tianu)“7世纪排犹主义的危机与拜占庭党派政治的结束”(“La fin du regime des parties à Byzance et la crise antisemite du VIIe siècle”),《东南欧历史杂志》,XVII(1941),49—57;迪亚科诺夫:“5—7世纪拜占庭的吉莫和竞技党”,《拜占庭年鉴》(1945),226—227。 P1187

柏里在第72—74页转引了该对话的英文译文。 P1188

注429??《新律》,8(16),8;扎哈利亚·冯·林根塔尔编,I,102。 P1189

注436??《查士丁尼颂》(De laudibus Justini),II,249—250。 P1190

见C.比兹雷(C.Beazley)《近代地理学的黎明》(The Dawn of Modern Geography),I,190—196、273—303。 P1191

注444??拜占庭货币名。 P1192

R.P.F.M.阿贝尔(R.P.F.M.Abel):“尤塔巴岛”(“L’Isle Jotabe”),《圣经杂志》(Revue biblique),XLVII(1938),520—524。 P1193

——译者注452??J.埃伯索尔特(J.Ebersolt):《拜占庭奢侈品艺术》( Les Arts somptuaries de Byzance),12—13。 P1194

注460??柏里:《晚期罗马帝国史》,II,97。 P1195

注465??《尼基乌主教约翰编年史》(Chronicle of John,bishop of Nikiu)(英译本)。 P1196

注468??关于格列高利在君士坦丁堡的侨居生活,见F.杜登《伟大的格列高利:他在历史和思想史上的地位》(Gregory the Great: His Place in History and Thought),I,135—157。 P1197

注474??关于拉文纳总督区的形成,见夏尔·迪尔《拜占庭在拉文纳总督区的行政统治(568—751年)》(études sur l’administration Byzantine dans l’exarchat de Ravenne,568—751),3—31。 P1198

——译者注480??《中世纪莫里亚半岛历史》(Geschichte der Halbinsel Morea w?hrend des Mittelaters)(德文版),I,iii—xiv。 P1199

亦见塔弗拉里《14世纪萨洛尼卡的兴起》(Thessalonique des origines au XIVe siede),101。 P1200

注493??希罗克利斯的作品写于535年之前,见克伦巴赫《拜占庭文献史》,417;蒙特拉蒂奇(Montelatici):《拜占庭文献史,354—1453年》,76。 P1201

注498??E.W.布鲁克斯(E.W.Brookes):《东方教父著作集》(Patrologia Orientalis),XVII(1923),vi。 P1202

注506??《历史》,V,9;波恩版,296—297;L.A.丁多夫(L.A.Dindorf)编:《希腊简史》,II,362。 P1203

注511??见《君士坦丁堡原始手稿》(Scriptores originum Constantinopolitanarum),T.普莱格尔(T.Preger)编,I,105。 P1204

注516??见M.N.斯佩兰斯基(M.N.Speransky)“南斯拉夫和俄罗斯文学中关于帝都圣索菲亚大教堂之建筑的传说”(“The South-Slavonic and Russian Texts of the Tale of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Church of St.Sophia of Tzarigrad”),《纪念V.N.兹拉塔尔斯基文集》(Memorial Volume in Honor of V.N.Zlatarsky),13—422。 P1205

注522??可折叠的双联记事板,自古罗马时期以来帝国用以表示皇室、权贵和教士的身份。 P1206

注530??安提奥库斯·斯特拉特古斯(Antiochus Strategus):《614年波斯人占领耶路撒冷》(The Capture of Jerusalem by the Persians in the Year 614),N.马尔(N.Marr)英译,15;F.C.康尼贝尔(F.C.Conybeare)英译,《英国历史评论》,XXV(1910),506。 P1207

——译者注536??康达可夫:《穿越叙利亚和巴勒斯坦的考古旅行》(An Archeological Journey through Syria and Palestine),173—174。 P1208

P.古伯特(P.Goubert):“拜占庭与西哥特西班牙(554—711年)”(“Byzance et l’Espagne wisigothique,554—711”),《拜占庭研究》,II,(1945),48—49、76—77。 P1209

见库拉科夫斯基《拜占庭》,III,118页注1。 P1210

内尔德克:《波斯历史论文集》(Aufs?tze zur persischen Geschichter),129。 P1211

注558??《狄奥凡尼历史摘编》(Excerptas e Theophanis Historia),波恩版,485;见内尔德克(N?ldeke)《波斯与阿拉伯历史》(Geschichte der Perser und Araber),249—250。 P1212

又见P.H.拉芒(P.H.Lammens)“希吉拉时期的麦加”(“La Mecque à la veille de l’hégire”),《圣约瑟夫大学学报》(Mélanges de l’Université de Saint-Joseph),IX(1924),439;拉芒:“前伊斯兰时期阿拉伯半岛西部的圣殿”,(“Les sanctuaries prislamiques dans l’Arabie Occidentale”),《圣约瑟夫大学学报》,XI(1926),173。 P1213

夏尔 ·迪尔和G.马尔赛:《395—1018年的东方世界》,176。 P1214

注575??M.J.德戈杰编(M.J.De Goeje):《沦陷地区的文献》(Liber expugnationum regionum),137;P.希提(P.Hitti)英译本。 P1215

注580??“作为拜占庭之附属地的埃及”(“The Byzantine Servile State in Egypt”),《埃及考古》,IV(1917),106.注581??凯塔尼:《东方历史研究》,I,370—371。 P1216

注587??P.K.希提:《阿拉伯史》,164—165。 P1217

指一种深海水母类动物,其源自希腊语“siphno”(管子),“phore”(携带),此处借用来说明拜占庭船只投掷“希腊火”的特制船只。 P1218

尼古拉·D.凯洛尼斯(Nicholas D.Cheronis):“中世纪的化学战争,卡利尼库斯特殊预制的火器”(“Chemical Warfare in the Middle Ages,Kalinikos Prepared Fire”),《化学教育》(Journal of Chemical Education),XIV,8(1937),360—365。 P1219

见J.克拉奇科夫斯基(Kratchkovsky)《西班牙的阿拉伯文化》(The Arab Culture in Spain),11—12。 P1220

注607??狄奥凡尼:《编年史》,德博尔编,347。 P1221

因为,保加尔人从此改变了其游牧生活的传统,成为定居居民。 P1222

1986年,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P1223

注626??E.W.布鲁克斯《英国历史评论》,XXXIV(1919),117。 P1224

注635??见库拉科夫斯基论这一问题的文章,《拜占庭》,III,287—431。 P1225

J.泽波斯(J.Zeposz)与P.泽波斯:《希腊罗马法》(Jus graecoromanum),I,27—29。 P1226

注645??夏尔·迪尔:《拜占庭艺术手册》,I,329—359。 P1227

注655??K.E.扎哈利亚·冯·林根诺尔:《希腊罗马法制史》,III,55。 P1228

34,X.A.诺米库(X.A.Nomiku):“君士坦丁堡的第一所清真寺”(“τ? πρ?το τζαμ? τ?? Κωνστανινοπ?λεω?”),见《拜占庭研究年鉴》(?πετηρ?? ‘Εταιρε?α? Βνζαντιν?ν Σπονδ?ν),I(1924),199—201。 P1229

