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字几十块?不!我在等网文出海的明媚春天

good
编者按:
我平时听到的网文出海,就像苏口中说的那样,和低门槛、低单价、低知识含量等字眼联系在一起。

感谢她投到星球的这篇文章,纠正了我对网文出海的一些误解,认识到网文出海价格不一定只有千字几十块,翻译难度也不一定次于咱们平时做的法律或者医学类,另外它作为文化输出与传播的载体,还有更多东西值得我们去挖掘。




千字几十块?不!我在等网文出海的明媚春天

文:苏


1



与网文出海的缘起

最近很想聊点关于网文出海的那些事儿。虽然我并不认为自己是资深译员,但一般不大愿意承认自己做过/想做网文翻译,因为在很多业内同行眼里,“网文”往往是和“低价”“知识含量低”,甚至“低*俗*趣味”等关键词联系在一起。


但是,对于我来说,兴许是小时候琼瑶、金庸之流的看太多了,后面为了学英语,开始疯狂看英语著作,刚开始水平还没到可以啃得动难度高的原版时,这些书的英译版就成了不错的选择,所以看了金庸一些书和四大名著的部分英译版,知道了很多我们经常说到和听到的事情用英语可以怎样表达,这个算是我的另类翻译启蒙了吧。



2



依然是带着镣铐的舞蹈

后来某天忽然想着做做翻译小副业赚点零花钱,首先想到的就是网文出海,觉得自己肯定会有那么点天赋/知识积累在,结果搜了一通,大失所望,价格都在千字30-50之间,直到终于找到一家愿意给70块钱的,顺利通过试译,马上就开始接到稿子开始干活。


当时心里还有点小窃喜,觉得对自己的水平判断没错,译审貌似也蛮待见我的,相关“重要”问题,如新书名字怎么翻译、主人翁名字取哪个等,都会跑来咨询一下我的意见。


结果首单质检反馈的时候,被指毛病多多,比如:太跳脱了,偏离原文,或者一些词语表达不准确。一时惶恐不解。


要知道,为了谨慎起见,我在交稿前还专门请了(逼着)我在英国留学时的小伙伴帮忙看了一遍、润色了一遍。不服气之下跑去问,哑然失色。所谓的表达不好,大概是这样的(举个栗子):


原文:他气得握紧拳头,狠狠地盯着Judy。


的译文:He clenched his fists in rage and stared viciously at Judy.


译审改成:He turned his hands into fists out of anger, and stared hard at Judy.


其他的还有比如“背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我翻译成”a voice suddenly sounded from behind”,译审批评“voice又不是人,怎么能主动呢?怎么能自己sound了呢,应该改成a voice was heard from behind”。


此外,还有一些当时难以理解的规定,比如,原文凡是出现@#¥%&不宜的内容或词汇,必须进行特殊处理,随便骂人是不可以的,F开头的词语更是想都别想了,最多只能说一句,“哦,我的天!”实在让人觉得隔靴搔痒不解恨。当然,后面知道可能是因为国外对这一块的监管,书要分等级,比如是parent control级别,还是适合小盆友看的级别。


结果可想而知,我梦想中的“高薪”网文从业经历就这么被腰斩了。


后面陆续遇到一些其他甲方,价格都没有再超过60的,比较容易合作的是一个做MTPE的公司,他们不称呼你为“译员”,而是“审校”,但其实不会提供机翻原文,而是让你自己机翻后再进行校对。


所有人名地名等涉及特定地方/人种的词或描述都要本地化,而且要自己把这些整理成表格,方便其他“审校”统一。他们的审核标准很宽松,只要可读性强,随便你放飞一下自我是没问题的。


虽然由于技痒而跟这个公司合作了一段时间,后面还是放弃了,现在还是跟PM和译审保持联系,偶尔唠嗑一下什么的。这期间认识了一些小伙伴,有在校学生,也有在职人士,更有全职译员。


印象比较深刻的一位小妹妹告诉我,她老是被译审批评,慢慢的稿子少起来了,但是除了网文,不想做其他东西,每个月就赚三四千块钱,养自己都不够,但是上班又受不了办公室政治。那时候心里又一次感叹,这一行真的是太低廉,想靠翻译来养家糊口对很多人来说貌似很难。


除了网文,我其实一直有做其他类型的翻译,也一直觉得自己算幸运的一个,在很多小伙伴都在做几十块钱的活儿时,我可以做几百块的,虽然活不算多,起码在他们眼里蛮高大上的。


我认识一位小伙伴已经过了CATTI二级笔译,翻译单价一直都在千字80块左右。所以我庆幸自己还有其他价格不错的稿子可以做,这样平时遇到一些网文翻译需求,就可以凭兴趣去接,特别是手快又不怎么费脑细胞的网文,可以当填补空档时的零活儿。


