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猿客栈

good

阴刻的篆字,歪歪扭扭,只有“张三眼”和“蓑衣”这五个字被人上了朱红色的油漆,横批是一张匾额,白底黑字,上书“白猿客栈”四个大字。 P5

“云绕江河月绕山,龙虎君臣入平川。 P6

“真的?”鲁绛喜出望外的说道。 P7

白猿客栈的佛烟,失踪了快十年了,若是能寻到佛烟,怕是会有一线生机,家里面现在很乱,除了我,谁去的信也不要拆,谁的话也不要信…… 等我的消息,若是我没让你回来,你千万不要私自回来,切记!切记! 根叔 …… 放下了第一封信,我思量了一阵,伸出手指捻了捻信封上的火漆,凹凸不平的触感下烙刻着一段文字:轮匠执其规矩,以度天下之方圆。 P8

我想着,反正如此,不如让他试一试,万一…… 你多保重。 P9

“根叔的精忠锁,在我祖父生前,就已经拆去了……”鲁绛看着我一脸沉思的表情,连忙解释道。 P10

在火车站前头的小广场走了两三个来回,鲁绛终于在路灯底下找到了那台车。 P11

“马上就要到家了,二小姐……” “停车!我要上厕所!”鲁绛生气的吼道。 P12

“不是!”梁战白了鲁绛一眼,冷冷的回了两个字,转身走到了柜台后面,自顾自的烫上了酒。 P13

数不清的商贩临街叫卖,各色小吃古玩儿摆满了长街,身着各色衣裳的杂耍班子叮叮当当的敲打着锣鼓,大声的介绍着自家戏班的绝活儿。 P14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青衣巷的公输家开始慢慢的淡出了人们的视线,我觉得这可能是公输家的瞒天过海之计。 P15

梁战站在雨亭中央,在他的对面正站着一个清矍高瘦的老者,齐肩长的白发,在脑后草草的挽了一个辫子,一身黑布的对襟短褂迎风而动,两条浓眉之下,是一副深黑色的墨镜,盖住了双眼,此刻,正垂着两手,迎风而立。 P16

“孙先生的生意还好吧?这几年在国外,多亏孙先生对我家二小姐的照顾……” “生意还好了,你也晓得,这几年和洋人做丝绸买卖的越来越多,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 我和根叔越聊越开心,俨然是两个久别重逢的老友。 P17

” 现代医学,将重瞳解释为:受遗传基因影响,瞳孔发生了粘连畸变,从O形变成∞形,但并不影响光束进来,又叫对子眼,是早期白内障的现象。 P18

六叔鲁伯齐的死相,至今还在鲁胥的脑海里回旋。 P19

“咳……咳……不说这个了,今晚夜探鲁胥,收获不少,明日一早,咱们去会会鲁绛那个死而复生的老爹,鲁门这一代的当家人——鲁伯鸣!” …… 一夜无眠,耳听得鸡鸣声唱响,我挣扎着爬起身来,揉着两个发黑的眼圈,站在镜子前面,仔仔细细的蘸着水,梳了一个整齐的背头,毕竟我自称是鲁绛的男朋友,搞丝绸贸易的商人,不管别人信不信,这戏,我得做足! 两个一脸八卦的保姆收好了我们洗漱的毛巾,在前面引路,我和梁战慢慢的跟在后面,向后宅走去,行不多时,梁战突然在旁边拉了拉我的手肘,顺着梁战的目光,我回过头去,只见一只红木雕花的轮椅正沿着花厅缓缓而来,椅子上端坐着一个身穿着笔挺的中山装的老人,六十岁上下,下巴上的胡须刮得干干净净,直挺的鼻梁,开阔的额头,目光炯炯,两颊消瘦。 P20

