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后两代破产

good

NHK特别节目录制组【上海译文出品!豆瓣2018年度社科•纪实TOP10《老后破产》续作,挖掘两代人同住引发的危机!深度解读父辈与子辈的隔阂与矛盾,传统家庭方式会转危为安还是走向深渊?】 (译文纪实)

《老后两代破产》封面

人们要避免使用成见,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模式化是我们对老人、女人、亚洲人这类词的潜在和基本理解。这类潜意识状态中潜在的启动意义远比词典中文字定义深远得多。举例来说,没有任何一本英语字典能把老年人定义为“行动迟缓”、“健忘”、“听觉障碍”或者“虚弱”。但是,这几个词都和“老人”有联系。对某一类人来说,没有任何一种定义是固定的,这和了解某一个词并不知道它的意思一样。换言之,每个人都需要使用成见。

回答“谁会被套用成见”这个问题并不那么简单。成见并没有平均地分布。若能用自己所处的社会固有属性来描述,你就不会比其他人受成见的束缚。inferential属性是指不加说明而被默认的属性,除非特别否认(见“壮举三”)。团队中的人们并没有对你抱有成见,他们和你有共同的内在属性。其他的人对你也没有抱太大的偏见。而日本人对年轻人的偏见并不多,而美国情况正好相反。所以,在此之前,我会说属于社会内定型的人,不必太担心偏见,因为其他人不太可能对他们产生偏见。

与此相反,人们更容易对不属于社会内定型的人持成见,不仅是他人,还包括自己。那是他们的不利条件之一。这是最近的研究得出的结论,它也可能是最不厚道的切入点之一。对于一个群体的刻板印象往往是这些人对于他们所怀有的偏见,在这种情况下,刻板印象就会成为自我实现或自我毁灭的预言。

《老后两代破产》内容


可以预见自己将会取得成功。对于自己所持的成见也许能引导非洲裔美国人努力成为更优秀的田径运动、篮球运动员和爵士乐手。对亚洲人的成见使得亚裔美国人在学校里更加用功读书,赢取奖学金,并为将来从事高收入的科学、医学和工程等职业打下基础。

但如果这些成见和大多数情况一样属于消极评估,那么促使人们遵从他们所属团体刻板印象的力量就会带来灾难性后果:把刻板印象内化的老年人更容易使人产生健康问题;而内化女性刻板印象的妇女在数学和科学科目上的成绩则可能不如理想;把非洲裔美国人的成见内化成见的非洲裔美国人更有可能在学业上表现差。这种成见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并非只有火箭科学家能够理解。

成见的潜在代价

琼的身体素质非常优秀,我们都知道她。一天,她与一位医生朋友打网球,其间她提到他的主治医师M在一次例行检查中建议她不必做血胆固醇测试。医生朋友听了后表现得非常吃惊,并劝琼无论如何都要去看医生,检查一下。检测结果显示琼的胆固醇水平偏高,需要吃药。

医师M承认自己不让琼做血液中胆固醇测试的一个原因是他相信女人比男人更容易得心脏病。换言之,他使用了更常见的心血管疾病对男性的成见。不过,对于个人而言,应用此时板印象是麻烦的,因为这样做对琼的健康和家庭幸福、医生完成本职工作的初衷、以及在事先发现致命疾病前提下获利的保险公司而言,都会产生不可忽视的严重后果。

成见在任何情况下都会起作用,但上面的例子中,医生M的成见却给人一种不好的印象。在医生M建议琼不要测血胆固醇时,他不会有意识地考虑这个问题,而不是因为他认为琼没必要做这个测试,或者他想帮保险公司省钱。这种错误的决定更多地来自于对普通心脏病人的刻板印象,那就是那些极有可能超重且习惯久坐的男人。象琼这样身材苗条、爱运动的女人,并不完全符合这个标准。

在此之前,我们以外科医生和儿子为例来判断错误,证明依靠陈规是不可避免的。这类以及其它潜在的有害的成见一直在延续,并常常破坏人们的判断和行动的动力。这就要求我们找到新的方法来深入研究这些盲点。本章中,我们将介绍各种成见,以此来理解这些成见的本质和结果:首先,它们对成见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和破坏;其次是对持有成见的人造成了什么伤害。把注意力集中在传统观念所带来的最严重后果上——引发暴力、监禁甚至死亡,并详细说明它们是如何妨碍人们创造完整而充实的生活的。

地球和地球一样呈球状。

1933年和2001年分别出版的两份关于刻板印象的调查引起了我们的注意。这两次调查(执行第二次调查的直接目的是与第一次调查相比较),调查对象均被问及犹太人最具代表性的5个共同特征。1933年的数据表明,得票率最高的几个特征分别是精明(79%)、唯利是图(49%)、勤勉(48%)和贪婪(34%)。70年之后,同样的调查也显示,这些特点在投票中有了显著的下降:聪明的得票率为30.5%,唯利是图为3.4%,勤奋为11.9%,贪婪为0。若问到这些特点的得票率能够代表当时对犹太人的看法,许多人一定会认为1933年的调查结果更接近于事实,尽管所占比例将相对下降,但肯定不如实际数字低。实际上,2001年的被调查者却不以为然。鉴于20世纪30年代的遥远(头脑中出现了Al-Campen,“大萧条”,AmelyaElhart),我们不禁要问,为何自己的预测比2001年的数据更接近1933年的数据?

