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武峰、颜如玉和某网友三个版本的译文之后

good

全文5700字+,预计阅读时间15分钟~

1
一段译文,三个版本

刷朋友圈看到颜如玉老师转发了知乎某位网友的一篇长文,标题为《晚辈翻译尝试读懂韩刚、武峰和颜如玉三位翻译培训老师》(作者:文刀刀,链接:https://zhuanlan.zhihu.com/p/449744285),就很好奇地点进去看了看。

这位网友的名字是第一次听说,武峰老师的名字也是只听说过,没买过他的书,也没上过他的课,不存在任何先入为主,也不抱任何偏见。

真要比较,最熟悉的应该算颜老师,因为同在小帮的翻译群里,平时有观摩过一些颜老师的发言,另外上次因为公号文被投诉,也跟颜老师私下交流了几句有关被投诉该如何处理的事情,但在译文方面,不存在任何交流和preference。

这位网友晒出了一段原文,接着晒出了武峰老师、颜老师和TA自己共三个版本的译文,并逐一分析。我读了之后,记录了一些对TA的某些分析存有疑问的地方,另外也记录了一些TA没有分析到的地方。

译文这个东西,各人有各人的见解,放大了看都能找出这样那样的问题,当自己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看,看到的东西会不一样,或者放上一段时间再去看,看到的东西又会不一样。我自己有时候回过头去看以前的译文,也能找出这样那样的毛病,一改再改。这是好事,说明开始拥有鉴赏自己译文的能力,值得庆祝。

在我看来,对原文和译文的见解不仅关乎语言理解、双语转换、遣词造句和表达能力,也关乎对平常生活的理解与认知。对他人的译文,我也往往是从这几个方面来看,将他人的译文当成镜子,照出自己的思维方式以及日后翻译时可以借鉴或者需要注意的地方。

从下文开始,直接称文刀刀版、武峰版和颜如玉版,只为行文方便,并无任何不敬之意。

本文不迷信权威人士,也不拉踩任何人,仅从双语字、词、句层面和生活认知方面尝试分析,针对的也仅仅是三段译文,对三位译者其他任何译文,本人不持任何观点,不作任何评价。

原文
His state of weakness was such that he was unable to digest any food, he was consumed by fever, and he would have died but for the attention of his friends who rescued him from the excesses into which he had been throwing himself.

文刀刀版
他有气无力,高烧不断,汤水不进,得亏有朋友的悉心照顾才勉强捡回了一条命,这都拜他自己昔日里纵情声色所赐。

武峰版
他太虚弱了,不能吃任何东西,还发着高烧,要不是他朋友们的关系,他应该已经死了,这些朋友把他从自暴自弃当中拯救出来。

颜如玉版
他是如此虚弱,以致于他任何食物都无法消化,他被高烧所折磨,并且要不是他的朋友悉心照料,把他从所沉溺于的荒淫无度的生活中解救出来,他恐怕已经死了。
2
文刀刀版译文

“他有气无力,高烧不断,汤水不进,得亏有朋友的悉心照顾才勉强捡回了一条命,这都拜他自己昔日里纵情声色所赐。”

先看网友文刀刀版,开头三个四字词语——“有气无力,高烧不断,汤水不进”,乍看起来非常简洁,很有气势,但我认为这几个词语并没有准确翻译出原文意思,用法也值得商榷。

首先是“有气无力”,该成语“意思是形容说话声音微弱,做事精神不振;也形容体弱无力。”(出自“秒懂百科”),若采用“形容体弱无力”这层意思,用在上面的译文中倒也行,但总觉有点怪,为什么呢?

看看这个成语在出处是怎么用的,“正不知舱中另有个替吃饭的,还饿得有气无力哩。”(冯梦龙,《醒世恒言·吴衙内邻舟赴约》)。

再看看叶圣陶《多收了三五斗》里面的这个句子,“‘糙米五块,谷三块。’米行里的先生有气无力地回答他们。 ”

网上随便都能查到很多这样的例子——“他没精打采地坐在椅子上,有气无力的样子。”不难看出,“有气无力”都是跟其他成分一起用,比如饿得有气无力,病得有气无力,有气无力地回答,有气无力地说话,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等等,译文直接说“他有气无力”,并不符合用语习惯。

再看“高烧不断”,发挥太过,原文是he was consumed by fever,首先并无“高烧”,其次并无“不断”,fever就是发烧,没有高烧,不能一看到句首的weakness,就擅自把weakness跟高烧甚至不断联系在一起。

举个生活栗子,家里大娃一岁时得了肺炎,并没有高烧,而是断断续续近二十天的低烧,体温大概在37.5左右,这个远远算不上高烧,但是拍片显示双肺都有感染,前后用头孢呋辛钠、头孢哌酮钠舒巴坦钠、头孢唑肟都没有控制住,最后医生让签字使用“哌拉西林钠他唑巴坦钠”才控制住,要是放在没有抗生素的古代,后果不敢想象。

