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日向 WSP-134 丈夫每次喝红酒,都拿我的胸部当酒器

橘日向,又名:橘ひなた,来自东京都,是日本女演员,所属事务所Marks Japan,兴趣爱好是卡拉OK、购物。
别名:
橘ひなた (たちばなひなた / Tachibana Hinata)
生日:
1990年08月12日
出道:
2009年11月12日
三围:
T160 / B88 (F) / W60 / H92 / S
特点:
90后 大胸 步兵 好看

纸醉金迷永远不会在云东市消失,尤其在延年酒店,三教九流,包揽众生。

我在酒店洗手间外等我的老板林青,他今天说要领我去陪个资本大鳄。

包揽众生

包揽众生

我无聊地贴着墙根抽烟,几个男人坐在门厅沙发区胡侃,远远的目光朝我投射过来,无一不是色眯眯的笑意,叫嚣的声音生怕我耳聋听不到。

“这好像是林青那儿新来的款,够正。”

“瞧那长腿,白嫩白嫩的,我能玩一辈子!”

“脸蛋也很正,没化什么浓妆,还长得这么妖艳。”

白嫩白嫩的

白嫩白嫩的

“上面,起码有E杯?下面嘛,不知道是不是……”

提及这,其余几个似乎心领神会,发出猥琐的笑声。

在延年酒店,大家都知道我老板林青做什么行当,他领过来的女人,本就是任人挑选的“衣服”款式,还是贴身型的。

我听不惯这种评判我身材的黄调调,朝他们轻蔑一瞥,有些不耐烦地吐出了一口烟圈。

起码有E杯?

起码有E杯?

或许是这高冷的姿态,反而挑起了男人们的征服欲。

其中三个胆大点的相互对视一眼,站起身,就主动凑过来了。

“美女,有兴趣跟我们去地下酒吧玩玩么?”

延年酒店的地下一层,是城市疯狂的欲望中心。

“没兴趣。”我歪着头掐灭烟,扔进旁边的垃圾桶。

男人们的征服欲

男人们的征服欲

“别见外啊!跟哥们几个下去摩擦摩擦,生出火花。”

我瞪了他一眼,不想搭理精虫上脑的人,抬腿打算离开。

其中一个眼疾手快,一只手撑着墙壁堵住了我的去路,另一只手已经附上我的肩膀。

我挣扎开,转身,另一边却被一矮个男堵住,他直接揪住了我的长发。

“妞脾气挺大啊!”他抬着鼠眼恶狠狠问我,“林青没教你待客之道么?”

摩擦摩擦,生出火花

摩擦摩擦,生出火花

我发顶被勒得生疼,下巴微扬着,居高临下倔声道:“对不起,今天你们不是我的客人。”

“呵,还顶嘴?”矮个男顺手一巴掌朝我呼来。

我本就是靠脸吃饭的人,怎能任他宰割?我下意思抬起十八厘米的恨天高,往他脚背上猛踩,另只膝盖直接往他裤裆里顶。

他这脚背还没顾上呢,裆内又受了创,忙捂住中间要紧部位像只蚂蚱似的又跳又叫,别提多滑稽了。

“蔡哥!”

裆内又受了创

裆内又受了创

其余两人忙去查看矮个男情况,只见他额头上冷汗簌簌直冒,扶着旁边两人朝我龇牙咧嘴,本就是贼眉鼠目的面相,此时越发狰狞。

我刚想好好嘲讽一番,一瞅,林青已经从厕所出来了。

他见三个大男人气势汹汹找我麻烦,急忙过来插足:“蔡哥,蔡哥,怎么回事啊!”

蔡哥已经疼得脸色乌黑乌黑的,哪还有心思搭理林青!他示意俩喽啰上来打我,林青忙把我护在身后。

“她可不能打,待会儿焰哥要人,我可不好交差!”林青一脸难为情。

一脸难为情

一脸难为情

蔡哥听言一愣,黑着脸颤问:“高、高总?”

“是啊,蔡哥,今天可真对不住,这是点医疗费,孝敬您的,您先收下,不够我们改天私了,但她今天无论如何是不能动了,焰哥那脾气,万一……”

“行了!”这蔡哥看脸色怕是疼得撑不住了,他忙抢过林青掏出来的钱,扶着俩小喽啰瞪我,“臭娘们,你等着!”

