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川南 初川みなみ 缠绵未禁:高冷老公,别太坏

初川みなみ(初川南,Minami Hatsukawa),1995年1月19日出生于日本福冈县,是Moodyz公司的专属艺人,王牌美少女,隶属于T-POWERS经纪公司旗下,2014年3月出道,也获得2014年最佳新秀女女奖提名

五年前,一场精心设计的豪门盛宴,未婚夫伙同妹妹将她送入陌生人的床,18岁未婚生子,她被剥夺继承权,臭名远扬,成为夏家的弃儿。 五年后,她涅槃重归,寒心似铁,摒弃所有的恩情,转身遇见了他。 席鹰年,冷清嗜血,A城庞大财团的神秘帝枭,翻云覆雨只手盖天。

Minami Hatsukawa

Minami Hatsukawa

“以安小姐,再用力一点,孩子就快出来了——”

医院,医生满是担心的声音充斥着紧张和害怕。躺在床上的年轻女人满脸汗水,湿透了的刘海黏在脸上,她脸色苍白唇瓣干涸,贝齿咬出下唇,双手紧紧抓住床单,似是使出了浑身的最后力气。

满脸汗水

满脸汗水

“啊——”

划破天际的尖叫声,伴随着婴孩的响亮无比的哭声,床上的女人累极了,她渐渐阖上眼睛,来不及看那孩子一眼,内心却为这新生命的到来悲喜交加。

“是个男孩。”

悲喜交加

悲喜交加

恍惚中听到医生的声音,躺在床上的女人嘴角困难的勾起欣慰的笑容,下一瞬间疲倦的眼皮重重的阖上,她真的累了……

与此同时,医院门口,木棉树下停着一辆黑色的迈巴赫,红色的花瓣洒落在车顶,滑落在摇下的车窗,飘进车子里。

“Boss,孩子生下了。”

她真的累了

她真的累了

车子的后座坐着一个浑身散发着矜贵气息的男人,站在外面的随从恭敬的将襁褓中的婴儿地给他。

那婴儿落入男人怀里,倏然大哭起来。男人微微皱着眉头,深棕色的眼底泛出一抹不耐。他动作生疏的抱着那孩子,但大手却不由自主的轻拍着怀中的孩子。

浑身散发着矜贵气息

浑身散发着矜贵气息

孩子许是得到了安慰,终于停下哭泣,瞪着大而黑的眼睛,非常好奇的看着他。

男人的心莫名的柔和下来,讳莫如深的眼眸眯起,这才缓缓开口:“开车!”

得到他的命令,车子即刻启动,远远的拉开与医院的距离。

车胎下的尘土飞扬,红色的木棉花被碾在地下,如血般鲜艳刺目。

讳莫如深的眼眸眯起

讳莫如深的眼眸眯起

五年后,A市,盛夏的季节,红色的木棉花肆意怒放,灼灼其华。

精神医院门口,一个高挑身材的女人从里面走出,她有着一头及腰的黑发,像是绸缎似的包裹着她看似孱弱的身体。

被人当做五年疯子的夏以安终于站在日光之下,阳光照在她的身上,女人的唇角倏地勾起,一抹冷艳的弧度瞬间上扬。

一头及腰的黑发

一头及腰的黑发

她,夏以安,终于出来了!

“以安,恭喜你出院。”

早早等待在那里的林妈穿着朴素的衣服,满脸欣喜的迎了上去,林妈是夏以安从小到大的保姆,两个人的关系更像是母女。

夏以安看到林妈,原本黯淡的眸子突然亮起,那张精致的脸蛋素面朝天却依旧美得动人,她走上前一把抓住林妈的手,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迫切的问道:“林妈,孩子找到了吗?”

精致的脸蛋

精致的脸蛋

传言夏家千金夏以安,五年前未婚先孕,之后生下死婴而精神崩溃,被夏家人送进了精神病院。

“以安,那孩子,那孩子他……不是早就夭折了。”

林妈低下头掩饰着眼底那抹悲伤,同时的担心的看着夏以安。

掩饰着眼底那抹悲伤

掩饰着眼底那抹悲伤

“呵呵,真的死了吗?”

夏以安冷笑几声,早在精神病院就听说了这个消息,人人都说她生下了死婴,可是明明那时候她听到了孩子的哭声。

“他们不放过我,连同我的孩子都不肯放过吗?”

夏以安唇角勾起嘲弄的弧度,眼底迸发的是无穷无尽的恨意,一语双关的讥讽道。

嘲弄的弧度

嘲弄的弧度

“……以安,当年你该告诉老爷孩子的父亲是谁,或许老爷就会宽恕你的。”

林妈见夏以安的脸色,感觉眼前的她陌生了许多。当年若不是夏以安拼死保护着肚子里的孩子,也不至于被夏霸天彻底的放弃。

呵,宽恕?

五年前发生的一切真相谁又会在意呢?

