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驯鹿的九叉犄角

good

“生命?”小警察哆哆嗦嗦,一脚插进坑里,差点儿跌倒。 P8

如果不是身上那套制服,郝仁和三道河的老百姓也没什么区别。 P9

这么大的林子,谁他娘知道是怎么回事?”郝仁看着面前的深林,“这鬼地方,一刻都待不下去了。 P10

“真美呀。 P11

”“那还要请教了。 P12

“几乎一直是这样。 P13

当然了,也有人不愿搬入定居点,比如穆鲁那个倔老头。 P14

“算那小子命大,挂在树枝上捡回一条命。 P15

几十公里呀!我的乖乖!大冬天喝醉了躺在雪地里,冻得硬邦邦,死翘翘!”岳小军哭笑不得。 P16

”“治理不就行了?”岳小军道。 P17

”老郝摇了摇头,“驯鹿是放养的,自己到处找吃的,等要回来的时候,使鹿人会敲响桦皮桶或吹响鹿哨,一听到这声音,驯鹿就乖乖回家了。 P18

“穆鲁曾说:‘山川哭了,河流哭了,森林也哭了。 P19

冬天的狼比任何时候都凶残。 P20

这些挖开的坑是夏天整的,给冬天死去的人留着。 P21

人影黑乎乎的,看不清面容,只随着微风轻轻晃悠。 P22

”“套索?”“盗猎者布下的套索,往往布置在野兽或驯鹿经常经过的小道上,套索的一端系在树上,另一端的绳圈设在地下,然后布置好触发装置。 P23

“难道……”老郝脸色阴沉起来,举起手电往上照了照,一旁的岳小军发出一声低呼。 P24

“所长,木梯上边好像绑了什么。 P25

一根木板折断,接着是另一根……那具棺材在二人的注视下掉落,轰的一声砸在地上。 P26

因为此地有三道河湾,所以就起了这名字。 P27

一棵棵树倒下去,一根根巨大的原木由山上拖下,装上卡车运到车站,再被搬上绿皮车运往各处。 P28

林三在局子里蹲了三个月就出来了,自此便在三道河站稳脚跟,顺利进了红旗林场。 P29

这人圆滑精明,林三大事小事都喜欢找他商量。 P30

“那天晚上,我看他一个人上山,急急忙忙的。 P31

不近也不远,不管白天还是晚上。 P32

香烟燃尽,车小眼丢下烟头,看了看窗外。 P33

当时的感觉跟三儿说的一模一样,特别吓人。 P34

”“后来呢?”林三问道。 P35

”车小眼失神地看着窗外,“远比一般的驯鹿大!”“你说得没错,这样的驯鹿是很罕见,可也只是一头鹿而已嘛。 P36

他坐在椅子上张开腿,姿势和眼神极为挑衅。 P37

车小眼笑了一声,道:“德布库,我在三道河待了这么多年,难道不知道犴达罕和驯鹿的区别吗?”“那就是你的眼睛瘸了。 P38

”在三道河,也只有耿彪敢如此训这帮男人。 P39

“我靠!”林三起身掀了桌子,拎着板凳奔德布库冲了过去。 P40

德布库连追了三圈,被椅子绊倒,又被同伴哈协摁住,夺去了刀。 P41

”“别愣着了,赶紧送卫生院!”耿彪叉着腰道。 P42

”耿彪有点儿头疼:“他一个人跑林子里去干吗?”“我不知道,估计和我娘有关系。 P43

”“老大,我打算明天进林子找我哥去,这么多天了,怕是不妙。 P44

”耿彪把头皮屑都挠出来了,“德布库说得没错,驯鹿是不可能潜到水底的。 P45

树木冻得仿佛收缩起来,黑色大鸟落在枝头上,盯着远处一动不动。 P47

店老板一口肉一口酒,斜着身子看挂在墙上的电视。 P48

“要什么?”店老板把匕首放在柜台上,吮了吮油腻的手指。 P49

“这他妈怎么开的车。 P50

”店主从抽屉里取出一卷纱布递过去,“伤口有点儿大,创可贴不管用。 P51

车手抢先捞起刀,准确无误地将店老板的手钉在了柜台上!“你他妈的……”店老板挣扎道。 P52

“马上就有关系了。 P53

”“你一个人带他?”“嗯。 P54

世界重回安宁。 P55

“跟你讲不清楚。 P56

”“对呀,这难道不是证明吗?”德布库叉着腰,“伟大的神灵赐予他新的生命。 P57

两人走进的是最大的一个撮罗子,空间宽敞,堆放着床铺、炉子以及各种生活用品,中间是一个大火塘,木块燃烧得正旺,上面吊着一口铁皮锅,正翻着水花。 P58

郝仁抽着烟,用困惑的目光看着老头,像看一个怪物。 P59

