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谷美希 BLK-251黄金剩女的轻率之殇

涉谷美希,生日是1992年09月08日,故乡为东京都,工作于Bambi Promotion事务所,是一位天生丽质的女优 ,2014年05月16日在MAXING公司首次发行作品,对旅行、按摩、长笛感兴趣。
别名:
渋谷美希 (しぶやみき / Shibuya Miki)、堂本つかさ (どうもとつかさ / Doumoto Tsukasa)
生日:
1992年09月08日
出道:
2014年05月16日
三围:
T156 / B87(D) / W56 / H87 / S
特点:
90后 大胸 漂亮 好看

2018年12月11日晚上8时,一名满脸被抓伤、左臂鲜血直流的中年男子来到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某镇派出所报案,他声称被自己的妻子砍伤。当民警询问的过程中,其妻一言不发、神情黯然,而男子的手臂经过检查后只是皮外伤,并无大碍,鉴于只是家庭纠纷,民警进行调解,最后,男子同意撤回报案,悻悻离去。此时,女子却突然放声大哭

到底这对夫妻之间有着怎样的恩怨情仇,妻子竟对丈夫举刀相向?笔者经过多方努力,终于联系到事件中的女主人公,透过她的讲述,才了解到这场“血案”
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
女儿终开窍,咽下委屈成全父母良苦用心34岁的林小雨是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某镇人,父母都是中学教师,家里可称得上是书香门第。林小雨是家中的独女,父母对她更是关爱有加2010年,大学毕业的林小雨被分配到镇档案局工怍。时有26岁的林小雨青春靓丽,上门说媒的人快要把她家的门槛踩平了。可林小雨却憧憬着小说中的浪漫,这些男孩怎能进入她的心田见女儿没中意的对象,林父林母便也谢绝了提亲。他们认为凭女儿的条件,定会遇到更好的姻缘没想到,一晃林小雨已是过了30岁的剩女了,和她同龄的都早已成家为人父母了。林小雨虽觉得没什么,但她却实实在在地感到了压力。

憧憬着小说中的浪漫

憧憬着小说中的浪漫

次,林小雨上班时晚到了一会儿到办公室门口时,就听到同事们在、议论:“唉,小雨是不是身体有缺陷啊?要不都30多了,还嫁不出去啊?”“现在这年头,小姐’不可怕,老处女才可怕呢伴随着大家的哄堂大笑,林小雨再也听不下去了,转身跑回了家单位里是好事者不断的污蔑和冷嘲热讽,而家里则是父母的企盼和亲朋好友善意的催促。每次林小雨回到家里,都躲不开父母的哀求:“小雨啊!你什么时候带个对象回家啊?”

善意的催促

善意的催促

而每次亲戚聚会时,林小雨更是大家谈论的对象。渐渐地,她内心的难堪和耻辱升腾起来,被臭到家里”的现状折磨得羞愧交加,一听到“结婚”,就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而林父林母再也呆不住了他们决定亲自出马为女儿挑选女婿。2017年3月,镇中学从邻县调来几名教师,其中有一个名叫赵鹏的男教师吸引了他们的眼球。
赵鹏时年33岁,家住邻镇,父母都是工人,由于赵鹏人很内向,因此一直没女朋友。从老同事那得知消息,林父林母觉得无论从年龄、学历、家庭条件上,赵鹏都是做女婿的好人选

羞愧交加

羞愧交加

见了第一面,直觉告诉林小雨,对方并不适合她,可回到家,面对父母满脸的焦虑和期盼,林小雨的心痛了。原来,自已的婚事早已不再是自己的事,更是父母心头最大的心病。她违心地答应了婚事2017年10月1日,林小雨与赵鹏举行了婚礼。看到父母激动的泪水,林小雨觉得只要能让父母欣慰,就算牺牲自己的幸福也是值得的,更何况两人结婚后,也能培养感情。

婚姻太轻率,错误的选择经不起时间积淀

都说春宵一刻值千金,可林小雨的初夜却寡然无味,赵鹏毫无情趣,林小雨有着意料之中的疼痛,却没有想象中的美好。事毕,赵鹏没发现任何痕迹,刹那间他的脸黑得吓人。林小雨也不明白,自己明明是第一次,可为什么没有落红?她想解释,可赵鹏早已留给她的一个凉凉的脊背接下来的几天里,林小雨每天都主动和赵鹏搭话,尝试着慢慢与丈夫沟通,可赵鹏却不说一字……