她夏以安的人生简直是一个笑话。

五年前发生的一切真相谁又会在意呢

五年前发生的一切真相谁又会在意呢

继母和妹妹的精心设计,在她18岁的成人礼上给她下药,将她送入陌生人的床。

一个月后,意外怀孕,却在妹妹的错意下,以为和自己那一夜欢情的人,是自己深爱多年的未婚夫。

18岁那年,她未婚产子,被自己的亲生父亲为了家族名誉彻底抛弃。

那一夜欢情的人

那一夜欢情的人

快要生孩子的那些日子,未婚夫和妹妹在她隔壁房间滚上床单,无耻的呻吟掺杂着对她的嘲讽和嗤笑。

原来一切都是个计划。

她受刺激而早产,生下孩子却被通知是个死婴。

所有的一切,让她当时的情绪彻底崩溃。

无耻的呻吟

无耻的呻吟

父亲毫不留情的直接将她送入精神病院,这一送便是五年。

五年来,亲人对她不闻不问,她被剥夺母亲留给她的继承权,被送入生不如死的精神病院,以及还有那生死未卜的孩子。

她从众星捧月的夏家大小姐,成为谁都可以碾压的蝼蚁。

众星捧月的夏家大小姐

众星捧月的夏家大小姐

曾经是夏以安,是个又笨又蠢的无知女孩。她相信亲人,相信爱人,结果却被他们亲手的毁掉了人生。

不过没关系,她终于重见天日了。好在她还年轻着,有着大把大把时间来让这些人付出代价。

孩子,夏以安笃定着孩子一定是被他们藏起来了!她要找到孩子,然后亲手,加倍的彻底的毁掉他们!

“林妈,我要回夏家。”

又笨又蠢的无知女孩

又笨又蠢的无知女孩

夏以安停止了自己的回忆,嘴角倏地勾起一抹冷笑!

她要回夏家,找到那孩子的下落,她依旧不相信那孩子已经死了。

“以安,你、你最好不要今天回去。”林妈脸色为难着急,声音吞吐的说道。

眼底全是对夏以安的同情,这孩子是她从小到大看着长大的,却在18岁那年遭受了从未有过的痛苦。

18岁那年

18岁那年

“今天,是希爱小姐跟霍家少爷的订婚典礼。”

林妈低下头继续说道,眼睛里不知什么时候氤氲着一层泪光。

夏家对夏以安的残忍,让林妈倍感心疼。如今的夏家,大概早就不记得还有个夏以安存在。

她早已经被彻底的抛弃了。

霍泽。

已经被彻底的抛弃

已经被彻底的抛弃

夏以安冷笑几声,那个被夏家钦点的女婿,那个口口声声说爱她娶她的青梅竹马,那个她曾深深以为怀上的是他的孩子为此不惜一切代价要生下的男人。

“既然妹妹订婚了,我这个姐姐怎么可以不到场祝贺一下呢?”

夏以安收拾一切情绪,嘴角露出冰冷刺骨的笑容。

青梅竹马

青梅竹马

出院的这一天,夏以安23岁,她步伐平缓的走在马路上,两旁的木棉花瓣飘在她的肩膀上,花瓣飘散的瞬间映着那女人绝美的脸庞,她勾起唇角,冷冽的笑容给人一种格外妖冶的美感。

五年了,她夏以安回来了!该是一切还债的时候了!

夏家别墅,偌大的庭院此时正举行着一个看上去很温馨的订婚典礼。

冷冽的笑容

冷冽的笑容

夏希爱一身白色长裙,将她的身材勾勒的很是完美,站在她身旁的温润男人正是霍泽,霍泽看起来是个很干净的男人,他穿着白色的燕尾服,俊秀的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和夏希爱招待着到场的宾客。

“霍泽,席先生今天真的会来吗?”

夏希爱化着精致妆容,脸上带着娇媚的笑容,附在霍泽的耳边轻声问道。

A市的第一帝少,席鹰年,几乎是没人不知道的神话人物。

娇媚的笑容

娇媚的笑容

但由于他为人低调,能见到他真面目的人少之又少。

霍家和席家有些远亲关系。

之前简夏两家都对他发出盛情的邀请,希望席鹰年来参加他们的婚礼,但霍泽并不确定他会不会来。

“再等等看吧。”

霍泽亦四周张望,很明显对席鹰年很是看重,他安抚着夏希爱,脸上带着一如既往温和的浅笑。

一如既往温和的浅笑

一如既往温和的浅笑

熟悉的小径,夏以安踏在这条路上的时候,原本冷然的表情有些触动,前面就是夏家了,这个她最熟悉的地方,此刻从里面源源不断传来的欢声笑语,是那么的刺耳。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天堂和地狱只有一步之遥。

“嘟嘟——”

1 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宅男喵 » 初川南 初川みなみ 缠绵未禁:高冷老公,别太坏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