另外前些年新手爸妈大概经常听说“高热惊厥”这个词,后面逐渐纠正为“热性惊厥”,因为有些惊厥不一定是在高热状态下发生,这个也能说明发烧与高烧还是有区别的。

网友不仅所用“高烧”不妥,“不断”二字也不妥。原文并不能看出这个“不断”的状态来,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跟前面的“有气无力”保持四字对仗,所以只好在高烧后面加上“不断”二字。he was consumed by fever,意思大概等于he was tortured by fever,或者说“烧得人发虚”,采用consume的“消耗,耗费(尤指燃料、能量或时间)”之义。

被发烧折磨,不一定就是持续不断的烧。继续举个栗子,大学毕业那个暑假,我开始莫名其妙发烧,一烧就是十天,要说高烧不断吗?也并没有。而且特别奇怪地是,白天都活蹦乱跳,完全不烧,但到了夜间就烧起来,烧到全身胀痛,头痛欲裂,在病床上直打滚,后面发现是感染了伤寒,还住进了医院当初在SARS肆虐之际修建的隔离病房。

我想用这个例子说明,别看到weakness,就擅自加码,在原文没有明确说明的情况下,就说这个人高烧不断,毕竟有的人病了,不一定高烧,也并不一定连续发烧,但依然可能导致weakness甚至要命的状态。

再看“汤水不进”,这个四字词语跟高烧不断犯了一样的毛病,原文是he was unable to digest any food,也就是“他消化不了任何食物”。

汤水不进是啥状态,可以想像一下平时影视剧里见过的场景,某人弥留,亲友试图用勺子喂点点米汤或者温水,却发现对方毫无自主反射,嘴唇紧闭,那汤水也只是顺着下巴流下,亲友只好用手绢擦去——这才是汤水不进哇!!!

原文中的此人是否到了这个状态?在没有上下文的情况下,推断不出来。所以这句的译文,我很赞同颜老师的译法“任何食物他都无法消化”。

接下来是译文结构,前面讲此人各种虚弱,幸好朋友相救,捡回一条命,但马上来了一句“这都拜他自己昔日里纵情声色所赐”,给人的感觉是“他捡回一条命,这都拜他自己昔日里纵情声色所赐”。

另外,“拜······所赐”是带有感情色彩的,有一种指责、抱怨和judgment的意味,但单从原文这一段来看,看不出来作者是否有这样的评判在里头,“你看看你这要死不活的样子,都是拜你长期纵欲过度所赐,要不是朋友救你照顾你,你早就死得没边了”,抱歉原文还是读不出这层味道。

写到这里,还是要感叹一句,汉语里有很多看起来狂拽帅的四字词语,如果用对了,那无疑会是一份绝佳的译文,但要没用对,那就是偏离、曲解原文、擅自增译。呼吁一下,CATTI笔译实务考试尤其要注意避免这种看似辞藻华丽,但实际上却词不达意的毛病,平时商翻也同样要注意避免。
3
武峰版译文

“他太虚弱了,不能吃任何东西,还发着高烧,要不是他朋友们的关系,他应该已经死了,这些朋友把他从自暴自弃当中拯救出来。”

武峰版译文没有上面这位网友那么多四字词语,但如果给我打分,这个译文从准确度来说会好一些。

①对“不能吃任何东西”,个人认为不准确,不能吃和不能消化还是有区别。再拿实际生活举栗子,五六年前我犯了一段时间胃病,能吃,啥都能吃,吃啥都香,但真的是完全不消化,平常饭菜,哪怕每口嚼个三四十下,嚼成糊状,咽下去,还是拉稀,用料理机把食物打成更细腻的糊状,或者直接熬浓粥,也不管用,也还是拉稀,完全消化不了,导致一个月体重掉了十几斤!吓死了,生怕是啥,后面胃镜发现是胃炎发作。

②对“高烧”一词,我的看法如上文所述,不一定是高烧。

③对“要不是他朋友们的关系”,看似是对attention的笼统处理,但attention其中一项释义为special care, action or treatment,特别照料(或行动、处理),所以准确地说是“要不是他朋友们的悉心照料”,而不是笼统的“要不是他朋友们的关系”,因为照这么说,也有可能真的是他的朋友们特别有手段,靠走后门或者走关系把这人从哪儿捞出来。

④最后一个分句,“这些朋友把他从自暴自弃当中拯救出来”,excessess译成“自暴自弃”,我是存疑的。要是上下文有语境表明此人excesses是明确因为自暴自弃导致的,那还有点说得过去,但至少从原文这么一小段没看出来此人的excesses是自暴自弃的表现。