为什么没有落红

为什么没有落红

对于丈夫的冷漠,初婚的林小雨也不知如何应对,只是循规蹈矩地做着家务,对丈夫赔着十二分的小心,新房就如坟墓般让她寒冷。
如果只是这样一直下去,也许林小雨会慢慢地习惯这种互不打扰的平淡与沉闷可渐渐地,赵鵬性格中的其他弊病也逐渐暴露出来次,林小雨外地的一位同学来看林小雨。当天,林小雨准备了一桌饭菜款待曾经的好姐妹。赵鹏回家见后脸立时就撂了下来,席间一直没说话,把气氛搞得十分尴尬同学走后,林小雨难抑不满,“为什么拉着脸啊?让我在同学面前这么没面子。”“咱家可不是酒店、旅馆.你别什么人都往回带,她白吃这一顿饭,花了多少钱?”听了赵鹏的话,林小雨被气得脸色煞白,可她不想深更半夜地大吵大闹,于是将怒火强压了下去,上床准备休息。可赵鹏却不依不饶将她从被窝里拽出来,让她将结婚以来的所有花销详细列岀来,林小雨不予理睬,他竟兀自喋喋不休地说了一整晚,害得林小雨一夜未眠。

害得林小雨一夜未眠

害得林小雨一夜未眠

第二天,林小雨黑着眼圈到了单位,同事打趣她不要太劳累”了,她只能强颜欢笑,心里却是一肚子的苦水2018年5月2日晚上,林小雨高中同学聚会。吃过饭后,同学提议去唱KTV。当林小雨走出酒店门口的时候,她看到个人鬼鬼祟祟地躲到了一边,看身形酷似自己的老公可还没等她仔细打量,就被旁边的一位男同学拽走了。当晚,林小雨回家一进屋,只见赵鹏阴着脸坐在沙发上林小雨诧异地问:“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啊?”“自己的老婆和别的男人鬼混去了,哪个男人能睡得着?”赵鹏怒气冲冲地喊道。林小雨一脸茫然:“你说什么呢?我是去参加同学聚会。”赵鹏质问道:“那个拉着你的男人是谁?”林小雨才恍然大悟:“你竟然跟踪我?”林小雨悲愤交加。赵鵬气哼哼地说:“我就是想知道谁是你的老情人,谁在婚前给我戴了绿帽子!”

哪个男人能睡得着?

哪个男人能睡得着?

林小雨没想到初夜没有落红竟让赵鹏如此介意,面对丈夫的无端猜忌和羞辱,一种身心俱疲的酸楚顿时涌上了林小雨的心头。看着丈夫的脸色涨成猪肝一般,她反感至极,懒得和他争辩,转身摔门而出,一头扎进了茫茫夜色里

随着赵鹏伤人话语的频频增多,林小雨的内心越加地痛苦不堪,她为自己的婚姻感到悲哀。心寒至极之时,她不由得向母亲提出离婚的念头,而母亲却叹口气劝她:“小雨啊,过日子哪有不磕磕绊绊的啊?多迁就迁就吧,再说,你年纪不小了,如果再离了婚,以后可怎么办啊!”她想向母亲抖开丈夫的真面目,可看着母亲担心的目光和日渐苍老的面容,林小雨心如刀绞,她只好无奈地点点头……内心的悲怆无从发泄,几近崩溃的林小雨只好默默地承受着地狱般的婚姻生活。

羞辱

羞辱

血案”多嗟叹,风雨过后体悟婚姻的真谛
2018年十一长假,林小雨随赵鹏回他的老家过节。从进了家门起,林小雨就屋里屋外地忙活,小心翼翼地伺候着婆家的每个人,可这一切并没有讨得婆婆的欢心这晚,全家人吃过晚饭后,待林小雨在厨房收拾好一切,回到屋里刚想休息,婆婆就跟了进来,上下打量了林小雨的肚子一番,阴阳怪气地说:“你们结婚也有一年了,你肚子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啊?你不会是有什么病吧?还是年纪太大了,不能生啊?我们家可就小鹏这么一个独子,你可不能让我们赵家绝后呀!”林小雨被婆婆的话窘得脸红一阵白一阵,像针扎一般疼痛

屋里屋外地忙活

屋里屋外地忙活

长假结束,两人回到家后,赵鹏破天荒地拿出200元钱,让林小雨去医院做个妇科检查,名义上是对她的关心可林小雨怎么会猜不到,这一定是婆婆的意思,怕她有什么不能生孩子的毛病。
其实,林小雨一直在偷偷地采取着避孕措施。刚结婚的时候,她觉得两个人的感情基础尚未稳定,想等两人磨合好后再要也不迟;而今,在看清赵鵬的人品以后,她不想一错再错,她告诉自己,不能为一个不值得自己去爱的男人生儿育女。几天后,赵鹏向林小雨追问检查结果,林小雨却总是推诿着,支支吾吾地说不出个究竟终于,在丈夫的逼问下,林小雨坦白说自己从没有去过医院。