它将我送回了人间。 P60

”郝仁有些不耐烦,“你说那头白驯鹿送你回人间,还让你完成一件事?”穆鲁郑重地点了点头。 P61

”“穆鲁,你再这么说,我们没法愉快地聊天了。 P62

“越打击越多!”“我承认这是事实,都是钱闹的。 P63

我问你,三年前那件事你还记得吗?”“哪件事?”穆鲁沉声问。 P64

”“你没看清楚那人是谁吗?”“没有。 P65

圆鼓的尺寸和少年的身材、年纪一点儿都不搭调,那鼓直径足有八九十厘米,一面包着鹿皮,另一面用十字交叉的铜条支撑,可供抓握。 P66

走丢的那三十头驯鹿是尚还健康的。 P67

”“怎么活不了?”岳小军问。 P68

”郝仁皱眉,看了看撮罗子外的空地上用雨布包裹的尸体,道,“眼下最要紧的是把林二带回三道河。 P69

“你干什么?!”尿搞了一裤子,岳小军十分愤怒。 P70

不过谁让你摊上了。 P71

“借你们了!瞧你们那完犊子样儿!两个大男人抬个尸体,累得跟孙子似的!”德布库的骂声在林间回荡。 P73

岳小军牵着驯鹿慢悠悠地走过去,郝仁扶着腰,咧着嘴,一瘸一拐。 P74

那是个大房间,被一道墙隔成两段,前面办公,后面是卧室。 P75

”赵保亮道。 P76

“这是谁的大作呀?”郝仁看着那颗猪脑袋,笑了起来,“我看是干轻了,就该干死你,一了百了,三道河就清静了。 P77

车小眼掀起雨布,噔噔后退了好几步:“妈呀,真是死人!”“谁死了?”赵保亮凑上去看了一眼,也叫了起来,“这不是林二吗?”车小眼努力睁大眼睛,看着郝仁问道:“所长,他怎么死的呀?”“嘚瑟呗!”郝仁把记录本往桌子上一甩,“正事儿不干,在林子里瞎逛,就死了。 P78

“哟?好,我就听听你这个警校毕业的大学生的高见。 P79

“其次,你也看到了,我仔仔细细检查了尸体,没有任何可疑伤痕,脖子上的勒痕也足以说明我的推断。 P80

郝仁走出去,指着车小眼和赵保亮道:“我让你们把林三找来,怎么都给领来了?”“这不都想看看吗?”“看个屁呀!林三进来,其他人都散了!”郝仁挥了挥手道。 P81

“我的亲哥呀,你怎么能死呢……你死了,我怎么办呀,咱娘怎么办呀,还有咱妹子……”林三声泪俱下。 P82

”耿彪张大了嘴巴,却被一个巨大的拳头盖住了脸——“老子干死你!”林三爆叫一声,挥拳打在耿彪脸上。 P83

”耿彪呻吟着,“这段时间林二很不正常,愁眉苦脸的,向我借了好几次钱。 P84

”郝仁斜眼看着耿彪,道,“你小子不会也在背地里偷偷搞野味吧?”耿彪差点儿跳起来:“郝所,饭可以乱吃,爹可以乱叫,话可不能乱说。 P85

“也是可怜人。 P86

下葬第二个月,他妈又被一辆车撞死了。 P87

有时候我就想,凭什么一样的人,有的一生下来就吃香的喝辣的,有的却一辈子都得吃苦受累?”“各有各的不容易。 P88

公共汽车站前站满了乘客,他们裹着各色厚衣服,将脖子缩在衣领中,向售票口挤。 P89

麻子看了看周围,朝公共厕所走去。 P90

“钱呢?”“没带。 P91

”男人为难道,“可这不有变数嘛。 P92

“随你了。 P93

“手机借我用下。 P94

麻子松开手,从男人兜里拿回那个小皮袋,冷笑了几声。 P95

麻子向外望,车子拐出车站门口的时候,他缓缓放低了身子——四五辆警车呼啸着冲进车站。 P96

麻子背着包下了车,又下了公路,之后便消失在层林之中。 P97

几十户房子整齐排列,都是砖瓦建成的二层小楼,看起来很漂亮,也都带着个大院子。 P98

何音为人正直,也讲义气,勇敢果断,枪法也好,能随手打下林中飞起的山鸡。 P99

使鹿人搬下山,很多男人无所事事,酗酒如命,喝醉了就干架,完全没了当初在林子里的精气神。 P100

使鹿人尊敬何音,但提起哈协,往往都会翻个白眼。 P101

“还就不可能是你的!”何音冷笑,“整天正经事不干,如果你能买得起,三道河的老爷们儿人人都得开战斗机。 P102

”哈协指着木槽里的饲料继续道:“你看看,这是驯鹿该吃的吗?驯鹿该吃的是恩克,吃不到恩克的驯鹿,还能叫驯鹿吗?”“别跟我提恩克!”何音气不打一处来,“山上多好,遍地恩克,不要钱。 P103

