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inistry of Common Sense 常识工作法

good

(知名商业作者马丁·林斯特龙新作,不内卷且高效的工作法)How to eliminate bureaucratic red tape, bad excuses and corporate BS 消减繁文缛节,回归商业常识。高效团队都在用的工作法。

经济学常识与日常生活的联系 许家印为恒大注入超70亿续命资金

恒大遇到了更严重的资本危机,徐家印作为恒大的老板,最近不断出售资产为恒大延续生命。据知情人透露,从今年7月到现在,许家印为恒大注入了70多亿续命资金。

在此期间,恒大没有融资,销售停止,但为确保每月10%的财富支付,总部员工支付工资,国内外债券支付利息,促进全国项目复工复产。知情人士表示,许家印通过出售个人资产向公司注入营运资金。

《常识工作法》封面

道德和常识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当用常识的观点来看道德时,我们通常认为,某些道德判断明显为真,其它则为假。比方说,大多数人会认为射杀某人“只是为了看着他死去”[借用约翰尼·卡什(JohnnyCash)那首老歌《福尔松监狱布鲁斯》的歌词,这是不道德的,说得全是真话。但是,我们也看到人们对道德的一般认识受到了挑战。例如,在第二章中,我们讨论了文化相对论,即道德规范应该与每个人的文化相对应。接着,我们又发现,文化相对论有个难题,即在同样的文化背景下,人们在道德问题上也常常发生深刻的分歧。这个想法可能会让我们朝着更加个人主义的方向前进:就道德而言,即使在同一种文化里,也没有任何普世真理。这一观点认为,每一个人的道德准则都是主观的,确切地说,是一种单独属于自己的准则。那叫做个人主观主义,许多人认为,或许这种对道德的观点才是正确的,特别是当他们遇到一个持不同观点的人,争论起来,并且愈来愈激烈时。到了这个关键时刻,人们可能会放弃争辩,也许还会说一句“人人都有权利发表意见”。如果有人坚持说2+2=5,或者地球是平的,那你肯定不会这么说,除非你只是出于礼貌或想尽快摆脱。至少有一人对客观事实存在不同意见,这是错误的。但是,有的问题是纯粹的主观观点,用正确和错误的概念来评判,似乎不合时宜。因此,我们面临的问题是:道德规范属于什么情况?

大家一致认为,不同的人会持不同意见。但是要注意的是,哲学中常常会提到同样的名字——在本例中就是主观主义,它可能包含一系列不同的立场。与客观主义相比,主观主义当然是相对的。根本问题在于:价值是一种客观存在,等待我们去发现,还是我们创造了某种主观想像?假如我们的确创造了价值,那么,价值是全人类的创造,是一个团体或文化的创造,还是我们每一个个体的创造?第二章论述了文化主观主义,即通常所说的文化相对论。这里,我们来看一下最后一种情形:个人主观主义。

《常识工作法》目录



问题在于,在对待有关道德的不同意见上,是否应以不同的方式对待基本事实,或从另一个角度看待?例如,想想看表面上不一致的另一个方面:两个孩子正在为哪个味道更好而争论,是巧克力味还是香草味。一位说:“巧克力比香草的味道好。”那人说:“你废话!有没有比巧克力更好吃的呢?」毫无疑问,这似乎是一场争论不休的争辩,而且会引起争议。但当你做个旁观者(如弟弟或妹妹),也许会感到,只要有耐心,就能使事情平静下来。你们也许会试图说服孩子们,其实没有什么可以争辩的。当头一个孩子说“巧克力比香草的美味”时,你可以声称她说的是她喜欢吃的,而非冰淇淋。换句话说,她真正想要表达的是“我喜欢巧克力味道胜过香草味”。类似地,另一个孩子会说:“比起巧克力味的,我更喜欢香草味。”一旦两种观点被重新表达,魔力就会发生,分歧立刻消失,这两种说法都是正确的。如果他们中的一个孩子不如实地说喜欢(当然也有可能),因为他们为了和别人争吵而争吵,否则,两人实际上都说了实话。她们肯定会有不同的偏好,并且很可能无法相信另一个孩子会真正喜欢他或她所声称的那种味道,但是无论如何,这种矛盾已经消失了。总之,这些人并不认为巧克力是用可可豆做的,而另一种说法是用龟甲做的。在后面的辩论中,除非巧克力有两种制作材料,否则只能有一名孩子是正确的。但是在争论哪一种口味更好的时候,在某种意义上,两个孩子都可能是正确的,或者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都不正确。

这一解决分歧的方法表明,那些表面上给事物带来价值的主张,如“巧克力冰淇淋味道好”等,其实表达的是某件事,也许是说“吃巧克力冰淇淋让我开心”。这一认识如何应用于道德性判断上就很明显:“纳尔逊·曼德拉是一个好人”,几乎是在说“我非常欣赏曼德拉的品质和行为”。在这一点上,道德判断会表达事实,但是与我们预想的事实不一样:就是那个作出判决的人,这与曼德拉毫无关系。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可以用分析口味的不同方式来分析明显的道德分歧:一个赞成,另一个反对,这样做。主客体吸引人之处在于它能消除分歧。但是这样做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我想说的是,道德上的差异并不比哪种口味的冰淇淋更好的分歧重要,双方各自阐述自己的观点,然后就可以各奔东西?换言之,主观主义可以在不解决分歧的情况下解决道德问题,我们能接受吗?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