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TI实务笔记温习——还是力荐一下官方真题和模拟题吧

good



前段时间看到有备考CATTI的小伙伴问我实务拿什么练比较好,我一般都是推荐官方教材。倒是曾经也买过某攻克系列,不过从来没翻开过。

虽然听到一些声音说官方教材有的参考译文质量参差不齐,但很多处理方法还是值得借鉴和学习,几本老老实实精练下来,收获不会小。

今天有空又去翻了翻备考二笔时的练习和笔记,其中有一篇谈的是非洲AIDS的概况,有一篇是之前提到过一次的工业捕鱼,从中选取两小句聊一聊。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先蒙住译文不看,自己练上一练。


例1:
Measures being taken all over Africa include, first of all, campaigns of public awareness and device, including advice to remain faithful to one sexual partner and to use condoms.

我练习时的译文:
在整个非洲采取的艾滋病应对措施当中,首要的是提高公众意识和保护方法,这包括忠诚于一名性伴侣以及安全套的使用。

第一个小分句受到原文现在分词做后置定语比较大的影响,也没多想就直接整成了汉语中的介词结构“在……中”。

最后的小分句“忠诚于一名性伴侣”和“安全套的使用”,前面的“忠诚于一名性伴侣”是动宾结构,后面“安全套的使用”又变成了“名词+名词”,最后变成“忠诚于”统领后面两个成分——“忠诚于性伴侣”和“忠诚于安全套的使用”,怎么看怎么别扭。

这份译文还有一个小毛病,那就是在最后一个分句滥用代词“这”。练过多篇二笔实务真题和模拟题之后,终于改掉了“这将”、“那将”、“这包括”和“那包括”的毛病。现在做审校如果看到这样的译法,比如“后新冠疫情时代的生产逐渐恢复到先前水平,这将带来XX产品的销售增长”,如果前面一串完全可以当主语的,一般都会不假思索地删掉后面部分多余的“这这那那”。

参考译文:
整个非洲都在采取措施,最主要的是提高公众意识和防范手段,包括建议忠实于一个性伴侣和使用避孕套。

“measures being taken all over Africa include”译成“整个非洲都在采取措施”,体现了汉语多用动词和主动语态的特点,比我练习时的译文“在整个非洲采取的艾滋病应对措施当中”简洁有力得多。

两种语言的差异平时记得好好的,一旦翻译起来经常会抛到脑后,估计还是得大量练习才能熟练运用。再比如下面的例子,也是来自二笔曾经官方教材的模拟题——




例2:
This is the cumulative result of more sophisticated fishing gear, more powerful boat engines and…

我练习时的译文:
这是因为他们有更成熟的打捞器具,更强大的船舶引擎,再加上**的共同结果。

这句里面的more sophisticated fishing gear和more powerful boat engines,我在练习当时也是不假思索地翻译成了名词结构,“有着更成熟的打捞器具,更强大的船舶引擎”,乍一看没毛病啊。

练习当时没有意识到汉语里面的“成熟了”、“先进了”和“强大了”等词本身就可以表示动作已完成,不知不觉就被英语的结构牵着鼻子走,翻译成了“有着……有着……”。

再看看现在时不时遇到的奇葩审校,非得把好好的“影响环境”改成“对环境造成影响”,把“市场出现XX信号”改成“在市场出现了XX信号”,大概也是既不知道汉语喜动词重意合,也忘了汉语的主语可以灵活到何种程度吧。

看看参考译文咋处理的——

参考译文:
这都是因为捕鱼的设备更先进了,船上的引擎功率更强大了,再加上**而造成的结果。


当时看完参考译文我立马捶胸,那会儿真是没想到可以这样处理sophisticated和powerful。

再比如前些天分析《良医》中的一个句子,Lots of great books have final lousy chapters,译成“很多好书最后都烂尾了”,用“烂尾了”对应英文的have final lousy chapters,也是汉语喜动词的表现。

有没有这样一种感觉,看到参考译文解析时,“妈呀,原来这样译才更像人话”,好像顿悟也不难嘛,结果没过多久又忘了——“当时教材是咋处理的来着?”

为了实际做稿中对两种语言的转换更熟练,所以我敦促自己时不时回过头翻看和总结以前的精炼笔记,温故,知新


✔加入我的翻译社群↓↓
“句子迷”社群来啦~75家海外投递链接+海外/国内翻译咨询+CATTI备考答疑

作者简介:
*自由译员
*中国翻译协会会员
*英语硕士+法学学士
*CATTI英语笔译一级
*国际日本语能力测试一级
*译著《ZARA引领快速时尚》
(二人合译)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
*曾任全球顶级视觉设计艺术月刊
Computer Arts《视觉设计》译审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