她模样不算好看,可也不难看。 P105

高大的树、倒伏的树都被雪覆盖着,河面结了冰凌,溪水在下面哗啦作响,清澈无比。 P106

何音转过一棵大树,喊了几句,仍然没有听到渴望的鹿鸣声。 P107

何音一动不动,大脑一片空白,下意识地将手放在腰间斜挂着砍刀的地方。 P108

何音迅速做出判断,心情也轻松了一些—吃饱了的熊,一般不会死命攻击人。 P109

那张脸,尽管被尖锐的熊爪抓烂了半边,何音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P110

”要是平常,何音肯定和德布库一样开怀大笑,然后一起进撮罗子里喝酒。 P111

“怎么了?”穆鲁见担架前的儿子儿媳神情怪异,心生了一丝疑虑。 P112

他能想象到当时的乌力吉是何等痛苦。 P113

鹿圈旁的空地上,何音和德布库脱掉外套,拖来木板,用油锯锯断后开始做棺材。 P114

除此之外,还有穿成串的贝壳和大小各异的铜镜。 P115

咚!咚!咚!每走一步,穆鲁就敲一声。 P116

他时而望天,时而低头,上下翻腾,最后连身影都无法看清楚。 P117

如今的他已经很老很老了。 P118

穆鲁靠在床上,脸色苍白。 P120

”穆鲁挣扎着坐起来,道,“因为我们的背叛。 P121

何音没再说什么,他对德布库点了点头,带着狗离开了。 P122

玉盘一样的月亮斜挂在深蓝色的天穹,洒下银色光华,让这世界显现出格外的柔软。 P123

时光似乎都跟着静了下来。 P124

郝仁白了岳小军一眼,有点儿不好意思。 P125

”岳小军笑。 P126

她的脸那么近,好像闪着光芒。 P127

”岳小军直起身子问,“棒打鸳鸯?”“团长带人去找她,我却被关起来了。 P128

你说是不是?”郝仁转过脸问。 P129

不然凭借乌力吉的身手,怎么可能被熊吃了。 P130

半个小时后,三道河的喇叭声回荡在镇子上空。 P131

”“就是。 P132

兽夹、套索,见到了清理干净,发现盗猎分子,就地拿下!”“这个办法好!”何音第一个举手赞同,但很快提出了异议,“所长,有点儿美中不足。 P133

接下来,郝仁和岳小军将三道河男人分成了十几个小队,选出了队长。 P134

”“这是你们使鹿人的事儿。 P135

皮鞋踩在厚厚的雪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P136

二人说着话,很快来到巨石跟前。 P137

“你他妈知道这是什么吗?”中年人吐了口唾沫,“飞龙!一只好几百!”“我买。 P138

”“嘿嘿。 P139

麻子笑了笑,“两位大哥,我上有老下有小,包里的钱尽管拿走。 P140

麻子缓缓抬起枪瞄准。 P141

他将钻石一颗颗地塞进鹿角里,细心封好,又将鹿角放进包里。 P142

驯鹿打了个响鼻,轻轻摇动着身子。 P143

微风吹动树杈,雪粒纷纷飘落。 P144

啪!熊的一只后爪踩到触发装置,纯钢打造的兽夹骤然闭合,锋利的尖齿狠狠地刺入熊腿。 P145

“妈的,你拍死乌力吉的时候想没想过今天?!他还没成家呢!那么懂事的一个小伙子……你他妈的!”德布库对着熊的下身狠戳一刀。 P146

锋利的熊爪刺入德布库的前胸,德布库的长刀扎进熊的心脏。 P147

一人一熊,已经完全钉在了一起。 P148

何音带着人不停铲土,忙活着。 P149

”“祖先?”郝仁挠了挠头,“怎么说呢。 P150

他满头大汗,捡起地上的衣服一边穿一边说:“其实熊和人原本也没什么不同。 P151

”“不知道穆鲁这次能不能挺过去。 P152

“还是说正事吧。 P153

”何音点点头,“搬下山吧。 P154

”穆鲁的神情很难过,“九叉犄角的神鹿说得没错,神已经抛弃了我们使鹿人。 P155

我在山上,有事情要忙。 P156

周围是成群的驯鹿,还有忙碌的女人和孩子们。 P157

“走吧!永远不要回来!”穆鲁大声喊道。 P158

曲折的路面上积了厚厚一层,如果不是道路两旁的柳树和桦树标记出路的边缘,是很难分清路和野地的。 P159

这个时候,绝大多数的人都缩在被窝里,即便起了床,也只会躲在玻璃窗后面发呆或喝酒。 P160

美翻天照相馆。 P161

前厅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照相器材,挂着各种背景粗俗的摄影幕布、照明灯,堆放着规格不一的三脚架……满满当当。 P162