也见巴托尔德《东方学院学报》,I(1925),470;D.B.麦克唐纳德(D.B.Macdonald):“阿拉伯黑暗时期的早期历史”(“The Earlier History of the Arabian Nights”),《皇家亚洲社会杂志》(Journal of the Royal Asiatic Society)(1924),281;卡纳尔(Canard):“阿拉伯人对君士坦丁堡的进攻”(“Les expéditions des Arabes contre Constan-tinople”),《亚细亚杂志》,CCVIII(1926),116—118;W.M.拉姆赛(W.M.Ramsay):“641—964年阿拉伯人征服小亚细亚的企图及其失败原因”(“The Attempts of the Arabs to Conquer Asia Minor,641—964 A.D.,and the Causes of Its Failure”),《罗马科学院历史部年鉴》,XI(1924),2。 P1230

注667??A.A.瓦西列夫:“希腊的斯拉夫人”(“The Slaves in Greece”),《拜占庭年鉴》,V(1898),416—417。 P1231

在第81—86页详细论述了《法律选编》的颁布日期。 P1232

注676??即国库。 P1233

注681??在10世纪,即俄国信奉基督教之后不久问世的这本书,规定了使徒教会的教规和全基督教宗教会议的规章,以及东正教拜占庭皇帝们的民法。 P1234

注687??同上书,30。 P1235

见任西曼《罗曼努斯·雷卡平皇帝和他的统治》(The Emperor Romanus Lecapenus and His Reign),25。 P1236

但维尔纳茨基对前面提到的两部著作并不了解。 P1237

注701??同上书,cxiii、cxiv。 P1238

注706??《拜占庭军区制的起源》(Die Genesis der byzantinischen Themenverfassung),75。 P1239

注711??库拉科夫斯基:《拜占庭》,III,391—392。 P1240

注716??K.施瓦茨罗斯(K.Schwarzlose):《圣像之争,希腊教会内的一场斗争,其特点及其政策》(Der Bilderstreit,ein Kampf der Griechischen Kirche um ihre Eigenart und ihre Freiheit),42、46、48、50。 P1241

L.布莱耶尔:“破坏圣像运动”(“Iconoclasme”),《基督教会史》(Histoire de l’Eglise),A.弗里奇(Fliche)和V.马丁编,V,431—470(至754年)。 P1242

上述文件的拉丁文本亦见于此书第74页。 P1243

注726??《古兰经》(马坚译)中译本此段为:“拜像、求签只是一种秽行,只是恶魔的行为。 P1244

注733??格列高利二世:《书信集》,XIII,“来自伊苏里亚皇帝利奥的书信”(“ad Leonem Isaurum imperatorem”),米涅编:《拉丁教父文献全集》,LXXXIX,521(原文为imperator sum et sacerdos)。 P1245

最近的研究,更有助于证实该书信的真实性。 P1246

注741??对于这一日期的确定,见奥斯特洛戈尔斯基《对拜占庭破坏圣像历史的研究》。 P1247

见《米蒂利尼的诗人克里斯托弗》(Die Gedichte des Christo-phoros Mitylenaios),E.库尔茨(E.Kurtz)编,76—80(no.114);俄文翻译者D.谢斯塔科夫(D.Shestakov):“拜占庭文化复兴的三位诗人”(“The Three Poets of the Byzantine Renaissance”),《喀山大学学报》(Transactions of the University of Kazan),LXXII,11—14。 P1248

注752??F.德沃尔尼克(F.Dvornik):《德卡波利特的圣格列高利之一生及9世纪马其顿的斯拉夫人》(La vie de saint Grégoire de Décapolite et les Slaves Macédoniens au IX siécle),41、58。 P1249

注760??A.加斯奎特(A.Gasquet):《拜占庭帝国与法兰克王权》(L’Empire byzantin et la monarchie franque),284—285。 P1250

贝恩斯评论柏里的沉默时说:“这是憾事,谁都觉得那应该是一个正确的理论。 P1251

亦见L.哈尔芬《蛮族世界:自大规模入侵到11世纪突厥征服》,243—250。 P1252

注775??柏里:《东罗马帝国史》,viii。 P1253

注781??A.A.瓦西列夫:《860—861年俄国人第一次进攻君士坦丁堡》(The First Russian Attack on Constantinople in 860—861)。 P1254

注786??关于托马斯起义的最详细的批判性记载,可参看瓦西列夫的《拜占庭与阿拉伯人》,21—43;法文版,23—49。 P1255

关于凯旋式的记载,见《拜占庭礼仪制度》,507—508。 P1256

注794??君士坦丁·波菲罗杰尼图斯:《拜占庭宫廷礼仪》(The Ceremonial Book of Constantine Porphyrogennetos),I,69;波恩版,332—333。 P1257

柏里:《东罗马帝国史》,287—291。 P1258

注803??狄奥凡尼:《编年史》,德博尔编,486。 P1259

注810??关于保加利亚皈依基督教的最新论述,见F.德沃尔尼克(F.Dvornik)《9世纪的斯拉夫人、拜占庭及罗马》(Les Slaves,Byzance et Rome au IXe siècle),184—195;V.兹拉塔尔斯基:《中世纪保加利亚国家史》,I(2),31—152。 P1260

注815??奥斯特洛戈尔斯基:《对拜占庭破坏圣像历史的研究》,56。 P1261

注822??柏里:《东罗马帝国史》,III,140—141。 P1262

注827??《对圣母玛利亚肖像的研究》(Iconography of the holy Virgin),II,5。 P1263

注835??R.布赖克(R.Blake):“论君士坦丁堡牧首尼斯福鲁斯一世的文学生涯”(“Note sur l’actovite litteraire de Nicephore Ier,patriarche de Constantinople”),《拜占庭》(布鲁塞尔),XIV(1939),1—15。 P1264

注839??V.M.伊斯特林(V.M.Istrin):《乔治·哈马托鲁斯编年史的古斯拉夫-罗斯文版本》(The Chronicle of George Hamartolus in Its Old Sloueno-Russian Version)。 P1265

——译者注847??克伦巴赫:《拜占庭文献史》,716;亦见柏里:《东罗马帝国史》,81—83。 P1266

注854??狄奥凡尼的续作者:《历史》,波恩版,190;柏里:《东罗马帝国史》,436—438。 P1267

见N.阿东兹(N.Adonz)“皇帝瓦西里(867—886年在位)的出身及其年龄”(“L’age et l’origine de l’empereur Baeile I”),《拜占庭》(布鲁塞尔),IX(1934),223—260(认为他是亚美尼亚人)。 P1268