“我的病,有阿东就够了!”鲁伯鸣幽幽一笑。 P21

无名指下节,称小吉:临六合,凡谋事主一、五、七。 P22

“这老爷子不简单!肯定有鬼!”我慢慢的拍打着脑门,徐徐说道。 P23

“没事,没事!有人这是要救我们!”我缓缓站起身来,一边擦拭着身上的面汤一边拉开窗帘,指着桌子上的两个碎碗。 P24

这几天我利用仅有的几次进出的机会,将这四周的道路记了八九分,绘了一张图,趁着天黑,偷偷的摸出客房,奔着鲁绛的屋子,一路找来。 P25

“我还没想好,咱们先上楼……” 我皱着眉头,一边思考着鲁绛叙述的这翡翠阁的掌故,一边推开了翡翠阁的大门! “咳咳咳!”铺面而来的尘土呛得我一阵咳嗽。 P26

再看这人像的衣着:圆领袍、佩鱼袋、宽衣大袖,束金玉带。 P27

“手电有手电的好,蜡烛有蜡烛的妙!”我幽幽一笑,将蜡烛放在了楼梯口处的台阶上。 P28

“错!是四个人!”我一字一顿的说道。 P29

时死者数万人,因求戮类二人者,函首以献。 P31

与此同时,楼梯口处的那个细长的影子一闪而没,梁战回过头来,向我投来了一个询问的目光。 P32

鲁伯鸣非常的紧张,他伸出颤抖的手指在窗户上戳了一个洞,凑到前面,他看到了有一个人尾随着他的脚步,缓缓靠近了翡翠阁,我们姑且称他为——影子。 P34

“你猜的没错,这个影子就是那个装聋作哑的阿东!他杀阿藏,是为了一个身份,一个能够潜伏在青衣巷的理由!”我从梁战的肩头跳下来,缓缓说道。 P35

” 廊下的歌女抱着琵琶,哼唱着不知摘自哪里的吴越小调。 P37

“混江湖,不是礼数全就能当魁首的!白猿客栈纵横江湖一千多年!非己之物不可取的道理,应当是明白的吧?” 鲁伯鸣一声冷哼,闭上了两眼,沉声说道。 P38

“梁战!帮我把这盒子,还给伯父!” 梁战缓缓点了点头,捧着盒子走到了鲁伯鸣面前,一弯腰,将盒子碰到了鲁伯鸣的面前! 鲁伯鸣犹豫了一下,一抬手拿起了梁战手中的盒子! 就在鲁伯鸣的手碰到盒子的那一刹那,梁战动了! 挑腕! 张指! 抓拿! 梁战的手仿佛闪电一般,一抓一扣,牢牢的锁住了鲁伯鸣的手腕,侧身一拉,便将鲁伯鸣整个身子提起,从轮椅上拉了起来,凌空一抡,鲁伯鸣的身子在半空中划了一道弧线,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砰!”鲁伯鸣发出了一阵败革的闷响,一动不动的躺在了地上! “啊!你疯了!爹——”鲁绛吓了一跳,一脸惨白的冲了上去,推开了梁战,抱起了瘫在地上的鲁伯鸣! “爹!爹?啊——” 鲁绛一把推开了了鲁伯鸣的身体,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尖叫! 鲁胥见状,一扶椅背,就要冲过来…… “砰!砰!砰!”三声枪声响起! 三发子弹,从门外电射而来,贴着鲁胥的头皮飞了过去! 鲁胥吓了一跳,一个踉跄栽倒在了椅子上…… “你最好别乱动!我的枪,很准!” 光影一黯,一身长衫的根叔举着一把金黄色的左轮,从门边一闪身,走进了屋内! “根叔……咳……咳咳……你要干什么?快……快放下枪!”鲁胥指着根叔喊道。 P39

只不过,这一次,我看清了,阿东的话不是从口中发出的,而是源自他的腹部! 阿东会腹语! 梁战见状,诧异的一皱眉头。 P41

“不是我知道的,是鲁伯齐告诉我的!”我摇了摇头,从怀里拿出了一叠书稿。 P42

“翟兄!前面应当就是四姑爷儿坟了!”鲁伯鸣拍了拍肩头上的积雪,沉声说道。 P44

山势藏风,将屋檐上的积雪吹落了大半,露出檐角上斑驳的镇兽,尽管古老的色彩被岁月剥落了许多,但依旧可以通过它细长有四足、龙首而蛇尾的形貌判断出它的属类为——蛟! 中国古建筑的檐角屋脊上常常排列着一些数目不等的兽类作为装饰。 P45

“这囚龙之地乃是你我两家先祖联手所布,这世上除了你我,我不信有人能从容进出,就算是有人赶在了咱们前面,怕是也早就死在了底下!翟兄!绛儿的病,不能再拖了!”鲁伯鸣红了眼眶。 P46

翟彧点了点头! “好厉害的防盗手段,用药酒催眠火贼,置于洞口,火贼对血气极为敏感,一旦有活物靠近,便会倾巢而出,撕咬猎物,火贼有剧毒,触肌肤如火灼,无药解!翟兄以无血气的木傀儡探路,用内脏浸满药酒的猞猁为饵,诱出火贼。 P47

屋檐下的火光越烧越旺,屋檐下的那只黄鼠狼的尾巴被人用竹篾子下的套子夹住了!那套口乃是精铁所铸,被人用驴皮胶捆在了暗处,那黄鼠狼受火光惊吓,急的四处乱晃,熏得一阵乱叫。 P48

“不错!”鲁伯鸣弹开掌心,露出了一件巴掌大的墨绿玉玦,中有三孔,可套在指上!上有饕餮古纹,似弯月,刃口却不开锋! “红豆,你要看仔细了,你鲁世伯手里的东西,便是这世上最锋利的利器,出自公输家的三位大匠之手,名为断玉!” 翟彧拉着红豆说道。 P49

鲁伯鸣一笑,缓过神来,张口说道: “若是张九陵真在附近埋伏,根叔一个人也是孤掌难鸣啊!不如这样,有劳翟兄的高徒魏冲和根叔一同留在地上,相互之间也有个照应,咱们老哥俩儿各领着儿女下龙渊,如何?” 鲁伯鸣言语间,特意将“儿女”二字咬得极重,翟彧眼神一转,登时会意,知道这老狐狸处处防着自己,不敢交托信任。 P50