穆鲁打量着房间,看着乱七八糟的设备以及墙上贴着的搔首弄姿的女明星,皱了皱眉头,把手中的工包放在地上。 P163

一寸,二寸,还是……”“越大越好!最大的!”“嚯!”耿亮乐了,“我这里最大的,可有一面墙那么大呢。 P164

耿亮在旁边看着,穆鲁每穿戴一件,他就啧啧赞叹一声。 P165

穆鲁遮住眼睛,“你妈!眼睛都晃瞎了!”“你戴着面具呢,镜头里看不见,瞎了都没关系,再来一张!”耿亮咣咣咣连拍了一通。 P167

”“后人?”耿亮没听明白,“什么意思?”穆鲁端坐在椅子上,如同一尊神灵。 P168

我的三个儿子都死了,唯一的孙子也成了哑巴,哑巴是不能成为萨满的。 P169

“那就好。 P170

是麻子。 P171

“郭先生?”耿亮想了想,嗯了一声,回头看了看又道,“明天再来吧。 P172

“能不能快点儿?”里面传来麻子的声音。 P173

”耿亮眯着眼睛,“一张护照五千。 P174

此时,耿亮从旁边的房间里出来,将护照递给麻子,“弄完了。 P175

他戴好口罩,朝门外看了看。 P176

邪乎呢。 P177

“哟,还拿民意来压我?”郝仁笑了,“去你大爷的!老子没闲工夫跟你们瞎扯!本来就够忙了。 P178

“赶紧滚蛋!”郝仁不耐烦道。 P179

枪属于武器,你明白吗?我们这个……这个要建设和谐社会,怎么能允许你持枪呢?要是人人手里都有枪,拿出去突突,那还得了?”“我不管你这些大道理,我就是要枪!”穆鲁根本不听郝仁这一套。 P180

“行,郝仁,你这瘪犊子够狠!”穆鲁吐了口唾沫,拎起包扬长而去。 P181

而且,那帮人也会当面出钱收买。 P182

你想呀,如果失踪一个人还好说,已经三个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足够蹊跷了!”岳小军换了个位置蹲着,“会不会是杀人灭口呢?”“怎么讲?”郝仁的脸色也凝重起来。 P183

”郝仁赞赏地点了点头,又道,“靠谱吗?”“管它呢,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去市局好好查查档案,必要时请当地警方配合,说不定能有线索。 P184

”车小眼使劲点头,“死了,死在自家屋子里,舌头吐出来尺把长。 P185

郝仁四处看了看,见房间里凌乱不堪。 P186

”“仇杀?”车小眼摇摇头,“那就更不可能了,三道河谁不知道双响从来不惹事,连小孩都能欺负他。 P187

”“这倒是,双响的照相馆平时就没什么人来,而且大早晨的,镇里人都猫着呢。 P188

郝仁往旁边看了看,发现墙角斜竖着一个梯子,便一手抓着手机,一手扶着梯子摇摇晃晃上去了。 P189

郝仁摔得鼻青脸肿,却依然抓着手机,“摔死我了!他妈的!哎哟……不是,所长,我没骂你……哎呀……怎么跟你就解释不清楚了呢!”……天阴沉着,苍白得如同生了病。 P190

麻子立刻从路中央转移到路边的林子里。 P191

都是使鹿人,全是无所事事、满身精力没处发泄的汉子。 P192

”“面生,不是咱三道河的人,以前也没见过。 P193

麻子有些头疼,真要发生了冲突,即便摆平了这帮人,自己也讨不到什么便宜。 P194

”“原来是古董贩子。 P195

在美翻天照相馆时,的确碰到个老头。 P196

男人们有些不乐意,但还是把钱全交到了何音手里。 P197

那是把长刀,鹿角为柄,寒铁为刃,锋利锃亮。 P198

穆鲁知道,遇到大家伙了。 P199

”穆鲁赶走猎狗,扛起狍子走回原地,将五六十斤重的狍子放在了驯鹿背上。 P200

林间雾气涌动,视线只到几步开外。 P201

”麻子笑了笑,挪动了几步,见雾气中有个巨大的黑影。 P202

驯鹿竟然这么美。 P203

那鹿突然低头,向麻子狠狠撞去,长鹿角将麻子挑起。 P204

狗群狂吠,此起彼伏。 P205

”“不会吧,你们不是聚族而居吗?”“原先是。 P206

”穆鲁笑了,“你们年轻人脾气就是大。 P207

维克把包扔在地上,对着穆鲁比画了一番,随后将眼光移到麻子身上。 P208

”穆鲁笑了笑。 P209

”维克接过去擦了擦,朝门外走,到了门口却又停下了,转过身对着穆鲁使劲比画了一番。 P210

穆鲁摇了摇头,“只有死人才会看到神鹿。 P211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P212