注865??按照拜占庭人和后世多数拜占庭学者的观点,拜占庭帝国始终没有脱去其罗马帝国的躯壳,其统治者一直以“罗马人”自称。 P1269

注869??“萨洛尼卡沦陷纪实”(“De excidio Thessalonicensi narratio”),贝克编:《拜占庭历史资料大全》,487—600。 P1270

——译者注877??任西曼:《皇帝罗曼努斯·雷卡平及其统治》,145。 P1271

注884??G.施伦伯格:《10世纪的拜占庭皇帝,尼斯福鲁斯·福卡斯》(Un empereur byzantin au dixième siècle.Necèphore Phocas),723。 P1272

注889??都拉里耶:“埃德萨马休的编年史”,20;库楚克-约内索夫:“皇帝约翰·齐米西斯致亚美尼亚王阿舍特三世的信”,上引《拜占庭年鉴》,98。 P1273

注895??见巴托尔德文章,《东方学院学报》,I(1925),477。 P1274

注903??瓦西列夫:《拜占庭与阿拉伯人》,83—84;J.劳伦特:《自阿拉伯征服到886年处于拜占庭和穆斯林之间的亚美尼亚》(L’Arménie entre Byzance et l’Islam depuis la conquête arabe jusqu’en 886),282—283。 P1275

见J.B.柏里《东罗马帝国史》,III,492;《剑桥中世纪史》,IV,194—195。 P1276

注911??尼古拉斯·米斯提克斯:《书信集》,V;米涅编,《希腊教父文献全集》,CXI,45。 P1277

注916??狄奥凡尼的续作者:《历史》,波恩版,408—409。 P1278

亦见J.伊凡诺夫(J.Ivanov)“萨穆尔皇帝的家系起源”(“The Origin of the Family of the Tsar Samuel”),《纪念V.N.兹拉塔尔斯基》(Volume in Honor of V.N.Zlatarsky),55。 P1279

由于篇幅所限,此处不能一一列举持此类观点的作者的名字。 P1280

对于此文献的新的解释,见V.A.莫施因(V.A.Moshin)“再论新发现的卡扎尔文献”(“Again on the Newly Discovered Khazar Document”),《塞尔维亚、克罗地亚和斯洛文尼亚王国的俄罗斯考古学会报告》(Publications of the Russian Archaeological Society in the Kingdom of Serbs,Croats,and Slovenes),I(1927),41—60;作者在此处否认提到的名字是奥列格,并将该文献揭示的资料归于晚些时候,即943—945年发生的历史事件。 P1281

A.沙赫马托夫(A.Shakhmatov):《往年纪事》(The Story of the Current Times),I,60;英文版,S.H.克罗斯(S.H.Cross):《俄罗斯早年编年史》(The Russian Primary Chronicle),160—163;关于拜占庭和罗斯之间的协议存在着许多文献,特别是以俄文记录的文献。 P1282

见V.G.瓦西列夫斯基《著作集》,I,303—308。 P1283

注937??J.盖伊(J.Gay):《南部意大利与拜占庭帝国》,84、87、88;L.M.哈特曼:(L.M.Hartmann):《中世纪意大利历史》(Geschichte Italiens im Mittelalter),III(1),306—307。 P1284

注942??曼西:《新编圣公会议文集》,XI,47、49。 P1285

注949??《书信集》,XXXII;米涅编:《希腊教父文献全集》,CXI,197。 P1286

亦见曼西《新编圣公会议文集》,XXVIII,337—338。 P1287

见克伦巴赫《拜占庭文献史》,368。 P1288

这些教区的牧首依基督教最早的传统,应该与君士坦丁堡牧首和罗马主教处于同等地位。 P1289

注972??扎哈利亚·冯·林根塔尔:《皇帝瓦西里、君士坦丁和利奥的〈法学手册〉》,par.4。 P1290

注977??扎哈利亚·冯·林根塔尔:《希腊-罗马法制史》,22。 P1291

注982??见《帝国法典》开始部分的编者序(proemium),收于《60卷本帝国法典文献》(Basilicorum Libri LX),G.海姆巴赫(Heimbach)编,I,xxi—xxii;I.D.泽波斯编,I(1896),3。 P1292

亦见P.诺埃耶(P.Noailles)《法典拾遗》,刊于《纪念乔治·科尼尔罗马法研究文集》(Melangés de Droit Romain dédiés à George Cornil),II,175—196。 P1293

A.A.瓦西列夫:“查士丁尼的《法学汇纂》”(“Justinian Digest”),《拜占庭与当代希腊年鉴》,v,(1939),734。 P1294

G.米克威茨(G.Mikwitz)在他论及此书的书评时说明,希腊学者们已经解决了争端,《拜占庭与当代希腊研究年鉴》,XII(1936),369。 P1295

在俄罗斯,P.V.贝佐布拉佐夫的文章,见《拜占庭年鉴》。 P1296

注995??瓦西列夫斯基:《著作集》,206;《著作集》,IV,302。 P1297

注1001??即本书第二章。 P1298

注1007??V.贝内塞维奇:“克列托罗洛吉昂·菲罗塞奥斯之前的拜占庭行政官阶表”(“Die byzantinischen Ranglisten nach dem ‘Kletorologion Philothei’”),《拜占庭与当代希腊研究年鉴》,V,118—122;关于其年代,见164—165。 P1299

A.A.瓦西列夫:“哈伦-伊本-雅希亚和他对君士坦丁堡的描述”(“Harun-ibn-Yahya and his Description of Constantiople”),《康达可夫研究院年鉴》,V(1932),156、158。 P1300

注1017??《匿名编年史》(?νων?μον Σ?νοψι? Χ ρονικ?);萨塔斯:《中世纪希腊文献目录》,VII,169。 P1301

注1020??A.格夫罗尔(A.Gfr?rer):《拜占庭历史》(Byzatinische Geschichten),III,791。 P1302

注1027??约翰尼斯·斯奇利查:《历史》,波恩版,645。 P1303

注1036??柏里:“关于《论帝国行政》一书”(“The Treatise De administrando imperio”),《拜占庭》(德文),XV(1906),517—577;扎格来布的G.马诺也罗维奇(G.Manojlovi? of Zagreb)在塞尔维亚-克罗地亚出版了四部重要的关于这篇文章的论文集,刊于《扎格来布学术院院刊》(Publications of the Academy of Zagreb),CLXXXII—CLXXXVII(1910—1911)。 P1304

注1040??克伦巴赫:《拜占庭文献史》,568。 P1305

奥斯特洛戈尔斯基:“财政官西梅恩之编年史的一部斯拉夫文版本”(“A Slavonic Version of the Chronicle of Symeon Logothete”),《康达可夫研究院年鉴》,V(1932),17—36。 P1306