翟彧收拾好了行装,当先钻了进去,红豆和鲁胥依次钻入,鲁伯鸣断后。 P52

这李令月正是高宗李治的第四个女儿,这个地方唤作四姑爷儿坟,想必正是和这位薛驸马有关!”鲁胥在红豆身后小声说道。 P53

刻满经文的袈裟底下,两副袍袖迎风鼓胀,无数断臂残肢、磨牙吮血的恶鬼从他的袍袖中钻出! 从鲁伯鸣所立之处到潭水,足有五层楼高下,盘旋的石阶缓缓通到水边!在那水边本有一座石桥,却不知被谁毁了去,只剩下半截桥桩…… “这……这是在哪里?”鲁胥惊惧的问道。 P54

“桥宽六尺,断口处碎痕犹新,当是以火药断之!”鲁伯鸣检查了一下断桥,看着翟彧说道。 P55

突然,鲁胥微微的抽动了一下鼻翼和耳朵,小声说道: “诸位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鲁伯鸣机警的扫视了一下四周,冷声说道:“声音虽然没有听到,但这谷底的水汽仿佛浓了好几分……” 鲁伯鸣话音未落,平静的潭水上突然蒸腾起了一阵水雾,绕着铸像升起,渐渐凝成了一团乌云!一阵若有若无的钟声徐徐传来…… “在那里!”鲁胥耳朵一动,指着铸像的右手大声喊道。 P56

翟彧一咬牙,扯过了红豆,将她顶在肩膀上,手足并用,疯了一般向铸像的头顶爬去! “蛟龙属,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 P57

鲁伯鸣的眼底闪过一丝狠色,将腰后的飞爪绕上了红豆的双腿,拧一甩,将红豆抛向了半空! 蛟龙嗅到血气,鼻翼猛地一抽,越水而出,一口咬住了半空中的红豆!将红豆的双腿衔在口中,发了疯一样的甩动。 P58

鲁伯鸣抬手一个嘴巴抽在了鲁胥的脸上: “为什么个屁!这他妈就是两个萍水相逢的路人,绛儿是你的亲妹妹!” 鲁伯鸣闪了一个踉跄,红着眼眶,将鲁胥扛在肩上,一个纵跃跳进了漩涡之中…… 入水之时,鲁伯鸣清楚的看到了,在那铸像的肩膀处,正站了一个高瘦的中年男子,两目三瞳,神目如电。 P59

“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根叔!追!”鲁伯鸣还没说完,根叔已经拎过来手边的一杆步枪,拔足追去! 阵阵枪响传来! 一炷香后,根叔踏着沉重的脚步走了回来! “怎么样?”鲁伯鸣问道。 P60

“想诈我么?”魏冲用腹语闷闷的答道。 P61

“呦吼,猜对了!果然是鲁绛!”我眼前一亮! “你……敢骗我!”魏冲一声闷吼。 P62

有律曰:裘褐为衣,以跂蹻为服,日夜不休,以自苦为极。 P63

公输家的家主鲁伯鸣出殡,这在江湖上也是一等一的大事,无数西装革履,油头粉面的宾客前来吊唁,举手投足,话里话外谈的都是生意经,青衣巷巷口停满了车马,门头堆满了礼盒。 P64

我一回头,正看到她那一头火红色的头发从远处的假山后大步而来。 P65

“快去收拾行李,我这就让根叔买火车票,咱们一起出发!” 鲁绛一挑眉毛,转身走远。 P66

柴市老巷的深处,一间低矮的老房里还亮着一盏昏暗的煤油灯。 P67

“大卢舍那的佛头不在我手里!”我咬着牙喊道。 P68

六局红的字号,我听说过,一门六人。 P69

我皱着眉头,晃了晃脑袋,压着嗓子说道: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算了!” 就在我和梁战说话的功夫,根叔领着鲁绛也挤了出来,站到了我的身边! “张大掌灯,不太对劲儿啊?佛爷(小偷)多的不像话!”根叔咬着腮帮子说道。 P70

“免贵,姓……姓曹!”那小贼惊魂未定的答道。 P71

两个小时后,暮色四合。 P72

暗室很狭小,堆满了各式的卷宗书册,桌子后头亮了一盏煤油灯,阴影中一个脑满肠肥的胖子坐在椅子上悉悉索索的在纸堆里翻找了一阵东西,一扭屁股底下的老板椅,提着一个牛皮纸袋,吱呀呀的转过身来,灯影下现出了一张戴着小圆墨镜的圆脸! “张大掌灯!你要的消息,都在这里了!” “你知道我是谁?”我有些意外的问道。 P73

“一般一般,卖东西凑的盘缠!”我干笑着说道。 P74

“也就是说,咱们来之前,那人已经藏在了桌子底下,挟持了程瞎子!”鲁绛惊声说道。 P75

不远处的马路星星点点的亮着几处车灯,老拐慢悠悠的推开了冷库的铁门,三五只漆黑如墨的大狗猛地竖起了耳朵,迎风一嗅,随即吐了吐舌头,继续趴了下去。 P76

程瞎子猛地抽了一下鼻子,吸了一口气,颤抖着点了点头。 P77

“给那女人留几句话!我怎么写,你怎么说!” 深夜老巷,蜂穴暗室。 P78

与灯火通明,车水马龙的新城区相比,位于洛阳老城的德猷门,夜生活几乎为零。 P79

“喵——”一只斑秃的大花猫迈着矫健的步子从石瓦后面探出了脑袋,一歪脖子,瞪着两只滴溜溜的眼珠,一眨不眨的看着根叔! “是猫!”梁战拍了拍根叔的肩膀。 P80

“是……”邓惜香瞥了我一眼,毛骨悚然的朝着鹩哥答了一句。 P81

“佛头,程瞎子,《搜阴山记》,根据对方的行事,我们可以得知,这三样东西只有同时聚齐,才能解开大卢舍那的秘密!现在,对方绑了程瞎子,用他的命勒索《搜阴山记》。 P82