”穆鲁起身,给麻子铺好了床铺。 P213

“你养的?”麻子问。 P214

麻子使劲往前挣了挣,发现有什么东西正拉扯自己,他觉得不对头,转过脸,见一只大狗死死咬着自己的裤腿,嘴里发出呜呜的闷叫声。 P215

暮色四合,四野萧瑟。 P216

够不着。 P217

”穆鲁点点头,继续喝酒。 P218

“收货,也卖货。 P219

那家伙每次来,除了带来子弹、面粉、棉布这些东西,还会给女人带来花衣裳,给孩子带来各种各样的玩具,他尤其喜欢我。 P220

“那瘪犊子,每次来都特意给玛利亚带东西,手镯、项链,还有稀罕的香水,暗地里让我叫他姐夫。 P221

”穆鲁笑着说,“玛利亚十六岁时,索科洛夫来提亲了,却被我阿玛狠揍了一顿,牙齿都打掉了两颗。 P222

”穆鲁看着外面的月光,“索科洛夫什么都没说。 P223

“自我记事起,他们就很恩爱。 P224

那是我们男人的象征,就像驯鹿头顶的角。 P225

穆鲁满头大汗,身体挂在陡峭的半腰,脸上留下几道刮擦的伤口,一双眼睛在雪层之下寻找着什么。 P226

麻子从宿醉中醒来,捂着脑袋,头疼欲裂。 P227

”穆鲁道。 P228

撮罗子里惨叫连连,麻子疼得满头大汗,忍不住破口大骂:“老东西,我他妈碰到你,算是倒了八辈子霉了!”“你以为我愿意搭理你呀!”穆鲁没好气道。 P229

”麻子笑。 P230

”麻子喉咙像火烧一样,“带水了吗?”“水?这林子里到处都是。 P231

“这玩意儿能喝?”麻子瞪大眼睛问。 P232

你现在不正晒太阳、看风景吗?”麻子语塞,“……反正越多越好!”“真搞不懂你们,一辈子忙忙碌碌,发疯地赚钱,寻找着所谓的好生活,却不知道自己真正需要什么。 P233