20世纪30年代,人们从传统观念中认识犹太人,这已不再是一件新鲜的事情了。举例来说,对犹太人的成见主要来自于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TheMerchantofVenice)和克里斯托弗·马洛的《马耳他的犹太人》中的主角,沙洛克和巴拉巴斯都很精明,唯利是图,工作努力并且贪婪。即便是在20世纪30年代,这样的形象仍然能被人接受。出人意料的是,这些特点的票数在2001年调查结果中急剧下降。而这也给我们带来了一个问题:2001年接受调查的人真的不知道我们和20世纪30年代的被调查者对犹太人有什么偏见吗?甚至更有可能的是,在2001年,反犹太主义比以前更难被接受,因此,被调查者是在通过描述减少对犹太人的消极成见而刻意远离这些带有敌意的成见吗?若如此,谁又能责备他们?为什么我们不想去试图避免这些陈词滥调呢?如果忽略了这些成见,我们就会敦促这些消极印象自动消失。

第四章我们介绍了“分离”的概念,即人们能够同时持有两个矛盾的思想,所以那些经历分离现象的人都不会意识到这一点。事实上,我们用宋飞的“同性恋没有错”的例子来证明这一观点:意识上宋飞对于同性恋是非常友好的,但当他真的被当作同性恋时,他可能会感到厌恶。

目前,我们需要扩展分离现象的范围。要记住分离现象中人有两种自相矛盾的思维方式,一种是反思思维,另一种是自发思维。假如读到第四章,你会感到似乎缺少了一些东西,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我们还没有提到,是否能假设人们对自己潜意识中的思想表示认可。

要知道持有一种观点和知道它的不同之处在于你要相信它并赞同它,比如让一架UFO登陆新墨西哥。这一区分使我们能够从被访者的行为中了解到,被调查者选择了一系列完全不同于犹太人传统模式的特征。应答者这一选择本质上就是他们说的一种说法,即“我很明白这些成见,但我并不认同。”通过这种方式,被调查者将自己和那些愚蠢地相信老生常谈的人划清一条界线,并将自己标榜为具有相对进步的群体。对于自觉地坚持某一观点来说,这一区别的重要性是巨大的。

举例来说,提到“地球”这个概念,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球。只要听到“地球”一词,就会立刻想到一个蓝色的球。多数读者不仅理解并认同地球是圆的这种观点,只是因为他们已经看到了各种各样的地球现象,其中包括教室一角上落灰的塑料地球仪,以及在外空拍摄到的“阿波罗8号”反光影像后的其他照片。不像知道或知道一样东西,认可一个事物就意味着要承担所有的风险。

这个论断很有道理,因为我们在这里讨论的是对地球形状的有意识观点。但是,当我们探索理解和无意识中所存在的差异时,我们就会发现,两者是无法简单地一一对应的。那么,我们是否可以产生一种“数学等于男人”的自发联想,并将它应用到这个领域,而不需要与之相关联?当我们把理解和赞同用来探索有意识或深思熟虑的思想时,这种似乎是非常重要的理解和认同之间的差别,在我们的大脑中就会突然失去意义。与反省思维不同,我们的观点是,理解与赞同之间的差异在自发思维中并没有任何意义。原因在于,在自发性思维的层次上,没有空间来容纳“认同”这个概念。


要理解这个概念有些困难,因为人们对大脑潜意识层面的科学认识刚刚起步,甚至还不能理解被称为无意识的成见。潜意识定势是指人们对某一社会群体所持的一种认识,但其本身却未必认同或认同这一观点。人们的思想观念是受周围文化环境的影响,实际上是受环境的影响。为全面了解这一影响,我们可以想像,地平说协会这个少数团体(其成员是塞缪尔·谢尔顿的现代追随者)在思想上可能面临的挑战。在19世纪,谢尔顿是一位思想家,他所认同的观点与大多数地球人不同。追随者坚信他们所生活的地球是平坦的。

但地平说者所处的世界却被“地球是球形的”这种理念所主宰。不管地球往何处去,无论它在教学设备上、图画上、语言上,甚至在人类的比喻中,地球并不像人类头脑中想象的二维圆盘。毋庸置疑,地平者也承认地球是2维圆盘,但是如果我们仔细观察它们自己的自发性联想,我们又能发现什么呢?

将其与“地球等等平平”和“地球等价于球形”的相关性进行比较,通过说服地平说者进行内隐关联测验,测试他们对地球形状的无意识状态。这组内隐联测验和他们所公开承认的“地平观”相反,无疑地揭示了这一点。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