“要它干什么?”鲁绛不解的问道。 P83

我合身一扑,奈何手脚上没有功夫,被那鬼面人扫地一脚,绊了一个大马趴! “啊——”鲁绛发出了一声尖叫,捂着脸坐在了地上! 守在洞口的根叔听到鲁绛的尖叫,连忙往洞里走去! “根叔别慌……”我话还没说完,那鬼面人已经趁着根叔一慌的功夫,缩成一团,从阴影中一跃而起,窜出了洞口。 P84

邓大姐祖上打前清起就是这汤水行当里的名厨,一碗不翻汤做的鲜香爽口,入喉即化! 我就着汤汁,胡乱的塞了两口薄饼,打了一个饱嗝,仔仔细细的从邓大姐手中接过了一本羊皮封皮的旧书…… 手抄卷! 用字是标准的秦小篆! 书页浸了药汁,防虫蚁,祛湿寒! 左下角有焦痕,被人烧去了一角! 书中内容文笔晦涩,散乱无章。 P86

程瞎子很清楚,咱们是文明人,不杀人!而抓他的那些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主,他想活命,帮咱们,就是帮他自己!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在公输家老宅,墨家人有一个任务,那就是报仇之后将你带走,翟彧和魏冲就是因为一心杀你满门,没顾念这个任务,才被他们背后的组织当成了弃子,当时我就很疑惑,为什么你那么重要,最初我以为是火丹,到了洛阳我才明白,他们要的不是火丹,也不是你,而是你手里的断玉,因为你的父兄一死,必然由你接手鲁门,断玉作为信物,必然握在你的手里,贴身保存。 P87

“点一杯龙井,先坐一会儿,稍后我会告诉你接下来该怎么做……点一杯龙井,先坐一会儿,稍后我会告诉你接下来该怎么做……”鹩哥又重复了一遍,随即振翅飞走。 P88

“多大了?”我掏出了钱袋。 P89

突然,那鹩哥往天上一窜,从爪子里掉出了一只小竹筒,落在了掌中,我从竹筒里一抽,拽出了一只麻布,上面写了两行小字: “我知道,你没有骗我!书的事,你不用管了!程瞎子我不会动他,你可以走了需要的话,我会再联系你!” “王八蛋!”我歇斯底里的将手里的竹筒丢在地上,狠狠的踩了两脚! 冷静了一会,我蹲下身来,收好了那块麻布,扭头向街口走去。 P90

“真真假假是戏,虚虚实实是局。 P91

“坐我的车吧,你们是我老主顾了!”一个戴着褐色草帽的汉子咧嘴一笑,黝黑的下巴上头露出了一口细密的白牙。 P92

“滚,别他妈像个娘们一样!把我那份钱给我婆娘送去,跟小朵说,今年过年吃饺子,不用等她爹了……”洋镐一晃膀子,推了烟嘴儿一个趔趄! 烟嘴儿红着眼珠子,狠狠的瞪了我们一眼,甩开步子飞奔而去,很快就消失在了街巷深处! “兄弟!放了她,我带你裹伤!”我试探着朝前走了一步。 P93

“佛头、《搜阴山记》、程瞎子,这三样儿,凑齐了才能解开秘密,现如今,程瞎子和《搜阴山记》都落入到了对方的手里,佛头是咱们唯一的机会!十天前,有花舍子(鬼市的中间人)放出消息,说有个神秘人出价一千万大洋,再加上号令贼行的信物——木玺为代价,收取大卢舍那的佛头!那个在龙门石窟和咱们交手的神秘人,一定会去鬼市……” 洛阳城,一十三朝古都!从周武王建都洛阳开始,洛阳城的历史超过千年,历经黄河一百六十七次改道,无数古都城建被泥沙所盖,旧城陷入地下。 P95

这座白日里热闹非凡,游人众多的喧嚣之地,到了深夜,则是一片肃杀萧索的风貌! 过大门,经石门,走石阶御道,穿大殿、二殿、三殿,便能直达关冢之下!冢正面有南墙,为康熙五十六年所建石墓门,门额题“钟灵处”,墓门有对联曰:“神游上苑乘仙鹤,骨在天中隐睡龙”。 P96