在《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第8版中,明确注明excesses,即excess做复数形式时的释义是extreme behaviour that is unacceptable, illegal or immoral,放肆行为;越轨行为。

在《英汉大辞典》(上海译文出版社,第2版)中,excess做复数形式时的释义是“过分的行为,暴行”。例如excesses of language,过火的语言,再例如The invaders looted, burned houses and committed other excesses as they marched through the countryside,侵略军穿过乡村地区时劫掠放火,并犯有其他残暴罪行。

所以对excesses这个词,我比较赞同颜老师版本的“荒淫无度”和网友版的“纵情声色”,毕竟原文的execesses一词本身就有过度和无节制的意思,但自暴自弃,还真没有这个意思,也许人家就是喜欢过没节制和纵欲无度的日子,而不是因为自暴自弃呢?没有语境的情况下,还是不要过度揣测、引申和加码。

⑤从结构上来说,这个版本把原文中的定语从句his friends who,单独放到最后,按照这位网友的话说,“武峰在翻译这段文字的时候,用语比较口语化,比较随意,通俗易懂······但是脱框架明显用力过猛,对比原文有点语无伦次······”。

我认为这个译文并不是脱框架,反而是被原文结构所困,一对一翻译下来,who引导的定语从句就那么干巴巴、孤零零地落在后面,不看原文,只看中文,咱们平时也不会这么说话。
4
颜如玉版本译文

“他是如此虚弱,以致于他任何食物都无法消化,他被高烧所折磨,并且要不是他的朋友悉心照料,把他从所沉溺于的荒淫无度的生活中解救出来,他恐怕已经死了。”

①对unable to digest翻译成“任何食物都无法消化”,我认为比武峰版和网友版都准确到位,原文就是无法消化,引申成“不能吃任何东西”或“汤水不进”都不太准确。

②我对此段译文中“高烧”的看法,与前面两份译文的分析相同。

③对最后一个子句的had been throwing,略存疑,认为可以更“显性”地体现出此人不仅仅是沉溺,而且是过去某段时间一直沉溺或者长期沉溺。

④对于译文结构,前面那位网友在评价颜如玉这段译文时是这么说的,“颜如玉在翻译的时候恪守框架,没成想被英文中的某个为大众所熟知的结构意识流了一下,恰巧踩坑,给读者一种没有脱离原文框架的错觉······很明显颜如玉被刚才我们所说的那个框架挟持了,可能他自己没注意到。”

我读了好几遍不知道这个被结构意识流了,被结构挟持的说法从何而来。

这里再来瞅瞅原文,His state of weakness was such that he was unable to digest any food, he was consumed by fever, and he would have died but for the attention of his friends who rescued him from the excesses into which he had been throwing himself.

前半部分,三个版本的译文在结构上都大同小异,从and开始,就出现了这位网友所说的结构处理问题。

试着把后半部分掰开成几个意群:
he would have died(他本可能死翘翘)。

可是他还活着,but for the attention of his friends(幸好有他朋友们的悉心照料,所以他没死)。

而这些朋友不光是照料他,并且还拯救他,这个rescue是什么样的rescue呢?是从战场救下来吗?不是。而是from the excesses into which he had beed throwing himself(从他一直以来荒淫无度的生活中拯救出来)。

我的个人意见是朋友们先rescue,比如将连日流连忘返于青楼的此人带离,来到鸟不拉屎的某荒漠农家小舍悉心照料,但是这种脑补只是帮助自己理解原文的一种画面辅助,不能添油加醋,在译文中增添任何不属于原文的意思。

所以,我与该网友的意见相左,认为颜如玉的译文结构恰恰是厘清原文逻辑和各个意群之间关系的结果,一边悉心照料,一边拯救,让此人远离、戒掉/杜绝原来长期excesses的生活。
5
我尝试翻译如下,译文仅代表个人在本阶段的知识水平哈。

他如此虚弱,吃什么都消化不了,还发着烧。要不是他朋友们将他从长期沉溺的荒淫无度中解救出来,加以照料,他恐怕已经死了。

这个把原文掰碎了细品,再对比几份译文进行分析的过程,对提升自己的分析和鉴赏能力以及将来的翻译能力,很有好处。


感谢读完全文的各位读者君,共勉!





✔加入我的翻译社群↓↓
“句子迷”社群来啦~75家海外投递链接+海外/国内翻译咨询+CATTI备考答疑

作者简介:
*自由译员
*中国翻译协会会员
*英语硕士+法学学士
*CATTI英语笔译一级
*国际日本语能力测试一级
*译著《ZARA引领快速时尚》
(二人合译)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
*曾任全球顶级视觉设计艺术月刊
Computer Arts《视觉设计》译审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