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经济风暴

good

张昕冉:大清帝国最后70年(晚清七十年经济解读 晚清洋务运动税制改革 晚清大变局中国历史) (经纬度)

《帝国经济风暴》封面

处于成功边缘:洋务运动。

要在任何现有制度下进行制度创新都是一件困难的事。现存的在位、体制内既得利益者将尽可能保持现有的有利于他们的制度。这一状况在两千多年封建时代的中国尤其明显。但是,正是在这样一个根深蒂固的封建制度传统的中国,也曾发生过一场制度上的大变革。那是19世纪后期的洋务运动。

在太平天国运动期间,一批土豪劣绅中的实力派官员异军突起,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等人的才干非常突出,并认识到了西方工业的强大和西方军事的强大。太平天国起义、捻军平定后,清政府高层内部就是否实行改革,兴办洋务,学习西方文明展开了激烈的争论,分裂成保守与洋务派。清帝国统治的核心,以慈禧太后为最高统治者,既忌惮传统政治势力,又要求依附洋务派的实权官员,以保持国家统治的稳定。它们最后采取了一种逐步发展的模式,并建立在既有政治体系的基础上。洋事务逐渐兴起。

在洋务运动中,西方自然科学大量引进中国。工厂成立了大批新企业。建立了新的军队,购买并推广了新武器。但是,涉及清王朝统治最基础层次的创新,则是教育领域的变革。由于政治体制改革始终不能适应,教育变革就成了洋务运动时期最重要的制度创新。

《帝国经济风暴》内容


新学校的创建是教育领域变革中的一大亮点。根据统计,在19世纪60年代以前,中国各地的教会学校只有四五十所;到60年代后期,已经超过八百所;由天主教和基督教新教建立的教会学校总数增至大约2,000所;1912年,中国各类教会学校中,在校学生约为20万人。中国近代史上培养了大量的科技人才、翻译人才、近代的教师和其他知识分子。这一切,对传播西方现代自然科学知识,具有很大的启发和教育作用。

来自福州船政学堂的学生“半日于堂,半日到堂,习造船械”,把课堂上所学的理论知识,在实践中运用检验,培养实际操作能力。学好军校北洋军校的学员,也要到操场实地调查炮台营垒新法,操习马队、步队、炮队及行军,分合、分合、攻等,不再是纸上谈兵。福建船政专科学校培养了628名航海、造船、蒸汽机械制造、驾驶和工程技术人才。从创办至1900年,在八国联军炮火的15年中,北洋武备学堂培养了近千名现代军事指挥。

不仅如此,洋务派也大力推动留学。1872年至1875年,清政府每年派出30名儿童到美国留学,4年派遣120人,期限为15年。他们必须先进入美国的中学,学习基础知识,然后进入军政、船政、步操、制造等科目,学习军事、船政、步操和制造。在完成第一批留欧留学生的派遣工作后,李鸿章又派出了六批留欧学生,1876年,李鸿章派出7名淮军青年军官赴德国学习,成为中国最早的军队留欧学生。一八七七年,沈葆祯从福建船政学堂选派三十人赴英国,法国学习。
1881年,李鸿章从北洋水师学堂和福州船政学院选派54人赴欧留学。从3年到1892年,清政府先后派出197名留学生。其中不少人是中国近代历史上的杰出人物,例如詹天佑、北洋大学校长蔡绍基、民初国务总理唐绍基等,是中国近代历史上的杰出人物。

另外,翻译在中西文化交流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这一时期,翻译、出版自然科学著作的机构主要有美华书店、益智书会、博济医局等。建立了江南制造局以洋务翻译为主。

新闻界以《万国公报》为代表,成了向西方学习的一座桥梁,晚清时期更受到人们的重视。
近几年,日本进行过明治维新。

在洋务运动和明治维新这两大社会改革运动中,有一个目的上的区别,一是为了继续维护清王朝的封建统治,一是建立一种新型的资本主义国家,教育改革的目的自然也就是大相径庭。

以洋务运动为宗旨,“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是逐步成熟和深化的,并在论战中逐步形成。令人遗憾的是,洋务派对此是否应该学习西方,而不是改变其落后的政治制度、思想认识、教育观念,但是大家在遵守中国封建制度和传统道德方面却是一致的。西方学者提倡用中国传统思想对学生进行教育,并提出要培养忠君爱国的思想,要求加强对学生的“三纲五常”教育,对学生进行崇敬,遵从儒家文化。再次接触西洋知识,以牢固掌握中国学问为基础。与此相反,在明治维新教育改革的指导思想中,虽然还有封建主义残余,也提倡忠君爱国,但其主要基调还是资本主义。

《中体西用》以主语为中心,以主语为中心,以主语为主语,以西语为主语,以语以语。与之相反,在明治维新的“和魂洋才”中,“和魂”与“洋才”并无二致,两者地位平等,即伦理道德与科技互为补充。所谓“东洋道家,西洋画,精粗不遗,表里有本,以泽民,报国恩”。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