一个剃着青茬短发的男人,背对着陆龟年,坐在椅子上,抬头看着墙上地图! 陆龟年进了屋子,一屁股坐在了书桌上,将背上那个包袱摘了下来,拍着包袱里的东西,大声说道: “嘿!我说哥们儿,这佛头我可给你带过来了!木玺呢?” 原来,那晚在龙门石窟盗走大卢舍那佛头的鬼面人,就是眼前的陆龟年! “不说话,跟小爷这装孙子呢?” 老板椅上的那个男人没有搭理陆龟年!陆龟年很窝火,上前一巴掌拍在了那男人的脑袋上! “咚!” 那个男人的脑袋被陆龟年一拍,应手而落,顺着肩膀滑到了地上,滚了十几圈,停在了陆龟年的脚边! “卧槽!” 陆龟年吓的一跳脚,蹿到了桌子上,回头一看,那老板椅上此刻只剩下一个身子瘫在椅背上! 逃跑,是每个盗贼的基本功! 像陆龟年这样的大贼,自然更加精通! 只见陆龟年一撇嘴,翻身落在了地上,打身后的包裹里闪电一般的掏出了一身新行头,换好了衣帽,将佛头塞进了肚子,装扮成了一个胖子的体貌,细细的拂去了地上的痕迹,一个虎跃,从窗子倒飞出去,贴着回廊的墙根,飞快的向外逃去。 P99

“横公鱼者,长七八尺,形如鲤而赤,昼在水中,夜化为人。 P100

胡不归摇着头叹了口气,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的心口,又指了指老拐的心口,又向后指了指屋檐后头,伸出拇指和食指比划了一个“枪”的手势。 P103

他的脸很长,眉毛很粗,硬挺的鼻梁,细长的眉眼。 P104

修慈修慧,挽回前因,脱彼伦类也。 P105白猿客栈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陆龟年想要的是木玺,一定会去鬼市找宋魈!胡不归和咱们都知道这一点。 P106

“什么忙?”服务员问道。 P108

但是,也唯有这样,才能保证盗门的手艺在暗地里能够一代代的传承下来。 P109

我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拉开了房门。 P110

“佛头呢?”根叔急忙问道。 P112

“古彩幻戏?”邓惜香一头雾水的问道。 P113

此时,废弃的水文站门外,一字排开,六道身影撑着清一色的黑纸伞,迎风而立! 左数第一位,威武昂藏,不怒自威,是为白猿客栈的第一号高手——蓑衣梁战! 左数第二位,须发皆白,鹰目隼额,手中枪例不虚发,是为公输一族三代鬼仆——根叔! 左数第三位,是一位女子,红发高挑,握一方古拙玉石,名曰断玉,乃是天下第一利器!这女子正是当代的公输门主——鲁绛! 右数第一位,清逸俊秀,眼散桃花,是为上代鬼手,贼王于四的亲传弟子、白猿客栈的现任鬼手——陆龟年! 右数第二位,长发浓妆,身材凹凸有致,着一袭墨色旗袍,遍身缠着一层细密的麒麟花绣,正是古彩幻戏的传人,白猿客栈的当代水袖——李青眉! 站在中间的我甩了甩雨伞的水底,眉下眼中的三颗瞳孔亮的刺眼! “程蜂头!我白猿客栈六人有四,你今天插翅难逃!” 程瞎子抹了一把脸,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我以为我在我的局外,想不到,竟还是在你的局中!你料到就算拿到了佛头和《搜阴山记》,再抓到了我,我也不会帮你打开佛头,所以,你将计就计,处处假意失手,引我步步高你一筹,故意让我取走佛头,就是为了利用我打开佛头,你正好来捡现成的便宜……” “你信里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我敲了敲脑袋,一脸不解的问道。 P114

四天前!陆龟年收到了龙门石窟盗佛头的指示。 P115

蒙恬闻言,点了点头,徐徐说道: “领兵的是李斯的亲信,名叫东郭羊,有几分本事!” 扶苏伸手狠狠地揉了揉太阳穴,幽幽说道: “美酒红人面,财帛动人心。 P117

寻得力士一人,铸一大铁锤,重百二十斤!伏于始皇车马必经之地——古博浪沙。 P119

五者不备而能成古今大盗者,天下未之有也!” 后世之贼门将盗拓这番“盗亦有道”的论述奉为皋晷,寻高手匠人制木玺一方,作为贼门信物,代代相承,这木玺上刻的就是——斯圣勇义智仁者!意思就是说:这是圣勇义智仁五者兼备的大盗! 既然竹简的落款有木玺留印,便可以推测刻下这篇竹简记录张良伏击公子扶苏这件事的人,正是白猿客栈在秦代的鬼手! 竹简中反复的提到了一个地方——阴山! 蒙恬筑长城,李斯搜阴山!我不相信这是一个巧合! “一击车中胆气豪,祖龙社稷已惊摇。 P120

陆龟年咧嘴一笑,一边将嘴里的鱼头嘬的吱吱作响,一边小声说道: “这还不明白么?当家的作为一个男人,遇到适合自己的女孩强行装傻,无非是两种情况,一种是心理有问题,一种是生理有问题?” “心理有什么问题?”李青眉问道。 P121

“哪位是张寒先生,有人跟您带了一份礼物!”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计问道。 P122

