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野葵 再见情敌,十年烟云爱也悠悠恨也悠悠

水野葵,又名:森下美穂,芦田莉子,来自山形县,是日本女演员,所属事务所SELECTION,兴趣爱好是卡拉OK、钢琴。
别名:
水野葵みずのあおい / Mizuno Aoi)、星乃さくら (ほしのさくら / Hoshino Sakura)、芦田莉子 (あしだりこ / Ashida Riko)、石田璃寿夢 (いしだりずむ /
生日:
1993年11月30日
出道:
2014年03月15日
三围:
T157 / B83 (C) / W58 / H85 / S23.5
特点:
90后 漂亮 步兵

都说女人容易吃醋,容易小心眼但实际上,有些男人比女人还“小心眼”他们内心含着深深的自卑,对别人的举动格外敏感。广东女白领寒玉就曾遭遇过这样一位极品前任这位前任在得知寒玉怀孕了,一脚把她踹开,并撬了自己兄弟的富二代女友两人远走他乡

这段情把寒玉伤害得极深,一度她恨透了这两个人。可没想到十年后,寒玉和情敌意外重逢,竟得知了一个极为恐怖的秘密恨意的开始
我比任何人都更有理由恨徐维凤。十年前我们相识,大家都是风华正茂的姑娘。她看起来和善优雅、对我也非常热心。我当时的男朋友建业,和徐维凤的男朋友“老大”是同学兼同事,两人关系很好,所以我和她也常有来往我们经常相约一起逛街、吃饭,还组织四个人出门旅游

关系很好

关系很好

徐维凤和“老大”交往了4年,而我跟建业的恋情才刚刚开始。每次和建业单独相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都会叫徐和“老大”前来作陪,他们自诩是“超级电灯泡”。想来,那段日子,我们也曾真心相待。
事情的转折,是在一场婚礼喜宴上。建业的中学同学结婚,他和“老大被邀请去喝喜酒,我们作为“准夫人”自然跟随前往

恋情才刚刚开始

恋情才刚刚开始

同学中有很多人认识徐维凤,夸奖她漂亮能干,家庭背景也很好—一父母自己经营工厂,家境很好我听了心里不是滋味,看看身旁的建业,他的表情也很奇怪
建业那些久未见面的同学,都围在老大”身边叽叽喳喳,我们这边明显冷清很多。有人问建业:“你最近怎样了?
还是跟着‘老大’混呀?
“老大”从小就是班里的领头羊,有很强的组织能力,长得也英俊,人气极高。建业是他的“跟屁虫”,据同学爆料,
“老大”说一,建业不敢说二,唯唯诺诺甚至在“老大”打球的时候,他都要在场边帮捡球提鞋。
说到建业当年的糗事,大家都来了精神。有人说,当年建业钻过“老大”的裤裆,有人说那时下雨建业背着“老大”回家,还有人说建业常吃“老大”吃不完的食物

夸奖她漂亮能干

夸奖她漂亮能干

他们说得建业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老大”只是笑笑,也不辩解,徐维凤看不下去了,大声道:“你们别胡说了。建业现在发展得很好,他跟‘老大’是一个级别的经理,老板很看重他。你们别总拿人家小时候的事来当笑话!”徐维凤在朋友圈中还是比较有分量的,她这么一说,大家立即转移话题。建业的糗事就到此为止。可建业眯起眼晴,目光中隐藏着滔天怒火。

眯起眼晴

眯起眼晴

那晚回去后,建业不断地咒骂“老大”。那一刻,我才知道,他跟“老大”并不是好友,至少不像我表面看到的那么好。事实上,建业恨透了他,恨不得把他踩在脚底下,让他永远翻不了身建业说,从小到大,“老大”都让他丢尽了脸!“他父母是我父母的上级领导,我爸妈一直让我拍他的马屁,说不能得罪他……我只是个小孩啊,只会听父母的话,所以他让我做什么我就无条件地照做……”
可能当时年纪小,“老大”思想也不成熟,觉得建业唯唯诺诺反而更看不起他,经常欺负他

问他:“你这么恨他,为什么表面还要当他是好朋友,甚至连我,都以为你们真的是好朋友!”
建业冷笑:“我大学毕业回柳州找工作时,四处碰壁,偶然遇见他,他说可以帮我搞掂工作的事…我虽然恨他可为了讨生活,只能依靠他其实,此时的“老大”早已不是当初顽皮的小孩。他心里对建业有愧疚感在我看来,他也很维护建业,我们平时相处中,他对建业也是平等尊重的,所以我完全看不出他当年欺负过建业。只是,这一切都没能打消建业心中的仇恨。“凭什么他一直过得比我好,我定会报仇!”