蒙特拉蒂奇:《拜占庭文献史》,128—130。 P1307

注1055??J.赫西:“迈克尔·塞勒斯”(“Michael Psellus”),《史鉴》(Speculum),X(1935),81—90。 P1308

注1058??加齐(Ghazi)是穆斯林对圣战勇士的通称,不是人名。 P1309

由于这部独立的著作是以当代希腊语写的,因此读者数量比较有限,出版其英语或法语的译本是特别需要的。 P1310

见夏尔·迪尔《拜占庭艺术手册》,I,476—478。 P1311

G.穆尔努(G.Murnu):“科穆宁家族的起源”(“L’origine des Comnènes”),《罗马尼亚科学院历史简报》,XI(1924),212—216。 P1312

L.布莱耶尔:“安德罗尼卡(科穆宁)”(“Andronic〈Comnène〉”),《宗教历史与地理辞典》(Dictionnaire d’histoire et de geographie ecclésiastiques)(以下简称《地理辞典》),II,1782。 P1313

对抗的开端”(“The Last Comneni.Beginnings of Reaction”),《拜占庭年鉴》,XXV(1927—1928),14。 P1314

F.夏朗东:“早期科穆宁王朝”,《剑桥中世纪史》,IV,329—330。 P1315

有一部关于查哈斯的突厥文专著是由阿克兹·尼梅·库拉特(Akdes Nimet Kurat)著,恰卡(aka)出版。 P1316

多尔格:《未公布的希腊文献汇编》,II,39—40 (no.1152)。 P1317

注1108??L.布莱耶尔:《中世纪教会与东方;十字军》(L’eglise et L’Orient du moyen age;Croisade)(以下简称《十字军》)(1928年第5次修订版),58。 P1318

注1113??《论科穆宁王朝阿列克修斯一世的统治》,161;夏朗东:“早期科穆宁王朝”,《剑桥中世纪史》,IV,334。 P1319

N.约尔加刊于《东南欧历史杂志》,VI(1929)的文章,77。 P1320

注1120??见原书第308—310页。 P1321

注1125??《保加利亚人的屠杀者瓦西里皇帝》,356。 P1322

注1130??“罗斯修道院院长丹尼尔的生活和朝圣”,《东正教巴勒斯坦文集》(Pravoslavny Palestinsky Sbornik),III(1887),15—16;B.德基特洛沃(de Khitrowo)编,I,12以下。 P1323

亦见埃德曼《十字军运动的兴起》,特别见363—377。 P1324

注1139??居贝尔:《第一次十字军运动史》(1881年第2次修订版)。 P1325

注1145??H.洛伊(H.Loewe):“塞尔柱人”,《剑桥中世纪史》,IV,316。 P1326

注1150??V.O.克鲁切夫斯基(V.O.Kluchevsky):《俄罗斯史》(A History of Russia),C.J.赫加斯(C.J.Hogarth)译,I,192;1906年俄语第2版,I,344—345。 P1327

亦见A.第尔(A.Dirr)“格鲁吉亚”,《伊斯兰教百科全书》,II,139—140。 P1328

注1155??《第一次十字军运动史》,182。 P1329

注1162??关于佛兰德的罗伯特二世,可参见M.M.克纳彭(M.M.Knappen)“第一次十字军时期的佛兰德的罗伯特二世”(“Robert II of Flanders in the First Crusade”),《十字军和其他论文》,79—100。 P1330

注1168??《第一次十字军史》,159—160。 P1331

注1174??尤塔尔:《博希蒙德一世》,108、115。 P1332

注1179??尼西塔斯·科尼阿特斯:《历史》,波恩版,23。 P1333

注1186??莱格尔:《拜占庭史料集》,336、346、353。 P1334

Th.乌斯宾斯基:《十字军史》,61。 P1335

注1199??参照《出埃及记》,17:8—14。 P1336

注1207??G.施伦伯格:《夏蒂荣的雷金纳德》(Renaud de Chatillon),107。 P1337

注1213??夏朗东:《科穆宁王朝》,II,451—452。 P1338

注1217??约翰尼斯·辛那姆斯:《历史》,V,3,波恩版,204—208。 P1339

注1221??提尔的威廉:《海外领地政治编年史》,XXI,12;《十字军历史汇编》,I,1025;巴布科克和克雷译,ii,415。 P1340

见H.冯·卡普赫尔(H.von Kap-Herr)《曼纽尔皇帝的西方政策》(Die abendl?ndische Politik Kaiser Manuels),104页注6。 P1341

注1233??夏朗东:《科穆宁王朝》,II,607—608。 P1342

注1240??Th.乌斯宾斯基:“阿列克修斯二世和安德罗尼卡”,《公众教育部杂志》,CCXII(1880),18、21。 P1343

布莱耶尔:“安德罗尼卡(科穆宁)”,《历史辞典》,II,1781。 P1344

注1252??珀茨:上引书,XVII,511,见R.罗恩里希(R.R?hriche)《耶路撒冷王国史(1100—1291年)》(Geschichte des Konigreishs Jerusalem,1100—1291),494(一次正式联盟)。 P1345

注1256??科戈纳索:“颓废的拜占庭皇帝”,《贝萨里翁》,XXXI(1915),59;抽印本,33。 P1346

布拉提亚努:《维奇那和切塔采亚·阿尔巴的研究》(Recherches sur Vicina et Cetatea Alba),93。 P1347

N.班内斯库(N.B?nescu):《中世纪历史上的一个问题:第二保加利亚帝国的形成及其特征》,(Un probleme d’histoire médiévale:Création et caractère du Second Empire Bulgare),84—93。 P1348

注1269??同注196所引。 P1349

A.托马斯:“普瓦提埃的萨拉丁传奇”(“La Légende de Saladin en Poitou”),《学者报》(1908),467—471。 P1350

注1285??《马尔巴森斯年代纪》(Annales Marbacenses),佩尔茨编:《日耳曼历史文献》,XVII,167。 P1351

英诺森三世:《书信集》,I,353;米涅编:《拉丁教父著作全集》,CCXIV,326—327。 P1352

注1300??P.比济里(P.Bazilli):“诺夫哥罗德编年史对第四次十字军的记载”(“TheVersion of Novgorod of the Fourth Crusade”),《历史通报》(Istoricheskiya Izvestiya),fasc.3—4,55。 P1353

注1305??众所周知,英诺森三世支持不伦瑞克的奥托反对士瓦本的腓力。 P1354

注1309??W.诺登:《第四次十字军在西方与拜占庭关系方面的影响》(Der vierte Kreuzzug im Rahmen der Beziehungen des Abendlandes zu Byzanz),105—108。 P1355

但笔者尚未读过这本书。 P1356

注1319??尼西塔斯·科尼阿特斯:《历史》,波恩版,755。 P1357

注1329??原文Romania,自罗马帝国以来,人们对首都罗马城周围的地区的称谓,不是现代国家罗马尼亚。 P1358

注1337??“霍诺留三世书信(1224年5月20日)”(“Epistolae Honorii III,May20,1224”),《高卢和法兰西历史汇编》(Recueil des historiens des Gaules et de la France),XIX,754。 P1359