“夜叉,你怎么不吃了?这饭,不合胃口么?” “主人开恩,夜叉……办……办事不力,求主人责罚……呕……咳……” 我读着赢號和程瞎子的唇语,下意识的发出了声音。 P124

阴山地势险要,千百年里都是兵家必争之地!公元前215年,始皇帝派大将蒙恬率30万大军北击匈奴,取河南地,为了防止匈奴反攻,筑长城万里,西起临洮,东至辽东郡的,长城由宁夏延伸入内蒙,从狼山而东,经由固阳县北部的西斗铺、银号、大庙乡,进入武川县经大青山东部,延伸至河北。 P125

李青眉察觉到了我的疲惫,拎着陆龟年的耳朵将他的头拽了过去! 陆龟年打开那个小布袋,下意识的惊声呼道: “这是……木玺!我还一直以为邓惜香是骗宋魈的呢!” “鬼市的花舍子都是先验货,才放风的!这木玺定然没假,打今儿起,你就是号令盗门的贼王了!”李青眉笑着拍了拍陆龟年的脸蛋,小声说道。 P126

“从张大掌灯来固阳县赴约,开始抬棺斗宝的那一刻,他的半只脚就踏进了鬼门了!”根叔叹了口气,小声说道。 P127

梁战一见那女道士,浑身毛孔一张,眼中异色一闪,宛若一只受惊的猛兽! “高手!”梁战一字一顿的吐出了两个字,慢慢的移动到了我的身前! 那女道士闻声,蓦地转过身来,瞥了一眼梁战,冷冷的说道: “民国五年,我和你师父交过手!”女道士眼中狠色一闪,抽出了背后的宝剑! 刃如秋水,奈何从中而断! 光影之下,我依稀可以看到剑上八个阴刻的隶书——南北气宗,道法全真! “白猿客栈张三眼,见过秦岭魁爷!”我上前一步,面向那女道士摆了一个山字手! “她?是——魁爷!”陆龟年猛地一声惊呼,长大了嘴! “白猿张家的后生,就是有见识,没白生了三个瞳孔!”女道士冷冷一笑,眼神一挑,徐徐说道: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便进香吧!” 我顺着女道士的眼光向身后看去,只见黑夜之中,有六道身影徐徐走来,当中一人,是一个四十岁上下的男子,面容清秀俊朗,细眉小口,眇一左目,长发及肩,穿了一件松松垮垮的中山装。 P128

于是,在东汉年间,张道陵创五斗米教,道门分为显密两宗,显宗治经典,著书学,建道观,主求福纳吉,教化信众,做得是官面上的文章;密宗习武,修秘法,走江湖,治世里劫富济贫,乱世里揭竿而起!这一显一密,一黑一白,便好比一个人戴了两张面具,一善一恶,通吃八方!终南山,地处秦岭,号称天下道门第一福地!道门的密宗,内家气功独步江湖,魁爷不是一个名姓,而是一个代号,历代密宗的第一高手,便是为:魁爷!打汉朝时候起,魁爷两个字,便是号令十九省绿林的不二招牌,张角的黄巾军、樊崇的赤眉军、韩山童的红巾军……都是绿林的人马……” 我没有心情去听根叔老掉牙的科普,只是默默的嘬了一口烟屁股,靠在路灯杆子底下,慢慢的打开了那只黑皮的信封,抽出了里面的信纸! 白纸上写了二十二个楷字: “无古今,而后能入于不生不死。 P129

秦军悍勇,匈奴善战,这一仗打的分外艰苦而残酷。 P130

我终于明白这棺材里的女尸是做什么的了! 诱饵! 将活人浸到药液之中浸死,药气顺着毛孔和口鼻灌入,渗进脏腑和皮肉之中,这种混着少女肉香和药气的骨肉,对这种成年大蟒,是无法抵抗的诱惑!为了药气能够浸透,活人才是最佳选择,死人毛孔和循环都已闭塞,效果必定差强人意。 P131

“五行遁术,阴阳家的人……”我使劲的推着鲁绛的肩膀,飞速的催促着众人向山下退去。 P132

我嗅了嗅梁战被烧焦的袖口,沉声说道: “所谓五行术,多是装神弄鬼的障眼法,我来做你的眼睛,百无禁忌!” 梁战缓缓的点了点头,斜踏了一步,横着肩膀撞在了一颗枯树之上,将腰粗的树干撞倒,俯身一捞,将树干夹在了肋下! 白猿客栈的蓑衣,师承不详,古时多在战场冲杀,传下一身怪力,最善使重兵大器! 这时,那喷火的汉子突然打了一个呼哨…… “东边树下、左后枝头、右前草下,还各藏一人……那喷火的法子好解,乃是先将松香研成粉末,用箩过滤,再用一种纤维长、拉力强的白麻纸包成可含入口中的小包,再剪去纸头。 P133

这时,东边树下,和左后枝头隐藏的那两个高手也钻了出来,一个是持盾的瘦小老头,一个持铜戈的妙龄女子,两人配合的天衣无缝,瞬间将梁战的攻势拦住! 那瘦小老头使的是一面兽脸圆盾,驻牌如壁,闪牌如电,遮蔽活泼,起伏得宜,腰缠一条刺索,缠、转、抽、打,一看就是浸淫兵刃中的行家里手。 P134