放完话,分外不甘心地撤了。

分外不甘心地撤了

分外不甘心地撤了

如今高焰的名字,居然跟阎王爷有一拼,遥想五年前,他的声势可没有这么大。

我正想着,林青一掌拍在我后脑勺。

“还愣着做什么,走了。”

我不爽斜了他一眼,应声跟着他上了电梯。

林青领着我和几个女孩进了一间高档包厢,看这里的装潢就知道什么阶层的人配坐在这里。

高档包厢

高档包厢

我越过众人,看到了最尊的首位,曾经我极为熟知的男人。

眉目挺括,俊逸非凡。

他一点也不受周围狐朋狗友们拼酒吆喝的影响,眼眉低垂着玩手机。

我被林青安排坐在了他的身边给他倒酒夹菜,奋力压制着自己颤动的情绪。

他端起高脚杯一杯一杯的喝,但眼皮始终都没舍得抬一下。

用了五年,我终于等到这一天。

奋力压制着自己颤动的情绪

奋力压制着自己颤动的情绪

我忘不掉自己是如何改头换面走到这一步,整个历程,用“脱胎换骨扒皮抽筋”几个字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而高焰,我身旁的男人,我曾经的未婚夫,如今已成为风驰集团的一把手,云东市首富慕鼎天的女婿,当红影后慕嫣的丈夫,他随便往这一坐,哪怕一句话不说,依旧光芒刺眼,不时有人瞟眼过来看他脸色。

我看着人生得意的他,心情郁结。

倒酒的时候,气得手一抖,猩红的酒洒了他一身。

他看向我时,眼睛是斜过来的,但眼皮依旧没抬,只是用余光瞟了我一下。

依旧光芒刺眼

依旧光芒刺眼

我深知自己整来的这张脸,足够骗过他锐利如刀的眼睛。

其余人都因为他这斜眼,就跟卡碟了一样,大气都怕喘。

只有林青敢在一旁叫我:“何好!你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帮高总擦干净呀!”

我当然不傻,忙抽卫生纸给他清理,结果刚触碰到他那金贵的西装,手腕突然受力,就被他给抓住。

大气都怕喘

大气都怕喘

高焰的眼皮终于抬了起来,他冷声问我:“你叫什么?”

我说:“何好……”

他低沉的嗓音重复了一遍:“何好?”

“如何的何,和好的好。”我眨了眨眼睛,嘴角挤出训练有素的微笑。

高焰有些发怔,扳过我的脸看了又看,我都有些心虚了,但捕捉到他眼底滑过的那丝失望时,我知道,他照样什么都看不出来。

训练有素的微笑

训练有素的微笑

我佯装痛苦:“高总,您怎么了?你捏着宝宝的脸,好痛哦~”

他嫌恶地丢开了我的下颌,拿起桌上的湿毛巾用力擦了擦自己的手,径直起身:“你们继续,我去躺洗手间。”

我望着匆匆离座的高焰,五年来,心里终于得到一丝快感。

换脸不换名走到他面前,真是件不错的事。

或许林青今天带我来,就是有意为之,否则怎会主动帮我挡那群猥琐男,主动把我安排给高焰?

用力擦了擦自己的手

用力擦了擦自己的手

林青也曾是云东大学的学生,低我和慕嫣一届,当年大胆追求慕嫣的时候,还在学校轰动过一时,后来死缠烂打混熟了,慕嫣干脆认他当了弟弟。

如今他开的这家传媒公司,能在底下养三流明星一大把,外围模特好几打,只怕少不了慕嫣的帮忙。

我知道林青跟慕嫣的关系,回国之后,就想办法进了林青的传媒公司,想着通过他,一定有所收获。

他能利用我跟何好相同的名字,让我陪高焰,不就是想让高焰和慕嫣夫妻之间闹出点什么岔子么?

死缠烂打混熟了

死缠烂打混熟了

正中我怀啊!

饭桌上,高焰不开心,大家吃饭都小心翼翼,他不停地喝,饭局结束,就醉得被送往房间休息。

林青留住了我。

“这是房卡,你好好伺候焰哥,以后想爬上去会容易很多。”

“谢谢林哥。”我点了点头,也就明白意思了。

林青见我接得这么顺溜,反倒有些意外,随口问了句:“你平时不是不接这种活么?”

橘ひなた

橘ひなた

“高总又帅又有钱,谁不想试试啊……”我眨了眨眼打了个哈哈,是别人我当然不会陪,但高焰,我回国本就是要来讨债的。

“不枉我把高总这种特优品留给了你!”林青高兴地拍了拍我的肩,偷偷给我塞了盒安全套,转身离开了。

我拿着房卡,进了房间。

高焰今夜喝了很多,醉醺醺地倒在床上,没人敢给他收拾,只因他口口声声发着脾气让人快滚,大家早就跑光了。

房间黑黢黢的,只有床榻上男人沉重的呼吸和轻微呻吟。

1 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宅男喵 » 橘日向 WSP-134 丈夫每次喝红酒,都拿我的胸部当酒器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