但多数学者,包括笔者,相信歌德创作时想到了米斯特拉。 P1360

注1344??同上书,516—517。 P1361

注1352??安娜·科穆宁娜:《阿列克修斯》,XIV,8;赖弗谢德编,II,259。 P1362

注1357??Protos来自于希腊文πρ?το?,意为“首席”,“第一个”。 P1363

厄科诺摩(Oeconomos):《科穆宁和安吉列时期拜占庭帝国的宗教生活》(La Vie religieuse dans l’Empire byzantin au temps des Comnènes),142—152。 P1364

潘·S.科代拉斯(Pan S.Codellas):“潘托克雷塔修道院,12世纪君士坦丁堡的帝国医疗中心”(“The Pantocrator,the Imperial Byzantine Medical Cener of the Twelfth Centure A.D.in Constantinople”),《医学史简报》(Bulletin of the History of Medicine),XII,2(1942),392—410。 P1365

注1371??P.贝佐布拉佐夫:《拜占庭年鉴》,III(1896),128。 P1366

注1377??东西方基督教会之间在圣事上的主要分歧之一,是关于圣餐的“除酵”问题。 P1367

这引发了东正教与天主教僧侣间的激烈争论。 P1368

注1387??尼西塔斯·科尼阿特斯:《历史》,波恩版,682。 P1369

——译者)注1392??《书信集》,24;米涅编:《希腊教父文献全集》,CXXVI,405。 P1370

注1398??《“伊利亚特”的多样历史》(Historiarum variarum Chiliads),T.基斯林编《伊利亚特》(Chilias),VIII,par.360—368,496。 P1371

注1404??扎哈利亚·冯·林根塔尔:《希腊-罗马法制史》,III。 P1372

注1411??斯卡巴拉诺维奇(Skabalanovich):《11世纪的拜占庭国家和教会》(Byzantine State and Church in the Eleventh Century),186、193—230。 P1373

亦见夏朗东《科穆宁王朝阿历克修斯一世》,II,625—627。 P1374

多尔格:《未公布的希腊文献汇编》,II,82(no.1482)。 P1375

注1423??尼西塔斯:《历史》,波恩版,391、764、791。 P1376

注1431??克伦巴赫:《拜占庭文献史》,277。 P1377

以蓝色为尊,区别于皇帝的紫色,是在某一方面或几方面的执掌大权者。 P1378

注1442??格奥尔格·斯塔德米勒(Georg Stadtmüller)所写的最重要的传记:“雅典大主教迈克尔·乔尼亚茨(约1138—1222年)”(“MichaelChroniates Metropolit von Athen,ca.1138—ca.1222”),《东方基督教杂志》,XXXIII,2(1934),125—325。 P1379

注1448??格雷戈罗维乌斯:《中世纪雅典城史》,I,243。 P1380

——译者注1457??格雷戈罗维乌斯:《中世纪雅典城史》,I,205、207。 P1381

夏朗东:《科穆宁王朝阿列克修斯一世》,I,xxvii(以瓦西列夫斯基的著作为基础)。 P1382

莱格尔:《拜占庭史料集》 ,I(1),xvii。 P1383

注1468??《伊利亚特中的论据和寓言》(Argumentum et allegoriae in Iliadem),XV,87—89;曼特兰加(Mantranga)编:《希腊秘史》(Anecdota Graeca),I,120。 P1384

注1477??“奥赫里德的瓦西里未发表的葬礼演说”(“An Unpublished Funeral Oration of Basil of Ochrida”),《拜占庭年鉴》,I,91。 P1385

《普洛德罗姆斯的诗作和希腊通俗文学》(Poèmes prodromiques en grec vulgaire),D.赫瑟林和H.佩尔诺主编,79,vss.137—179。 P1386

显然,鲁帕勒夫不知道S.兰普罗斯的文章,“马尔西安抄本”(“ΟΜαρκιαν?? Κ?διξ”),《当代希腊研究通报》(Νε?? ?λληνομν?μων),VIII(1911),524,在此书中发表了文中所述那篇描述1197年7月25日君士坦丁大火的诗。 P1387

注1493??多尔顿:《东方基督教艺术》,18—19。 P1388

哈斯金斯:《12世纪的文艺复兴》,278。 P1389

注1507??尼西塔斯·科尼阿特斯:《历史》,见波恩版《拜占庭历史资料文献大全》,808—809。 P1390

注1512??见H.克雷施梅尔,《威尼斯》,I,321、412。 P1391

注1519??尼克夫:“13世纪以来的保加利亚外交”,《保加利亚历史文库》,I(1928),108。 P1392

安得列瓦:《13世纪拜占庭宫廷文化论文集》,19—21。 P1393

见 O.M.多尔顿《东方基督教艺术》,285。 P1394

P.威特克(P.Wittek):《门泰谢酋长国,13—15世纪西部小亚细亚历史研究》(Das Fürstentum Mentesche.Studie zur Gescgucgte Westkleinasiens im 13—15.Jahrhundert),1—23。 P1395

注1542??见M.P.拉沃尔(M.P.Lauer)“最新发现的君士坦丁堡皇帝、安茹的亨利写给意大利使者的一封信(1213年?)”(“Une letter inédite d’Henri Ier d’Angre,empereur de Constantinople,aux prélates italiens,1213?”),《纪念M.古斯塔夫·施伦伯格文集》(Mélanges offerts à M.Gustav Schlumberger),I,201。 P1396

亦可见A.A.瓦西列夫《拜占庭与阿拉伯人》,II,153。 P1397

注1551??关于彼得·德库尔特奈之死的最新作品,见伽得尔内上引书,94;W.米勒(W.Miller):《利凡特的拉丁人》,82—83;《剑桥中世纪史》,IV,427;尼可夫(Nikov):《保加利亚史料集和保加利亚教会史研究》,40。 P1398

注1558??瓦西列夫斯基:“13世纪伊庇鲁斯主教书信集”,《拜占庭年鉴》,III(1896),285。 P1399

注1566??乔治·阿克罗波利塔:《年代纪》,chap.25;海森伯格编辑,43。 P1400

注1572??“保加利亚大主教区的重建”,《公众教育部杂志》,CCXXXVII(1885),30。 P1401

这里的“公教”亦指国人通常所谓“天主教”,但天主教是中国近代传教士的译法,并不是Catholic这个词的恰当翻译,因此,此处做“公教”。 P1402

C.马林内斯库(C.Marinescu):“关于霍亨斯陶芬家族的康斯坦丝,尼西亚皇后的新资料”(“Du Nouveau sur Constance de Hohenstaufen, Impératrice de Nicée”),《拜占庭》(布鲁塞尔),I,(1924),451—468(一些从巴塞罗那档案中发现的新文献)。 P1403

注1586??费斯塔:“弗里德里希皇帝的希腊文信件”,《意大利国家历史档案》,15—16;迈克洛希奇和米勒:《希腊中世纪外交文献》,II,68—69。 P1404

注1592??见P.佩里奥特(P.Pelliot)“蒙古人与教宗”(“Les Mongols et la Papauté”),《东方基督教杂志》,XXIV(1924),330—331;XXVII(1931—1932),3—84。 P1405