所以我还是会时不时找找网文类的投投,但一直没有出现高价的奇迹,也因为其他活儿渐渐多起来,没欲望再接六七十块钱的。



3



重新思考网文出海的明天

直到最近投了上海一公司,是微微群主有天不经意在群里贴的,居然开价到120/千字。


这在国内市场来说,即使是跟其他类型的商翻比也不算太白菜价。很快通过试译,刚开心又可以做做喜欢而又不用太烧脑的活儿了,不过对方说现在暂时满员,但主动要求加了,说后面有活会联系,所以我正在waiting list上面等着,也许哪天就开单了呢。


据说这家公司的译审是外国人母审,而且要求要灵活,懂得意译和适当删减或增添,正合我的期待,所以还是蛮希望可以合作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很想知道在母审的评判标准里,我的水平如何,这类型的东西在他们的角度看来是应该怎样的。


其实,我一直认为,高质量的网文翻译是不容易的,甚至比很多其他类型的稿件难多了,因为其他稿件,如法律、企宣等,给你腾挪的空间不多,一个意思就是一个意思,风格基调也一般一文到底。而网文是活的,不同的故事线索、人物关系和情感变化等,人物生活也涉及方方面面,如果整本翻译下去,碰到的各种知识都会有。


比如,有一次翻译的一本书,女主是个车技超群的赛车手,所以赛车方面的知识和相关词汇表述学了不少;同时,她还是个网游高手,在翻译这本书之前,我完全不懂网游,里面各种专业词汇和行业jargons翻译起来真的不容易!


天晓得女主居然还是个厉害的服装设计师,自己还会刺绣工艺,所以连带着我要去看传统刺绣上面的一些知识。而男主霸道总裁呢,因为人设是霸道总裁,就涉及到商务场合和相关知识,另外他还是个赛马高手,所以我也得看看赛马方面的一些英文资料……


同时,人物的性格和说话的语气等,需要有很强的代入感,译文要传神地把他们的性格和语气展现出来,而不显得stiff,是非常不容易的,需要很强的语感和语言把控能力。


比如这样两个句子,I can’t seem to remember what she looked like again no matter how hard I try和I can’t remember what she looked like again though I’ve tried传达的情绪和情况是有细微差别的。


后面还遇到一个平台做网文这条线的,他们其实也是第一次做,采取了CTA平台派稿抢单的形式,结果导致一本书被无数译员翻译,虽然快速,但译员因为不了解前因后果和上下文故事走向历史背景等,又因为低价而不会去把前后的章节都看看,就随便按一时的理解去翻译,出现很多错误和不连贯的地方,最终被客户终止了大部分合作,这算是我知道的网文翻译公司翻车的一个例子。


可见网文翻译其实不容易,大部分公司都采取一个或少数几个译员共同翻译一本书的方法,以便译员了解整个故事和熟悉人物性格和发展,而不至于出现情绪表达错误、相关内容理解错误等问题。


据说,国内很多大佬级网文平台都出海了,开始签约外国作者写网文,同时也会把国内网文翻译出去,我溜达了一圈,发现很多译文其实不敢恭维,满满的Chinglish。


某平台的高管曾经说过其出海的初衷,文化出海由来已久,如学术、新闻传播、文化书籍等,但中国文化一直都还处于非常小众的地位,而网文则火爆起来了,我在豆瓣上看到文章说很多老外对中国武侠精神的认识就是起源于武侠小说的出海,所以通过输出优质的网文,也算一种强大的文化输出路径。


既然有这么高尚的目标,我觉得提高译员的待遇和水平是理所当然的,或者最起码,让做网文类翻译的小伙伴们不再不好意思承认自己做过或者在做网文,也算是一个好的开始吧,有的优质网文还是非常有看头的哈。



4



更多可能······

我经常在微微的群里毫不掩饰地表达自己对网文出海的热情和渴望,(以至于)其他群友每次看到这方面的招募贴都会贴出来@我,太暖心了!后来有次微微群主跟我说可以尝试自己找网文来翻译,然后发表到某网站上,做成付费阅读的模式。


受到启发,我又进一步深挖了一下这个模式,开始自己写英文小说出海,最开始点击率只有小一千,我拿给微微看,后面点击率一路涨,到几千,甚至到一万多,让我惊喜非常!因为阅读率与受欢迎程度意味着成为签约写手的可能,彻底突破千字几十块的桎梏。


我不知道下一步会是什么,需不需要换其他原创文出海平台耕耘,能不能坚持下来,但是我看到了更多可能性,也更有信心去等待网文出海的明媚春天。





✔加入我的翻译社群↓↓
“句子迷”社群来啦~75家海外投递链接+海外/国内翻译咨询+CATTI备考答疑

作者简介:
*自由译员
*中国翻译协会会员
*英语硕士+法学学士
*CATTI英语笔译一级
*国际日本语能力测试一级
*译著《ZARA引领快速时尚》
(二人合译)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
*曾任全球顶级视觉设计艺术月刊
 Computer Arts《视觉设计》译审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