“这是驯鹿的坟地。 P234

一声惨叫响彻林莽。 P235

两人穿过驯鹿坟场,翻山越岭。 P236

”穆鲁安慰着麻子,和他一起坐在岸边的石头上,“你知道这条河叫什么吗?”“我对这个没兴趣!”“激流河。 P237

那真是我们的好时光呀。 P238

他们开始做法的那一天,我就病了。 P239

”“怎么个程序?”“第一年要做帽子和鹿架,也就是神鹿的角。 P240

不过是条周边山林被砍成了秃子的一条河。 P241

”赵保亮捧了一捧雪,清洗脸上的猫尿。 P242

”赵保亮道。 P243

“以前,到处都是盗猎者,我在林子里干活,经常能听到枪响。 P244

何音看着火堆,想了想说:“耿彪那玩意儿一口咬死说是穆鲁干的。 P245

可耿彪不这么想。 P246

”车小眼顿了顿,“我看得真亮儿的,就是驯鹿。 P247

”车小眼和赵保亮面面相觑。 P248

“早知道来这儿捕鱼了,吃什么野兔呀。 P249

“你们看!”何音向下指了指。 P250

屋子里鸦雀无声。 P251

“肯定是妖怪干的呀!车小眼看到的那玩意儿能下水,还跑得飞快,肯定是它干掉的,然后扔水泡子里了。 P252

”郝仁笑,“都这德行了,你们还认得出来?”“衣服啊!”赵保亮不服气,“虽然成了骨头,脑袋也没了,可衣服没怎么烂。 P253

“所长,你打算怎么办呀?”何音问。 P254

“那好,我就开门见山。 P255

赵保亮想了想道:“还真没有,这货人狠,大家都不敢惹他。 P256

身材又瘦又小,三道河镇上的女人都能干翻他。 P257

“我们才不管什么国家政策,我们眼里,厂长就是国家。 P258

这时,一直没说话的何音开了口:“所长,我倒是有个想法。 P259

”郝仁长叹一声,“我也不相信是穆鲁杀的,但耿彪一门心思这么想。 P260

木偶穿上了用布条、羽毛做成的衣裳,穆鲁拿着一只蘸着墨水的毛笔,正在上面涂抹。 P261

穆鲁点点头,“你这伤并不严重,下山养几天就好了,我要去个地方,有事情要做。 P262

”“怎么,你还想用你那把枪崩了我?”穆鲁笑道。 P263

”“哦?说来听听。 P264

”“什么事?”“一件对你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的事。 P265

”麻子抬头看天,顿了顿,问:“走?”“走吧。 P266

耿彪坐在正中间,两边围坐着车小眼、赵保亮、林三和哈协。 P267

”耿彪弹掉烟头,吱啦一声拉开包的拉链。 P268

”耿彪拿了根烟,放在手里搓着,“闷驴,四眼,刘强。 P269

可靠着三道河这个饭馆,根本不可能。 P270

“不知道怎么回事,那次运气很不好。 P271

”车小眼顿了顿,“这俩货太笨。 P272

”耿彪三言两语把当年的事说了一遍,目光在车小眼等人的脸上游走,最后一字一顿地说:“没想到,这老东西根本就没死,而且变成了一个复仇的鬼魂。 P273

车小眼起身关掉了火,“老大,你的意思是说,闷驴他们三个,也是被穆鲁干死的?”“还会有别人吗?”耿彪说。 P274

他们大手大脚惯了,以前卖了货有了钱就可劲造,停止盗猎等于要了他们的命。 P275

”“老板,这么说,我哥也是他干死的?”林三有些激动。 P276

他可能实在等不了了,所以才进了镇子。 P277

这破地方,实在是不想待了。 P278

喝完之后,耿彪把碗摔在地上,转身从柜台后拖出一个包,扔在桌子上。 P279

”岳小军背着包进了屋,拍掉身上的雪,坐在郝仁对面哆哆嗦嗦烤火。 P280

闷驴因为贩卖野生动物被抓过,不过他手头都是些松鸡、狍子之类的,罚款了事了。 P281

”岳小军舔了舔嘴唇,“这家伙得了梅毒,惨得不得了。 P282

”郝仁说。 P283

”岳小军站起来,在房间里踱步,“只能说穆鲁走运。 P284

”郝仁皱眉,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台阶,一脚踹开大门冲了进去,岳小军紧跟其后。 P285

撞开门后,房间里除了双响的一具棺材,同样空荡无人。 P286

”岳小军拿起桌上的照相机,开机后翻了翻,“可这里面并没有穆鲁的照片。 P287

我在警局看到了他的通缉令。 P288

“耿彪那瘪犊子一直认定是穆鲁杀了双响。 P289

鲁道骑着摩托怪叫着飞驰而去。 P290

何音瞄了一眼,双目圆睁,“这人我见过。 P291

雪花穿过撮罗子顶的空隙落下来。 P292

“老大,好像没人。 P293

维克突然抬脚,狠狠踹向哈协的裆部。 P294

“出来吧。 P295

“所长,不行了,岔气了。 P296

岳小军等人也赶了上来,一帮人纷纷掏出枪,对准那棵树。 P297

”郝仁挠了挠头,“也是奇怪了,那个抢劫犯和穆鲁没干起来呀?”“似乎没有,而且两个人还搅和在一起了。 P298

穆鲁是大萨满,他绝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带一个外地人去圣地。 P299

”然后,岳小军看着维克问:“这些事,你知道吧?”维克低下头,躲闪着岳小军锥子一样的目光。 P300

郝仁点了点头,对维克道:“你赶紧回家,老老实实待着,别乱跑了。 P301

”“自杀?为什么?”“赎罪呀。 P302

“那必须的呀!”岳小军走了过来。 P303

他背着沉重的行囊,举着砍刀在前面开路。 P304

“路太他妈难走了。 P305

”穆鲁把烤好的列巴递给麻子,麻子咬了一口,皱了皱眉头。 P306

”“真的假的呀。 P307

“你他妈吃了,我还没吃呢!”穆鲁白了麻子一眼。 P308

麻子盯着穆鲁的脑袋,慢慢把手伸到腰后,拽出了那把枪。 P309

世界在麻子的眼前旋转,天空、树木、雪地,飞快滑过。 P310

”穆鲁叹了口气,“得了,喝点儿酒吧。 P311

”穆鲁笑了笑,拎着砍刀大步走开了。 P312

穆鲁起身,端着碗走过来。 P313

得处理。 P314

“这已经是我最好的酒了,没滋味就别喝。 P315

”“嚯,看不出来你这么狠。 P316

“我是使鹿人,还是大萨满,我干了神灵不会宽恕的事。 P317

”“抵达犴马之后,我们就要分开。 P318

那些美好的人,美好的事。 P319

我坐在河边看天,看云朵一片片散开,看漫天的晚霞,看到对岸的‘靠老宝’里有个女人。 P320

说是交易,跟明抢差不多,给的钱少得可怜。 P321

”“这么个厉害人物,女儿为什么被撵着跑?”麻子问。 P322

”“然后呢?”穆鲁脸上的笑容缓缓消失,“有一次我出去打灰鼠,听到了枪响,看到家那边冒出了黑烟。 P323

我们使鹿人的日子过得很难,又碰上好几次瘟疫,驯鹿死了不少。 P324

”穆鲁长长地呼了一口气:“我老了。 P325

”麻子喝得有些多,摇摇晃晃走出帐篷解开裤子撒尿,然后又摇摇晃晃走回来,一屁股坐在穆鲁身边。 P326

”麻子把穆鲁嘴巴上的烟夺过来抽了一口,“我小时候家里很穷,经常半夜就被吵醒了,他俩吵得昏天黑地,我爸摔门而去,我妈就抱着我哭。 P327

一次没有。 P328

”“别瞎扯了。 P329

车小眼、赵保亮等人围在旁边,直勾勾地看着,直流口水。 P330

“哈协,你不会故意带错路吧?”耿彪眼珠子叽里咕噜转了转,“这片林子平时我们来得少,可你是使鹿人,应该熟悉得很,怎么一直在里面绕?”“老大,你这说的哪里话,我也不想在这里头遭罪。 P331