亦见《匿名编年史》(?νων?μου Σ?νοψι? χρονικ?),载萨塔斯《中世纪希腊文献目录》,VII,509。 P1406

注1603??狄奥多勒·拉斯卡利斯(Theodore Lascaris):《书信集》(Epistulae);XLIV,费斯塔编,59、119—120。 P1407

注1611??安得列瓦:《13世纪拜占庭宫廷文化论文集》,107。 P1408

该文也见于《意大利国家历史档案》,VII,《热那亚法律文献集》(Libre jurium reipublicae Monumenta),I,cols.1350—1359。 P1409

注1619??格莱雷戈维乌斯《中世纪雅典城史》,I,412。 P1410

注1627??同上书,8。 P1411

亦见戈鲁博维奇“对拉丁人和希腊人分析,即格列高利九世的使节对于在比西尼亚的尼西亚和吕底亚的尼姆菲所发生事件的报告”(“Disputatio Latinorum et Graecorum seu relatio apocrisariorum Gregorii IX de gestis Nicaeae in Bithynia et Nymphaeae in Lydia”),《方济各会历史档案》,XII(1919),418—424。 P1412

戈鲁博维奇:《圣地与东方方济各会文献目录集》,XII,463—364。 P1413

作者从梵蒂冈的档案中找到公布了12卷有关尼西亚与罗马于1256年谈判的文献。 P1414

尼斯福鲁斯·格雷戈拉斯:《历史》,II,6,2;波恩版,I,42。 P1415

米勒,“尼西亚皇帝及君士坦丁堡的征服者”,《剑桥中世纪史》,IV,504。 P1416

绍布:《至十字军时代末期的地中海罗马人贸易史》,263。 P1417

注1664??同上书,613、659。 P1418

见《希腊基督教会铭文集》,22—23,并见注释81—82。 P1419

注1677??A.海森伯格:《文选,关于意大利的拜占庭编年史手稿的报告》(Analecta,Mitteilungen aus italienischen Handschriften byzantinischer Chronographen),32—33。 P1420

见《拜占庭与当代希腊研究杂志》,VI(1928),270。 P1422

柏里:《骑士传奇》,5—10。 P1423

注1699??瓦西列夫斯基:“13世纪伊庇鲁斯主教书信集”,《拜占庭年鉴》,III(1896),234。 P1424

科戈纳索曾经在他的《曼纽尔·科穆宁死后拜占庭的政治分裂和王朝斗争》(Partiti politic e lotte dinastiche in Bizanzio alla morte di Manuele Comneno),293页及注1中正确地论述了这件事。 P1425

在本节中,这一部分做了一些修改。 P1426

注1716??狄奥多西:《新律》,XXIV;见《狄奥多西丛书》,XVI,T.蒙森和P.梅耶编,II,63。 P1427

——译者)注1721??塔菲尔和托马斯:《威尼斯共和国的古代贸易及国家历史文献》,II,57。 P1428

注1729??C.乌斯宾斯基:“拜占庭帝国的豁免权”,《拜占庭年鉴》,XXIII(1923),99。 P1429

关于阿庇安家族的情况和它的财产,见E.R.哈尔迪(E.R.Hardy)《拜占庭埃及的大地产》(The Large Estates of Byzantine Egypt)。 P1430

注1740??L.杜切斯内:《大主教手册》,I,497:cum adclamationum earundemque laudium vocibus ipsum Francorum susceperunt regem,obviam illi eius sanctitas dirigens venerandas cruces id est signa,sicut nos est exarchum aut patritium suscipiendum,eum cum ingenti honore suscipi fecit (在教宗哈德良时期,772—795年,对查理大帝的入城式的描述)。 P1431

——译者注1744??《拜占庭历史研究》,73。 P1432

注1751??《关于他的生平》,第8段,收于《基督教学报》,II,535;俄文版,556;法文版见C.查普曼《迈克尔·巴列奥洛格(1261—1282年),拜占庭帝国的光复者》,172。 P1433

——译者注1758??此处指本书英文版出版的时代。 P1434

注1762??W.米勒:《雅典的加泰罗尼人》(The Catalans at Athans),4。 P1435

注1766??科拉·迪里恩佐:《书信集》,A.加布列利(A.Gabrielli)编,收于《意大利历史文集,书信集》中,XIV页注6。 P1436

G.施伦伯格:《拜占庭和十字军》,145,和插图4。 P1437

注1779??P.查拉尼斯:“再论莫迪奥鲁斯加冕问题”(“The Crown Modiolus Oce More”),《拜占庭》(布鲁塞尔),XIII(1938),379、381—382。 P1438

注1784??H.沙德尔(H.Shaeder):《作为第三罗马的莫斯科;斯拉夫世界政治思想史研究》(Moskau das Dritte Rom .Studien zur Geschichte der politischen Theorien in der slaveschen Welt),36—37。 P1439

注1788??E.若尔丹:《安茹家族占领意大利的起因》(Les Origines de la domination angevine en Italie),410、414—415。 P1440

诺登:《教宗统治与拜占庭》,468。 P1441

这几句话写于1911年。 P1442

这篇文章取自劳伦特计划中的著作,《第二次里昂会议和迈克尔八世巴列奥洛格的宗教政策》(The Second Council of Lyons and the Religious Policy of Michael VIII Palaelogus)。 P1443

G.伦布罗索(G.Lumbroso):《意大利辉煌之古典时代的记载》(Memorie italiane del buon tempo antico)。 P1444

注1819??尼斯福鲁斯·格雷戈拉斯:《历史》,IV,7,1;波恩版《拜占庭历史资料大全》,I,102。 P1445

注1825??亦见S.兰内-波尔(S.Lane-Poole)《中世纪埃及史》(A History of Egypt in the Middle Ages),266。 P1446

注1827??乔治·帕希梅利斯:《迈克尔·巴列奥洛格》,I,5;波恩版,I,18。 P1447

P.威特克(P.Wittek):《奥斯曼帝国的兴起》(The Rise of the Ottoman Empire),33—51。 P1448

其统治的最后年代。 P1449

詹姆斯二世的外交通信中所见德意志、意大利、法兰克、西班牙等国的教会史与文化史资料(1291—1327年)》(Acta Aragonensia.Quellen zur deutschen,italienischen,franz?schen,spanischen,zur Kirchen-und Kulturgeschichte aus der diplomatischen Korrespondens James II),芬克(H.Finke)编,II,741(no.458)。 P1450

注1845??鲁比奥·伊·鲁齐:“自鲁利亚的罗哲尔之死到西西里的弗里德里希三世统治时期加泰罗尼亚人统治的希腊(1370—1377年)”(“La Grecia Catalana des de la mort de Roger de Lluria fins a la de Frederic III de Sicilia,1370—1377”),《加泰罗尼亚研究所年鉴》,V(1913—1914),393。 P1451