三五个呼吸的光景,梁战晃了一晃,一头栽倒在了地下…… “哑巴!”我一把架起了梁战,跌跌撞撞的向山脚下跑去。 P135

”阴阳家观阴阳、求长生、学五行,在诸侯争霸的年代曾广受推崇。 P136

后来爆发声势浩大的秦末农民起义,项羽入关,刘邦也打到了武关,大秦风雨飘摇,当时身为中丞相的赵高,深怕秦二世降罪于己,决定先发制人。 P137

“有了新欢,便忘了旧爱么……” 白锵追上来拉住了我的手,轻轻的将脑袋枕在了我的手臂上。 P138

“鲁绛,你听我解释……”陆龟年将窗帘缠在身上,模仿着我裹着浴巾的窘态,眉头深锁,嘴唇微张,两眼含情,宛若才子佳人戏里的男主。 P139

我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胸口憋闷的火辣辣的疼,太阳穴上的青筋,鼓鼓的跳起老高。 P140

我,就是那个不信的! 卜门的人,都是骗子! 十年前,我就看透了这伙人。 P141

“最后一包,里面就两三根……” “两三根也不行,一根都不许抽,伤身体!”白锵轻轻的在我的胳膊上拧了一下,两手环住了我的腰,将头枕在了我的背上,轻声说道: “张寒……咱俩……也有一年了吧?”白锵唇齿倾吐,徐徐的热气吐在我的背上,从腰背暖到心口。 P142

我咳了咳嗓子,迈步绕过了屏风,提着一口气,认真而深沉的说道: “叔叔阿姨好,我是……” 话未说完,我无意的抬头一看,眼前的一幕瞬间将我后半截话噎回到了嗓子里…… 那屏风后哪里有什么人,摆满了各色酒菜的饭桌后头摆了三张太师椅,椅子上摆了三个硕大的裁缝店里的那种木头模特,一男两女,两手交叉于胸口,瞪着三双硕大的瞳孔,直勾勾的望着我! “啪嗒——” 在我身后蓦地出现了两声响动,包厢的门被人掩上了。 P143

“都捆成这个样子了,还嘴硬呢,你凭什么?”那人一声嗤笑。 P144

“闭眼!”我一身大喊,抬手遮住了梁战的双眼! 只见路口转角处,一亮黑色的汽车疾驰而来,车上的大灯猛地向我们这里射来。 P145

搓了搓手心里的冷汗,我盯着花坛里被我划的一片混乱的线条,陷入了陈思。 P146

“十年前,你害我瘸了一条腿,现在你有事求我,不该有些补偿么?” 六丑扭过头来,从靴子筒里抽出了一把匕首,递到了我的身前,一脸戏谑的说道。 P147

行不出五百米,正前方猛地出现了一座黄铜的大门,高两丈八尺有余,上面阳刻浮雕两幅。 P148

浅滩处无数的白骨被冰冷的河水来回冲刷,许多倒在河滩边上的白骨已经碳化,上面刀劈斧凿的痕迹清晰可寻,洞口下方的石梁上吊了很多的干尸和湿尸,衣服尚未腐朽,皮肤还有弹性,有的尸身,头发和指甲甚至还在生长…… “中国人讲究风水,藏风聚气四个字,在这个墓穴里被演绎的淋漓尽致,秦末阴阳家的山主,亲点的风水穴,怎么样,厉害吧?” 六丑笑着掐了掐我的脸,指着石洞下方徐徐说道: “上面吊着的是工匠,河里飘着的骨头是殉葬的奴隶,秦末到现在两千多年了,好久都没有殉葬的祭品了,你听,今天,就来了两个!” 我闻言一惊,探头侧耳,只听呜咽的风声之中突然夹杂了一个油滑谄媚的笑声…… 是陆龟年! “乖!不怕!都是些死人,没什么的……哎呦,你要是实在怕就拉住我的手,我保护你,哎呦,你这手心怎么这么凉啊!哈哈哈,我给你捂捂……” “没个正经,找掌柜的要紧!”李青眉的声音远远传来,伴随着陆龟年一声浮夸的痛呼。 P149