好朋友

好朋友

我不像建业,可以在背后骂人骂得狗血喷头,当着面却又装出一副跟人家铁哥儿们的模样。自从知道建业的真实想法后,我就疏远了和徐维凤的关系我不参与他们的聚会,即便建业跟他们去吃夜宵,叫上我,我也拒绝。我觉得很尴尬,无法面对他们。我希望建业能放弃报复的心态,或者干脆跟他们断绝往来,或者一笑泯恩仇把他们当普通朋友……可他内心的阴暗,超出我的想象。
和建业交往,我一直抱着结婚的想法。他是我的初恋,我把一切都交给了他,尽管他有各种缺点,我还是会包容他

一直抱着结婚的想法

一直抱着结婚的想法

那时,我所在的事业单位给了我转正的名额,我欣喜若狂,对建业说:“工作终于稳定了,我们可以结婚了。”他淡淡地回答:“房子还没钱装修呢,结什么婚
于是,我开始为钱烦恼。我单位里有个领导,对我特别好。那位领导是个正人君子,他欣赏我做事严谨,能吃苦他说:“成家立业是件大事。你的年纪和我女儿差不多大,也确实该结婚稳定下来了
他愿意借我装修的费用,我感激涕零。可我还来不及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建业,却无意中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

惊天秘密

惊天秘密

建业和徐维凤竟然有私情!他们直私下聊QQ,你来我往说了很多暧昧的话。徐维凤跟建业倾诉,说“老大”在外边拈花惹草,她受不了。建业就安慰她,那种温柔的语调,那种贴心的态度,就连我都没有享受过!
我气急败坏,逼问建业。建业轻描淡写:“我跟她暧昧,不过是为了气她男友,我如果能让他们分手,也算报复他他说,“老大”之所以在公司升职那么快,就是因为徐维凤的父亲帮他拉了很多客户。如果他真的跟徐分手,他在公司也很难混下去!“那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我哭着问他。他却道:“你的感受?如果你能像徐维凤那样,有好的家庭背景,能助男友一臂之力。我早就把老大’踩在脚下了,还用像现在这么费劲

温柔的语调

温柔的语调

我从未想过建业会说出这番话来。
他到底爱不爱我?还是由始至终,他都是个自私的人。我心痛又震惊,一气之下跟他提出分手,他没有挽留。

几个月后,我发现我怀孕了。对建业的余情未了,对腹中宝宝的怜惜,让我不得不回头去找他。可他却告诉我我和徐维凤在一起了,她正准备跟“老大”摊牌,我会跟她结婚的!”那一刻,我恨透了徐维凤,我觉得她就是个不要脸的“小三”!表面上,她装得楚楚可怜,其实暗地里一直在勾引建业。
建业让我去医院做手术,我不同意,他冷笑:“随你!以你现在的工作身份,未婚生子是要被开除了,你好自为之!”第二天,他便给我汇了一笔手术费。我很绝望。对我来说,徐维凤和建业就是我今生最大的仇人!
做完手术不久后,我听说他们真的结婚了。这对“狗男女”无法面对朋友圈的流言蜚语,双双离开柳州,去了梧州管理徐家的分工厂,他们没有公开办酒,没有邀请任何熟人参加他们的婚礼,然后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解开心结
和建业分了手,又失去了孩子,我患上了轻微的抑郁症。这种精神疾病直伴随着我,怎么也无法治愈。我恨建业,更恨徐维凤,那些恨意常常让我夜不能寐。

1 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宅男喵 » 水野葵 再见情敌,十年烟云爱也悠悠恨也悠悠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