亦见他的《加泰罗尼亚人在希腊》,13。 P1452

注1851??吉莱切克:“历史上的阿尔巴尼亚”,《东方的奥地利王权》,1—2(1914),2;塔洛齐:上引书,I,67。 P1453

芬利(《希腊史》,IV,32)统计在希腊境内有约20万阿尔巴尼亚族人。 P1454

注1863??弗洛林斯基:《14世纪第二季的拜占庭和南斯拉夫人》,II,108、111;吉莱切克:《塞尔维亚史》,I,36。 P1455

——译者注1871??弗洛林斯基:《14世纪第二季的拜占庭和南斯拉夫人》,II,126。 P1456

注1880??A.波戈丁:《塞尔维亚史》,79。 P1457

霍普夫:《希腊史》,I,448。 P1458

约翰·坎塔库津:《历史》,IV,8;波恩版,III,49—53。 P1459

注1898??约尔加:“东方的拉丁和希腊人,以及土耳其人在欧洲的立足(1242—1362年)”,《拜占庭杂志》(德文),XV(1906),208。 P1460

注1903??曼纽尔·巴列奥洛格:《在其兄弟狄奥多勒·巴列奥洛格亲王葬礼上的讲演》(Oratio funebris in proprium ejus fratrem despotm Theodorum Palaeologum);米涅编《希腊教父文献全集》,CLVI,225。 P1461

注1907??西伯尔施密特:《东方问题》,119。 P1462

亦见G.施伦伯格“一位拜占庭皇帝在巴黎和伦敦”(“Un Emperuer de Byzance à Paris et à Londres”),《两个世界杂志》,XXX(1915年12月15日);并在他的《拜占庭与十字军》(Byzance et croisades)一书中重印,87—147。 P1463

A.A.瓦西列夫在其“拜占庭皇帝曼纽尔二世巴列奥洛格在西欧的旅行(1399—1403年)”一文中用俄文引用了这篇文章。 P1464

注1924??C.马林内斯库:“曼纽尔二世巴列奥洛格及阿拉贡的国王们。 P1465

注1929??见米勒《利凡特的拉丁人》,377。 P1466

注1936??吉米斯图斯·普勒桑:《论伯罗奔尼撒半岛的再生·演说词二》(De Rebus Peloponnesiacis Orationes duae),埃里森编:《中世纪与当代希腊文献选编》,IV(2);亦见米涅编《希腊教父著作全集》,CLX,821—866。 P1467

注1942??乔治·普兰策:《年代纪》,I,37;波恩版,111—112。 P1468

萨塔斯:《中世纪希腊百科全书》(Bibliotheca graeca medii aevi),I,256—257、360—388;同一片断出现在“萨洛尼卡的普拉塔修道院及其遗产”(“//”)一文中,《拜占庭杂志》(德文),VIII(1899),421。 P1469

注1952??拉布罗吉耶:《海外之旅》,舍费尔编,230。 P1470

诺登:《教宗统治与拜占庭》,731—733。 P1471

F.帕尔(F.Pall):“安科纳的希里亚库斯和针对土耳其人的十字军”(“Ciriaco d’Acona e la crociatta contro i Turchi”),《罗马学术院历史部通报》,XX(1937),9—60。 P1472

注1962??迈克尔·杜卡斯:《拜占庭史》,XXXV;波恩版,249、252。 P1473

亦见卡拉巴切克《西方艺术家对15—16世纪的君士坦丁堡的描述》,I,24—29;此书收集了许多图片。 P1474

至于其他相关的斯拉夫文字记载,见《剑桥中世纪史》,IV,888。 P1475

注1975??《帝都的故事》(Tale of Tsargrad),雷奥尼德斯(Leonides)编,27。 P1476

注1983??乔治·普兰策:《年代纪》,III,6;波恩版,278。 P1477

注1990??《君士坦丁堡》,I,47。 P1478

因此,伊斯坦布尔(斯坦姆堡)其名的希腊文原意是“进入城市”(to the city)之意。 P1479

注2000??沃格特:《埃尼亚·西尔维奥·皮科罗米尼》,II,94。 P1480

还有这部编年史的其他一些古本。 P1481

亦见诺登《教宗统治与拜占庭》,520—615。 P1482

见M.维勒(M.Viller)“从里昂会议到佛罗伦萨会议期间(1274—1438年)希腊与拉丁教会联合的若干问题”(“La Question de l’union des eglises entres Grecs et Latins depuis le concile de Lyon jusqu’a celui de Florence”),《基督教会史杂志》,XVI(1921),261。 P1483

亦见I.西库特赖斯(I.Sykutres)“论阿瑟尼乌斯派分裂运动”(“Περ? τ? σχ?σμα τ?ν ?ρσενιτ?ν”)《希腊人》,(Ελληνικ?),II(1929),267—332;III(1930),15—44。 P1484

注2029??P.乌斯宾斯基:《基督教的东方》,III(2),140、141、144、633、651。 P1485

注2034??G.帕帕米凯尔(G.Papamichael):《萨洛尼卡大主教圣者格雷格利乌斯·帕拉玛斯》(Ο ? γιο? τρηγ?ριο? παλαμ?? ?ρχιεπ?σκοπο? Φεσσαλον?κη?),14—15。 P1486

注2041??塞浦路斯的约翰:《帕拉玛斯争端文献》(Palmiticarum Transgressionum Liber),chap.10;米涅编:《希腊教父著作文献大全》,CLII,733—736。 P1487

见“拜占庭皇帝约翰五世巴列奥洛格的意大利之行(1369—1371年)和1369年与罗马的联合”(“Il viaggio dell ’Imperatore Bizantino Giovanni V Paleologo in Italia,[1369—1371],e l’Union e di Roma del 1369”),《拜占庭与当代希腊研究杂志》,III(1931),151—193。 P1488

见拜伦《拜占庭的成就。 P1489

注2057??见S.尤斯特拉提亚德斯(S.Eustratiades )和瓦托佩第的阿卡第奥斯(Arcadios of Vatopedi):《圣山阿索斯瓦托佩第修道院图书馆的希腊文献手稿目录》(Catalogue of the Greek Manuscripts in the Library of the Monastery of Vatopedi on Mt.Athos)。 P1490

注2062??《1403—1406年赴撒马尔罕帖木儿宫廷的旅行日记》(A Diary of the Journaey to the Court of Timur〈Tamerlane〉,to Samrqand in 1403—1406),J.斯来茨涅夫斯基(J.Sreznevsky)编,87—88;G.勒斯特朗吉编,88—89。 P1491

注2066??《旅行家、外交家及道学家吉尔伯特·德拉诺瓦的作品集》(Oeuvres de Ghillebert de Lannoy,voyageur,diplomate,et moraliste),C.波特文(Potvin)编,65;见佩特拉斯·克利玛斯(Petras Klimas)《吉尔伯特·德拉诺瓦在中世纪立陶宛》(Ghillebert de Lannoy in Medieval Lithuania),80。 P1492