感情基础尚未稳定

感情基础尚未稳定

赵鹏听后勃然大怒,第一次动手打了林小雨并谩骂道你要是不能生,咱们趁早离婚,我可不想要一个不能下蛋的鸡。”当时林小雨恨得牙根直痒,她真想立即和他去办离婚手续,可转念想到年迈的父母。如果他们知道自己这么快就离婚的消息,肯定会伤心至极,而自己又会成为周遭人指指点点的对象。想到这些,她只好忍气吞生,捂着脸跑进了另一个房间暗自垂泪

从这之后,赵鹏三天两头因为孩子的问题和林小雨争吵,并且为了能让她早日怀孕,每晚都强迫和她发生性关系,甚至连月经期都不放过她。林小雨身心受到严重的伤害,满腔的怨气和委屈无处倾诉,无数个夜里,趁着丈夫熟睡后,林小雨都会咬着牙去卫生间,一遍一遍地冲洗着灼热的下身,蹲坐在马桶上痛苦地以头撞墙。找不到解脱的方式
的泪水好似开了闸的洪水滂沱而下

2018年12月11日,精神萎靡的林小雨在家打扫.无意中发现了一本记事本,打开一看,原来是赵鹏的日记,里面密密麻麻地记着自从结婚后林小雨的每一次花销,还有她每次出去聚会时都见了谁,在每页的下面都有批注和对林小雨身边男人的分析,在最后一页上,赵鹏清晰地写道
“她至今还没有怀上孩子,是不是以前曾经和别的男人流过产?或者,她曾经是个坐台小姐,早就没有了生育能力看到这些污蔑的语句,林小雨只觉得头皮发麻、毛骨悚然。她只知道赵鹏心胸狭窄、好猜忌,却万万没想到他竟是个心理如此阴暗的人
林小雨瘫坐在沙发上,心里更是滴血般地疼痛。她对自已的婚姻绝望透顶。难道真的要为了父母而死守着这样-
桩黑色的婚姻吗?就这样葬送自己一生的幸福吗?一边是自己的漫漫人生,一边是年迈父母的良苦用心,林小雨左右为难,心乱如麻的她再一次放声恸哭。
林小雨就这样呆坐到晚上8点钟,直到赵鹏从学校下了晚课回来,林小雨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她将手里的日记本往地上重重一扔,第一次歇斯底里地吼道:“你还是不是男人?竟然这么猜忌你的老婆?”赵鹏斜睨了双眼红肿的妻子眼,走上前去,冷笑地盯着妻子的脸吼道:“难道我冤枉你了?分明是你给老子戴了绿帽子,还冲我吼,说说,最近又和多少男人上过床了?”说完,他挥手打了林小雨一巴掌,林小雨的嘴角很快渗出了鲜血。
林小雨一下子被激怒了,长时间的忍让却换来无尽的欺辱,林小雨如雷鸣般怒吼道:“没人性的东西,你欺人太甚!””她伸出双手,向赵鵬的面部、颈部疯狂地抓去,赵鹏被气得暴怒起来,他一脚将妻子狠狠地踹倒在茶几旁,被气得血脉贲张的林小雨起身抓起一旁的水果刀朝赵鵬冲了过去,赵鹏猛一闪躲,却只听“扑哧”一声,赵鹏的左臂鲜血喷涌,本就胆小的他,顿时被吓得面如死灰,疯狂地向门外冲去。
于是,就出现了本文开头的幕
在本文结稿之时,笔者接到林小雨的电话,得知在经过这场“血案”风波后,他们两人的事已经闹得路人皆知.父母在得知她婚后的遭遇后,为当初将女儿推入这样个婚姻而愧疚不已,终于同意了她离婚的决定。
目前,林小雨已经和赵鹏办理了离婚手续。她基本上是净身出户,但林小雨很洒脱地表示,钱财是身外之物,她能重获新生,就是最快乐的事。她说她会在这桩失败的婚姻里吸取教训,不再草率行事,她坚信,只要以正确的心态对待婚姻,在不久的将来,她一定会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幸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宅男喵 » 涉谷美希 BLK-251黄金剩女的轻率之殇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