化学性质比较稳定,遇明火、高温、震动、撞击、摩擦能引起燃烧爆炸。 P150

“没错啊!这地图绝对是真的,我看不错的,做贼的不识宝货贵贱,岂不被笑掉大牙。 P151

“没……没有了……”陆龟年苦着脸说道。 P152

“我拉他做什么?你若是舍不得小情人,想跟他走,便去追啊,求我做什么?”我阴阳怪气的瞪了一眼李青眉。 P153

”一个沉静冰冷的身影传来。 P154

“魁爷,抬棺斗宝,中间人若是徇私偏袒,可是要三刀六洞的?你为我们哥俩扛雷,图个什么啊?”我歪着脑袋,试探着问道。 P155

楼观台下,碑林之内,有两道身影立在大雪之内。 P156

“来了!” 田横一声大喊,五指凌空一抓,带起了一蓬积雪,白茫茫的裹住了他的身形,张九陵眯了眯了眼,想看清雪雾里的情景。 P158

田横挠了挠头,一脸茫然的看了看张九陵,张九陵瞥了一眼田横的伤口,眉头一皱,也不多话,拉着不住回头的田横,直奔山下走去。 P159

“那……宗门法堂,难道不该说句公道话么?”田横捏着拳头喝道。 P160

“来了!” 田横一声大喊,五指凌空一抓,带起了一蓬积雪,白茫茫的裹住了他的身形,张九陵眯了眯了眼,想看清雪雾里的情景。 P162

田横挠了挠头,一脸茫然的看了看张九陵,张九陵瞥了一眼田横的伤口,眉头一皱,也不多话,拉着不住回头的田横,直奔山下走去。 P163

“那……宗门法堂,难道不该说句公道话么?”田横捏着拳头喝道。 P164

唐天宝年间,终南山地震,峰顶聚水成湖,是为太乙池,太乙池下有岩洞临绝壁,藏于大瀑布之后,终年绝寒,点水成冰,乃是全真道门囚禁门中罪人之所在,号曰:风窟! 风窟,夜半,一灯如豆…… 柳含缨拨了拨蜡烛的灯芯,打了一个哆嗦,席地而坐,闭目调息。 P166

柳含缨中了毒,腾挪疲软,手脚无力,勉强支应了不到十招,就被董若嗔反手一剑,刺穿了左臂。 P167

此时,田横的药劲隐隐已经开始压制不住,脚下开始晃动…… 董若嗔扭身一跃,脱开了田横的掌控。 P168

“同意了?” 田横又摇了摇头。 P169

“之后的事,我就不知道了,我是在第二天一早,才被送饭的师叔发现的,解开了绳子和穴道之后,我顺着血迹和打斗的痕迹一路向北追去,在紫阁峰下,找到了一间小屋,那小屋底下被埋了烈性炸药,周围二百余步,都被炸的七零八落,烧成了一片焦土,我在废墟堆里扒出十几具骸骨,其中一具,根据体态和衣着,我可以肯定,那就是你爹,茅屋西南二百步的密林中,我发现了四十多具尸首,纠缠叠压在一起,裹在正当中的就是你田叔……死战至脱力,与敌偕亡……” 魁爷倒茶的手微微一抖,冒着热气的水“哗啦”一声淌了半张桌子。 P170

颈悬人头第一世,脚踏妖魔五当召。 P171

整座阴山古刹自东向西嵌入山坳,月下山势南北狭长,高低起伏似怪蟒翻身,奇石迭出,断崖林立,有道是:“天倾地缺不全神,造化奇形从此分。 P173

“困兽犹斗,况人乎?”我借用程瞎子的话,幽幽一笑,长吐了一口气,微弓了下一下腰,别别扭扭的摆了一个搏击的架势, “呸,手脚真他妈笨!”沈由之吐了一口唾沫,又一个转身,换了一张嘲讽的笑脸,四只鬼脚一窜,就闪到了我的身前,我一闭眼,张开双臂,咬着牙抱住了沈由之的腰,狠命的用脖子向前推…… “啊——”我张大嘴,使劲的大喊,完全是一副不要命的王八拳打法。 P174

乃是宋代陈亚的字谜诗,既然是有口便哑,无心为恶,青眉自幼也读过几年诗词,如何不知掌柜的是受人要挟,在真戏假做呢?” 李青眉掩嘴一笑,身边骤然卷起来一蓬彩蝶,绕着她盘旋而上,随后一阵风响,蝴蝶四散,没入夜空,李青眉早已不见了身影。 P175

“掌柜的速行,来敌我自挡之!”陆龟年收起一脸的戏谑,神色一冷,认真的说道。 P176

池上本有石桥,奈何被外力毁去,只剩对岸的两颗水泥桩子还泡在水里。 P177

突然,一只青筋遍布的手掌从水中伸出,一把就抓出了我的腰带,一股大力袭来,我整个人身子一斜,“噗通”一声栽进了水里,我刚一睁眼,便瞧见了越氏那张浮尸一样的脸,正贴在我的鼻尖上,咧嘴一笑,她的四肢宛若一只八爪鱼一样,死死地捆住了我的手脚,飞速的向水底沉去,四周的大鱼闻见我身上的腥味,兴奋的一阵乱抖,摇着尾巴飞速的向我身边聚拢而来,我肺里的气已经耗尽,腥咸的泥水从我的鼻腔和嘴巴里疯狂的向体内涌去,一阵缺氧导致的眩晕感疯狂的冲击着我的大脑,我知道……不出五分钟,我必然被啃成一堆白骨…… 这时,水面上飞过了一只硕大的蝙蝠,我挤了挤眼睛,想将那只蝙蝠看清。 P178

宋国有什么罪呢?你崇尚仁义不肯为我去杀死少的人,却要杀死很多人,不能说是明白事理。 P179

“你可知何为律吕?”鲁绛接着问道。 P180

“少说废话!抬棺斗宝,三局两胜,老子赢了,你今天要死!”我走上前去,一把揪住了六丑的脖颈,抬手掀开了棺材盖子,摁着他的脖子,往棺材里拖。 P1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