注2071??尼斯福鲁斯·格雷戈拉斯:《历史》,XV,2,4;波恩版,622—623。 P1493

见雅克文科《拜占庭文献研究》(Studies in Byzantine Charters),180—181。 P1494

注2080??J.德塞赛克:“拜占庭的艰难航程”(“Byzantinische Hadesfahrten”),《新古典学年鉴》,XXIV(1912),364—365。 P1495

注2087??底米特里·辛多尼斯,引自查拉尼斯“14世纪拜占庭的内部斗争”,《拜占庭》(布鲁塞尔),XV(1940—1941),217。 P1496

E.弗里德曼(E.Friedmann):《佛罗伦萨中世纪商业活动的地理范围(据巴尔都奇·佩戈洛蒂的贸易活动所见)》(Der mittelalterliche Welthadel von Florenz in seiner geographischen Ausdehnung〈nach der Pratica della mercatura des Balducci Pegolotti〉),3—5。 P1497

关于热那亚人在卡法的碑铭文献,见埃林娜·斯克尔金斯卡(Elena Skerzinska)“克里米亚的热那亚人侨居地的拉丁文碑铭”(“Inscriptions latines des colonies genoises en Cremée”),《利古里亚国家历史学会会刊》,LVI(1928),1—180。 P1498

注2099??W.若斯:《大不列颠博物馆藏拜占庭货币目录》,I,lxviii—lxxv;II,635—643。 P1499

譬如,仅以15世纪初拜占庭的辩论家约瑟夫·布莱昂纽斯的作品为基础而写的,对于巴列奥洛格时代之文化的模糊而带有偏见的描述,见于L.厄科诺摩“据约瑟夫·布莱昂纽斯所记载所见14世纪中期拜占庭的文化和精神”,《迪尔研究文集》,I,225—233;特别是226:文化和精神生活的日趋衰落。 P1500

曼纽尔的作品没有能全部出版。 P1501

注2112??克伦巴赫:《拜占庭文献史》,291—293。 P1502

注2118??卡纳努斯·拉斯卡利斯:《北欧诸国游》(Reseanteckningar fran nordiska l?nderna.Sm?rre Byzantinska skrifter),V.伦茨特罗姆(V.Lundstrom)编,14—17;A.A.瓦西列夫编:“拉斯卡利斯·卡纳诺斯,15世纪游历北欧和冰岛的拜占庭旅行家”(“Laskaris Kananos,Byzantine Traveler of the Fifteenth Century Through Northern Europe and to Iceland”),《纪念V.P.布泽斯库尔文集》(Essays Presented to V.P.Buzeskul),397—402。 P1503

注2122??迈克尔·杜卡斯著作的意大利文版本,而不是希腊文版本,可见于波恩版《拜占庭文献大全》。 P1504

亦见K.迪特里奇《对于地球与文化认知的起源和研究》(Quellen und Forschungen zur Erd-und Kulturkunde),II,124—125。 P1505

M.贾吉:“底米特里·辛多尼斯与14—15世纪的拉丁神学”(“Démétrius Cydonès et la theologie latine à Byzance aux XIVe et XVe siecles”),《东方之声》,XXXI(1928),386—387,指出辛多尼斯出生于1310—1320年间,死于1399—1400年。 P1506

注2136??E.布维(Bouvy):“圣托马斯,其著作的拜占庭翻译者”(“Saint Thomas.Ses traducteurs,byzantins”),《奥古斯丁杂志》(Revue augustinienne),XVI(1910)。 P1507

通信集》。 P1508

N.班内斯库:“牧首阿塔纳修斯与安德罗尼卡二世巴列奥洛格时期帝国的社会、政治和宗教”(“Le Patriarche Athanase Ier et Andronic II Paleologue.Etat religieux,politique et social de l’Empire”),《罗马科学院历史部通报》,XXIII,1(1942),1—29。 P1509

对于吉那第乌斯的个人传记,其活动和文学成就进行详细研究还是十分必要的。 P1510

注2150??P.阿尼基也夫(Anikiev):“论东派基督教的神秘主义”(“On the Problem of Orthodox-Christian Mysticism”)《俄罗斯正教论集》(Pravnorusskoye Slovo),XIII(1913),200—217。 P1511

这里可比较Desiderius与Erasmus两个词的区别。 P1512

注2157??居兰德:《尼斯福鲁斯·格雷戈拉斯书信集》(Correspondance de Nicephore Grégoras),324,其中有一章谈及查姆诺斯(Geogios Chumnos),317—324。 P1513

注2162??V.瓦尔登伯格:“查士丁二世致提庇留的演说词”(“An Oration of Justin II to Tiberius”),《苏联科学院通报》,II,(1928),140。 P1514

551—552。 P1515

注2172??居兰德:《尼斯福鲁斯·格雷戈拉斯书信集》,368。 P1516

注2181??E.让塞尔姆(E.Jeanselme):“论巴黎国家图书馆一手稿中所见拜占庭的医疗手册(希腊文增补卷764):翻译、注解及评注[Sur un aide-mémoire de thérapeutique byzantine contenu dans un manuscript de la Bibliotheque Nationale de Paris(Supplemnet grec,764):traduction,notes et commentaire]”,《迪尔研究文集》,I,170。 P1517

参见M.米勒“梅利特尼奥特的讽喻诗,据皇家图书馆手稿公布”(“Poème allégorique de Méliténiote,publié d’après un manuscript de la Bibliothèque Impériale”),《国家图书馆手稿之注释和摘编》(Notices et extraits des manuscripts de la Bibliotheque Nationale),XIX,2(1858),2—11。 P1518

在这次大会上,多尔格提交了这篇论文,认为狄奥多勒的诗是在但丁《神曲》的影响下完成的。 P1519

J.B.柏里:《希腊土地上的骑士传奇》(Romance of Chivary on Greek Soil)11—12。 P1520

注2200??阿伊那洛夫(A?nalov):《拜占庭绘画》(Byzantine Painting),86、89、96。 P1521

注2208??见夏尔·迪尔为G.米莱之著作《对于福音书中之圣像的研究》(Recherches sur l’iconographie de l’Evangile )写的书评,发于《学术杂志》,N.S.XV(1917),376。 P1522

注2214??《古代塞尔维亚艺术。 P1523

这一意见甚至见于J.库拉科夫斯基的《拜占庭历史》(第1版),I,12;在其第2版(1913年)中,这一论断又不见了。 P1524

注2223??《早期意大利人文主义及其史学》,998。 P1525

”注2230??P.查拉尼斯(P.Charanis):“论西西里和南意大利的希腊化问题”(“On the Question of the Hellenization of Sicily and Southern Italy”),《美国历史评论》,LII(1946—1947),74—86。 P1526

15世纪意大利文学史论》(Le Quattrocento.Essai sur l’histore litteraire du XVe siècle italien),II,6。 P1527

L.莫勒尔(L.Mohler):《神学家、人文主义者和政治家,红衣主教贝萨里翁》(Kardinal Bessarion als Theologe,Humanist und Statesmann),406。 P1528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