“人不能凑在一块。 P332

“我,林三,哈协一队,小眼和保亮一队,一路往左,一路往右,绕过前面这几座山岭,再会合。 P333

大风迎面吹来,裹着雪,劈头盖脸。 P334

“怎么样,带劲吧?”何音拿过鹿皮囊,喝了一口烈酒,随即让众人传着喝。 P335

”“喝酒干架,很正常。 P336

”“也只能如此了。 P337

雪地上依稀有一串即将被雪掩盖的大脚印,还有一大坨黄色粪便。 P338

黄色的屎,说明它没肉吃,我猜它现在肯定想开个荤。 P339

”麻子缩了缩脖子说。 P340

覆着雪的冰层很滑,走起来相当困难。 P341

刺骨的河水刀子一般戳进身体里,麻子在水下看到了那头拖着行囊的驯鹿,它四蹄迅速晃动,拼命挣扎。 P342

“五体投地,爬!”穆鲁喊。 P343

“抓住!”穆鲁伸手抓住,麻子咬牙切齿地往后拖,穆鲁经过的地方,冰面纷纷炸开,费了很大劲终于爬上冰面,又将一个包扔了上来。 P344

“别弄包了,烤烤火!衣服什么时候能干呀?”麻子叫道。 P345

“不是捞上来个包吗?”麻子一脸讨好地挪到穆鲁旁边,用肩膀碰了碰穆鲁的肩膀。 P346

麻子一把鼻涕一把泪,“老子堂堂一个抢劫犯,一个心狠手辣的杀人犯,自打碰到你,就倒了血霉!连他妈钻石都没了……”穆鲁实在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 P347

”穆鲁道,“不愧是抢劫犯,那么危急的时候,还没丢了枪。 P348

穆鲁把厚外套往上扯了扯,另一半给麻子盖上。 P349

”麻子哼了一声,把穆鲁扯过去的外套拽回来,叹气道,“我的钻石……”“你他妈还有完没完!”穆鲁气得坐起,“几颗破石头,跟玻璃有啥区别?唠唠叨叨个没完!没丢!”“那是破石头吗?!那是……你刚才说什么?”麻子也坐了起来,直勾勾地看着穆鲁。 P350

”车小眼跟在后面,距离赵保亮两步之遥,没有搭理他,目光在周围黑黝黝的树木中游荡。 P351

那老东西不是有法袍嘛,现在想来,他披上法袍,完全就是那个怪物的模样。 P352

”车小眼扔下烟头。 P353

”“你要打东西?”“嗯呢。 P354

车小眼指了指对面。 P355

狼最难对付,你杀了崽子,它们绝不会善罢甘休,不要惹事……”车小眼话还没说完,赵保亮的枪已经响了。 P356

赵保亮用雪将狼肉擦洗干净,穿上枝条,挂在火堆上。 P357

“你还真想干穆鲁呀?”“不干他,哪来的钱?”“你他妈傻呀,干死穆鲁,你就是杀人犯,有命花那二十万吗?动手也得让耿彪自己去,即便被条子抓了,咱也只是从犯,最多关几年,钱照样拿。 P358

”“什么?”“不知道,好像有东西在周围。 P359

赵保亮身体后仰,扑通倒在地上。 P360

公狼叫了一声,松了松口。 P361

穆鲁背着包走在前面,麻子拿着一根树枝做拐杖,跟在后面。 P362

老子是大萨满,后面也长着眼睛。 P363

”“啊?你也是盗猎的?”“盗个屁!我那是对付他们的,谁让你自己乱动踩上的。 P364

“有情况。 P365

”麻子一声不吭,弯下腰捡拾驯鹿的骨头。 P366

现在……就剩下坟场了。 P367

”麻子沉默了。 P368

我横穿林子,跨过一条条河流,越过沼泽地和雪泡子,好几次差点儿丢掉性命,最后进入了犴马。 P369

”穆鲁站起来,看着周围的林地道:“是这片山林面目全非了,破坏得太严重。 P370

直到我再次看到了神鹿。 P371

是车小眼,他衣衫不整,惊慌失措,脸上、手上全是伤口。 P372

”言罢,麻子举枪就要射。 P373

”车小眼小心翼翼地往前凑了凑,“你真的没杀双响?”“他跟我无怨无仇,我吃饱了撑的?!我去他那里照相。 P374

”穆鲁白了一眼,“看到你的脸就要死,那我也看过。 P375

穆鲁长叹一声。 P376

”“怎么就你一人?赵保亮呢?”“可别提了。 P377

”看着两个人,穆鲁摇了摇头,哭笑不得。 P378

”哈协满头是汗。 P379

”哈协笑道。 P380

林三从后面走过来,往哈协的尸体上吐了口唾沫,“早就看出来这小子耍滑头靠不住!老大,现在怎么办?”耿彪抽了一口烟,想了想道:“车小眼和赵保亮那俩货也靠不住,说不定早就开小差了。 P381

