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irens of Mars到火星去

good

到火星去The Sirens of Mars(讲述四百年人类火星探索史!NASA科学家、行星科学教授、总统科学顾问撰写,中国航天液体推进剂研究中心专家组译制)

《到火星去》封面

火星救援是真的吗

要想对科学有所了解和尊重,一般人还是可以从科幻小说中获得一些认识。遗憾的是,科幻小说越受欢迎,反而离它所遵循的科学原理越远。现在你们所看到的基本上都是科学上的幻象,只要一转动航天器,就可以在数小时或数分钟内到达另一个星球,甚至是一瞬间——根本没有遵守任何物理法则。空间旅行是一种“万金油”,即使你想像得到的冒险奇幻故事也会被使用,即使基本上是一部武士电影、西部片或者魔法故事。

科学在科幻小说中已不多见,近几年也有一些值得注意的例外,如流行的火星救援。正如电影主角所说,为了生存,他必须实施“让科学使之成为可能”的行为,他做到了,而观众则为故事所吸引,以致电影票房大卖。那并非一个比喻,那是我们现在的情况。我们必须让科学使之成为可能。我们必须开始怀疑,胡乱修补基因组意味着什么,创造一种能够消除全人类的病原体意味着什么,改变全球气候,让原本仅限于一地的病原体传播到其他地区又意味着什么。一种区域内濒危植物迁移到另一区域,动物或者跟随迁徙或者灭绝,我们实际上正向地球自然历史中第六次物种大灭绝冲刺。事实上,我们创造了一个新的地质学时代,科学家们现在有了一些认识,叫做人类世。所以,我们需要理解,正是科技将我们带入了这一困境,而未来能帮助我们摆脱困境的,也只能是技术。


写实倾向也在火星上重现。小说家金·斯坦利·罗宾逊(KimStanleyRobinson)的《火星三部曲》(第一部《红色火星》)开创了全新的火星小说类型。在科学上,他把深度与精确度结合起来,这种实践表明,真正的火星景观和气候的美与趣味,绝不输于巴勒斯的幻想,令人着迷。AndiWell的“火星救援”更进一步,这部激励着导演RedleyScott在2016年拍摄的同名影片于2011年出版,这本长篇小说描述的火星和罗宾逊的火星一样精确,并配上火星探测器提供的最新观察数据。而且,让植物学家MarkDammony(在电影中由MarkDammon扮演)遇到麻烦的任务也是如此。本片的创造者相信,当看着男主角运用真实的科学手段自救,积极地打破在这颗红色星球上难以逃脱一死的局面时,观众也能感受到这种刺激。

《到火星去》目录

火星救援小说

除星星外,天官书里的大部分内容与行星有关。按照古代的“五行”理论,每个行星都被一种金属和一种颜色相关联。所以,这五个肉眼可以看到的行星是:与黑色有关的辰星(水星),与白色有关的太白(金星),与红色有关的荧光灯(火星),与蓝色相关的岁星(木星)和黄色相关的镇星(土星)。


有关行星运动的最早记录是中国1972年在马王堆汉墓发现的帛书手稿的一部分。手稿是一本长221厘米、宽49厘米的帛书,虽然有些残缺,但仍保存得相当好。本报告分两部分,共有8章,共146列。首先是一段文字,五大行星按照木星,火星,土星,水星,金星的顺序,依次描述五大行星的运动规律及其占验结果。第2部分是一个表格,表中计算了三个行星(木星、土星和金星)的位置,从公元前246年到公元前177年不等,历时70多年。由于没有书名,这本书后来被称为“五星占”。那五颗行星是根据星相命名的,即木星为“岁星”,火星为“荧惑”,土星为“镇星”,水星为“辰星”,金星为“太白”:


萨克斯博士的每一本书都可以当作是非常精彩的医学传奇。对24名大脑神经紊乱的病人,《错把妻子当帽子》一书中的大部分内容都是关于“傻瓜(或白痴学者)”的故事。从历史的高度,这些故事告诉我们,“疾病”这类事情,并不一定是人生无法承受的重负。缺点、不适感和疾病,将会产生其他的发展,进化和生命的形态,激发出我们无法预料的创造力。一般的读者能够通过阅读这些故事,感受到人类精神活动的繁复和奇妙,并能用一种新的视角重新发现日常和生活。这本书描述了另一本《火星人类学家》。

标题同题文中的是一个孤独症患者,也就是著名的动物行为学家坦普·葛兰汀。她一方面坚韧不拔、诚恳坦诚、敏锐敏锐,但另一方面,由于疾病所带来的情感缺陷,使她对情绪的感知存在障碍,在社会交往中常常感到困惑。这篇文章还提到了亚斯伯格症候群,这是因为一部动画片《玛丽和麦克斯》给观众带来的困扰。亚斯伯格症候群与孤独症之间的关系,学术界还不十分清楚,两者都有类似的症状,如人际交往障碍、刻板、重复性兴趣、自主性等,但亚斯伯格综合征患者却不易察觉,在外部表现上难以与正常人区分。电影里的马克斯是一位44岁的肥胖古怪亚斯伯格症候群,不善于交际,但渴望温暖。当我们自以为是地球人,把这些病人当作“火星人”时,我们为何不把他们当作「火星人」?为什么不处处表现出一些古怪的举动呢?那就是Saks想告诉读者的。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