”两人相互点了点头,随即分道扬镳。 P382

”麻子咧着嘴,重新裹好绑腿,又塞回靴子里,“还有多久能到犴马?”“过了这条小溪,再走上两天吧,就能到达犴马的边缘。 P383

“老头子,就这么点儿肉干,前面的路还长着呢!”麻子道。 P384

“怎么了?”麻子问。 P385

它先解决了一条落单的,然后从后面突袭,咬断了另一条的喉咙,然后和剩下的一条正面搏斗……”穆鲁轻抚狗的尸体,有些难过,“这几条狗太老了,要是年轻的时候,那头狼不会这么……”“狼为什么咬死它们?”麻子道,“饿的?也不对呀,如果是饿了,应该会把狗的尸体拖走吧?光为了干架?”穆鲁转脸看着车小眼道:“奔你来的。 P386

除非它们祸害驯鹿。 P387

篝火熊熊,桦树枝烧得噼里啪啦响。 P388

那只鸟一开始站在枝头嘎嘎叫,然后落到穆鲁头边的石头上叫,尖锐的声音如同破风的刀。 P389

“那狗日的跑了?”麻子皱起眉头。 P390

”穆鲁想了想,“我们休息一天吧,缓一缓。 P391

穆鲁将锅递给麻子,“喝点儿,小心烫。 P392

麻子趴在穆鲁的肩头,觉得自己的世界已经彻底变形。 P393

他看到一群孩子把自己打倒在地。 P394

“放屁!别他妈乱动!”穆鲁低声骂了一句。 P395

”穆鲁扶起麻子,靠着一棵倒伏的树,脱下外套罩住他的身体,“你在这里等我,我给你找药去,这里有种药,贼拉管用!”言罢,穆鲁转身,大步走去。 P396

可越挣扎,身体陷得越快。 P397

“麻子!我出不去了!”穆鲁大声喊。 P398

他感觉自己在前进,一点,一点,一点!啪!紧绷的裤带发出一声脆响,崩裂了!麻子一个狗啃屎,栽倒在地,又快速抹掉脸上的泥,爬了起来。 P399

一只脚蛮横地踩进头骨,又飞奔而过,咔嚓一声响。 P400

车小眼重重落下,摔得七荤八素。 P401

在生死一线间,人往往会爆发出惊人的能量。 P402

人和狼消失在雪泡子入口。 P403

麻子木然地点了点头。 P404

“是呀,我们走过的地方,以前都是这样,但后来……”穆鲁摇了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P405

要想取得泥土,就得杀死神龟,但天神心地善良,不想伤害它。 P406

他正在与天地、祖先交谈,和无数灵魂交谈!麻子张大嘴巴看着穆鲁,如同看一尊神祇。 P407

穆鲁痛苦地皱着眉,一手捂住肚子,鲜血从指缝中流出。 P408

”麻子愣了。 P409

穆鲁伤得很重。 P410

“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吗?他跟我说他在莫斯科冬宫边开了个餐馆,让我去继承……”穆鲁没有回应。 P411

”麻子转过头,哼哧哼哧地拉着担架。 P413

保险柜里装着的,不是钱……”“那是什么?”“一个承诺,赎罪的承诺。 P414

我一听,成呀,这些钱够开个餐馆的了。 P415

猎户星座异常显眼。 P416

”听了郝仁的分析,众人连连点头。 P417

”众人齐齐点头道。 P418

相较大兴安的崇山峻岭,它太矮小,毫不起眼。 P419

奔腾跳跃的驯鹿、成群结队的狼、悠然漫步的熊、自由翱翔的鹰隼……山林中的世界,便是如此。 P420

“神鼓……”穆鲁指了指,脚步有些踉跄。 P421

从刚开始的缓慢起舞,到最后的跳跃飞旋!麻子被悠远的声音包围——鼓声、火焰燃烧的声、青铜铃铛的碰撞声、穆鲁的歌声,还有万物的回应。 P423

啪!不知过了多久,一声脆响穿透鼓声,击碎这个世界。 P424

“神灵没有回应我,祖先也没有回应我……”鲜血像蜿蜒的小溪,从穆鲁的口鼻处缓缓流下,他喘着粗气,喉咙像一个破掉的风箱,“长着九叉犄角的白驯鹿,也没有来……我的罪,不可饶恕……”“世上活着的人,哪一个敢他妈说自己是无罪的?哪一个敢说自己是无辜的?老头子,你做得已经够了……”穆鲁摇了摇头,“我死之后,把法袍脱下来。 P425

麻子的衣服上,片片殷红不断扩大。 P426

麻子剧烈摇晃着,世界模糊一片。 P427

”岳小军对郝仁道。 P428

那头小鹿已经长大了不少,在地上艰难挪动着,不时叫两声。 P429

他站起身,缓缓起舞。 P430

对它而言,这将是一个崭新的世界。 P432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